连环罪:心理有诡  第1页

简介: 接连不断的名人死亡案件,警察局经过周密调查作出自杀认定!难以掩盖的真相,若有似无的联系,诱引着警察暗中追踪。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是自寻短见还是死于非命?连环自杀事件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是阴谋?是利诱?还是残酷的现实让他们无能为力?让我们一起揭开这神秘的面纱,走进他们诡异的内心世界……

第一卷 邪恶暗示


第1章 午夜诡话
  大雨磅礴,电闪雷鸣,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就连车辆也不多。
  欧阳双杰驾驶着他的“POLO”上了新天大道,再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就能够回到家了。
  收音机里正播着欧阳双杰最喜欢的节目“午夜诡话”,这是一档互动节目,就是由听众打进电话,诉说自己的一些诡异经历,其中有一些确实很无厘头,但有的却也十分的精彩,很有意思。
  “下面这位手机尾号2113的朋友又将为我们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精彩故事呢?就让我们大家一起洗耳恭听吧。”
  主持人切了线,只听到一个女人冰冷的声音:“你们听说过死人会驾车么?那是一个打雷闪电,下着瓢泼大雨的夜晚,一辆黑色的奥迪在公路上疾驰。”
  “开车的是个四十七岁的中年男子,每当在这样的晚上他的心里都会想起二十五年前的一段往事,那段往事象一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他的心底。”
  “他似乎能够看到那些个枉死的冤魂就在他的面前哀嚎,挣扎,呻吟。今晚,他又看到了他们,一个个挥舞着双手向他索命!”
  “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于是他拿出小刀,用力地割向了自己的手腕,那血一下子涌了出来,仪表盘上显示着时间,十一点十七分,他的脸上露出微笑,终于解脱了!”
  “他慢慢的合上了眼睛,投入了死亡的怀抱,而那辆车仍旧在公路上飞驰着……”
  那女人说到这儿象是挂断了直播的电话,主持人“喂”了两声。
  欧阳双杰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因为他看到此刻仪表盘上显示的时间正是十一点十七分,加上自己所处的这场景,简直和故事渲染的氛围没什么分别,如果自己开的真是奥迪,说不定真会因为这故事而感到害怕,看来这女人倒是个讲诡异故事的行家。
  可就在这个时候,欧阳双杰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有一辆车急速地向自己的车尾撞来,他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嘣”的一声巨响,他感觉到车子强烈地震动了一下,不受控制地向前滑出了十几米,微微打了下转停下了。
  欧阳双杰的头重重地撞到了方向盘上,安全气囊一下子就撑开来了,他摇了摇头,感觉隐隐作痛。
  他的心里很是窝火,下这么大的雨还开这么快,这不是诚心找死么?
  不过这个时候救人要紧,也不知道后面的那个冒失鬼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欧阳双杰挣扎着下了车,脚下还有嘴踉跄。
  他看到追尾的是一辆黑色的奥迪,那车牌号有些熟悉,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车门紧紧地关闭着。
  欧阳双杰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拉开了车门,驾驶员被安全气囊抵住,头耷在气囊上,两只手好象是垂着的。
  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喂,你没事吧?”微弱的灯光下他看清了那人竟然是市里著名的企业家,信邦药业的董事长徐荣。
  徐荣垂着的左手正在滴血,坐垫和脚垫已经被他的鲜血给浸湿了,染红了。
  欧阳双杰拉过徐荣的左臂,他看到了手腕上那一道深深的刀痕。
  再探了下鼻息,已经没气了。
  欧阳双杰跑回到自己的车上打了报警电话,然后坐在自己的车里点了支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一切竟然与刚才那女人说的诡异故事是那么的吻合,莫非是巧合?
  欧阳双杰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巧合,气候,场景,车型,时间,事件都一模一样的巧合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他已经判定了徐荣的死是谋杀,而且与那个诡异故事有关,那个讲故事的女人有很大的嫌疑。
  他也不会认为有人会根本这个故事的内容来实施犯罪,因为故事才刚刚讲完徐荣就出事了,这个即时性是根本来不及做模仿的犯罪预备的。
  没多久警察就赶来了,刑警队大队长肖远山看了现场,就瞪了欧阳双杰一眼:“我说欧阳,明明是一起交通事故你报刑事案?怎么说你也是个警察,报案的程序都会弄错么?”
  肖远山和欧阳双杰是多年的朋友了,两人说话根本就没有什么顾忌。
  欧阳双杰确实也是警察,只是他是警校的老师,文职。
  欧阳双杰并不理会肖远山的奚落,他很认真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而法医也做了初步的认定,徐荣是因为割腕自杀,失血过多死亡。
  在徐荣的车上他们找到了徐荣用来自杀的那把锋利的小刀。
  “你那么肯定徐荣不是自杀就是因为那个什么诡异故事?”肖远山皱着眉头。
  欧阳双杰点了点头:“市交通广播电台的‘午夜诡话’节目,当时我也在听,你想想,雨夜、公路、奥迪车、割腕自杀、十一点十七分,全都吻合,你不觉得奇怪么?”
  肖远山微微地点了点头,他是老刑警了,自然也不会天真地认为这一切纯属巧合。
  “我马上让人去交广台,他们那儿应该有电话记录,先找到那个女人了解下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去啊?我记得学校那边很少加班吧?”
  欧阳双杰笑了笑:“今天几个同学约着去给老师祝寿,没想到晚上竟然下起了大雨。”
  “通知保险公司了吗?”肖远山看了看欧阳双杰那被撞烂了屁股的“POLO”,欧阳双杰点了点头:“通知了,不过他们让我自己拍几张照片,写个说明交给他们就行了。”
  肖远山笑骂道:“他们倒是省事,不过这样的鬼天气谁又愿意折腾。行了,没你的事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别让家里人担心。”
  欧阳双杰也不想继续呆在这儿,毕竟这是人家刑警队的事情,自己和肖远山的关系再好也不该在这儿影响人家的工作。
  “那我就先走了,等你们忙完了帮我把车送到修理厂去!”
  欧阳双杰在路边拦了辆出租就离开了。
  望着出租车远去,肖远山叹了口气,象是自言自语:“这小子,天生就是做刑警的料,呆在警校真是埋没了。”
  欧阳双杰自然听不到肖远山的话,他的脑子里还在想着刚才那个诡异的故事和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他回忆起一个细节,那就是女人曾经提到二十五年前的一段往事,还有那些枉死的冤魂……


第2章 抽象画
  一阵响雷把杜萍给惊醒了,睁开眼睛,发现蒋文山不见了。
  她忙开了灯,轻轻叫了一声:“文山,文山!”没有回应,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杜萍从床上起来,披上了睡袍,走出了房间。
  她看到蒋文山的书房亮着灯,轻轻地走过去,推开了房门。
  蒋文山的手里拿着一张纸看得出神,没有留意到杜萍进来。
  杜萍走到他的身边,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幅画,一幅很抽象的画,画面上是几个变形而扭曲的人的模样,看着有些狰狞,恐怖。
  下午的时候杜萍就看过这幅画了,是快递送来的,当时她以为是蒋文山买的艺术品。
  蒋文山平时也喜欢收集一些名家的字画,所以当时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晚饭后她把这画交给蒋文山时,发现蒋文山的神色有些慌张,一张脸也变得惨白。她问蒋文山怎么了,蒋文山说是胃痛,她知道蒋文山的胃痛是老毛病了,所以也没有多想。
  现在看来应该是这幅画的缘故,否则他也不会大半夜地把自己关在书房对着这幅画发呆,连自己进来都没有察觉。
  “文山!”她的手搭到了蒋文山的肩膀上,蒋文山象是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望着她:“你怎么起来了?”
  杜萍笑了笑:“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干嘛呢?”
  杜萍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那幅画上,整幅画的色调是鲜红的,包括那黑色线条夸张出来的几个扭曲的人,象贲张的鲜血,又如跳动的火焰。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因果报应么?”蒋文山把画放到了桌上,轻声问道,但不等杜萍回答,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有的,一定是有的,一个人作了恶,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杜萍抓住了蒋文山的手:“文山,你这是怎么了?就算这世上有因果报应,我们也不用害怕,一直以来我们做了很多善事,给灾区捐钱捐物,修希望小学,要说真有报应,我们也是善有善报!”
  蒋文山扭头望着她,一脸的木然,眼神也很是空洞:“这么说你也相信报应喽,那么作恶呢?是不是也同样是恶有恶报?”
  杜萍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这时她突然发出那幅画的右下角写着两个字:偿还。
  她的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这幅画看来总不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她搂住了蒋文山的肩膀:“文山,你怎么了,这幅画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好吗?我们夫妻这么多年,难道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蒋文山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我没事,没事。”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窗边,打开窗户,一阵冷风吹了进来,雨水也被风刮了进来,打在他的脸上。
  蒋文山的反常,让杜萍的心里莫名地生出了恐惧,蒋文山一定有事瞒着自己,她正准备上前问个究竟,蒋文山关上了窗子,轻轻抚了一下脸上的雨水:“走吧,回屋睡觉。”
  他走到杜萍的身边,拉着杜萍的手回了卧室。
  上了床,他闭上眼睛就睡了,杜萍很想问个究竟,但想想还是没有开口,她觉得换一个时间再问或许要好些,此刻的蒋文山根本就不在状态。
  大清早,市刑警队接到报案,星辰文化的董事长蒋文山在家中的浴缸里割腕自杀了,报案人是他的妻子杜萍,杜萍怀疑蒋文山的事与一幅画有关。
  “冯局,你找我?”肖远山走进了市局局长冯开林的办公室,冯开林正在埋头看着什么,听到肖远山的声音,他抬起了头,摘下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站了起来:“远山啊,来,坐。”
  招呼肖远山在沙发上坐下,冯开林说道:“远山,这没有什么外人,我就开门见山了。”
  肖远山点了点头。
  “徐荣和蒋文山都是我市知名的企业家,虽说他们都是死于自杀,可是总得有个原因吧?假如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公众就会胡乱猜测,众说纷纭,那样势必会给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其后果不用我说吧?”冯开林语重心长。
  肖远山轻声说道:“冯局,关于徐荣的死,有个情况我还没来得及向你汇报,事情是这样的……”他把昨晚交通广播电台“午夜诡话”的那个故事以及欧阳双杰亲历的“车祸”仔细地说了一遍。
  “我和欧阳都认为徐荣不是自杀,而是谋杀,只是凶手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到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我让人去交广台查过,十一点零五分的时候确实有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