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折成医  第1页

简介: 罗生本以为这辈子逃不过‘孤苦无依’这四个字,不曾想那一个人的出现,捂暖了他的一颗心。山林避世男大夫X半空掉落女患者。

第一章
雨水淅淅沥沥的下着,顾南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夜晚,她莫名出现在一片树林里,身上似乎受了伤到处都疼的厉害,雨水淋在身上冰冷刺骨,她睁着眼,大脑昏昏沉沉的。
过了一会雨停了,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一个人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顾南抬头去看,只见男人穿着一身长袍,手上提着一盏灯,正平静的看着她。
她想要呼救,却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清晨,下了一日的雨后天空终于放晴,因为昨日下雨罗生将晒着的草药都收进了屋子,现在正在逐一往外搬,重新晒好。
顾南醒来的时候整个人仍旧不太清醒,她撑起身子,手掌处顿时传来阵阵疼痛,她抬起手,这才发现这双手手掌处布满了薄茧,手心上更有几道不知被什么勒出的血痕,这不是她的手……
顾南有些失神,随即看到脸侧垂下来的长发,足足到她腰际。她环顾四周。这里是一间竹屋,屋内的布置十分简单,只有木板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个柜子,柜子上放着两个盛放草药的箩筐,墙角的地上放着两个竹篓,里面放的也是草药。
“你醒了?”男人淡淡的话语声响起。
顾南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从外间走了进来,他走到顾南床边停下,低头看她。
男人一身藏蓝色的长衫,衣服有些旧的褪色了,但穿在男人的身上却仍旧衬得他高大挺拔。他黑色长发只用一根简单的木钗束起,脸上棱角分明,略有几分凌厉,此时看向她的目光却很平静,眉目间甚至隐约有几分温和的感觉。
顾南记起来之前在林中见过他,想来正是他将自己救起来的。
“谢——咳咳——”顾南刚想道谢就被咳嗽声给打断,嗓子干涩肿痛的厉害,像是破烂的风箱一样发出赫赫的声响,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你病了,嗓子大概还要两三天才能痊愈,在这之前尽量少说话。”男人说着随手倒了杯水递给她。
顾南喝了口水,嗓子略微感觉好受些。顾南意识到自己可能死了,现在不知道在谁的身上重新活了过来,看样子似乎还是到了古代。
“我是罗生。”男人的自我介绍不知怎么带了些自嘲的味道。
顾南点头,然后用自己的破锣嗓子轻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罗生见她听见自己名字似乎没有什么反应,神态略微放松了些,他伸手摸了摸顾南的头,发现已经退烧了。
罗生收回手,嘱咐:“你腿上的伤伤到了骨头,要静养两三个月,你身上还有些擦伤,不过都不算严重,已经用过药了。”
顾南原本有些麻木的神经听了这话好像苏醒了似的,顿时感觉到了身上和腿上传来火辣的痛感。
顾南掀开被子,这才发现自己的右腿被用布条和木板固定住了,她略微动了动,腿上疼的更厉害了,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需要我传信让你家人来接你?”罗生问。
“我——咳咳——”顾南又咳了一阵犹豫的问:“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可以留下来么?”
“不记得了?”罗生似有些诧异,又问:“你想留下来?”
顾南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妥当,但她现在对外界一无所知,又有着腿伤,而罗生恰好是大夫,留下养伤是最好的选择。
“我可以尽力帮你做些事来抵偿部分的药费和食宿费用,剩下的等我伤好后赚到钱再还你,可以么?”
罗生沉默了片刻之后答应下来。
顾南松了口气。
罗生走去外间,顾南往过看,这才发现外间是厨房,有个简单的灶台和一些厨具,再往右还有个小房间,里面看起来像是放置杂物的,距离有些远看不太真切。她说留下来的时候并未细致考虑,这个时候看到还有一个房间才彻底放松下来。
罗生端了些吃的过来,米饭和简单的炒野菜,顾南吃起来倒是觉得颇为入口,味道竟是比饭店的还要好些。
饭后,顾南无奈的喝了一大碗的中药,然后将自己想要去住另外个房间的打算说了出来,罗生却道:“那个房间本是用来放置杂物的,房间漏雨漏风,有些湿潮。你生病,就住在这个屋里,我去住那边。”
顾南蹭吃蹭住本就很不好意思了,哪里能够再让房子主人给自己让位置,罗生见她如此倒也没再坚持,照顾顾南喝药后就开始收拾杂物间。
顾南不安的想要帮忙,罗生想了想示意她躺在床上不要动,拿了两样晒干的草药和药杵回来,嘱咐她用药杵分别捣碎,碾成粉。
顾南看了下,认出了酸浆果,黄赤色的果子,她小时候当零嘴吃过。
顾南一边捣药一边不时看向罗生的方向。
罗生将一些不要紧的东西从杂物间拿出来放在院子里,又将其他东西码放整齐,如此一来房间显得宽敞了不少,只是房间里没有床,连块木板都没有。
昨晚他坐在椅子上将就着睡了一晚,现在顾南既然要常住,自然是需要一张床的。
罗生走到院子里,他的目光在杂物间拿出的竹竿上停留了片刻,这些竹子他之前是准备晒干后用来在院子外头搭鸡圈养鸡用的,现在倒是可以用来简单的做张床。
罗生拿起砍刀,开始在院子里将砍竹子。
顾南透过窗户往外看,罗生长得英俊,身材紧致结实,充满了带有力量的美感,她不得不承认,罗生纵使放到现代也会是个引人瞩目的存在,更难得是他身上那种平静的感觉,仿佛是历尽千帆之后的沉淀,让人不自觉间被他的气势所安抚。
罗生似乎察觉到顾南的目光,侧过头看她。
顾南并未收回视线,她的视线和罗生相对,然后微微笑了笑。罗生似有些无措,移开视线低下头继续忙碌。
罗生手脚利索,到中午的时候顾南已经能看出竹床的大概样子,床长不到两米,宽一米左右,算是个标准的单人床了,四只腿和框架固定的很结实,就差床板部分了。
罗生在外间洗了手,而后拿了两根竹竿进来。
顾南从罗生的手里接过,发现上面有手握的地方,这才明白罗生给她做了两根拐杖。
她挪下床,将拐杖夹在腋下试了试,以前没用过,倒是不太能掌握平衡,刚走了两步就倒向了一侧,站在一旁的罗生眼明手快的将她接住了,而后扶着她站好。
顾南想了想,将一根拐杖递给罗生,只用一根拐杖拄着借力,另外一只未受伤的脚跟着往前蹦,这样一来行动反倒灵活了些。
看顾南似乎不会再摔了,罗生走到桌子跟前,他拿过水壶掂了掂,意外发现里面竟然还有满壶的水,他给顾南的杯子倒满水,然后另外拿了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几口喝光。
顾南拄着拐杖在屋里蹦了一圈,这个时候又坐回到了床上。
罗生将杯子递给顾南,“生病要多喝水。”
顾南嗓子不舒服原本是想多喝水的,但是她腿上有伤,想到罗生到底是男人,扶她去厕所多有不便,所以一直忍着,这时候有了拐杖倒是没了这层顾虑,她将整杯水喝光然后将杯子放回桌上。
“药研好了?”罗生问。
顾南点头,将放药的两个瓷碗拿了过来。
罗生拿过来看了下,表示可以,他将其中一个瓷碗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拿了只勺子挖了勺酸浆果粉末递给顾南,又给她倒了杯水,示意她就着水把这一勺粉末吃了。
顾南看着一勺子的粉末有些犯愁,早知道还不如直接吃酸浆果的果子呢,总比药粉要好吃些。
“治疗你嗓子的,止咳止痛。”罗生解释。
顾南知道这种时候得听大夫的,于是不情愿的把药喝了。
罗生又将放酸浆果粉末的碗拿了出去,加了些醋搅拌,而后又拿了回来。
顾南看着这一碗的面糊有些头疼,暗道:不是还要吃吧?
这个时候罗生却说:“躺下。”

第二章
顾南略微愣了下,随后听话的躺下了。
罗生用手指蘸着药粉糊涂抹在顾南的喉咙上,他的涂抹的很仔细,均匀。
顾南感觉到罗生温热的手掌在自己喉咙上来回划动,脸上有些不自然的开始泛红,好在这一过程时间并不长。
罗生涂抹均匀后就拿了布条来在顾南的脖颈上缠了两圈系好,“敷两个时辰就可以取下来了。”
顾南想了想,两个时辰就是四个小时,于是点了点头。
“我中午一般不用饭,不过锅里还有两个红薯,你要是饿了可以去吃。”罗生说着。
顾南点头,早晨吃了不少,她这会倒还不太饿。
罗生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顾南觉得他可能是累了想歇一会,两人相顾无言未免尴尬,她也有心知道些这个世界的情况,于是问道:“我们住的这座山叫什么?”
“永翠峰。”
顾南透过窗户看向外面茂密的竹林,这里的确青翠一片,怪不得起了永翠峰这样的名字。
“附近有村子么?”顾南问。
现在想来一整个上午顾南好像只听到了罗生砍伐竹子的声响,除此之外没有半点儿的人气,略有些奇怪。
“山脚下有个镇子,多数人住在那里。”罗生答道。
顾南点头,感觉这里的发展大概比她想的好些。
“你等一下。”罗生说着起身,从外间拿了个竹篓进来递给顾南。
顾南拿过来看了看,发现这竹篓很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竹篓里面除了一把锄头、一捆麻绳之外空空如也,她有些疑惑的看向罗生。
罗生看出她的疑惑道:“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身边只有这些,你应当也是来这山中菜药的。”
采药?顾南皱眉。
罗生继续说道:“这儿到镇上要半天时间,到最近的村子则要翻过这座山,至少要两天时间,你没带水壶和干粮应当不是山那边村子里的人,你之前应当就生活在镇上。”
顾南没想到罗生的思维还挺缜密,竟然就这样推断出来她是镇子上的人,只是若原主之前就生活在镇子上,那定然是有很多熟人,她之后见到了难道要挨个解释她失忆了么?可是就算失忆了人的性格和习惯总不会改变,若是真的遇到原主的亲人,失忆这个说法怕也是难以说得过去。
顾南一时想不到解决之法,索性不在思考,继续问道:“现在是哪一年?在位的是?”
罗生略有些诧异的看向顾南,似乎是没想到她会失忆到这种程度,不过还是答道:“现在是鹭凤十一年,在位的是明德女皇。”
顾南猛地睁大眼睛,在位的竟然是位女皇,想来前世上下几千年,历史上也只出过一位女皇罢了,看来她是穿越到了历史上不曾存在的朝代,历史知识想来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罗生见顾南的反应以为她对明德女皇感兴趣,于是继续道:“明德女皇继位之后驱除外敌,天下遂定,又改善了内政,降低了赋税,使得近十年来大尧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顾南原本在感慨女皇一事,这个时候听到罗生好像新闻联播一样的语调说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听罗生话语中的意思这位明德女皇好像是位明君,但罗生的态度却明显对她不太感冒。
罗生似乎不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