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  第1页

简介: 林梓芙重生成了威远伯府的落魄嫡女楚梓芙,她有三个深刻认知:一、皇家人都是极危险的蛇精病。二、极品都是送上门给她打脸的。三、她的夫君比想像中还要变态。

  ☆、第001章 湖前逼问

  初夏黄昏,夕阳似血。
  京城威远伯府,后花园湖里荷花成簇,碧翠嫩粉引得蜻蜓不时翘尾停驻,一道凌厉逼问声却打破这份宁静怡然。
  “说!都听到了什么?!”
  高大身影临立湖岸,有着大山压顶之势,与他跟前蜷缩成小小一团的身影形成强烈对比。
  “允修,吓着她了。”站于一侧的少年不赞成地皱了皱眉,轻言间从怀里取了方帕子出来。
  梓芙缩着身子,眼前一片血红,头痛欲裂。
  血红间又有抹刺目的白色。
  是一方绣着君子兰的手帕,帕子的主人手指骨节分明、根根修长。
  “把血擦擦,我们好继续说话,我问,你答。”帕子的主人声音依旧轻柔。
  另一寒意凛然的声音再起,“不过一个败落伯府嫡女,杀了就是。”
  梓芙从他语气中感受到危险,想往后挪动,发现连身上也很疼,是皮肤擦伤那种火辣辣的疼。
  她不敢动了,混混沌沌的大脑有了丝清明,可对前眼的逼问还是感到茫然。
  逼问她的人是谁?
  要她说什么?!
  思索间,带有好闻熏香味的帕子贴上来,将她鼻端地血腥味驱散了些,帕子的主人轻柔又不容她反抗擦拭着眉眼间血污。
  “三表妹别怕,允修吓唬你的,你只要告诉表哥,你听见了什么。不管你听见什么,表哥自然也都不会怪你。”
  随着眼周边的血污被擦去,梓芙视线清晰一些,对方面容也随之映入眼中。
  喊自己表妹的是位长身玉立的贵公子,头束玉冠,温润贵雅,竟是有些眼熟。他身边那叫允修的……
  她目光落在他腰间的绣春刀,心头微跳。
  这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是锦衣卫?
  当朝也只有锦衣卫才会佩戴绣春刀,那刀柄上的麒麟纹……更是身份地位超然的锦衣卫才有资格佩戴!
  额间却猛得抽痛,梓芙倒吸口气从心惊的发现中回神,所谓的表哥居然在用力压按她伤处。
  “三表妹是吓傻了?”
  梓芙听到他还假惺惺关切,直想甩他一个耳光,她堂堂祁王妃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三表妹了,这年头攀亲戚的新招数吗?
  梓芙愤然,突然又意识到不对来。
  ……这两人莫不是认错人了?
  她正想开口询问一句,那名锦衣卫凌厉的视线直扫向她,还用帕子压住她伤口的少年手中力气又加大一分。在剧烈疼痛中,梓芙虚弱地道:“我什么也没有听见。”
  那个喊她表妹的少年,似乎是在提醒她什么。
  “鬼话连篇。”傅允修没遗漏她开前口那一瞬的迟疑,刀横到了她脖间。“没有听到你跑什么,连假山都敢跳。”
  绣春刀没有出鞘,可梓芙仍能感觉到上边散发的寒意。
  死亡的威胁再度笼罩着她,她突然闭上眼,一把拍掉额前那只手,朝两人扬起下巴:“就是因为撞见你们觉得不好才转身跑。既然不信,你动手吧,利落些,我怕疼。”
  她豁出去,反而迎来了一片寂静。
  梓芙心跳得有些快,对带着未知的沉默还是怕的,可眼下情形她也只能剑走偏峰,装不害怕。闭着眼让他们窥探不到她的情绪。
  良久,她感觉到脖子上的刀被拿开。
  是那个笑容温和的少年用手移开了刀,她耳边亦响起他冷静的声音,“表妹这应该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吧,也是,整个伯府就你避我如蛇蝎,见我转身就跑还真是符合你性格。”
  “世子?”傅允修有些不悦的喊一句,眉目冷峻。
  李惟远朝他微微一笑,“都说是你太紧张了,有事我承担。”
  傅允修明显不满地冷声道,“就怕你担不下来。”说着却还是将刀挂回腰间,大步离开。
  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气势消失,梓芙心中警铃解去,犹豫着睁开眼。
  是躲过一劫了?
  不想,睁眼就对上李惟远那双带着漩涡般的黑眸,深幽清冷。
  她心中最深处的想法都像是在被他窥探着。
  她又想闭上眼,下巴却被他掐住。
  “楚梓芙,我救你一命难道不会说声感谢?”
  楚……?!
  “谢你什么?”梓芙来不急及细想,下意识先拍掉他的手,怒视回去。“我说的都是实话。”
  李惟远眯了眯眼。
  染着血污的小脸在阳光下苍白得近乎透明,精致眉眼间都是怒意,杏眸里有着对他的嫌恶,还用袖子去擦拭下巴。仿佛他刚才掐她那一下,就染上了脏东西似的,他看着看着就无声笑了。
  “很好,楚梓芙,这样的处境也没有磨掉你那点傲气。我好人做到底吧,算是以德报怨,我送你回去。”
  他说罢俯身,霸道的快速一掌刀打晕了她。
  梓芙陷入黑暗前觉得自己还是要被灭口,哪里会有打晕人的好人。
  半个时辰后,镇北侯世子救了跌落到假山下的三姑娘一事就传遍威远伯府。
  ***
  晚间突下起了大雨,将整个京都笼罩在哗哗声响中。
  威远伯府一小院的厢房内烛火昏黄。
  林梓芙坐在妆镜前,指尖轻轻滑过发黄的铜镜,冰凉的触感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花园里那两个男子没有认错人。
  而是她成了他们眼中那个人,她林梓芙变成了威远伯府的楚梓芙。
  原来她还是死了,死在祁王府,冷箭穿心。
  她心头骤然一疼,握住铜镜的手骨节发白,眼里升起滔天地恨意。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好个祁王,好个天家无情,她林家一门忠烈,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不过一眨眼,她爹爹就被陷卖国通敌,与娘亲死在昭狱中,弟弟在战场上下落不明,怕也是劫难难逃。他们镇国公府转瞬家破人亡。
  梓芙手中铜镜咣当一声被摔在地上,她身边的白芨被吓一跳,又见她神情痛苦的扶额,怯怯开口劝着:“姑娘,您伤了头,还是躺下吧。”
  梓芙抬眼看她,那种淡如水的眸光让她缩了缩脖子。很奇怪的,白芨害怕梓芙那样的目光,似乎什么感情都没有,叫人心里直发怵。
  “姑…姑娘……”白芨畏畏缩缩再唤一声。
  “扶我在屋里走走。”梓芙收回视线,撑着妆台起身。
  她脑子里还有些乱,伤口又疼,有些事理她要好好理理。
  白芨不敢再劝,上前稳稳扶着她胳膊,梓芙脚步往哪,她就往哪。
  其实这屋里也没有什么好转的。
  三阔的屋子,一明两暗,带东西耳房。家具虽是贵重的檀木,可已经有些年头,落漆残旧,实在不太像一个伯府嫡女该住的屋子。而且这屋子里,连件值钱些的摆件也没有。
  梓芙转了一圈,最终停在内室挂着长弓的一面墙前,脑海里杂乱的画面引出一段回忆。她伸手将弓取了下来,细细摩挲着上边的纹路。
  这张弓她也有,说起来,这个威远伯府的嫡女与她还有一段缘。
  前威远伯成名前是宣府的守军,她爹爹领旨任宣府总兵前去御敌,就成了她爹爹身边的副将。前威远伯为人正直英勇,与她爹爹合作无间,更巧的是两人相熟后发现两家女儿居然同名,这种缘份让两人更加亲近。她爹爹偶得两张大师制的弓,一张给了她,一张就给了这位威远伯的嫡女。可惜,前威远伯不久后战死,这爵位还是她爹爹为他请封的。
  而她在出嫁前也见过这威远伯嫡女一面,那是威远伯全家迁到京城的时候。
  不过三两年,居然一切都事是人非了。
  梓芙回忆着过往,轻叹一声。
  威远伯嫡女如今不过十三,究竟是撞破什么会吓得失足从假山跌落,殒了命。她的记忆中,她还有个继承了爵位的胞弟,如今是在……
  她自沉思着,白芨却是惊呼一声,“姑娘,您伤口裂了!!”
  白纱上正渗出刺目的红色。
  “姑娘,您快躺回床上去,奴婢这就叫医婆子来。”她慌慌失失地转身,然后撞到什么东西,屋里响起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
  “我炖了两个时辰的汤!”懊恼的声音响起,紧接就是白芨喊夫人连声认错的动静。
  才进门来的妇人裙摆沾着雨水与花泥,眼下又被泼了荤腥汤汁,一身狼狈不已。可她却不顾自己,只心疼地盯着狼藉地面。
  外边吵闹得很,还握着弓的梓芙缓缓走到槅扇边张望。
  她才现出身形,却是一个身影冲了过来抢她手中长弓,“三姑娘,你这是要做什么去?你现在身子不好,可不能冲动,要回小伯爷的事,我们可以再慢慢商量不是?”

  ☆、第002章 夜半来人

  梓芙本就头晕眼花,脚下踩棉花似的,被妇人那么一扑直接摔倒在地上。
  她低呼一声,身上的擦伤火辣辣地疼,臀也撞到石砖上。这算是她身上唯一一块还完好的地方,现在也遭殃了。
  白芨看见两个主子滚做一块,半天才回过神来上前扶人,梓芙疼得眼眶都红了,拧紧眉看一脸愧疚的妇人。
  “三…三姑娘,你,你没事儿吧。我…我……”陈氏手足无措,想帮着白芨扶人,视线又扫到掉落在地的长弓,动作迅速弯腰拾起退了好几步。
  她紧紧抱着弓,神色警惕,仿佛下一秒梓芙就会上前抢似的。
  梓芙被白芨扶到床上,陈氏见人离开,探头往内室里瞧,犹豫着该不该进。
  “您进来吧。”躺回床上的梓芙感觉好些,见着她探头探脑的样子无奈道。
  陈氏慢慢吞吞地挪进屋,依旧死死抱着那张弓,梓芙见她这样,感觉头上伤口又疼得厉害了些。
  “您坐。”她强忍着不去揉伤处,指了指床沿。
  哪知陈氏像被雷击一般,直愣愣的半会都不动,梓芙想到记忆中威远伯嫡女与这继母相处的情形,朝不敢离开的白芨说:“扶夫人坐下。”
  白芨神色也有些怪异,看了她好几眼才去扶陈氏,‘您坐’二字还未出口,陈氏却突然嚎了一声。吓得白芨脚下打跌,险些没摔到床上去。
  “夫人,您这是哭什么?!”
  “我……我这是欢喜的。姑…姑娘这是第一次让我坐……”陈氏也察觉自己的失态,忙抬袖抹了把脸,被雨水打湿的妆更加糊成一团了。
  梓芙看得嘴角抽了抽,然后被逗笑了。
  她脸色苍白,这一笑将她冷淡的神色化开,有种春回大地的暖意。陈氏看着她,猛眨眼,然后也跟着笑:“姑娘还是笑起来好看,就像那戏里的花旦似的,国…国色天香。”
  白芨翻了个白眼,夫人这是夸人还是骂人?!
  梓芙对陈氏已有了解,也没往心里去,要她坐下。
  陈氏这回好不容易坐下了,才沾到床沿又跳了起来,退好几步:“我,我还是站着吧。”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