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香闺  第1页

简介: 好兄弟临终前托他照顾娇妻,萧大人应允,后来,他娶了那位娇妻。苏锦的三个男人:一号嫌贫爱富把她甩了,后来当了首辅;二号战场送命,让她成了寡妇;三号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比谁都诚实!卖包子的俏寡妇+总被打脸的冷将军,国公夫妻欢乐发家史。


作品简评:
苏锦的三个男人:一号嫌贫爱富把她甩了,后来当了首辅;二号战场送命,让她成了寡妇;三号萧震起初只把她当弟妹照顾,后来嘴上说着不要不要,心里却比谁都喜欢她!简言之,这是一个卖包子的俏寡妇+总被打脸的冷将军的欢乐发家史。本文人物性格鲜明,女主嬉笑怒骂尽显市井妇人的聪慧坚韧,男主刚直不阿,在外连皇帝都敢违抗,回家却变成了对媳妇言听计从的傻汉子。大将军与娇寡妇联手在京城站稳脚跟,有铁血有柔情,值得一读。
==================


第1章
  北地天寒,刚进十月,老天爷就下起了鹅毛大雪,倏忽之间,彰城家家户户的屋顶上便覆盖了一层厚厚积雪。百姓们纷纷关上大门,赖在热乎乎的炕头上取暖,有媳妇的搂媳妇,没媳妇的抱着枕头也快活。
  郊外军营,千户萧震见手下的士兵都快冻成雪人了,不得不终止了操练。
  号令一下,小兵们顿如鸟兽散,齐刷刷往屋舍里跑,那速度,比上阵冲锋还快。
  萧震抬头,只见白茫茫的雪花簌簌降落,远处笔直挺拔的杨树林仿佛被埋进了冰雪中。
  “大人,咱们也回去吧。”近卫冯实搓搓手道,冷得直跺脚。
  冯实是五短三粗身材,脑袋大肩膀宽,中间好像少了一截脖子,站在高大挺拔的萧震旁边,更显得他矮小如墩,没少被同营的士兵嘲笑。
  去年萧震在队伍里初遇冯实,对冯实也存了轻视之心。然冯实人矮,却天生神力,祖上世代都是打铁匠,朝廷征兵,冯实带着亲手打造的一双铁锤参军,别的士兵畏惧匈奴铁骑,冯实勇猛非常,一锤能砸死一匹匈奴好马。
  萧震很欣赏冯实的悍勇,自此与其并肩作战,结交为友。后萧震凭军功升任彰城千户,提拔了冯实作他的近卫,两人同住千户府,如影随形。
  “走吧。”萧震估计这雪至少要下两三天,留在军营他也没事干。
  冯实立即牵了马来。
  冯实乃江南扬州人,这是他来北方的第二年,再次看到雪,他还是忍不住喟叹:“这雪真大啊,不像我们老家,下雪跟下雨似的,一下雪锦娘就骂人,嫌耽误她做生意,我就劝她,天气不好咱们就休息,我又不是养不起你,她说她就喜欢赚钱……”
  冯实一边回忆,一边咧嘴笑,一口一个锦娘。
  萧震没见过冯实老家的媳妇,但认识冯实这么久,他根据冯实的叙述,脑海里也有了锦娘的大概样子,一个开包子铺的江南小妇人,泼辣又娇气,把丈夫管的服服帖帖。萧震曾笑冯实宠妻太过,有失家主威严,冯实却道能娶锦娘是他的福气,他心甘情愿被媳妇使唤。
  萧震猜测,锦娘长得应该不错,但冯实把锦娘吹得貌似天仙,萧震不信。冯实无貌无财空有一身蛮力,一个貌美出众又能赚钱养家的女人,怎会嫁给他?
  一个滔滔不绝地回忆媳妇孩子,一个心不在焉地聆听,不知不觉,两人回了千户府。
  萧震好酒,命小厮烫了一壶本地土酒,再炒碟花生米,与冯实围在火炉旁对饮。
  一壶酒快要喝完,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夹杂着女人的声音。
  萧震放下酒碗,冯实离座刚要去看看,就听门口有人尖声大叫:“冯实,你给老娘滚出来!”
  女人声音尖细,隐约带了哭腔。
  萧震皱眉。
  冯实激动满脸通红,瞅瞅门外,难以置信地结巴道:“大人,那,那好像是我媳妇!”
  萧震微惊,扬州到彰城有数千里之遥,倘若门外妇人真是锦娘,莫非扬州出了什么事?
  冯实才不管那么多,撒腿跑了出去。
  萧震坐着没动。
  冯实小壮牛似的冲到千户府大门,就见门口停了一辆骡拉的平板车,有个女人裹着厚厚棉被盘腿坐在上面,怀里抱着同样裹着被子的男娃,娘俩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都只露出一张白白净净鼻子冻得通红的小脸。
  “锦娘,真的是你?”冯实扑到车前,做梦似的看看媳妇儿子,眼睛快不够用了。
  千里寻夫,奔波大半年终于见到丈夫,苏锦撇撇嘴,眼里起了雾。该死的北地,怎么这么冷!
  “你还知道出来,我们娘俩都快冻死了!”满腹委屈在此刻发泄出来,苏锦边哭边骂。
  小妇人约莫十八九岁,生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细嫩嫩的脸颊冻得苍白如纸,越发衬得那两弯眉毛画上去的一样,乌黑纤细,扁着的小嘴儿饱满娇艳,好似刚洗干净的新鲜樱桃。此刻她裹着暗红色的棉被坐在纷纷大雪中,宛如一朵迎雪怒放的海棠。
  再看她怀里的男娃,四五岁的模样,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安安静静地待在娘亲怀里,异常懂事。
  这样的娘俩,别说冯实,守门的侍卫瞅着都心疼!
  “走走走,快进屋,炕上热乎。”媳妇最怕冷了,冯实一手抱起儿子,一手去搀苏锦。
  “走不动,脚底都是冻疮,沾地跟针扎似的。”苏锦用袖子抹了一把脸道,不然刚刚她就冲进去了。
  冯实听了,铁臂一揽,连被子带媳妇一起扛到了肩头。苏锦老老实实的,显然早就习惯了,冯实吩咐门房将车上的一堆行李送进去,他转身往院子里跑,左手抱儿子右手扛媳妇,轻松地就像扛了两袋大米。
  堂屋正对大门,萧震一身黑衣站在屋檐下,默默地看着这一幕。
  冯实乐呵呵道:“大人,我先回房了!”
  萧震颔首。
  苏锦趴在丈夫肩头,身上裹着被子把脸都挡住了,听丈夫喊大人,她艰难地拱出脑袋,只来得及瞥见一道足有九尺之高的魁梧身影。想到年初收到的家书,苏锦想,怪不得丈夫夸萧大人神勇,光这身高,就像有本事的。
  思忖间,冯实扛着媳妇儿子进了后院的东厢房。
  北地贫寒,千户虽然是正五品的武官,但府邸也只有三进而已。前进是武器库、萧震处理军务待客的地方,最后一进留给萧震将来的女眷,现萧震住二进的上房,冯实住东厢房。其实厢房本该属于萧震子嗣,只萧震光棍一条,又不太重规矩,便随便安排了。
  炕头热乎乎的,冯实三两下铺好被窝,苏锦急慌慌搂着儿子钻了进去,娘俩依偎在一起瑟瑟发抖。冯实心疼啊,急中生智,去前面向萧震讨了半碗温酒,捂在怀里端到厢房,苏锦哆哆嗦嗦的,一气喝了大半,剩两口给儿子。
  喝了酒,娘俩渐渐暖和起来,终于不抖了。
  冯实盘腿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媳妇,久别重逢,媳妇虽然头发凌乱,但脸蛋还是那么好看,丹凤眼樱桃嘴。男人入伍从军,一年多没见媳妇了,如今娇滴滴的媳妇就在眼前,家人重聚的喜悦过后,冯实不禁想干点别的。
  说实话,被丈夫这么盯着,苏锦也有点馋。
  只是,儿子还醒着呢。
  她叹口气,幽怨地朝冯实道:“今年开春,整个扬州都闹旱灾,咱们家算是有点钱的,一开始还能对付,后来流民乱窜烧杀抢掠,专拣孤儿寡母下手,我实在害怕,就收拾收拾细软,带着阿彻来投奔你,哪想到北地如此冷,我把镯子当了才有钱添棉衣棉被。”
  冯实眼圈泛红。那对儿镯子,是他攒了很久钱才给媳妇补的聘礼,媳妇可宝贝了,日夜不离身。
  躺在被窝旁,冯实紧紧抱住妻儿:“锦娘放心,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让你们娘俩过苦日子。”
  苏锦依赖地蹭蹭他脸,颠沛一路,又要防贼又要防劫色的,直到此刻,她的心才算真正踏实。
  “既然千户大人在家,咱们还是去拜见下吧。”休息够了,苏锦想起了礼数。
  “不急不急,大人最体恤手下,你们冻成这样,我去跟他说一声,晚两天也没事。”检查过娘俩脚上触目惊心的冻疮,冯实可舍不得让他们再受苦。
  苏锦让他去解释下。
  冯实恋恋不舍地穿鞋,冒雪去了前院。
  萧震生在北地,早就听闻江南四季如春,因此也能理解苏锦母子的境况,叫冯实安心照顾家人,不用讲究虚礼。
  冯实连连道谢。
  晌午吃饭,冯实将饭菜端到炕上,苏锦见桌上只有黄面馒头、清汤清水的炒白菜,再饿也没了胃口。阿彻没娘亲那么娇气,捡起筷子端起碗,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男娃举止秀气,若换身绸缎衣裳,说是富户少爷也有人信。
  儿子不挑食,冯实劝媳妇:“这边冷,冬天只有白菜萝卜,你将就点。”
  苏锦扫眼屋门,凑到他耳边问:“官府人家,菜里怎么没点肉腥?”
  冯实解释道:“大人廉洁,从不收受贿赂,俸禄也大多用来给营兵添置寒衣了。”
  苏锦懂了,萧大人与戏文里的好官一样,都没钱。
  “凑合吃点吧。”冯实讨好地替她夹菜,“看你都瘦了。”
  苏锦摸摸脸庞,勉勉强强吃了一个馒头。
  连续数月奔波,吃饱喝足,五岁的阿彻撑不住睡着了,冯实见了,凑过去搂住媳妇。
  “晚上再说。”
  苏锦也想,但这不是自家,她一来冯实就半天不出去,萧大人会怎么想?
  “行了,院子里都是雪,你帮忙扫雪去。”眼看冯实赖着不肯走,苏锦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冯实怕媳妇,只得乖乖去扫雪。
  扫到一半,萧震从前院回来了,见此意外道:“不急,雪停再扫也不迟。”
  冯实呵呵笑:“等雪停了,我再扫一遍。”
  敦厚老实的男人,既然他坚持,萧震便不管了。
  入夜,冯实先哄儿子睡觉,阿彻一睡沉,他熟练地往儿子耳朵里塞两团棉花,这才去找苏锦。
  .
  上房,萧震早早睡了,只是睡着睡着,突然听到一声怪叫。
  萧震生来耳聪目明,也正是凭借过人的耳力,他才在战场上多次躲过背后的刀枪。
  他睁开眼睛,黑夜中,那眼里仿佛闪着寒光。
  然后,他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荡漾着飘进窗缝。
  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萧震握拳,冯实这个婆娘,也太不知廉耻了。


第2章
  北地有治冻疮的土方,苏锦娘俩连续抹了三天的温姜汁,脚就好的差不多了。
  这早外面还黑漆漆的,苏锦悄悄爬出被窝。
  阿彻睡得香,冯实听到动静,打着哈欠问媳妇:“起来了?”
  苏锦一边穿衣裳一边低声道:“我去做饭,你们爷俩继续睡。”
  冯实困倦地嘟囔:“府里有厨娘,不用你做饭。”
  苏锦嫌他笨:“萧大人对你多有照顾,现在我们娘俩也搬进来了,怎么都得表示表示。”
  家里没钱没势,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
  冯实想想也有道理,就没管媳妇,他继续睡觉。
  苏锦穿上厚底的棉鞋,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