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屏记  第1页

简介: 书香世家的女子,却要凭借两只手来谋生活.百计周全,依然摆脱不了做棋子的命运。阴错阳差...

第一章 花下遇猪头

嘉正三年春,颍川荀家大宅内。
正是四月初的天气,后花园内杨柳依依。这一年的春天比往年要暖,园内精心培育的牡丹和芍药,一丛丛一簇簇开的正好。有些花瓣上犹带着露珠,微风吹过,颤颤巍巍,甚是可爱。
荀卿染穿着鹅黄色的春衫,脚步轻快地走在花园内小径上。不过是几天没出来,这园内已经是姹紫嫣红开遍了。荀卿染轻叹。
紧跟在荀卿染身后的,是个身量高挑的大丫头,叫做桔梗。她抱着织锦的坐垫,似乎感染到主子的好心情,一边指着一丛花让荀卿染看,还不忘回头招呼落后了几步的小丫头宝珠。宝珠手里捧着食盒茶具。她年纪尚小,正贪看池塘里的锦鲤,听桔梗召唤,忙紧走两步赶了上来。
因为主母方氏去庙里进香,家里管事的跟着去了不少。做事的丫环仆妇也就躲起了清闲,因而园内静悄悄的,并无人来往。难得能够自在半天,荀卿染心情愉悦,不自觉地眉眼就带了笑。
“哈哈,可抓到你们了。”
随着瓮声瓮气的一声喊,一个身穿锦缎长袍,生的肥头大耳的少年从假山石后跳出来,拦住主仆三人的去路。这人身量只比荀卿染高出一头,身材却足有她的两倍宽。一张大脸泛着油光,还生了满脸的痘疮,疙疙瘩瘩的。倒有一点好处,就是让苍蝇蚊子都无处下脚。
这下突如其来,荀卿染被唬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一步。等抬头看清来人是谁,不觉皱起了眉头,深藏在心底那段黑色的记忆顿时被唤醒。
那是四年前,她莫名其妙地在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身上醒过来,她在这个世界看到的第一个人,确切地说,是第一个活人,就是眼前这猪头。
女童躺在冰冷的地上,衣衫好几处被撕破,大张着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荀卿染觉得自己仿佛在噩梦中,和那女童似乎近在咫尺,又似乎远隔天涯。她想扑过去救人,想喊人救援,但却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这时那掐着女童脖颈的凶手松开双手,呆了一会,又颤抖着手去探女童的鼻息。那女童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没了生气。凶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僵了一会,才拖手拖脚从地上爬起来,四下张望了一下,就一溜烟逃走了。
荀卿染看的真切,那扫帚眉,塌鼻梁,厚嘴唇,就是面前这张脸。
那一天,荀家发生一件大事。荀家才七岁的五姑娘淑芸,因为贪玩,掉到湖水里淹死了。方氏大怒,五姑娘身边伺候的下人,被杖毙了两个,其他的人被撵的撵,卖的卖。淑芸的生母卢姨娘当天夜里就疯了,被关进了家庙。
方氏的妹妹郑姨妈本来在荀家做客的,才住了没几天。这天突然接到家书,说家中有事,连夜就带着儿子郑元朔离开了。
但是荀卿染清楚,荀淑芸,并不是失足落水而死,而是被郑元朔掐死的。这是个秘密,而荀家知道这秘密的,并不只荀卿染一个。
四年后今天,荀淑芸小小的身体早就化成了灰。可凶手却又来到荀家,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因为他是方氏的外甥,而方氏是荀家大老爷的嫡妻。
郑家是皇商,郑父却是饱读诗书的,也希望这唯一的儿子能够在学业上有所成就。郑父在三年前已经过世,留下郑姨妈带着一子一女过活。郑姨妈不忘先夫遗愿,三年孝期一过,就将郑元朔送到了妹妹方氏这里,要他跟在荀大老爷跟前读书。
颍川人读书风气浓厚,历代出了不少文人墨客,更有智囊谋士在青史留名。莫说是正经的书香人家,就是贩夫走卒,普通农夫,都能背三字经、百家姓,说出几句圣人之言。
颍川荀家更是当地大族,族中子弟多从举业出身,每次科举都有颍川人士高居榜首,其中荀姓占了大多数。郑姨妈送了郑元朔来,一来是要郑元朔在学业上有些进益,二来也是要荀大老爷这个姨丈拘管着他。
“三妹妹这是出来玩,表哥正有空陪你!”
郑元朔嬉笑着往荀卿染身前凑。
荀卿染醒过神来,不动声色地又向旁边让了让。这郑元朔必定是知道方氏不在家,才逃学回来玩的。荀卿染心想要不理这个人,径自走开,又想到方氏护短偏袒的个性,如果知道了,必定要借机寻她的不是,只好忍着厌烦,先尽了礼仪。
“这个时辰,表哥不是应该在学里念书?可是出了什么事?我这就让人请太太回来。”
郑元朔最不喜欢读书,荀卿染偏要提读书的事,就是要他感觉无趣自己走开去。
郑元朔听得学里和念书这几个字,果然耷拉下嘴角。不过一转眼就又咧开了大嘴,还抽出袖中四季常备的折扇,啪的一声打开来,故作潇洒地扇了两扇,一双眼睛先盯在荀卿染身上上下打量,又转到桔梗身上,还伸长了脖子去瞧后面的宝珠。等瞧见宝珠面上一块黑色的胎记,似乎看到什么脏东西一般,扫兴地撇了撇嘴,又将眼睛粘到荀卿染身上。
“妹妹天仙一样的人,别提那上学不上学的事。别人不晓得,妹妹应当知道我的家世,几辈子都花用不完的。还要去念那几本劳什子的烂书,和那些穷酸争什么?……妹妹是不是病了,怎么我来了这些天,想见妹妹一次可真不容易。……妹妹真是出脱的越发……”
荀卿染听他话说的不像,赶忙假咳两声,拦住话头。不过这一会工夫,荀卿染早就闻到一股子酒臭夹杂脂粉香气,正是郑元朔身上的。荀卿染下意识地瞧了瞧郑元朔身后的假山石。那石块不过半人高,藏不住人的。可大石后面是一片竹林,竹林旁一条小径,直通花园矮墙。那里有一道窄门,那门后正是小吴姨娘的院子。从荀卿染方才的来路,是瞧不见这小径的,可若是小径上有人,却是早就能瞧见荀卿染她们主仆的。
难道郑元朔是刚从小吴姨娘那里出来?又或是打听到她们主仆出门,故意等在这里拦截的?
想到荀府下人口中的一些传闻,荀卿染心底的厌恶更甚。自打郑元朔来,她偷眼瞧出这人形迹越发不堪,就开始深居简出。为的就是珍惜羽毛,避免和他碰面。没想到今天不过是来花园,还是碰到了这个色鬼。
不得不说,造成这一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方氏。
方氏自来以出身大家,知礼仪重规矩自诩。对家中诸人开口闭口就拿出规矩来拿捏。可对待郑元朔这个外甥,却溺爱纵容的很,只因为他是自己亲妹妹唯一的儿子。郑元朔已经十七岁,在这个年代是个成年的男子了,方氏却任他在荀家内宅随便出入,毫不避忌。而这个郑元朔,品行不端,说话也常着三不着两的,可到了方氏的嘴里,却说成是个至诚的老实孩子,没那么多鬼心眼子。
荀卿染这一晃神,郑元朔的一张猪脸已经凑到跟前。荀卿染强忍住一拳挥过去的冲动,正色道:“我不过是白问问,表哥自然比我更明白道理。表哥自去忙,我不打扰表哥了。”
郑元朔却并不干休,涎着脸道:“妹妹别急着走啊,哥哥这里有只凤钗,足金的,妹妹看看喜欢不?”说着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钗来,笑嘻嘻地就要递给荀卿染。
这是把那勾搭丫环仆妇的手段用到她身上了,好个嚣张不知事的东西,荀卿染心里怒骂。
“表少爷还是放尊重些,快回学里去。回来老爷知道表少爷逃学,可有的气生。知道表少爷富贵,有那好东西,尽管送给四姑娘好了。”
桔梗看见荀卿染沉下脸,赶忙开口护主。荀卿染是姑娘家,自重身份,又面嫩,有些话不好开口。她是丫头,却是不用顾忌那么多。她今年才十五岁,生得一张鸭蛋脸,皮肤白皙,这一生气,脸就涨的通红。
郑元朔没理会桔梗的不敬,反而又瞧着桔梗的脸发呆。荀卿染毕竟是荀家的姑娘,他还有所顾忌,桔梗却只是个丫头。他色心一起,就伸手来抓桔梗。
“你这丫头真有意思!”
荀卿染手疾眼快,一把将桔梗拉过来。郑元朔没有抓到桔梗,却见宝珠正站在他跟前,一张脸似曾相识,只是上面一块小孩拳头大小的黑色胎记,又瞪着眼看着他。郑元朔也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有些发毛,一时发作不得。
“妹妹不喜这个?……我那早给妹妹另外备了一份大礼,一直要送给妹妹。只是,一个宅子里住着,妹妹……,见不到妹妹,要送也难……”见荀卿染不假辞色,郑元朔又挤眉弄眼道。
这工夫,荀卿染心下飞快地盘算。两个丫头都是她的心腹,是不是该趁着这园内没什么人,想个法子整治这头猪一顿。
正思量间,就听一人脚步声由远而近。
“大哥你在这里,让我好找。”

第二章 海棠红

随着话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急急从花园的甬路上赶过来,到郑元朔跟前叉手为礼,恰巧把郑元朔和荀卿染主仆隔开。
郑元朔见有人来,就收了钗子,不好再如何,但脸上已经露出些不悦。
“啊,二弟啊,你不是去郡城里了吗?找我有什么事?”
这少年正是郑元朔的堂弟郑元朗。他并不直接回答郑元朔,而是笑着道:“大哥,兄弟刚才从门外过来,守财正在二门外找大哥,说是有急事。”
守财是郑元朔的长随,专为郑元朔打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是郑元朔的第一心腹。郑元朔听到守财有急事找他,心里要走,又有些舍不得。
他被母亲送来读书,本来并不愿意。没想到自打到了这,他那荀家姨丈只是话说的严厉,并不怎么拘管他。他姨母方氏对他更好,反比在家里时更加自在了。
更有一件意外的好事,这个地方虽说是乡下,却因水土好,人物生的都有几分的水秀。荀家是大户,几个姑娘都有十分颜色,就是下人中也有不少姿色出众的。因此,他这些时日,真是如鱼得水一般,读书不过是妆个幌子。
只是,荀家其他几个姑娘,是肯和他亲近的。但这位三姑娘却总是淡淡的。刚来时还能在姐妹堆里见见,后来也不知怎地,就连面都见不到了。
郑元朔觉得荀卿染平时一张脸总是木呆呆的,也很少开口,却依然容色出众。今天无意间看见她露出笑脸,更是立即惊为天人。因为荀卿染等闲不出屋,方氏再溺爱他,他也不好真的去女孩家闺房走动。他怕以后没机会亲近,总想趁此机会打动荀卿染。在他想来,黄金是谁看见都觉得亲切的。他有金子,别人自然就该对他亲切。
郑元朗却好象不知道郑元朔的心事,只催着他走。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