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病弱前元帅  第1页

简介: 陆晚晚穿越了,还穿成了全帝国为数不多的自然雌性之一。但三个月后,她却收到了来自中枢的强制匹配通知书。与此同时,落魄前元帅顾训庭也被压到了匹配中心。在他以为,陆晚晚看都不会看他一眼的时候,陆晚晚却选了他。这是,要和他一个废人结契?

第1章

略显阴暗的小巷四通八达,狭窄的街道上散落着许多机甲碎片和垃圾,污水一滩滩积攒在角落,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原本应当还在沉睡的垃圾星,今天却空前的热闹。

“靠,真他妈不公平!”

一个邋里邋遢的兽人挠了挠乱糟糟的发,“凭什么和陆晚晚匹配度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不是我?!”

“是假的吧?”另一个专门做垃圾利用生意的狮族兽人也忍不住盯着手腕上的初级智脑喃喃自语,“我没匹配上?”

三个月前,帝国为数不多的自然雌性之一陆晚晚过了成年期。

帝国大规模采集兽人资料,根据基因匹配,将筛选出和她匹配度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一百个兽人,作为她未来伴侣的候选人之一。

只要被选中,便可以拥有同陆晚晚结契的可能。

和“陆晚晚”结契没什么,但是和“自然雌性”结契,便是改变他们一生、一步登天的机会。

自然雌性数量稀少,每一个都是帝国的宝物,拥有普通人不敢想象的财富和地位。

只要同陆晚晚结契,就可以轻易得到更高公民等级、首都星一套价值比他们整颗星球还要贵重的房子、他们一生都奋斗不来的财富。

陆晚晚是谁不重要,可和她结契,就意味着一夜暴富,改变命运。

从三个月前,他们便一直等待揭晓结果的这一天。

可现在结果公布了,整个法拉星,竟然就只有顾训庭一个匹配上了!

虽然匹配度不高,但也足够他们嫉妒到发狂了。

“操!”一个三十多岁、饿到快要发昏的蜥蜴兽人望着巷子尽头操持着机甲疯狂反抗的顾训庭,嫉妒的红了眼。

他自己没匹配上就算了,更可气的是,顾训庭匹配上了,却他妈的不愿意!

但他只敢在远处骂骂,巷子尽头交战的两方他都惹不起。

兽人卫兵自不用说,惹上那就等于和帝国对着干,而顾训庭……

蜥蜴兽人打了个哆嗦——

那个前元帅,

那是个不要命的可怕的疯子!

他明明什么都没,精神力也长期暴动着,却还是用星球上少的可怜的机甲碎片硬生生拼了一架机甲来;

明明完全没办法变成兽形,却还是能凭借高超的格斗技巧把每个想要去他面前找存在感的兽人揍成傻子;

就好比现在,顾训庭一个已经近乎完全失去精神力的废人,却凭借那架连不入流都评不上的破烂机甲,硬抗一整支a级兽人小队长达五分钟。

“前元帅大人,请你立刻放弃反抗。”

冰冷的电子音响起,伴随着密密麻麻激光的攻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原本由许多种金属拼接而成的破烂机甲,终于在顽强抵抗八分钟后被彻底打散。

驾驶舱里跌落出一个瘦削的青年。

他黑发遮住了半边脸,眉弓下是如寒潭般深黑的阴影。

爆裂开的机甲碎片刺进了他整个瘦削的脊背,从他额上滑落下冷汗和鲜血,染红了他半边苍白俊美面颊。

顾训庭狼狈的倒在地上,精神力的干涸让他早已成了强弩之末。

激光穿透了机甲的同时也穿透了他的肩胛骨,鲜血滴滴答答的浸湿了他身上洗的发白的衬衫,也染红了地上肮脏的沙砾。

顾训庭唇边溢出鲜血,忍着近乎痉挛的疼痛,缓缓从左臂拔出一片尖锐的机甲碎片,握在掌心里。

“都说了别反抗。”一个高大的兽人卫兵从机甲里下来,“被匹配上这种好事,别人想都想不了,你说是吧,前元帅大人?”

不光这些住在垃圾星的人嫉妒顾训庭,他也嫉妒。

在这个兽人卫兵的幻想里,陆晚晚就好像是发光的天使,身后是数不清的财富和地位,而这一切,都应该是他的。

可现在,这个机会却被顾训庭抢走了!

以前顾训庭是元帅,是高高在上的,他没资格去比。但今时不同往日,践踏这样落魄的天才,对他来讲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说话啊,废物。”那兽人卫兵用力踢着顾训庭发抖的腿。

他本想肆意发泄自己的嫉妒,但哪想下一刻,他便觉胸腹一疼,整个人被压在了地上。

那个原本他以为没有能力再反抗的废物,正用一片锋利的机甲碎片抵着他的喉咙。

兽人卫兵喉间疼痛,惊恐的瞪大了眼,被吓到忘记变成兽形。

血滴顺着顾训庭细碎的黑发,滑落到他微卷的长睫上。

头剧烈的疼痛起来,在失去意识之前,顾训庭对上那兽人恐惧的双眼,沙哑的声音里噙着寒冰,“闭嘴。”

……

等顾训庭再次醒来时,飞船已经抵达了首都星。

他躺在专门装载货物的狭小货舱里,满目黑暗。

他浑身斑斑驳驳的,都是血迹和机甲碎片,嵌在肉里,只要稍稍动弹,便会带来剧烈的疼痛。

没有人会给一个失去了价值的人处理伤口,他也从来没奢望过。

顾训庭忍着细密的疼痛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抬手擦去面颊上的干涸的血迹,厚重的舱门就被推开了。

“到地方了。”一个兽人卫兵站在门口,他看着浑身笼罩在阴影里、眸子亮着冷光的顾训庭,丢了一件黑色披风给他,声音有点哆嗦,“所有候选者的统一服装,披上就走吧。”

顾训庭抿了抿干裂的唇,接过了披风,斜斜披在身上,遮住了一身狼狈的伤疤。

他被押下飞船,每走一步,金属碎片就嵌的更深。

他眯着眼望着来来往往的飞行器和那一栋通体银白的匹配中心,墨色的眼底藏着讥讽。

七年间,他曾无数次幻想过重新回到首都星,却从没想过会是这样可笑的身份——

一百个等待被陆晚晚选择的兽人之一。

匹配中心偏门的接领人是一个中年雌性。

她手中光脑扫了扫顾训庭的脸,点了点头,“嗯,顾训庭,前任帝国元帅,现帝国一级公民,匹配度百分之七十,在最里面一个位置。”

她说完将一块的铁牌塞到了顾训庭还染着干涸血迹的手里,略带嫌弃的对押着他的两个卫兵道,“带他从后门过去吧,那边没人会注意。”

顾训庭微微垂下眼——

他该庆幸,现在的首都星是冬季,寒冷的气温让他身上血迹不至于散发出难以忍受的、难闻的味道。

像他这样阴郁的废人,是不可能被陆晚晚看上的,等今天结束后,他大概就会被送回垃圾星了吧。

几年前他实力还没完全消退的时候建造的房子,大概率会被人砸烂。角落里那些好不容易存下来过冬的营养剂,应该也会被抢光。

他失去了机甲,还重伤了,或许回去后不久,他就会死于伤口溃烂,运气好,或许能活下来。

掌心的铁牌越发冰冷,顾训庭忍着脑海里抽缩着蔓延上来的疼痛,被押着从后门走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卫兵完成了任务,离开了匹配中心。

顾训庭被禁锢在狭小的座位上,额上全是冷汗,痛的快要失去意识了。

“咦?”

耳边传来的声音,顾训庭眯了眯狭长的眼,对上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是他曾经的下属,体力和精神力都为双a,兽形为棕熊的少将陈柏越。

陈柏越看见顾训庭出现在这,短暂的惊讶过后,便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咦,你怎么还没死啊?”

顾训庭骤然攥紧了拳,压下心底一闪而逝的恨意。

人群涌起的嘈杂声打断了。

“来了!!!”

兽人们声音激动起来,顾训庭看了眼紧张起来的陈柏越,面无表情的将铁牌扔到了地上。

被自然雌性挑选的场景他见过不少,但真的轮到他,这还是第一次。

四周兴奋的兽人们有不少都是他熟悉的面孔——

铁鳄伯爵家的小儿子、长鼻象公爵的三公子、不少有权势的兽人都来了。

这其中,有哪些是当初在风光无限的他背后捅刀子的人呢?

兽人们压抑着兴奋的声音,努力撩拨着头发,个别的还违反了规定露出了耳朵和尾巴,企图借此吸引陆晚晚的注意。

但他们这些表现,被高高的捧在帝国掌心上的那个小雌性才不会看见。

她只会和其他自然雌性一样,高傲的如同纯白干净的小公主,昂着下巴鄙视他这个没办法化形的兽人。

哦,她或许连看自己一眼都嫌脏吧。

真是,没意思极了。

顾训庭扯了扯唇角,阴沉着颇为扭曲的面孔站在人群的角落里。他头很疼,失血过多,嵌进体内的金属碎片不少都是腐朽的,他要忍着疼,将他们一点点拔出来才行。

接下来被挑选的一切,都与他这个废人无关。

在顾训庭半垂着眼,咬牙拔出了一片手臂上的碎片,蹙着眉不耐的等待这一切结束的时候,陆晚晚正站在匹配中心专属定制的高台上,紧张的抓着裙摆。
她望着下面一百个形态各异,大多摆好姿势,兽形小的就变成兽形,兽形大的就变出特征兽类部位,好像在表演动物世界求偶一般的兽人们,整个人都有点呆滞。

她禁不住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三个月前,她还只是一个在末世挣扎着努力想要吃饱饭的普通人。

她记忆里最后的片段,是饿的皮包骨,舔舐她的手掌和她告别的猫崽的背影,从天上落下的陨石、饿到痉挛的肚子和不远处身后一头看不清样貌的巨兽。

她以为自己要么被吃要么饿死,绝望的昏了过去,结果一觉醒来却来到了星际时代,还成了帝国为数不多的自然雌性之一。

刚开始陆晚晚是懵逼的,任谁穿越后,名下突然拥有了数百颗星球也淡定不起来。

起初,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