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肋异能小组  第1页

简介: 在古老的华夏国,一直流传着一个神秘的组织,人们称他们为异能局。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异能局里有一个小组,叫做鸡肋十一组。组织里的每个人,都身负异能,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楔子
  在古老的华夏国,一直流传着一个神秘的组织,人们称他们为异能局。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异能局里有一个小组,叫做鸡肋十一组。组织里的每个人,都身负异能,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深夜,叶疏桐点开了一个名为【鸡肋十一组】的群。
  南方有雪:话说……大家都有什么超能力?
  缺月挂疏桐:看忠贞度。
  桃花儿:时间倒退。
  金刚芭比:一秒变身。
  ……
  南方有雪:你们都不错了……为啥沦落到十一组来了?
  缺月挂疏桐:呵呵,我眼里就看不到正常人,出轨的人身上都是是红的,被出轨的是绿的,双双出轨的就一半红一半绿。当然痴情的就是蓝的,花心是粉色的,没有谈过恋爱的就是圣斗士金色。一出门就是红红绿绿粉粉金黄,蓝的都几乎看不到,没颜色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桃花儿:心疼楼上。虽然我最多只能让时间倒流一分钟,不过也比你的好点。
  南方有雪:还是我最惨[大哭]我的瞬间移动,带不走我的衣服[大哭]
  全体:…………
  金刚芭比:憋哭了。我的一秒钟变身,不过就是让我长了根丁丁。
  

  ☆、一眼抓出出轨对象1

  叶疏桐在第七个闹钟声中醒来。看着已经成了尸体还在挣扎的小闹钟,她顶着黑眼圈拿起桌上的文件匆匆赶去了公司,踩着时间打了卡。办公室里其他人都已经到了,新来的实习生走过来小心翼翼地和她说:“桐桐姐,陈经理找你过去。”
  叶疏桐看着一脸金色一身黄金圣斗士金光的小单身狗实习生妹妹,叹了口气拿起自己熬夜修改好的画稿,穿过粉粉蓝蓝的同事,走向了陈经理的办公室。
  叶疏桐知道,那位一脸红色却满头绿,浑身散发着冲天绿光的陈经理,肯定已经想好了折腾她的招数,在里面等着她。
  她手里的是她设计的“迷雾森城”系列珠宝的第七次修改稿。前面六次,她也是这样被叫到办公室,听那位非专业出身对珠宝一窍不通的关系户经理把她的作品批得一文不名,然后再让他回去修改。
  这一次,她是无论他说什么,都不愿意修改了。
  推门进了办公室,叶疏桐果不其然被那绿的冲天的王八之气给辣了眼睛。她揉了揉眼睛,迅速把稿子拍到了桌子上质问道:“陈经理,稿子我已经修改完了,你看吧。”陈经理却没接稿子,反而直接去抓住了她的手说道:“小叶子啊,你这稿子先自己收着,我们去沙发那儿谈谈心……”
  叶疏桐干笑着推开了他的手,然后说道:“经理,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吧……”
  就算有什么好谈的,看着这一脸油腻腻的红绿胖子,她真的一点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你这小姑娘,怎么就没话说了呢。”陈经理没变脸色,笑得一脸褶子,“我们来谈一谈这一季公司的主打款……这一次上面放话,说是想要采用新人的设计,你们这一批的几个新人,我最看好的还是你……”
  叶疏桐进公司半年多,每个月画无数的稿子,但是只有寥寥几件被采用,但是用的也只是周边产品,主打款这种,不熬个七八年的资历,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上。如果之前和她说这个消息,她还是有点想试试的,不过现在,她是真的恶心透了。
  正当她想回绝时,陈经理又说道:“你说我们今晚要不要去永利吃个晚饭,看个江景,再单独去我房里谈一谈这事儿?”
  单独去他房里?去个鬼啊!这个给老婆戴绿帽又被老婆戴了绿帽的绿王八,还想要潜规则她?
  她舌头顶了顶上颚,才没僵着脸,笑着用她最优雅的语气说道:“谈你妈的狗屁。”
  上天既然赋予了她这项一眼看穿人忠诚度的特殊能力,她每天看着花花绿绿的对婚姻对伴侣不忠诚的人群,都要恶心了,还要忍受他们更恶心的品行,真的太考验人的忍耐力了。她毕业两年多,换了五六个工作,每次都是看不下上司的人品,最后率性辞职。这个工作室她做的最长的,倒不是这个上司好,相反这个是她遇到的最垃圾的。她是真的想好好找一份工作,所以才吸取了以前的经验,够忍气吞声了。可是她这暴脾气,忍到现在实在忍不下去了。
  “哎,小叶,你这话怎么说的呢,”绿王八依旧笑眯眯,一脸的横肉都似乎在颤抖,“你们年轻人有脾气,我可以理解,但是有什么话不能床上好好说吗,你说是吧?”
  床上好好说?也不看看你自己长什么样?
  叶疏桐一个刀眼看过去,顾不得辣眼睛,扬起了笑容咬了咬牙说道,“那也要看是和什么人说了。陈经理,您肯定不知道,我以前是个看相的吧。”
  “看相呀,”陈经理以为她笑得是真的开心,继续凑近,摸着自己的手说,“那你给我也看一看,我们的姻缘怎么样?”
  他说着,又把自己的手伸过去,“你要不要看看我的手上的姻缘线事业线生命线啊,我这三根线都是又粗又长,我这么深情又事业有成的人可是真的不多哦。”
  “是不多。”她笑了笑,“像您这么又红又绿的脸,我六七年来,见到的还是第一个。您外面是彩旗飘飘了,家里也是彩旗飘飘了,您知道吗?”
  “什,什么?”陈经理被她这么一说还有点懵。叶疏桐继续说:“看您这绿的程度,没有七八年是不可能了,没有个十几人,也有个八九人了。当然,您外面找的彩旗更是多了,二三十个,嗯,大概就二十七个吧,您自己数数,是不是这个数儿?”
  他果真开始派数起来,然后一想,自己可能被这小姑娘给诈了,自己这么多年睡过哪几个小姑娘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她哪能知道。
  叶疏桐还真不知道,只是估计的而已。因为她看他这红得发紫绿得发黑的脸,二三十个还真的有。
  陈经理也不想再和她拐弯抹角,“小叶,就说你来不来吧?来了,这个机会我力保给你;不来,保不准我就把机会给万怡了。”
  “那您就把这个机会给万怡吧,她想必是十分乐意接受的。”她扬手把自己手上的稿纸撕成了几份,狠狠砸在了他脸上,“这个工作,我不干了,机会你他妈想给谁就给谁,想睡谁睡谁!我也不用留在这里看着你这张脸了!真他妈辣眼睛!”
  她说完扬长而去,在人追上前跑到了自己的格子间,整理了东西就准备溜。刚才是爽了,可是一想到自己银行卡里快直逼三位数的存款,就有苦说不出。
  哎,骂渣一时爽,辞职火葬场。
  陈经理想来是要脸,没有追出来。叶疏桐整理了自己桌子上的东西,不过一个小打包盒就装好了。她可能潜意识里知道自己这个工作做不长久,所以并没有在这里放了多少东西,想走的时候,随时就可以走。
  她在整理东西的时候,旁边的人都围了过来,泛着金光的小助理扯了扯她的手臂,喏喏道:“桐桐姐,你怎么了?”
  她努力无视那足以亮瞎她钛合金狗眼的金光,摸了摸小助理的脑袋,轻声说道:“仙仙,我辞职了。”
  T&J也算是国内蛮有名气的品牌了,总部的设计师们也都是走得出去的大设计师,可是他们这个子公司,就真的差得远了。新人设计师永无出头之日,想要出头,就得巴结陈经理。可是这陈经理又是这种货色。
  她拍拍她的肩膀,拿起自己的东西,和其他同事说道:“我叶疏桐素来直来直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今天想辞职,便辞职了。大家如果当我是朋友,以后可以继续联系,或许江湖也还能遇见。”
  其实她呆的时间不多,与其他同事的感情也不深,就一个刚来一个月的仙仙还比较得她心。
  她这么突然地离职,大家一时还不知道内情,纷纷过来询问。她知道其中看戏的人比较多,于是便说道:“我家里有一本祖传的技艺等着我去发扬光大,所以想想我还是辞职了”
  她说着,视线投向人群最外围泛着红光的万怡,“怡姐,陈经理还是很看好你的,你加油啊。”万怡只是干干地笑着。
  叶疏桐回去和父母说了自己辞职的事儿,结果当天晚上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短信,通知她刚购买了一张后天从陵市飞宁市的机票,还是头等舱。折腾了两年多,她还是回家了。
  坐上回家的航班后,她戴上眼罩好好睡了一觉。
  大概是昨天收拾行李收拾累了,她很快入梦。
  梦里她回到了十八岁。那时候她眼中的世界还是正常的,她暗恋的校草也不是一身粉红的,她的闺蜜,也还没有头顶着绿光。
  那时她参加完高考,和小伙伴们出去聚餐。吃饭喝酒到深夜,她和一群人一起喝得烂醉,走在马路边上唱起了歌,边走边唱,准备去赶班上土豪的下一个场子,玩个通宵。
  大家哄哄闹闹让她唱《痒》,她扯着嗓子唱到后来忘了词,索性不唱了,准备蹲到对面马路上去。结果过马路根本看不清红绿灯,身后的人拦不住她,走出两步外,就被一辆飞驰而过明显超速的跑车撞飞了。
  等她醒来已是一个月之后。醒来时她浑身上下一点事儿都没有,没有断骨头也没有少块肉,医生向她汇报了病情,并做了例行检查后,她却说道:“医生您可真有个性,我还没见过把自己的脸染蓝,头发却染绿的人呢。”
  她一说,吓得医生马上叫来了眼科医生。眼科医生来了,愣是查不出什么。而后她又问眼科医生,为什么他全身都是粉色的?等自家老爸老妈来了,她又发现他们身上竟然是蓝色的。叶疏桐难以置信地推门而出,看着病房外红红绿绿蓝蓝粉粉还有金色的人群,只觉得整个世界,玄幻了。
  看着她目瞪狗呆地模样,医生向她父母推荐了三院有名的精神科医生。
  叶父叶母却并不太担心,问清了她的现状后,没过几天带她去了一个秘密基地。被塞进数不清的仪器检测后,负责人告诉她,她被分进了十一组。
  什……什么十一组?
  不过看着父母松下一口气的表情,这应该是个好地方吧?
  “十一组里面都是些能力较弱的异能人士,享受国家保护,但是很少会有什么危险任务。”
  所以……她是异能人士?她这,又是什么异能?自动给人身上上色的异能?
  最后是负责检测她能量场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她的异能大概可以叫做“人眼忠诚度辨识”。譬如她看到粉色的人,就说明那人是个花心萝卜,蓝色则是专心不二的好老公的不二选择,红色说明出轨,而绿色则是被出轨。最闪亮的黄金圣斗士金色,是那些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圣斗士们的专属颜色……
  渐渐的,叶疏桐遇见的人多了,自己也分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