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姐成妻记  第1页

简介: 萧鸢从未想过,她一路扶持的皇弟有一天会对她说,“皇姐,我从未把你当作姐姐看。”直到她新婚才一月的驸马被派去前线,萧鸢才明白那句话的意思。“皇姐身边的男人有朕就够了,要不是看在皇姐的面上,朕早就让驸马净身了!”弱弱美少年蜕变成腹黑帝王后压倒姐姐的故事

☆、少年

  红帐内,春光融融,外头的雪下得轻狂。  
  两具交缠的身躯抵死地缠绵,男人炙热的呼吸喷薄在侧,爱恋地凝着他身下半凝着眉心的女子,不着寸缕,白皙的肌肤印着他留下的点点红印,像极了这雪色中的红梅。他低头吻上,轻重适度,惹得她娇喘微微,灵巧的舌一路往下,沿着她美好的曲线,停在了那片花园处,坏笑一下,强行分开了她的双腿。  
  “阿鸢的身子很美呢。”  
  “萧衍,你就不知人伦纲纪吗!”  
  修长的手指探入一寸,引得她浑身颤抖。  
  床上的女子双手被缚,两眼被蒙,浑身被固定住动弹不得。只觉那根手指太过炙热,撩拨着她一触即发的情潮,下意识地想要收拢双腿,男人早就她的这一步举动,又深入了几分,来回抽插着。  
  揭开了她的眼布,霎时,眼前一片明亮,随后是一张熟悉的面孔,阴柔俊美。  
  晃动着手指上长长的银丝,暧昧地笑了:“阿鸢也想要了呢,与其关心什么人伦,倒不如让朕来让阿鸢舒服舒服。”说完,把手指放在嘴边,慢慢地把银丝舔入唇中,姿态淫靡,让萧鸢是愤亦是羞,“阿鸢的味道不错,不知...这里是不是也一样美味呢?”  
  “萧衍!呃.....”  
  强烈地贯穿了她的身躯,狠狠地驰骋起来。  
  伏在萧鸢身上,他紧紧地拥着她,一下,比一下重,暧昧的水渍声响起,羞得萧鸢想咬舌自尽。今晚是她和驸马大婚之日,不料却在这里,和她的皇弟做了这等苟且之事!  
  萧衍加重了力道,拖着她的腰,舔了舔她敏感异常的耳垂:“阿鸢若是敢死,朕就命人阉了驸马,如何?”见她咬紧了双唇,萧衍换作了温柔的律动,缠绵悱恻,“也是这样一个雪天,朕遇到了阿鸢呢,阿鸢.....我的阿鸢.....”  
  是啊,也是这样的雪天。  
  那时的他,美好纯净,惊为天人。  
  可若有选择,她宁愿,从来就不认识他!  
  乾元二年。  
  冬天的雪来得有些慢了,只稀稀梳梳地挂在枝头稍许,倒也让人眼前一亮。  
  长乐宫的小丫头推开宫门,便呀了一声,还没拿稳花篮,就急忙忙地跑进了殿内,险些撞上了吴嬷嬷。吴嬷嬷正端着热腾腾的水,狠狠瞪了眼,她才乖巧地探了个脑袋,笑嘻嘻地朝嬷嬷赔笑。  
  “你这丫头,公主吩咐的事情可办好了?”  
  小丫头跟在吴嬷嬷身后,被她一说,她才记起她是要去花园给公主采些花瓣的。  
  “还不快去,误了公主的事可怎么好?”  
  小丫头点点头,那吴嬷嬷可是公主身边的老人了,她可惹不起。转身方要离开,就听得背后珠帘相撞的清脆叮咚声,而后,是略带慵懒而细腻的声音:“回来了?”她立马回了身,朝着来人行礼,笑得弯起了眼睛,“公主万福。”  
  “哎呦,公主您怎么就起来了。”吴嬷嬷把热水交到小宫女手上,快步上前公主她整理衣物,又朝小丫头碎了句,“青宁,还不过来!”  
  给公主套上一件素白锦衣,在外又罩了淡紫色梅花底儒裙,随后青宁跪着给她端来了热水,公主嗯了声,轻柔缓慢地把手浸入盆内,待手泡得又软又滑时,嬷嬷适时地拿出小盒子给公主一一擦拭。此刻,公主散落着及腰的长发,未戴丝毫头饰,嬷嬷命人打开梳状的所有盒子,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红粉和首饰,熟悉地上妆后,轻声问道:“公主今儿想要个什么样式的?”  
  “简单的就好。”  
  “是。”  
  趁着嬷嬷上妆之际,公主问道:“青宁,方才何事如此开心?”  
  青宁缓缓起身,拿起梳子给她梳发:“公主,外头下雪了呢,奴婢记得公主可是最喜欢雪天的,所以奴婢高兴。”见嬷嬷已经点完最后一点,青宁拿过镜子,赞道,“公主真是美呢。”  
  铜镜里的女子的确很美,云鬓如墨,梨花素面,双眸明若秋水却有些淡漠,她稍稍起身,珠钗微晃,摇曳生姿。而最为夺目的当属唇上一抹红,衬得她容姿焕发,生活鲜红。勾起嘴角,接过了宫女端上的一杯茶,抿了口,道:“再美,也不过是女儿身。”  
  “公主.....”  
  “走吧,人应该到了。”  
  从长乐宫到铜池需些脚程,嬷嬷让人备了轿撵,公主也拒了,说是边走可边赏些雪景。嬷嬷却不作这想,全然以为公主心中不快,她家公主可是大齐萧家的嫡长公主,是陛下的心头至宝,公主出生之时陛下还命大师取了极为吉利的名字,单名为鸢。只可惜,傅皇后膝下无子,如今却想着要从那些个宗亲中选一位收作养子,指不定他日就成了太子,公主心中自然是不悦的。  
  还未到铜池,萧鸢就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雪,倒是不错。”  
  “是啊。”嬷嬷应了下,拿过青宁手里的披风,“仔细凉着了。”  
  “那人可是.....海陵王之子,我记得,是叫萧澄。”原来母后选的人,便是他,萧鸢心中也明白了几分。挽起披风,让她们二人在外等着不许进来。  
  远远地,站着一人,一袭白衣在初雪中浑然一体。  
  听得有人的声音,那人转过身来,萧鸢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在萧鸢的记忆中只依稀在年节的大日子中,才见过他几次,也未仔细正眼看过。想他也不过十三四岁,身材纤细,还不及她高,他容貌倒真是秀美,皮肤白皙,若再长些年纪,倒自有一股风流韵味了。萧鸢走近了些,他就后退几分,怯生生得,到了无路可退了,才低头行礼。  
  “见过....公主....”  
  拉起了他,笑道:“起来吧,往后就不要叫公主了,和宫里的其他公主一样,叫我皇姐吧。”  
  萧澄怔怔地抬头,瞪大着眼。  
  “你既已进宫,就知道所谓何事了吧?”见他点点头,萧鸢又说,“随我去见母后吧。”随后拉过他的手,感觉太过冰凉,扫了眼萧澄身边的人,都是宫里的,转念一想,也难怪了。宫中的奴才大多势力,他不过是一个是海陵王的庶子,母亲地位太低且又早世,在府中本就没有地位,何况在宫中呢?  
  解下披风给他环上,萧澄急忙地避开了,还是她硬是给他亲自披上的。系好带子,萧鸢注意到了他的领口有些破旧了,还能见到补过的痕迹,萧鸢眯起眼来。  
  “吴嬷嬷,把这两个伺候的人拖下去,杖责二十。”  
  吴嬷嬷也愣了会儿,连忙称是。  
  “长公主饶命啊!”两个宫女吓得跪了。  
  除了长乐宫中人,这宫中其余人都是以长公主称呼萧鸢的。  
  “没伺候好主子,还敢顶嘴?你可知站在你眼前的人是谁,是本宫的皇弟!”萧鸢越过了地上的宫女,拉起萧澄就往皇后的凤鸾宫走去。  
  他双眼红红的,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公....皇姐.....我没事的,就绕过她们吧。”  
  萧鸢默默他的头,笑道:“这宫中便是如此,不必替她们求情,她们让你在雪中站立,可有给你加件披风,可有给你个暖炉,或者,可有让你去休息片刻?”  
  他摇摇头,看着跪地求饶一个劲磕头的宫女,终是不说话了,紧咬着嘴唇,看着侍卫把人拖走。  
  走出铜池,萧澄低头拉拉披风,走了许久也真不觉冷了,尤其是脖子处的毛领子,围着暖暖的,还夹杂着淡淡的脂粉味道,他想,这应该是这位公主姐姐的,很香,也很暖。跟在萧鸢身后,他不时地抬头,又怕萧鸢回身和他对视,这不,胡思乱想之际,险些撞到了她。  
  前面是连接的几座宫殿,他甚少来宫中,也不记得是什么人住的。  
  萧鸢转身吩咐了吴嬷嬷:“嬷嬷,你先回宫,让内务府置办些澄弟的衣物来。这儿有青宁陪着就好。”  
  “是,老奴告退。”  
  听说要给他置办衣物,萧澄都知道她已经看到这身衣服很是破旧,不免难堪,面上不由红了,头低得越发厉害了。  
  萧鸢抬起了他的下巴,看着他的闪躲的眼睛:“不过是一身衣物,新又如何,旧又如何?”慢慢地,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不再躲着她,她莞尔一笑,“走吧。”  
  不过是随意一笑,却让萧澄一辈子都铭记住了此刻,她笑的样子,如三月梨花绽放,极美,极美。  
  进了凤鸾宫正殿,一个宫女躬身行礼,说是皇后正在偏殿用膳。萧鸢就让人回话,不打扰母后用膳了,若是换作了寻常,她定会进殿,可现在萧澄也在,他要是一同进去了,定会异常紧张,还是静等吧。  
  有宫女奉上了茶,也给萧澄奉了一杯,他却是站着,一碰也不碰。  
  “坐吧,无需拘谨。”许是这凤鸾宫的气势让他吓着了,暗自感叹,母后这里也太过奢华了些。  
  “我.....”  
  这时,有太监扯着嗓子:“皇后娘娘驾到。”  
  只见一个火红色的身影端庄地走来,萧鸢笑着迎接,唤了声母后。傅皇后应了下,拉过萧鸢的手轻轻拍着:“阿鸢怎么来得这么早,可用过早膳了?”  
  未等萧鸢开口,宫女回道:“长公主来时,娘娘正在用膳。”  
  “哦,那你这丫头就让本宫的阿鸢饿着?”傅皇后坐在正位,淡淡瞥了眼宫女,摆弄了她的金色护甲。  
  萧鸢赶忙上前,柔声劝了:“母后,今儿还有正事呢。”  
  “也是,先下去吧。”挥手,让闲杂人等都散去了,傅皇后一个眼神,她的贴身宫女亲自扶起萧澄,直至这时,他才真正见到了大齐的皇后。火红及地凤袍,头戴金色凤冠,面容妩媚中透出一股子英气,仅仅是坐着,也是不怒自威。传闻都说傅皇后称霸六宫,想来靠的不是这貌,而是这气魄和手段。  
  “走近些,让本宫好好瞧瞧。”  
  金色护甲挑起萧澄的下巴,惹得他有些生疼。傅皇后嗯了下,笑道:“是个好孩子,适合做本宫的孩子。”收回了手,满意地看着萧澄小心翼翼的样子,又问,“可是叫萧澄?”  
  “是。”  
  “嗯。澄字主水,岂不是要和陛下克了?这样吧,本宫赐你一名,衍,萧衍。”  
  萧鸢适时插话:“还不谢过母后。”  
  萧衍愣了下,随即乖乖地磕了个头:“儿臣....谢母后。”  
  傅皇后一伸手,立刻有人接过她的手,小心扶着:“好了,带着他去看过你父皇吧,本宫还得去好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