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仙儿  第1页

简介: 东北的黄大仙儿也就是黄皮子成精,一部讲述东北出马仙的恐怖故事,原汁原味的东北故事。 最接地气的东北灵异故事...
  
第一章 黄皮子
  在东北有一种全国闻名又极为特殊的职业,叫做“看事”,也叫“看香出马”或“出堂”。从事这门行业的人名为“香童”或“仙家”,能让修炼成灵的动物附身,解决很多普通人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
  在出马的仙家里最常见的是胡黄蟒常四大家族。我的经历非常奇特,小时候就和四大家族里的“黄”结下一段不解之缘。
  我从小生长在东北农村,小时候就淘,是村里有名的坏小子。偷苞米,摸小鸡,爬墙头就没有我没干过的,爷爷说我从小狗都嫌。别看我这么淘,村里的老人们却对我特别好,因为我刚生下来的时候为村里死过一回。
  说起这事全赖我那个不着调的爹,这么说自己的爸爸好像不太妥当,可我那个爹确实不是好东西,他年轻时候是村里有名的烂赌鬼,就因为赌博,我妈生我之后不久跟着外来的小木匠私奔了,到现在也不知音信。
  我爸爸把还在襁褓里的我往老爹老妈家一送,人就没影了,又去赌了。人要染上赌瘾就算是完了,家里有多少钱够他花啊,他平时也没有工作进项,没钱了就来找老爹老妈要钱,时间长了,爷爷勃然大怒,把我爹撵出家门,说再看见你回来就打断你的腿。
  我爸爸全名叫冯为民,天天夜不归宿的赌,最后输的裤子都快当了,也该着出事。他那天从赌局出来,全身没有一个大子,一天水米没打牙,饿得眼珠子都蓝了,寻思着去谁家偷点鸡蛋吃,保不齐还能摸只老母鸡。
  他所在的地方叫赵家庙,正是清晨时分,天刚刚擦亮,他正四处乱转悠着,东瞅瞅西瞅瞅的时候,就看到一道黄色的怪影,“嗖”一声窜进一户人家。
  我爸爸也算福至心灵,觉得有异,情不自禁跟着这道怪影来到这户人家,用手推门,没有上锁,他也不客气,径直走了进去。
  院里没人,里屋闹哄哄的,好像有很多人说话。他蹑足潜踪,小心来到窗前往里看,那时候都穷,买不起玻璃窗,窗户用的是厚厚棉纸。我爸爸用唾沫点破窗纸,撅着屁股往里看。
  里屋炕上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娘们,正哼哼呀呀地唱戏,手还不停地摆姿势,一会儿翘个兰花指,一会儿来个贵妃梳头,两个眼睛滴溜溜地转,跟做贼似的。
  我爸爸一边挠着裤裆一边看,噗嗤一声笑了,里屋还有三四个人,正围着这老娘们束手无策,一听外面有声音,有个大汉推门出去。
  我爸爸一看形势不好,灰溜溜要走,那大汉猛然叫住他:“兄弟,帮个忙。”
  我爸爸心虚,忙问帮什么忙。
  大汉跟他说,他老婆被附体了,请了大神儿来看。大神儿说必须要找到附体的精灵,才能彻底解决。
  我爸爸是乡下人,早年间听说过类似的事,只是没见过,便问什么精灵。
  “黄皮子。”大汉说:“大神儿说黄皮子就在院里,在哪不知道,只能先找到它再说。”
  我爸爸猛然想起刚才看到一道黄影窜进门里,难道就是黄皮子?黄皮子是东北土话,就是黄鼠狼。他赶忙把这个事说了,大汉一惊,搂着他的肩膀说:“大兄弟,你要帮我们找到这只黄皮子,我要好好感谢你。”
  我爸爸本来就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听这么说,便拍了胸脯,说没问题。
  俩人抄着铁锨在院里院外找,找来找去,还是我爸爸先找到了。后院的柴房旁边,堆了一堆破木头,此刻天刚蒙蒙亮,院子里有些地方比较昏暗,眼神不好还真就发现不了。
  在烂木头后面,有个矮矮小小的空间,那里站着一只黑不溜秋的动物,和墙面的颜色差不多。
  他们两个走到近前没敢打扰,小心翼翼看过去,那还真是一只黄鼠狼,两条后腿站在那里,像人一样伸着两只前爪,一会儿摸摸头,一会儿朝向天空。光线晦暗,这么一只动物在模仿人的动作,看起来颇为诡异,让人头皮发麻。
  我爸爸拿着铁锨就想戳过去,壮汉拉住他,不让他轻举妄动,壮汉回头往屋里跑,去叫大神儿。
  时间不长,出来一个中年妇女,走到墙根看看。她嘴里念念有词,要了碗水,含了一口,朝着那只黄皮子猛然一喷。黄皮子打了个激灵,停下动作,竟然用小眼睛瞅着他们几个,那眼神和人一模一样。
  这三人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黄皮子突然动了,从角落窜出来,我爸爸惊叫一声,挥动铁锨就砸下去,黄皮子速度很快,像闪电一样从后院门窜出去,消失在夜色里。
  这位中年妇女就是请来的大神儿,告诉大汉说没事了,她又给了一道符,说把符化开给病人喝了就好,黄皮子不会再来了。
  大汉千恩万谢。我爸爸颇感惊奇,和中年妇女攀谈起来,这个妇女告诉他,这只黄皮子来自赵家庙山后的山神庙,已经修行多年,成了气候,把它赶走也就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就让它自生自灭吧。
  大汉请两人吃饭,在饭桌上,我爸爸仔细打听,中年妇女告诉他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动物修行成精可了不得,能够通神,和神仙也差不多。我爸爸就问供奉这样的动物,能不能发财。中年妇女哈哈大笑,说当然可以了,但是这种自行修炼的动物属于散家仙,脾气古怪,还是不要沾惹为妙。
  我爸爸表面打哈哈,其实背地里动了心思。他赌博输惨了,自从赌以来,小赢大输,老婆都气跑了,有家难回,这窝囊气受大了。真要有个转运的机会,怎么也得试试。
  可话说回来了,要让黄皮子大仙保佑,首先得去供奉,他穷的稀粥都喝不上,哪来的供品。我爸爸眼珠子一转,假称上厕所,从后门出来,摸了人家一只老母鸡,抱在怀里撒丫子就跑,一口气跑出几里地,鞋都跑飞了。
  他来过赵家庙多次,和赌徒闲聊的时候,知道后山确实有一座破旧的山神庙。
  他翻过几道山岗,果然看到了半山腰的破庙。
  这庙有年头了,破败不堪,建筑风格倒是考究。他抱着鸡进了庙,四面都阴沉沉的,哪都落着一层灰。我爸爸不知道黄皮子大仙在哪,他来到一尊佛像前,倒头就拜,嘴里喃喃说,只要黄大仙保佑他发财,能够赢钱,他就供奉这只老母鸡给黄大仙吃。
  念叨了半天,四下里寂静无声,我爸爸挠挠头,觉得没有灵验。心想还是算了吧,这只鸡不如自己吃了得了。
  他低头去看,老母鸡一动不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死了,最让人奇怪的是,母鸡的脖子上多了一排细细密密的牙印。
  这牙印是什么时候咬的,完全不知道。
  我爸爸艰难咽着口水,难道真显灵了?他赶忙跪拜,磕了几个头,仍然没有回应。他忽然想到,会不会是筹码不够,一只老母鸡而已,黄大仙根本看不上?
  当下他便许愿说,黄大仙,如果你能保我发达,日后我得了钱,给你送上十只老母鸡十个大猪头。刚说完,忽听角落里,响起“唧”一声叫。我爸爸吓得一哆嗦,马上惊喜,看样子黄大仙答应了!
  他放好了鸡,正要起身走,角落里又“唧唧”响了两声,好像黄皮子还有话说。
  我爸爸尝试着问,你是不是还不满意?
  “唧”的一声,算是承认了。
  我爸爸一发狠,说道那我再为你重修庙宇再塑金身,另外找戏班子唱三天大戏。
  “唧”的一声,好像还不满意。
  我爸爸挠头说,黄大仙,那我就没招了,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这时一道黄色怪影像闪电一样窜出来,在我爸爸面前不远的地方,窜了几窜,随即没了影子。我爸爸揉揉眼,盯着那地方看,在布满灰尘的地上,写着这么一个字,“儿”。
  十分清晰。
  我爸爸心惊肉跳,尝试着问,黄大仙,你的意思是要我的儿子?
  黄大仙“唧”的一声,口气和前面完全不同,那意思是对了。
  我爸爸脑子热了,发狠说,行,只要你能让我发大财,儿子我不要了,你拿走!
  悄无声息。
  我爸爸从庙里出来,浑身被汗湿透了,一路琢磨,想来想去只觉得心惊肉跳。
  说来也怪,从那天起,他真的开始转运了,开始赢钱了。


第二章 许愿
  我爸爸拜完黄大仙后,逐渐成了远近闻名的赌神。不管是打麻将、甩扑克、扎金花、猜骰子就没他不行的,腰包渐渐丰厚,越赌越大,后来还给家里修了小洋楼,竣工那天在村里敲锣打鼓放鞭炮。
  他还记得许下的诺言,真就买了十个猪头十只老母鸡,斥巨资雇佣了装修队,重修山神庙,找来戏班子唱大戏。我爸爸也是鬼心眼,大白天明目张胆搞这些,怕那些赌友知道,怕他们联想到他最近赢钱,很可能其他人就来打黄大仙的主意,所以安排的这些项目都是在晚上进行。
  搞完这些之后,他心里踏实了不少,继续豪赌。有一次他和几个赌友做了个局,要坑几个外乡人,结果赌友出老千被这几个外乡客发现,这些过江龙不是省油的灯,赌资全拿走了不说,还臭揍了他们几个一顿,下的都是死手,我爸爸差点被打残,腿都瘸了。
  这是他拜完黄大仙之后,第一次出这么大的状况,他没反思自己的行为,反而在想着为什么不灵验了。
  忽然他想到一个可能,当日许诺黄大仙的时候,实际上有一个愿望没有还。他答应给黄大仙交出自己的儿子!
  他的儿子当然也就是我了。那时候我还小,没过周年,不像现在尖嘴猴腮的,小时候白白胖胖,挺讨人喜欢。我爸爸毕竟是个人,多少还有点人性,把自己儿子往外扔,他于心不忍。
  自从那天之后,他的赌运急转直下,逢赌必输,前些日子赢得那些钱,差不多又输回去了。他知道问题出在儿子身上,便回家围着我转圈,抱起我又放下我,愁的坐卧不安。
  我爷爷看着奇怪,问他怎么了,我爸爸一开始怎么问也不说,后来急眼了,把到山神庙请愿,用儿子还愿的事说了。我爷爷勃然大怒,一个大嘴巴把他从屋里直接打到院外,抄着扫把要把他的另一条腿打折。
  我奶奶那时还活着,出来看怎么回事,爷俩在院子里吵吵起来,整得鸡飞狗跳。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拍门,院里静下来。奶奶过去开门,门外空空荡荡并没有人,再看门板上,赫然留下一个血红的小手印。
  这小手印没有人的五个手指头,娇小的像是婴儿,我爸爸脸色一变,马上明白是黄鼠狼的。
  很显然,黄鼠狼上门索命要孩子来了。
  这事麻烦了,没办法,我爷爷带着我爸爸去找村里的老仙儿。这位老仙儿姓王,村里人都叫他王神仙。王神仙相当有道行,家里是祖传的搬杆子。搬杆子是行话,也就是出马仙。他家里的出马仙非常奇特,并不是动物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