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骨香  第1页

简介: 传说上古神剑长离剑灵逆天而行,遍寻冥海万年只为拯救一缕堕落的魂灵。 传闻明月居主人云初末以禁忌之术替人画骨重生,交换灵魂维持一人性命。我却不知,长离即初末,初末即长离。而我,就是那倒霉的堕落魂灵。他们都说,我是个魔女,身上背负着无数血债。怎么可能?我只是云初末捡回来的一个凡人而已。


画骨明月居(一)
城里有家画骨馆,画魔画鬼不画仙。
这么肤浅粗俗又猥琐的诗,肯定是云初末那个祸害想出来的。
云皎站在大街上,一边跟卖菜大妈讨价还价,一边愤恨的想。
那家画骨馆叫做明月居,别看名字听起来很有内涵兼修养,实际上做得却是见不得人的生意。因为他们来往的客人,不是妖魔,就是鬼怪。
这种事情若是对一般的小姑娘而言,未免显得太过惊悚,可惜云皎她不是普通的姑娘,因为在她的记忆中,自己好像已经活了上百年的时间。
而且,她还记得云初末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长得如此,现在她都快成一百来岁的老太婆了,他那张万年不变的老脸上,依旧还是那副让人恨不能一掌拍扁的死模样!
对于这件事,她的师父解释说,可能是明月居里的风水太好,导致他们都不会变老。
云初末就是她的师父,她是被云初末捡来的孤儿。
关于这段往事,用云初末的话来描述就是,某年天下大旱,田间的麦苗不知道枯死了多少,街头野地里到处躺着死人和即将变成死人的活人,于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做的他很无聊的出去散步,顺便看一看能不能拉点业务,结果业务没拉到,却被某人可怜兮兮的抱上了大腿。
这个可怜兮兮的某人又脏又臭,又扁又丑,瘦得像鬼一样,因此心地善良的他就心生恻隐,顺手带回来当作徒弟养着了,并且还很费心的为她取名叫云皎。
对此,云皎很是不服气,觉得云初末纯属胡扯,要知道他那个人向来品行恶劣,毫无半点恻隐之心,更何况她即使再瘦,也不可能饿得像鬼一样!
果然之后又出现了许多版本,什么哪个地方发生了一场大的瘟疫啦,哪个地方又爆发了一场大的洪水啦,反正最后都是‘心地善良’的他,把‘可怜兮兮’的她收养回来,然后两个人从此相依为命,以及相互打击。
至于名字,云皎曾在他心情愉快的时候问起过,结果云初末只愣了一下,手指抵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奥,当时你太饿了,一直吵着要吃饺子,为了这事儿,我还很认真地考虑过以后要不要叫你云饺子。”
当云皎很鄙夷的告诉他,这个‘饺’和那个‘皎’完全属于不同性质时,云初末大吃一惊:“难道我会写错字?”
从那之后,云皎就再也不叫他师父了。
“哎,姑娘,你到底买不买啊,一文钱一斤的大白菜居然还讨价?”卖菜大妈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如钟,嘴边还有一颗大黑痣。
云皎眼珠一转,立即露出了一个很讨人喜欢的笑脸:“姐姐,你嘴边美人痣长得真好看,而且待人很好,脾气也很温柔……”
两个时辰后,云皎很高兴的拎着一文钱十斤买来的大白菜走了,临行前,卖菜大妈还笑眯眯的往她的篮子里塞了两根大萝卜。
云皎望着篮子里的萝卜白菜直想叹气,自从某人莫名其妙的病了之后,明月居已有三年没开门做生意,导致他们现在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一个铜板都恨不得掰开两半花。
虽然他以前也经常生病,但是拖延这么久都没见好转,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最后她忧心忡忡的想,如果云初末的病一直不好的话,她要不要丢下他自谋生路?

画骨明月居(二)
明月居外面设着一层结界,不被允许的人是看不到,也是进不来的。
云皎拎着满满的菜篮子,脚步依然很轻快,偷偷摸进了一条小巷,见四周没有人在,连忙闪进了结界之中。
薄薄的一层结界,看上去比前几日又坚固了不少,泛着晶莹的、淡紫的光辉,在身体没入的地方,瞬间就开出了一个口子,待人完全进入后,又立即的合上了缝隙。
内部的景色错落别致,水榭楼台,假山清流,道路两旁种着修竹和松树,还有几株瘦骨嶙峋的梅树在假山旁长着,看上去病恹恹的,和云初末一样要死不活。
好在前几年她觉得太单调,还在庭院里栽了许多桃树,现下正值三月,桃花艳粉粉的开了满园,为明月居增添了不少的春色。
途径碧莲池子,云皎顺手捞出了一条锦鲤,打算中午做鱼汤给云初末补身子,抬头就远远的看见一个人正躺在鱼池岸边的大石头上,左边放着饵料,右边插着钓竿,把书盖在脸上睡大觉。
她迈步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问:“你今天怎么出来了?”
那个人良久都没有声音,在云皎差点以为他睡着的时候,才懒洋洋的答了一句:“累,出来晒太阳。”
云皎撇了撇嘴,他是在房间里睡得累吧?这三年都缩在屋子里不肯出来,除了洗澡不用她伺候外,连洗脸和吃饭都懒得动了。
正腹诽着,又听见那人语气一变:“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厨房里的大白菜应该没有了,为何我又闻到了那种诡异的气息?”
云皎点点头:“你闻得没有错,是大白菜。”
那人立即坐起身来,露出来阴柔精致,优美沉俊的脸。
书本应着动作落在地上,咕噜咕噜掉进了水池里,云初末转头看向云皎,神色复杂:“你竟是这般想要把我折磨死么?”
云皎哭笑不得:“我们没有银子了,能吃上这个已经很不错了。”
他们从前是有很多积蓄的,够平常人家吃穿十辈子都用不完,可是前两年某人太过要求生活质量,顿顿人参雪莲的滋养着,导致银子像流水一样的花光了。粗粗算下来,到今日他们已经吃了三个月的大白菜了。
见到云初末逐渐发白的脸,她连忙补充:“不过今天我们还可以吃鱼。”
云初末果然把视线移到那条锦鲤上,良久之后,抬眸定定的看她:“为什么我感觉这条鱼好像很眼熟?”
云皎顿时心虚,别说这一条,池子里的鱼哪个不是被他钓起来无数次又扔下去的?她支支吾吾的回答:“鱼不都长这样么,能吃就行。”
云初末轻哼了一声,又躺了下来,翘着腿语气很蛮横:“不要!我要吃燕子楼的狮子头,和芙蓉铺的桂花糕。”
云皎沉着气:“我们现在又没钱,你让我上哪里给你买去?”
云初末枕着双臂,悠然望着天际织纱的薄云,露出自信满满的微笑:“谁说没钱了?我们的生意已经来了。”

画骨明月居(三)
来者是一个银灰色衣袍的年轻人,紫木流云的发簪束着长发,前端留有一缕刘海随风飘荡着,看上去温和俊雅,气质风华。
云皎站立在云初末的身边,望着他的瞳孔一缩,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人是一个魔,而且还不是一个普通的邪魔。
纵观三界之内,自古便是以天神为尊,然而从另一方面讲,魔也算是和天神同等地位的存在,只不过他们一个长居于九天之上,一个深藏在幽冥之中,若非是不得已的情况下,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块儿去。
虽然他们曾经为了争地盘打过架,搞得三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但本质上谁都没真的打过谁,最后有人觉悟到,再打下去的话,天地搞不好也会因此覆灭,考虑到这一点,双方才不得不订立一个长久的和平契约,草草了事。
“夜魔兽银时月竟也会找上我,真是令人吃惊。”
云初末斜坐在庭院的石桌旁,抿了一口清茶,又慢悠悠的补充了一句:“不过更令人吃惊的是,你居然只剩下一缕魂魄。”
云皎差点惊掉了下巴,虽然她是个凡人,而且只活了短短百年,但也知道夜魔兽银时月的大名。
相传魔界总共有十位魔君,他们皆是由洪荒时期的魔兽幻化而来,修为极高。可惜都在后来的神魔大战中,陨落的陨落,覆灭的覆灭,唯一剩下的那个,便是夜魔兽了。
银时月颔着首,声音娓娓道来:“我找你很久了,长离,你终于肯见我了。”
云初末无所谓的笑笑:“不好意思,前些时日我受了点伤,不赶快躲起来的话,见你岂不是很危险?”
他将杯子放回原处,翘着二郎腿,气定神闲中又痞气十足:“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显然我是多虑了。”
银时月唇角泛起苦涩的笑,苍白而无力:“是么……”
云皎见此,对他顿生出一丝同情,要知道夜魔兽从前虽排在十大魔君的最末,但也是十分厉害的,现在沦落至此,还被云初末这样奚落讽刺,肯定百般不是滋味。
她赶紧劝慰道:“你别信他的话,云初末是生病了,所以才不敢出来见人。”
银时月一愣,打量了云皎几眼,又看向了云初末。
云初末砸吧了一下嘴,无奈的耸肩道:“显然她是失心疯,病成这样居然还敢出来见人!”
云皎气得银牙紧咬,瞪着云初末的眼神几乎喷出火来,但见银时月没再往下追究,她也只好把这滔天的愤怒不情不愿的压下去了。
紧接着,又听见云初末懒洋洋的道:“既然找到我的明月居,想来也清楚我的规矩,先交上定金,三个月后,我再将你的魂魄取去。”
一个圆鼓鼓的锦袋向他们飘了过来,银时月负手站在不远处,目光清随淡然,声音温凉如墨:“多谢。”
寂静的庭院之中,周围顿时泛起点点晶莹的蓝光,游走在半空中飘舞着集聚起来,不多会儿,一把古琴缓缓现身在蓝光之中,纹络古朴纯雅,看上去年代久远。
“这是我与她唯一的联系,三日之后,我将再来……”

画骨明月居(四)
银时月的声音渐远,回荡在长空中,淡薄悠远,不多会儿,便消散无痕,除了那袋金子和那把古琴之外,好像从没人来过一般。
云初末淡淡的望着那把琴,良久摇头惋惜道:“为了一个女人,真是……”
他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从袖中抽出一把素扇,缓缓展开,慢悠悠的扇着,一双漂亮的眼眸中温凉如墨,不知又在氤氲着什么鬼主意。
微风撩起他素白的发带,整个人看上去风度翩翩,气质清华,只可惜一肚子坏水。
过了一会儿,云皎忍不住问:“现在才三月,你扇扇子不冷么?”
云初末抬眸瞥了她一眼,唇角一扯:“显然是你太粗俗,不懂得读书人的风雅。”
云皎吐了吐舌头:“风雅我倒是没见着,不过等会儿有个读书人可能要伤风了。”
话音刚落,云初末便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云皎脸上顿时绽放出笑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