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很想你  第8页

间。
  几千个粉丝挂机,有那么几百个自娱自乐的很high。
  头牌的粉丝群太庞大,以至于没到周末都有固定的活动,有yy频道管理员请来当红的cv或者网络歌手,来给频道维持人气。
  说实话……锖青磁的频道根本不需要维持人气……
  被请来的都会瞬间涨几百个粉丝,明明是沾了福气好不好?
  耳麦里,是熟悉的声音,看了眼名字,是“走调儿”。
  顾声认得这个男孩子,这娇嫩的嗓子,可不就是自家社团的?
  这孩子发现她yy在线,竟然还在头牌房间里,立刻就yy单戳她:声声慢,我要抱大腿……快,把大腿伸过来……
  顾声:→_→
  走调儿:→_→趁你还没成头牌的官配金主,赶紧抱紧了。
  顾声:→_→……纯属误会。
  走调儿:→_→一般暧昧期,都说是误会。
  顾声:……
  她刚想退出,就听到频道的主持人,忽然问表演完节目,准备圆润下麦的走调儿:“走调儿大大,我记得,声声慢和你一个社团?”
  瞬间,整个屏幕都被“声声慢!!!!”给刷了。刷的彻底而决绝。
  走调儿干笑两声,咳嗽两声,嗯了两声……
  顾声觉得背脊发凉,忙私戳他:不许说任何……我和头牌大人的话。
  发出去了又觉得不对啊……
  怎么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天可怜见,她这片地是真的没有银子,连铜钱都木有……顾声还在纠结时,那孩子已经又咳嗽两声:“嗯,她是们社团的团宠,会翻唱会编曲会后期会美工……”
  顾声默默地,闭了下眼睛。
  小子你的牛皮要吹破了……
  主持人噢~了声:“大大不要转移话题嘛,说说……我们头牌和声声慢,咳咳……你懂的。”走调子,沉默了两秒。
  声声慢马上又给他发过去一句话:要敢说一个字,我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那个……”走调儿的声音,有些笑,带着咳说,“不可说,这两个人啊,声声慢说,我不能说一个字——”
  主持人又噢~了声。
  底下的粉丝已经开始心肝碎裂,鬼哭狼嚎了。
  “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那个,我觉得吧,我们头牌大大已经快二十六岁了,肿么也要有金主了吧……咬手帕,我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我什么都没听见……”“头牌是大家额!花魁是不能摘额!打死不从!”“头牌艳名在外十余载,多少金主倾国倾城都拿不下……那个声声慢何德何能啊……打滚!翻滚!不准!”
  顾声觉得……
  好吧……她已经脑回路不够用。
  自己的节操名声风评,在那晚爆血管后,全部都随着头牌大人灰飞烟灭了……可头牌大人节操何其高,自己节操散落了也就罢了……
  掂量来,掂量去,又掂量来,掂量去。
  顾声觉得,自己需要先做个报备。
  她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打开微信,清了清喉咙:“大人……我想和您说一件事。”
  录音嗖地一声发过去了。
  她捧着手机,默默地等着,等着等着,心就开始不安定,各种推测头牌收到的反应。
  万一大人不喜欢别人打扰,肿么办?
  万一大人已经删掉自己微信了,肿么办?
  万一大人觉得自己很烦,肿么办?
  万一大人……
  顾声素来自诩淡定,却唯一对着本命头牌,真心淡定不起来。等了会儿,就觉得自己不能再盯着手机了,可把手机放到桌上,还是禁不住竖着耳朵听……
  冷不丁地,微信就回过来了。
  顾声点开,是头牌,是头牌……幸好幸好。
  只有1秒?
  1秒能说三个字?两个字?
  她疑惑点开,放在耳边。就听见锖青磁的声音非常迷糊地“嗯?”了一声……真的只是“嗯?”了一声。你听过谁微信发过这个字吗?这个字是能发音那么清晰好听的吗?这个字是能发音那么清晰好听,还兼带迷糊惹人怜的吗?
  扑面而来的,就是芙蓉暖帐中,风流公子衣衫半遮,侧躺卧榻的即视感……
  顾声有些受不住。
  被头牌大人影响的,连自己说话的声音也低下来:“大人,刚才在睡觉?”
  过了会儿,锖青磁又发来一条微信,依旧只有1秒。
  这次会说什么?完全猜不到。
  她凑在耳边,听到锖青磁又……“嗯”了一声。这次头牌大人似乎略微清醒了些,语气温柔。
  顾声听得,有些心飘忽。
  身为资深声控,她觉得自己,一定,马上,就要,扛不住了。
  “那……大人现在睡醒了吗?”
  “嗯。”
  顾声:“那我……可以说事情了吗?”
  “嗯。”锖青磁忍不住,笑了一声。
  ……
  这连着四个嗯。
  分明就是一套活生生的美人图。
  第一个是半梦未醒的贵公子,醉眼迷离,声模糊;
  第二个是手握醒酒汤的小王爷,眼角轻扬,声色柔;
  第三个是半敛衣衫的俏将军,眼挂桃花,声宠溺;
  第四个……最是销魂,春闺梦醒少君王,轻拥红颜,声有魅……
  ……
  顾声脑补结束,彻底大脑当机,血上眉梢:
  “那个……大人,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您继续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哎呦,我的头牌……

☆、第十一章 氽珍珠螺片(2)

  锖青磁倒是不以为意。
  “没关系,那就随便聊聊好了。”他终于开口说了句完整的话,仍有些刚睡醒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嗓子还没有彻底打开。
  幸好是如此,声音也真实了不少。
  作为一名古风翻唱,她对太有画面感的古风腔完全没有抵抗力。
  如果回到现代……嗯,还能稍许淡定些。
  她回了个:“好的,大大。”
  然后……就不知道聊什么了。
  顾声从来不混圈,在二次元里除了自己社团的兄弟姐妹,余下的只是偶尔被人勾搭,去唱别人写好的一首歌。当初之所以选择古风翻唱,没有做CV,就是因为觉得歌手不需要混圈,自己学学后期,就能玩的自得其乐。但是CV总不能自己和自己配戏吧?
  所以很多CV都有自己的微信平台,各种应付自如。
  歌手能说会道的很少。
  顾声靠在沙发里,琢磨了半天,和大人适合聊什么话题。
  “大人没在忙?”
  “嗯,在休息。”
  “那……大人平时休息,都会做什么呢?”
  “睡觉,”锖青磁略微停顿,“或者,会去录音棚。”
  所以……头牌真的如传闻一样,还有非常忙碌的主业?商配也只是……副业。
  顾声对头牌的敬仰,又多了几分。
  “大人今天也会去录音棚?”
  “嗯。”
  “也是游戏配音吗?”
  游戏和二次元的各个圈子是最常联手的,不管是写手还是CV,包括大牌的古风歌手,也常被邀请去为游戏唱主题曲。她记得,好像最近新出了一款游戏,三个圈子合作,写手助阵,CV和古风歌手做宣传片。
  “嗯。”
  “那么……大人都三年没有参加完美周年庆了,怎么今年就参加了呢?”
  “今年刚好十年庆,”锖青磁略微沉吟,“完美十周年,我不太可能逃开。”
  难怪这次,他能会出现,十年庆可是大日子。
  “倒也是……那么,大人以后还会复出吗?”
  “不会,”他简单回答,“这次十周年后,就彻底在网络封麦了。”
  “……好可惜。”
  锖青磁几年前就已经不接新、不做剧、不开生日专场。这几年所有作品都是出自录音棚,全部是商业配音……不过,就算是他当初在网配,也没配过几部戏,朋友也就是最初网配还未流行时,那些元老级的人物。
  不熟的人,完全不熟,熟悉的人,都是好友……
  没有八卦。
  或者说,没有人有料,去八卦他。
  直接导致的结果是,顾声找不到话题聊天了,她很了解锖青磁,是他究竟配了多少戏,甚至每句经典台词都能背出。但是……她也不了解他,作为一个真实的人,他住在哪个城市,做什么职业,甚至是在工作还是读书,她都一无所知。
  她努力思考,下一个问题。
  “你的聊天,很像是访谈。”锖青磁很善意地纠正她。
  (⊙o⊙)…好像是。
  顾声轻呼出口气,老实交待:“其实我不知道,大人喜欢聊什么……”
  “我已经不在二次元很久了,当作三次元的朋友,随便聊什么都可以。”
  “嗯……那……大人吃饭了没有。”
  好吧,三次元的问题更没营养。
  谁来告诉她,完全网上认识的两个人,要怎么聊三次元?
  她无意识发散意识,慢慢地想起来,自己找锖青磁的初衷:“对了,大人,我想起来找你的事情了……”
  锖青磁的声音,有着笑:“不容易……说吧。”
  “就是我觉得,可能因为大人帮忙我争取到了,那个和各位大大合作翻唱的机会,可能网上会有一些……不太好的传言,”顾声站在锖青磁拥护者的角度,很认真地告诉他,“其实一开始我真的想的很简单,能和那些大大合作……应该是每个小透明的追求吧。可是我怕,给大人带来不好的影响。”
  “嗯。比如?”
  “比如……掉粉?比如……八卦满天飞?”
  “嗯。”
  ……
  头牌似乎……不太在乎?
  过了会儿,锖青磁发来了一段比较长的录音:“如果网络上的语言让你不开心了,关上电脑,它就什么都不是。作为一名配音演员,唯一值得在意的,只有自己的作品。除了作品,别人说什么,都和我没有关系。”
  这么解释起来……立刻就让她觉得,自己好小孩子脾气,竟把网络的事情当真,还唯恐给他带来不好影响……
  (⊙o⊙)……不愧是锖青磁大人。
  不过……怎么成了大人在安慰自己?
  头牌又发来了一条微信,带着玩笑的声音,问她:“我的回答,还满意吗?”
  “嗯……”
  “那么,声声,”锖青磁语音有笑,声音低下来,“你是不是欠了我什么?”
  (⊙o⊙)……有吗?
  额……好像真的有……
  “大人……想听什么?”幸好还是下午,家里没人。
  “我听绝美说,你会乐器?”
  绝美?那一定是庚小幸说的了……
  “会一些,小时候学了钢琴,后来因为自己喜欢古风曲子,就自学了古筝和箫,”顾声猜想锖青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