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很想你  第4页

丝不苟:“你怎么忽然不说话了?”
  顾声没听见。
  庚小幸奇怪,探头看了眼:“我了个擦,你被头牌关注了。”
  顾声被“头牌”两个字唤回了意识,幽然回头:“是啊……他都一年没关注人了,我都怕被他粉丝爆头。”
  “呃,我觉得,你需要关闭评论,免得有些跌进醋缸里的,说些难听的话……”
  顾声也这么觉得,立刻身体力行关闭了评论。
  想了想,又不放心,看了眼自己的微博内容,检查是否有脑残低俗爆粗之类的言论,免得影响自己在锖青磁大大心中的地位。幸好她不怎么话唠,发的极少,大多也只和今天吃了什么,明天会吃什么,未来计划吃什么有关……
  吃货毋庸置疑,幸好是个有节操有主见不脑残的吃货。
  她默默地松了口气,开始继续翻自己的私信,有一封是自家音社声部部长的信。大意不过是……嗯,让她试着申黄V,为社团拉人气。
  顾声这个小透明,呆的也是小透明社团,成立才一个月,声部和词部勉强还有几个人,后期、美工就一个,外宣……嗯,社长自己扛了……
  她以前幸运的,和两个填词大手合作过,这就成了社长眼里的香馍馍。
  她硬着头皮,将自己从锖青磁的关注事件中抽身,开始去填申V的网页,全部填写完,交了社长搞来的什么盖章证明文件,传上去,发了申请。
  页面跳到下一页,提示发送邀请给有V的好友,可以当作辅助证明。
  一但好友反馈,就会增加成功率……
  嗯。
  顾声想,这也算合理。
  她很快扫了眼系统给的选项,都是自己曾认识的一些好友,一个个都勾上来,最后还差一个,嗯,差一个……她盯着“锖青磁”这个名字,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
  邀请?不邀请?
  ……
  既然……他都关注自己了,应该不会介意随便的一个辅助证明吧?
  她默默地思考了几秒,咬牙闭眼,选了他。
  发送出去邀请后,有些心慌慌,会不会太打扰头牌?
  还没等她自责完,就进来了一条私信。
  打开来,竟然是锖青磁的验证私信……紧接着,又追来了一条:没想到,你给我发的第一条私信,是让我辅助验证。
  顾声被说的更窘了,马上噼里啪啦打了一行字:万分万分感谢,锖青磁大大的帮忙!
  锖青磁:没关系。
  顾声被卡住了,想了会儿,又回复过去:大人吃过咖喱牛肉粉丝汤吗?
  锖青磁没有回复。
  她略被打击,但还是决定投其所好,迅速敲打下自己做的最好吃的菜:
  牛肉呢,先切小块,洗净,开水过一下血沫子,用冷开水泡一把粉丝(一定要冷开会喔)。然后在汤锅里加水,放入牛肉,葱、姜、香叶,大火烧开,撇掉浮沫,加料酒去腥,烧开后转小火慢炖……大概2小时吧,再加些盐调味。
  最后,牛肉捞出来,放在清汤里,加咖喱粉烧五分钟。
  放粉丝,烧开,就可以吃啦。
  对了~不要忘记加香菜。很好吃的,我最喜欢吃这个汤了~
  发送出去后,顾声觉得,嗯,算是有所报答……
  她看锖青磁很久没有回,想着头牌大人一定是忙去了,正准备关电脑去吃饭时,就看到他的私信又进来。
  锖青磁:这道菜,我很擅长。
  顾声:……
  锖青磁:嗯,是真的。
  顾声:……本来……想报答大人的那我还是多收集点菜谱,再来吧……
  锖青磁:报答?
  顾声:Y(^_^)Y,当然,麻烦头牌大人亲自给我辅助验证,当然要报答。
  锖青磁:真想报答?
  顾声被他这么一反问,倒是心里打小鼓了……大人不会提出什么奇怪又刁钻的要求吧?不过她非常相信大人的人品,咬咬牙,回复:嗯!握拳!
  锖青磁:给我唱首歌吧。
  作者有话要说:1。此文不v2。此文想到哪儿写的哪儿3。。。。米了,嘻嘻


☆、第五章 香辣豉香花蛤

  顾声:……现在?
  锖青磁:现在?你稍等。
  ……
  顾声觉得头牌大人理解错了,明明是自己问他,是不是现在就要听,为什么就成了自己要求现在唱……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好吗?!
  她现在寝室里还有人啊,还是最八卦的庚小幸好吗?!
  头牌你不要这样……
  锖青磁很快回复了一个房间号。
  她当然记得这个频道,是他的官方频道,每天都会有几百人在线。虽然他经常是一个多月都不露面,也会有管理员每天在播放着他的录音,举办小型活动,完全是死忠粉丝的聚集地好吗?
  顾声觉得,自己忽然出现,还为锖青磁献唱,肯定立刻会被流言蜚语拍死……
  她果断地回复:大人,我们去我的房间吧(*>﹏<*)′~
  锖青磁没回复。
  ……
  不会已经去了吧????
  顾声欲哭无泪,回头看了眼庚小幸,后者还在专心致志地嗑着瓜子……她默默回头,上了自己的yy,以一种壮士赴死的决心输入了锖青磁的房间号码,刚一进入,就看到无数的刷屏:“大大闪现啊!!!!”“什么?你说什么?”“大大在加密房间啊!进不去啊!肿么破!肿么破!”“淡定……大大一定在等人……”“掀桌!谁能让我们大人等!”……
  就在她想跑掉的时候,已经被人抱入了一个小房间。
  加密房间,只有她和锖青磁。
  她迅速打了个笑脸:锖青磁大大。
  虽然有笑脸,她还是觉得自己这次死定了。这个小房间外的人虽然进不来,但是可以看到房间里有谁啊……她努力让自己不要想象后果,专心报答。
  “你可以说话,”锖青磁的声音,很随意,“这里只有你和我。”
  顾声满脑袋黑线,她上麦,庚小幸肯定会立刻跳起来。
  但是,是来报答唱歌的,总不能打歌词,不出声吧。
  顾声回过头:“那什么……”
  “什么?”庚小幸随口接话。
  “我要唱首歌。”
  “唱呗,”庚小幸懒得理会,“早习惯了,你不是翻唱嘛,没事儿就趁着宿舍没有别人时候,来折磨我。”
  顾声默默戴上耳麦,清了清喉咙:“大大想听什么?”
  “你擅长什么?古风?”
  “嗯,古风。”
  “‘自挂东南枝’吧。”
  “自挂东南枝?……”顾声绝望了,又悄悄看了眼庚小幸。
  “嗯,挺有趣的,那首歌。”
  “好……让我找下伴奏。”
  顾声迅速关麦,又回头看庚小幸:“那什么……”
  “什么?”庚小幸奇怪看她。
  “我一会儿要唱个没节操的歌,你不要介意啊。”
  “什么歌啊?”庚小幸倒是有兴趣了。
  “自挂东南枝……”
  “啊噗……你唱这歌给自己粉丝啊?”
  “没……给锖青磁大大。”
  ……
  “我擦……你什么时候和头牌这么好了……”庚小幸神游天外,开始各种脑补奸情。
  顾声怕锖青磁等太久,马上从5sing上下载了伴奏和歌词。
  这首串烧天下各诗词的搞怪歌曲,实在是有损形象,她准备好之后,觉得自己的心都开始滴血了,怕头牌听过就狠狠嫌弃自己什么的,毕竟从一个角度来说,头牌可是她最喜欢的声音啊,肿么就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真的……要“自挂东南枝”吗?
  “大大,我开始了。”顾声略有沮丧,开了伴奏。
  倒是庚小幸非常八婆地走到她身后,开始当第二个听众,她不太懂yy,但也知道两个人混在一个房间里,绝对堪比私会。
  顾声分明就听到她开始一句句“自挂东南枝”时,锖青磁笑出了声……竟然笑出了声……她真想立刻泪奔了,可还是敬业地唱了下去。
  到最后,匆匆结束。
  “还不错。”锖青磁言简意赅,音色倦懒。
  这是……他最让粉丝沉迷的宠腻音……
  顾声轻轻地呼出口气,我菜,我菜,镇定,镇定,今天是来报答的,一定要心态平和,要绝对平和,绝对不能犯花痴……
  “喜欢吃花蛤吗?”锖青磁忽然换了个话题。
  “喜欢,锖青磁大大也喜欢?”顾声努力维持自己形象,声音平稳。
  “还可以。”
  他笑了声。
  天……顾声捂住胸口。
  宠腻音,再加上时不时笑一声,她真心会阵亡的啊。
  谁来救救她这个声控……
  她百爪挠心的自我唾弃着,庚小幸听不到她耳麦的声音,就看到她痛苦的表情,有些担心,拍了拍她的肩:“小妞,你中毒了?”
  顾声对她摆摆手。
  哪里是中毒,分明是中蛊了。
  幸好,没有设置自由发言,锖青磁没有听到庚小幸的话。
  庚小幸撇嘴,觉得听不到完整对话,甚是无趣,继续去垃圾筐旁嗑瓜子去了。
  耳麦里,锖青磁慢悠悠地说着:“不过,有种做法,还是很喜欢的。”
  “花蛤?”顾声下意识反问。
  问完就回神了,菜菜,当然是花蛤,一直不都在说花蛤吗?
  “嗯。”
  “香辣豉香花蛤,吃过吗?”
  “吃过……”顾声想了想,“不过不常吃辣的东西,翻唱嘛,总要保护嗓子。”
  锖青磁笑了声。
  顾声默默闭眼,当作没听到这宠腻又诱人的笑声。
  “我经常吃辣的。”他不置可否。
  “呃……大大天资……不对,是天生好嗓子,不需要保护,也很好。”
  分明是老天偏爱好吗。
  “做法不难,就是处理起来有些麻烦。”
  “嗯……”
  “用淡盐水浸半个小时让花蛤吐出泥沙,然后洗干净,用开水都烫开口。”
  “嗯……”
  顾声习惯性听下去,甚至开始思考,要不要录下来,以后造福所有锖青磁的粉丝……
  但是还是要征得锖青磁同意吧?她犹豫着,木敢问。
  “备两份调料,一份是生抽,砂糖,白胡椒粉,料酒,味精,高汤在碗内调匀,这是调味汁。另一份,是淀粉加清水调成水淀粉。”
  “高汤是什么?”
  “高汤?有很多种,家常的是煮鸡汤时,留下一些平时炒菜用,代替白开水。”
  “懂了……”
  “备好材料,就在锅里放少许油,放入豆豉及蒜蓉炒一会儿,再放香葱的白段,红椒丝,姜丝炒香。然后倒入花蛤和调味汁,大火翻炒,一定要大火,否则花蛤肉会掉下来。”
  “嗯……”
  “汤汁差不多剩一半了,就倒水淀粉,翻炒后,加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