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很想你  第10页

头牌只是说喜欢声音嘛……

  顾声尽量让自己降温,一步步走下楼,最后想了想,鉴于头牌这么捧自己,还是需要感谢一下的,毕竟能得头牌如此推荐,胜过她翻唱1000首歌了。
  她给自行车开锁前,给头牌发了条微信:谢谢大大如此厚爱……
  钥匙插入钥匙孔,拧开。
  头牌已经回过来一段语音:“不客气。我还在吃饭,不方便打字,用语音?”
  她回:“好。我刚才忽然电脑死机,所以退出房间了,嗯……现在有些急事,所以要出家门。不好意思了,锖青磁大大。”
  “好。”他的声音淡淡的。
  顾声这才跨上车,骑到半路,听见手机又响起来。
  摸出来一看,头牌?
  她怕有什么事,脚立刻踩住行人走道的边沿,停下,拿出手机。
  锖青磁又发来一段语音:“所以说……你应该又欠了我几首歌?”
  ……
  ……好像是这样……
  既然人家喜欢听自己唱歌……其实也没什么好矜持的,反正平时在yy活动也很多,唱啊唱啊也早就习惯了。更何况锖青磁的确对自己……嗯,很好。
  她答应下来:“好,没问题。如果大大没有听烦的话,随时找我。”
  锖青磁似乎听出来了马路的杂音:“在路上?”
  顾声:“嗯,在骑车。”
  “好,不说了,”锖青磁慢悠悠吃着东西,有些不太清楚地说,“注意安全。”
  好体贴的头牌大人……
  顾声轻吁口气:“好的,大人再见。”
  把手机放回裤子口袋时,她还忍不住感慨,头牌连吃东西的声音都这么慵懒诱人……
  她踏实下来,却在继续骑车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头牌的确还在吃饭……而且还是和绝美、Wwwwk一起吃饭。所以她和头牌这几个来回的对话,全都被绝美和Wwwwk听了个仔仔细细,毫无遗漏。
  虽然没说什么,她还是……脸红了。
  顾声一会儿想到自己被转发死机的微博,一会儿又琢磨琢磨刚才和头牌说的那些话,被被人听到有何不妥……如此琢磨来琢磨去,磨磨蹭蹭地骑到超市,表哥已经等得眼睛都红了。
  看到她锁了车,进门,立刻就从柜台后跑出来,哀怨看她:“我的好妹妹,你再晚点儿,我就要被兄弟骂死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相亲,”顾声走到柜台后,“剑三吧?”
  表哥边作揖,边跑出去,开了自行车就狂奔而去。
  晚饭时间,她也就坚守一个小时就够了,还是最悠闲的一个小时。
  超市里,只有她和一个年后刚才请来的年轻女孩子。
  大概也就来了两三天,顾声也就见过她一次,记得叫董一儒,和她差不多大的样子。顾声和她随便说了两句,就继续去尝试打开自己的微博,依旧死机着……而董一儒,则是一边整理货架,一边听着音乐,因为店里没有客人,时不时也发一条微信。
  顾声仍旧努力让自己不死机……
  就听到董一儒忽然嗯了声,对着自己手机的微信,低声说了句:“我都快哭了你知道吗,我本命20分钟前在微博爆了自己最爱的声音……真心哭翻了,上班呢,今晚详谈!”
  ……
  不是这么巧吧……
  她不敢再刷,直接就退出了微博,生怕一会儿董一儒看到自己的微博名字,就直接被曝光了二次元的id。她把手机塞到裤子口袋里,开始无所事事地站在收银柜台后,望着远处医院大门。
  肚子……有些饿。
  莫名就想到了头牌吃的青菜和虾,这时候想起食物,真是折磨。
  她看看外边,看看店里,再看看手机的时间,清咳了声:“一儒,你吃饭了吗?”
  “没呢,等一会儿你爸妈来,我和你一起下班了就。”
  顾声嗯了声。
  (⊙v⊙)肿么都有种心虚感。
  “声声,”董一儒整理好货架,走到收银台前,好奇问她,“你有喜欢的声优吗?”
  “嗯……你说日漫配音的声优吗?”顾声咳嗽了声,“有的,我喜欢看动画片……但是不太注意声优,都挺好听的……”
  董一儒笑眯眯看她:“中国的配音呢?”
  “译制片……挺喜欢的,”顾声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一点儿都不二次元,否则露陷了被小姑娘一追问id……或者互相加个微博什么的,就惨了,“小时候也喜欢电台DJ。”
  “其实有很多很好听的声音,在网上,” 董一儒很认真说,“还有很多电视剧,你看那些演员在说话,其实都不是本人真声,都有配音演员的……”
  顾声心头默默滴血,嗯了声。
  幸好幸好,平时唱歌的配音的,从麦里传出来,和现实是完全两样的。
  幸好幸好……否则她现在装哑巴也来不及了……
  董一儒看她不太感兴趣,也就没多说。
  忽然有微信的提示音,还是两人先后不差一秒。
  顾声拿起来看……竟然,是,头牌的,语音……
  不知道说了什么,十四秒。她默默看了手机三秒,重新收好……完全不敢听好吗,大人你说你发什么语音?万一是急事呢?不是我不回啊,绝对不是我不回,是你的粉丝就在我面前一米,隔着一个柜台好吗……
  她默默忍住,心头滴血时,董一儒已经随手点开,那边传来她好基友的声音:“我知道你在上班,但是,我,觉得,这次真的出大事了。你知道吗知道吗?头牌在十分钟前!转了我们的歌!就是我们十天前的那首!就是庆祝他处女作发布七周年的歌!”
  董一儒兴奋地叫了声,火速看了眼顾声。
  顾声忙摇头:“我没关系……反正现在也没客人……”
  果然是死忠粉,连头牌网配的处女作发布时间……都记得这么牢@@~
  一会儿回去也要听听去,是什么歌……
  紧接着又是一条,董一儒毫不犹豫点开,估计也认为顾声听不懂,无所谓的。
  顾声也好奇旁听着,猜想应该还是关于头牌。
  果然……
  “让我喘口气,再告诉你个悲痛欲绝的消息……头牌在转我们的歌时,我们不是写了一句祝我们的头牌早日找到金主吗?!头牌说……不行,让我再喘口气……”那边还真重重喘口气,继续说,“头牌回复了一二三四五六,六个大字:谢谢,正在努力。听好了!不是‘会’努力!是‘正在’努力!!现在进行时!我押一车黄瓜,绝对是声声慢!”
  “我追加一车黄瓜……” 董一儒幽幽地,看着自己的手机说,“一定是声声慢。”
  

☆、第十四章 氽珍珠螺片(5)

  ……
  其实……头牌这句话真心简单。
  不要多想啊。
  顾声默默告诉自己。
  超市门忽然滑开。
  有两个客人来了,董一儒忙收好手机,一本正经地做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顾声手在裤子口袋里,把手机翻过来,翻过去的,十分心神不宁,不知道头牌到底给她发了什么。
  顾声,淡定……
  头牌可是完美的头牌,早已过渡到商配的名人。
  顾声,淡定……
  人家其实什么也没说,再说,就是说了也和你没关系。
  呼哧,根本无法淡定好吗……
  果然和有光环人的不能接触太多,连她这么半游离在二次元的人,都开始少女心萌动……胡七八想了……她把手机拿出来,无意识地在柜台上轻轻敲着。就这么七上八下地悬着心,接待了十几个顾客后,老爸终于吃饭回来替班。
  她忙不迭交接,一边说自己饿了,一边冲出了超市。
  在玻璃窗旁,她第一时间拿起手机,点开了头牌发来的语音。
  “我刚值了三十六小时的班,估计,会睡到半夜一点才醒,”头牌的声音掺杂着浓郁的困意,声调不高,倒像是随口和她说着话,“如果有事情,留言就好,我醒来会收到。”
  说的不快,刚好就十四秒。
  然后,语音结束了。
  “顾声?”忽然有人探头过来,“怎么还不走啊?不饿?”
  顾声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把手机塞到上衣口袋:“在找车钥匙……”
  幸好……刚才是听筒模式。
  可是她仍旧心跳不稳,唯恐被这个头牌正版的死忠粉发现。
  她默默地决定,以后一定要有带耳机的习惯,一定!必须!……
  “这里,”董一儒笑眯眯从地上捡起来,“肯定是你拿手机的时候,掉了,顾声,你脸……嗯,很红哦~”她说完,别有深意去看顾声。
  顾声装傻地啊了声,随便敷衍两句,骑车闪了。
  回到家,她边拿出温热的饭菜,边打开微博。
  就这么一个多小时,转发已上2000,评论几乎相等,光是还有的私信也有几十封了……不用说,当然是各种如同董一儒相似的言论。她默默地,在是否官方回复一个“谢谢大人”,还是装死到地老天荒中,果断选择了后一项。
  然后……禁了自己微博的评论。
  哎。
  她真心能预料到,这个圈子在漫长的时间内,一定会对她各种神吐槽。
  她默默回忆这件事的源头,不过是她在一个清晨,在自己房间里听到了锖青磁的声音,然后和庚小幸提到完美配音组和头牌大人……然后就踩了狗屎一样地开始合作了……短短两个月,横跨一个元旦假期、一个寒假,她就如此抱住了一堆大腿……
  顾声默默咬了口鸡腿。
  想到头牌的话,关上电脑二次元神马都不是……
  嗯,神马都不是……
  头牌大人……你不会是在想要捧我之前,特意那这段话铺垫的吧??
  她继续咬鸡腿,把所有不熟悉的人的私信都一一关掉,好基友们,也只草草回复了一些笑脸。最后倒是音社社长大人,十分非常淡定地给她留了一句话:别以为你勾搭上头牌,就可以不用还债了。今晚,一定要给我《世子赋》,记得!伪公子音!
  ……
  ……
  ……
  ……
  顾声很苦闷,这都神马口味!!神马口味!
  要公子音,要男人声音,直接去找男人唱好不好T T
  今夜如此心情,她声音肯定是飘着的,如何能伪成风流公子啊?说不定就成猥琐正太了……尤其……还要唱出来……
  顾声:社长大人,您找个男人好不好?
  音社社长:组织需要你!声声慢!
  顾声:……
  音社社长:我让走调儿和你合唱!一攻一受!
  顾声:……
  音社社长:你是攻!
  顾声:……
  虽然邮箱里还有三四十首歌的债,但是这自家的债,躲是躲不过去的。
  她收拾收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