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案一科  第1页

简介: 揭露绝不可能发生的案例的最真实谜底!是魑魅魍魉作祟,还是人心贪欲搞鬼?诡案一科全纪景最是疑、最诡异、最骇人的涉鬼案件!煞费苦心的两年封卷,挑战创作极限,阐述一群不平凡的警员如何剥茧抽丝,寻找真相……

秘密档案一 神殇

第一章 刑警洛毅森

2010年11月20日,晚23:55。
他走在无人的小路上,忽明忽暗的路灯映照在地面上就像一条蛇蜕,蜿蜒曲曲。一阵疾风吹过,道路两旁外的枯树吱嘎摇曳,像极了风烛残年的老翁,弓着腰打着鼾。他忍不住抖了一个寒颤,在上衣口袋里取暖的手瞬间变得冰凉。
疾步前行,拿出电话大拇指有点不听使唤地在电话簿里调出号码,急忙拨了出去,当听见对方很快接听电话的声音,莫名地多了一份安全感。
“你他妈的怎么还不来?”他焦躁地谩骂着,“到哪儿了?快,快点。我就在工作室门口,还差……”
呼哧……呼哧……呼哧……
低沉浑厚的古怪声音忽然袭来,他猛地转回头,看到的只有摇曳的枯树和昏黄的光影。
呼哧……呼哧……呼哧……
阴冷的汗湿顺着脊梁骨爬上他的脑袋,看着刚刚走过的小路,好像有什么东西蛰伏在看不到的黑暗中窥伺着。
又来了,它,又来了!
忽然,什么东西在后面狠狠拍了一把他的右肩,紧绷的恐惧神经在瞬间崩断, 寂静的夜里,响起嘹亮的惊叫声。
“你别叫得跟个女人似的行不行?”洛毅森捂着耳朵,安抚被惊吓到的朋友。
嘉良心有余悸地看着洛毅森,安定了许多。然而,刚才那种恐怖的感觉还在心里盘踞着,他又回了头。
“看什么呢?”洛毅森好奇地问。
“等,等会再说。”言罢,他推着洛毅森朝着马路对面的四层楼走去,“咱俩不是说好十一点见面么?这都快十二点了,你怎么才来?”
“加班呗。”洛毅森打着哈欠,貌似有些无聊,“上周那个抢劫案抓到凶手了,今晚突审来着,这不刚下班就奔你这儿来了。”说着话的时候,他瞥了眼嘉良,“还是觉得有人跟踪你?”
嘉良心情不好,打开了楼门,只说:“我收拾收拾就回家,到家再跟你仔细说说。”
+++++
就这样,两人走进了工作室。嘉良推开录音室的门,直接贴着墙又打开了通往配音室的小门,还没进去的时候,转回头告诉洛毅森:“你稍我等几分钟, 我进去收拾收拾。”
在刑警队忙了一天的洛毅森非常疲惫,他坐在工作台前的转椅上懒洋洋的。透过面前半面墙的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在配音间昏暗的光线下忙碌着的嘉良,心说,这个大学时期人称嘉大胆的小子也知道害怕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子一向为人和 善,谁会跟踪他?八成是熟人吧,最好是个变态,吓死这小子!
完全没把好友的安危放在心上,洛毅森打着哈欠昏昏欲睡。
忽然,室内的灯光啪啪闪烁起来,黑与亮急促交替,就像舞台上的频闪器,刺激着视网膜。
这是单独的四层小楼,这个时间也只有嘉良还在工作,应该不会出现偷电的现象吧?洛毅森纳闷地走到墙边关掉室灯,一瞬间整个录音室陷入了墨一般的黑暗中。他没有驻足,借着配音室的余光往工作台走,隐约中……
呼哧……呼哧……呼哧……
不知来自何方的声音让他头皮发炸,手脚冰凉,他的一半身子映在微弱的光亮中,另一半被黑暗吞没。耳闻犹如猛兽般的呼吸声,双腿像灌铅似的沉重。
呼哧……呼哧……呼哧……
周遭陷入诡异的安静,他的本能意识到了危险,大喊着“嘉良,快出来”的同时,朝着小门摸去,忽见一道白光猛地在眼前炸开,瞬时间,世界变得一片亮白。
这亮白如猛兽之口,席卷而来吞了他的视线,吃了他的身子。他猛地想到,自己已经变成了这亮白的一部分,再也脱离不得。在几乎刺瞎眼睛的亮白中他什么都看不到。那诡异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的脖子发硬,左右顾盼的时候发出嘎嘎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嚼碎了一样,他继续大喊着:“嘉良,嘉良。”
惊愣之余,录音室被惊恐的喊叫声充斥得几乎爆裂,他听到嘉良惊呼着:“这是什么?滚,滚开,不,放开我。”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吓得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死死闭着眼睛以适应光线。亮白在他的视网膜上留下的光斑,渐渐成形,就像条蛇蜕弯弯曲曲。
+++++
2010年11月21日凌晨00:40。
罗海峰带着人冲进了一楼的案发现场,第一眼看到下属洛毅森脸色惨白地坐在走廊,不禁心中一紧。洛毅森是他手下的猛将,什么场面没见过,怎么被搞成这样了?转而,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恼怒,疾奔过去,低喝:“起来!”
“队,队长。”洛毅森抬起头,脸上尽是懊悔。
罗海峰一看他这样更是恼火,大声骂道:“起来,怂货。”说着,便去抓他的胳膊,这才感觉到他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大感意外。也有些后悔没问清情况就随便骂人,他蹲下身子,细看洛毅森的脸色,“冷静点,说说,里面的死者是谁?你都看到了什么?”
+++++
在罗海峰和洛毅森谈话的时候,法医和鉴证组成员已经开始勘察现场。死者为男性,年纪约在二十五到二十八岁之间,尸体呈俯卧趴在地上,面部朝右侧,下面一滩血迹。法医小心翼翼地检查尸体,发现致命伤在脖子上,也就是俗称的“割喉”。
利器割断了死者的气管和动脉,几乎是在瞬间死亡。法医看着伤口不禁深深蹙起眉头,其他勘察现场的警员也都流露出他这般的神情。其中一个老刑警阴沉着脸疾奔出去,在门口罗海峰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你确定?”罗海峰难以置信地看着老刑警,“这不是开玩笑的。”
“确定。”说完,老刑警也跟着蹲下身子,看了看糟糕透顶的洛毅森,“小洛,命案发生后你一直在这里?”
洛毅森点点头:“我没离开过。不,当时跳闸了,我先把电闸推上去。然后进入案发现场搜索凶手,当时……”
“你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有,什么都没有!”洛毅森的惊惧感已经好了很多,遗留下来的只有不甘和愤怒,“我搜索了所有地方,什么都没有,该死的,什么都没有!我关上里面那个小门保护现场,然后一直在这里,凶手不可能在我眼前隐形,如果要离开现场必须经过我。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听到这里,罗海峰起身走进案发现场转了两圈,最后无奈地叹息一声,嘀咕着:“这案子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了。”
+++++
十分钟后,一辆很普通的黑色帕萨特在楼门前停下,罗海峰听到了声音,招呼手底下的人:“别动任何东西了,都撤出去。”
已经恢复正常的洛毅森刚刚准备去勘察现场,忽闻罗海峰的决定诧异不已,急跑到他面前,追问:“为什么?勘察现场还不到半小时,为什么要撤?”
“你老实点。”罗海峰不悦地说,“这案子我们不管了。”
“什么?不管了?这是咱们的管区,为什么不管了?里面躺着的那个是我兄弟,我是目击者,我是警察,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不管了?”
“因为我接手此案。”
忽然而来的声音,打断了洛毅森近乎于咆哮的质问,他转回头,看到身后站着两个年轻的男人。其中那个带着棒球帽的高个子男人直接走进案发现场,留下的男人似笑非笑的脸上戴着无框眼镜,气温儒雅的气质,俊朗挺拔的身姿,看上去像个学者。
“他们是谁?”洛毅森转回头质问罗海峰,他的态度充满了敌意,甚至无视了身后的男人。
罗海峰的面色很是难看,拍掉洛毅森指着男人的手,越过他径直朝对方走了过去,低声道:“小洛是我的兵,你手下留点情。”
男人笑得极是好看,低语道:“当然。”
后面的洛毅森一肚子火气,要冲过去理论个清楚,却被刚刚那位老刑警一把抓住扯到了一边,他急红了眼:“干什么?”
“你听我说。”老刑警把声音压得很低,“等会问你什么就说什么,不问的别多嘴,积极配合他们调查案情。记住,绝对不要多嘴,不要跟他们有过多的牵扯。”
一番话说得洛毅森莫名其妙,忍不住追问:“那男的到底是谁?警服也不穿,我在局里也没见过这样的人。”
“别问了。”老刑警摆摆手,“记住我的话,早点回来。”
老刑警的话音未落,罗海峰喊道:“收队。”言罢,告诉洛毅森,“你留下。”
+++++
为什么?
当洛毅森满脑子都是“为什么”的时候,他的同事们已经全部撤了出去。那个斯斯文文的男人走到他面前,笑道:“我隶属一科,我们的办公室不在警局里,所以我们从未见过。现在开始一科正式接手此案,既然你是目击者,请说清楚案发时的经过。”
老前辈的警告犹言在耳,洛毅森万分不解地看着对面的男人,正要开口,就听现场里面那个人喊着:“公孙,进来。”
“忘了自我介绍。”被叫到名字的斯文男人不急不躁,对洛毅森笑道,“我叫公孙锦,一科科长。”
公孙锦温和的笑容驱散了洛毅森心中残余的惊惧,却多了不少疑惑。他跟着走进案发现场,拭目以待。
+++++
现场内,那个戴着帽子的男子蹲在尸体跟前,解开死者的衣领把致命伤赤裸裸地露出来,公孙锦看了一眼,面色如常。他告诉洛毅森正在检查死者的男人叫“蓝景阳”。
“你就是目击者?”蓝景阳头不抬眼不睁地问了一句,这样傲慢的态度引起了洛毅森极大的反感,杵在一旁不吭声。蓝景阳也不急,慢悠悠地说,“当时看到了什么?”
还是要说的吧,洛毅森焦躁地抓了抓头发,从嘉良给他电话说起。
我跟嘉良邻居,幼儿园那时候就认识了。他创办这个梦纷飞影音工作室已经有两年了。平时因为工作忙,我们几乎不怎么碰头。在前天,他忽然给我打电话,说总觉得有人在偷偷跟踪他,差不多有半个月的时间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很忙,没跟他见面。他连着打了电话催我,今天下午一个案子告破,我们约好晚上在他工作室见面。
我是在十一点五十五左右到的,当时嘉良出去买东西我们在马路对面碰面,他说还要收拾点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