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潜规则  第1页

现代演员穿越到古代,叶晚的优势是敢脱敢被潜绝对不矫情。她看着宁王大金主逐渐厌烦的表情,一边佩服自己演技精湛一边数着自己的财产,户籍有了,田产有了,钱财也有了……如此完美的人生,只要他一开口,她立刻夹包袱说拜拜了爷诶!
可惜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不是?
☆、被潜了

  第一章
  
  一室春光。
  亮如白昼的屋内,明珠四设,古色古香的檀木大床上面,一对男女正在赤身作战。
  男人枕着自己的一只胳膊,半身靠在床边歪着,他容貌俊美,只那狭长的双眼中流露出的冷清令人略感无情。
  身上妖娆的女人正在卖力地取悦他,娇艳的红唇此时一张一合地正用力吞吐着本根,男人闲适的那只手捏着她胸前一团娇玉不断把玩,似是玩具。

  他还没到极致,这个念头让叶晚有点懊恼。
  前戏做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得到恩宠,她这个宠、 物可有点丢手艺了,于是抬头看了男人一眼,发现他有点漫不经心的,就轻轻将口中的那活儿吐了出来。
  
  “爷~”
  娇滴滴的声音带着诱惑,女子完美的曲线故意凑过去磨蹭着男人,她白皙的肌肤在明珠的掩映下带着白玉般的色泽,映入眼底的是绝对的诱惑。
  
  叶晚见男人垂目盯着她的胸前,更是将她引以为傲的酥、 胸挤在他身上,配合着还叮 、咛一声,分外诱人。
  
  她紧俏的圆臀轻轻抖着,好似邀宠的小猫儿。
  本以为做完这些,足以让他像每次那样扑身过来,剩下的就是她承欢享受的时候了。可男人明显是不在状态,倒也立起来了,一手也不断在她身上游走,甚至还在她翘臀上面捏了两把,可这人,他偏偏就懒懒地靠在床壁上,完全没有欢 爱的意图。
  
  这怎么可以!
  叶晚心中暗暗腹诽着,更是一副荡漾的模样,一手在男人身上画着圈圈,一腿在他身下摩挲……
  
  作为一个穿越到古代的演员,其实叶晚是不幸又幸运的。
  别怪她矛盾,她是在拍戏的时候穿越的,本来演的就是一个苦命的丫鬟,可谁想到一顿假板子打下来就到了古代。
  
  而且还穿成了一位丫鬟,一位刚被人打了板子的丫鬟。
  她利用几天时间摸清了底细,这主的正身是被爹妈卖掉的,因为样貌出挑被女主人各种嫌弃,按了个勾引老爷的罪名就转手送到了府衙。
  
  其实那家人家可是没安好心,绝对是想让管老爷潜了她玩,可惜叶晚是什么人,她是演员,虽然这身体刚十六,硬是让她给装出了别有风味的骚……女。
  
  现实点说,不幸的是没像别人一样穿成仙女嫡女庶女表小姐,甚至是有了夫家依靠的婆娘,叶晚仅仅成了个连人权都没有的丫头。可幸运的是她有一个好脸蛋,有一个小姑娘在她差点死去的时候救了她一条性命。
  
  于是,作为演员的叶晚发挥了敬岗爱业的精神,必要时刻为了自保,也为了在穿越的道路上以后能有个出路,她躲过了官老爷的骚扰,成功勾引了少爷被潜了规则。
  
  潜规则区区小事,她在娱乐圈时常常遇见,男人么,信他们的就傻了,在这古代女子地位卑微做丫鬟的,其实拽过来就上那也是正常的。
  
  所以,她没必要矫情,也没办法矫情。
  
  叶晚前世欢 、爱的经历不少,相比较古代保守的女子她可谓大胆,当然,潜规则也不能什么人都可以,叶晚的目的是脱离奴籍,她的经历就是被县老爷的儿子潜了之后,一次在省里的大官去县里视察时候又被年轻的御史大人顾长安给潜了,她跟随他回了省里,本来是好吃好喝呆了三年,也跟了他三年,结果人家将要娶妻,因她一时不查有了身孕,被老夫人整治了回,孩子掉了,她寻找不到自己的男人差点昏厥。
  
  还好还好,她的幸运是无限的,叶晚撞上了新的金主。
  相比较那个令她多少有点伤心的御史大人而言,这位金主权高位重,当然这是她从顾家对他的态度上猜的,她只能在只言片语间自己偷偷想他是什么人,可只知他自称陆六陆六的,她相信这是真名字才怪!
  
  当时这主将几近昏迷的她救下,还调养了一段时间,她都记不清自己在门前拦住人家说了什么 ,反正是因祸得福,调养了段时间,就在顾长安给她买的锦园再次成功上位,变成了新任金主的女人。
  
  顾长安花费了三年的时间,给了她锦园,给了她宠爱,给了她恰似一个家的家,可就是没能给她一个户籍,一个身份,甚至从未承认过她是自己的女人。
  
  省里百姓都以为她是丧夫的寡妇,这新任金主人都唤他六爷六爷的叫,她也随着唤了,变着花样的讨好卖乖。
  
  眼看着他透露出即将离开,并且不准备带上她走,但是可以帮助她可以完成她的小小心愿的消息时候,叶晚是雀跃的。
  
  但是她只能装出一副舍不得的模样,说出了户籍的心病,因为是临时穿越过来的,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过一想到随便就能给她卖掉,她也没想过去寻找。
  
  本来她打的一番好主意,顾长安势力不算小了,跟着他到了省里让他帮忙制造一个假的户籍,然后他若有心,差一不二就跟着他算了。可他若是无意了,那就借机离开他去过自己肆意的人生。
  
  可惜她没等来一纸户籍,却等来了个孩子,本来女人的母性刚有点感觉,又立刻失去了他……
  想起往事有点分心,男人始终不扑过来叶晚有点灰心的叹了口气。
  
  他似乎察觉到了她些许的低落,一手挑了她的下颌,目光即刻对上了她的,她不得不演起戏来,(演员这职业不是谁都可以胜任的知道么)
  
  泪眼朦胧,丰满的躯体似无意的扑过来,自动搂住男人的脖颈在其肩窝处嘤嘤磨蹭,刚出的一点泪意刚好湿润了他的肩头。
  
  “爷~你若是走了晚晚可怎么办那!”
  “不想我走?”
  
  男人抓着她的丰满揉捏:“舍不得?”
  她立刻挣脱,跪坐在他面前第一次低吼:“当然舍不得了!”
  
  叶晚的泪珠这才滚滚落下,她虽然语气很冲,但是那委屈的表情简直叫人疼到了骨子里去。男人立刻想起了曾看过了一本异书,书中有个百变女魔……
  
  她伸手不雅的抹了把泪,像是勉强止住的样子,两肩微微耸动,连带着胸前两团都微微颤动,可是一副梨花带雨视觉上的冲击立刻让男人有了更深的冲动,他一把将人揽了过来压在身下,叶晚低呼一声,半推半就地伸臂勾住了他。
  
  他低笑连连,那物就抵在她的大腿根处:“哭什么?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它?嗯?”说着还用力顶了下。
  
  叶晚低吟一声,抿着唇看着他含情脉脉。
  男人分开她的双腿,欺身过去轻车熟路地顶入她的体内,紧致的内壁立刻紧紧地将他钳住,他不由得满意地将自己稳住。
  
  “哭什么,不是想要个户籍吗?”他狠狠撞着她,用力将自己顶得更深。
  “爷~嗯~”
  
  她的声音都带着波动的线的,一听他提及了户籍的事那更是心里狂跳,这时代比男人可靠的还是自己啊!
  
  “这件事办妥了我就回京……”
  “爷……”
  
  这一次是真激动,叶晚心情愉快,发自内心的迎合他,自然又是另一番光景。其实她是赚到了,虽然不能像正常女孩那样在古代嫁人生子,但这个金主可是她最满意的,说白了那是不仅人长得好看,技术也不错,每一次总能让她□,这四个多月以来说是同样慰藉了她失去孩子的心也算对的。
  
  他这么一走,其实还真有一点留恋的。
  但是作为现代人,叶晚的强项就是现实,她跟了他时候就不是处儿,还指望人家拿你当什么正经人吗?
  
  指望男人她还不如指望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去翻 云覆雨,也许是他觉得即将分开,竟也是舍不得松手,直将她折腾得浑身一点力气没有才放过她。
  
  叶晚心事一了,睡得极其香甜。
  等她醒过来时候,已是次日的日上三竿。
  
  还是叶恬将她叫醒的,一睁开双眼,这孩子就红着眼睛盯着她 ,一手还颤巍巍的在她的肩头处像是要碰触一般。
  
  叶晚霍然起身:“怎么了这是?”
  叶恬就是当年肯伸出援手的小女孩,她离开县城的时候将没有名字的她也要了出来,二人都改成了现代她的本姓叶,还认她为妹,取名叶恬。
  
  她今年已有一十三岁,此时一双哭肿的桃似的眼睛正盯着叶晚颈边的紫红欢爱掐痕使劲看,叶晚知道她不懂得这个 ,又以为她受苦专牛角尖了。
  
  赶紧抚慰似的抹去叶恬的眼泪,一动作薄被却从她身上滑落开去,露出身上的红印子,这傻姑娘哭得更狠了……
  
  她赶紧从床边拿过来小衣飞快穿上,叶恬帮着递过长裙,叶晚利落套上,心里还惦记着那纸户籍。
  
  穿好衣裙,她一撩耳边长发:“陆爷人呢?”
  叶恬抹着眼泪:“顾大人在前面说是送东西来了,陆爷叫我来催你起身。”
  “别哭了啊,一会儿叫陆爷看见了还不起疑心?”
  “姐~”叶恬一下扑身过去在她怀里:“我害怕……”
  “别怕,”叶晚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以后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等有了户籍姐给你找一个好人家风风光光的嫁了,咱们的好日子在后面呢!”
  叶恬轻轻啜泣:“就怕陆爷走了,顾大人家里的不会罢休,咱们没个依靠可怎么办啊!”
  
  叶晚不由得咬牙冷笑:“姐这三年来没积攒别的,就是银子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等我有了户籍,田产家财都在名下,哪个敢来欺负上门也别怪我想阴损的招!”
  
  “那……”叶恬支支吾吾的:“那陆爷要走了……”
  “你别管,”叶晚道:“他自走他的,咱们离了谁都得过活不是?”
  “姐……这样下去你还怎么嫁人啊!”
  “好了,你莫担心,这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没有,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有的是?”
  ……
  他自走他的?
  
  门外男子几不可见地挑高了眉,这女人哪里还有一丝留恋模样?
  幸亏他过来看看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开啦,求收藏求留言求花花求包养!妖打滚卖萌,沙发给嘴嘴!




☆、要带走

  第二章
  
  梳妆台上面林林总总放着很多样东西,有梳妆用品,有化妆用品,不少小巧的发簪珠玉更是一字摆开,叶晚披着长发就坐在大镜前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