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农家日常  第1页

简介: 有克父之名,被爷奶嫌弃,还是假“男丁”一枚,穿越而来的农学硕士杜锦宁表示不怕:先写话本,进学堂做个学霸,再来分家。循环养殖,嫁接果树,改良稻种,做个古代“袁隆平”也不错啊。某男:兄弟,我完了,我好像患上了断袖之症。  杜锦宁:错!你那是眼瞎之疾。

第1章 不同
  冷,彻骨的冷!虽然今日出了太阳,也没有下雨,但吹在身上的冷风,却还是刺骨地往穿了几年没有一点暖气的棉袄里钻。
  冷杜锦宁还能忍受,最要命的是肚子刮肚的饿意。除了早上喝了半碗玉米糊糊,这一天下来,她都没有进食。
  她可能是历史上被饿死、死得最窝囊的穿越者了。
  杜锦宁嘲讽的笑笑。她放空思维,抬起头来望天,仰头却看到了几枝枣树枝丫。在寒风中摇来摆去的枝丫上,竟然还挂着一个未发育完全却不肯落地的干瘪的小果,思维不自觉地想起穿越前自家冰箱里的蜜枣,清甜可口,啃一口就“嘎嘣”脆,她觉得自己更悲催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只有十岁的手,深深地叹了口气。
  “咣当”一声,院门被推开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飞跑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妇人“咚”地跪到杜锦宁身边,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大声地哭嚎起来:“爹,爹,宁哥儿的病还没好,您怎么忍心让她冒着寒风跪在冰冷的地上?她是你的亲孙子呀。”
  “哭,哭,哭什么哭?我还没死!”被厚厚的棉帘挡住的堂屋里传来一阵男子的咆哮,“我杜辰生教育子孙,还轮不到你一个妇道人家插嘴。再哭,你也给我跪一个时辰。”
  杜锦宁回过神来,赶紧推了推身边的妇人:“娘,您赶紧起来,我没事,我已经好了。”又唤气喘吁吁刚进门的小姑娘,“四姐,你快把娘扶起来。”
  “我不起,娘陪着你跪。”陈氏一把甩开杜方惠的手,把杜锦宁搂得紧紧的,“你要再冻出个好歹,你叫娘怎么活?”说着,呜呜的哭着。大概是顾及到堂屋里的人,哭声被压抑得极小。
  棉帘一阵声响,堂屋里出来个人,五十来岁年纪,身上穿着一件褐色细布棉袄,外面是石青色褙子,头上的发髻梳理得极为齐整,看不到一根乱发,却是杜锦宁的祖母牛氏。
  她严厉地看了抱作一团的陈氏和杜锦宁一眼,冷声道:“陈氏,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再胡闹,宁哥儿就得再加跪一个时辰。”
  陈氏身子一抖,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婆婆。
  “娘,您起来吧,我真没事。”杜锦宁赶紧又推了推陈氏。
  陈氏低头看看杜锦宁,痛苦地闭了闭眼,慢慢松开了她,在杜方惠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做错事,就要让他知道错。爹一直教导我们,书是圣贤之物,是万万不能被糟践的。”一个女声从旁边一间屋子里传来,紧接着,一个跟陈氏年纪相仿的妇人掀了帘子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氏,“三弟妹,宁哥儿糟践了书,被罚跪一个时辰,而且还被分成了两个时段来罚,爹已经够疼宁哥儿的了,你还要怎样?你在这院子又哭又闹的,莫不是想让外人看咱家的热闹?”
  牛氏看看大开着的院子,外面似乎还有过路的人往里探头探脑,她脸色顿时一沉,对陈氏喝道:“今晚你跟蕙姐儿都别吃饭了,赶紧给我担水去。不挑满两个水缸,就别回来了。”
  杜锦宁向来是个沉稳的性子,前两日骤然穿越到古代,重生到一个十岁孩子的身上,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发现自己还是女扮男装,除了母亲陈氏和大姐,全家似乎没人知道她是个女子;而且,三房在杜家,处境十分艰难,虽然她是个受不得气的性子,为了陈氏和几个姐妹好,她一直不敢声张。即便病略略好些便被祖父揪到院子里来跪下,她都硬生生受了下来。她准备好好地了解这个家的情况、了解一下世情再作打算。
  然而这时候看到陈氏和杜方蕙要因她而被惩罚,她就受不了了。她天生是个护短的性子,记忆里陈氏和杜方蕙对她是掏心掏肺的好,可以说是拿生命护着她,她既承接了这个生命,就一起承接了原主的亲情,需得护好她的亲人。
  她抬起头朝堂屋方向喊:“祖父,孙儿有一事不明,还请祖父为孙儿解惑。”
  这话一出,院子里都静了静,原先还想说话的杜家二伯娘姚氏半张着嘴,愣是没有发出声音。
  “咣当”,堂屋的棉帘被掀开,一个穿藏青色棉长衫的老人从里面出来,面容清瘦,神情严肃。
  他的目光看向了杜锦宁,一言不发。紧接着他一步步下了台阶,走到杜锦宁面前,紧紧地盯着她,神情冷厉。
  杜锦宁被这人那慑人的目光看得心头一紧,眼神茫然,不知刚才她说话哪里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杜辰生开了口,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无悲无喜。
  杜锦宁定了定神,问道:“孙儿想问,同是孙子,大哥、二哥、四哥都能念书,就只孙儿不能念,甚至连碰一下书都是大罪,这是为何?”
  这是杜锦宁穿越后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同是杜家男丁,大房、二房的孙儿被祖父母疼爱,吃饱穿暖之余,还能有机会去念书。可杜锦宁在这个家里,却是个多余的存在——公中没有她的口粮和供给,她能活这么大,全是靠陈氏和几个姐姐从自己的口粮里省下来养活的,一任衣着用具,皆是如此。
  不光她与杜家孙辈待遇相差甚大,便是她的母亲和姐姐们,在这个家里过的也是牛马一般的日子,与大伯母、二伯母和堂姐的境遇天差地别。她们不光要干男人才干的重活、累活,而且还要时常遭受杜老爹和杜老太的责骂与苛待。
  可要说是她女扮男装被发现后的责罚,却又全然不是。在原身的记忆,这个年纪的孩子,完全没有性别概念,她自己都以为她是个男的,她跟几个姐姐是完全不同的,她渴望能像几位堂兄一样生活。而在记忆里,她洗澡换衣都是母亲陈氏和大姐杜方菲包办,从不假他人之手,在她四岁那样的夏天,杜方蕙见母亲和大姐太忙,想帮她洗澡,被陈氏恼怒之下打了一个巴掌。
  因着这个,陈氏为何要慌称她是男的,记忆里自然是一无所知。而三房为何在家中地位如此之差,她在记忆里也得不到答案。
  她只得把这话给问出来。
  这话一出,院子里更安静了。连原先时不时咳嗽一声的牛氏,都压下了喉咙的不舒服。
  “为何?”杜辰生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不知为何,杜锦宁还是从他脸上看出了一丝嘲讽和冷意。
  他抬起眼看,直视陈氏,那凌厉的眼神把陈氏吓了一大跳,后退之间差点把杜方惠撞倒。
  “他不知道,你可知晓?”杜辰生的声音冰冷。
  “知、知晓。”陈氏结结巴巴地回道,嘴唇抖动着,一滴眼泪从眼眶里滑落,滴到打了几个补丁的粗布衣衫上。
  “等回屋,你告诉他。”杜辰生冷声说完,转身上了台阶,步伐不急不徐,掀帘进了堂屋。


第2章 温暖
  牛氏扫了三房母女三人一眼,也跟着进了屋。
  “哼。”姚氏发出一声刺耳的冷笑,一口唾沫吐在了杜锦宁身旁,“小兔崽子,病了一场竟然还改了性子,敢这么跟你祖父说话,还真是有娘生没人教。”
  “当啷”,堂屋里的人不知弄掉了什么,发出一声脆响。
  “你……”原本垂着头的陈氏抬起头来,盯着姚氏,眸色带着一抹杀人般的赤红。
  姚氏后退半步,似乎有些害怕,不过随即又觉得自己这表现丢人,上前一步,走到陈氏面前,厉声低喝道:“怎的,你不服?有种你就带着你这丧门星滚蛋。”
  陈氏颤抖一下,后退两步离姚氏远了些,垂下眼睑,紧抿着嘴,再不说话。
  姚氏见状,又冷笑一声,不屑地斜睨了娘母三人一眼,这才转身回了屋。
  杜锦宁见陈氏浑身颤抖,而且似乎有越来越抖得厉害的趋势。她生怕她有个好歹,赶紧对杜方蕙道:“四姐,你快扶娘回屋歇一歇。”
  杜方蕙上前扶住了陈氏,低声道:“娘,咱进屋歇一歇。”一面说着,一面朝院子四处看了看,见四处的棉帘垂着,纸糊的窗口似乎也没人窥视,她拉着陈氏靠近杜锦宁,身子一矮就将两个东西塞到杜锦宁手里,旋即就扶陈氏回了院子里最矮小的那间屋子。
  杜锦宁摸着手里椭圆形的带着体温的鸟蛋,转头望着瘦削得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杜方蕙,心头一暖,差点掉下泪来。
  等杜锦宁被杜方蕙和砍柴回来的大姐杜方菲架着回屋时,她的腿已快没知觉了,头也晕晕沉沉的难受。倒是一直饿得让她生不如死的肚子,或许有了那两个小小的鸟蛋充饥,或是饿过头了已不知道饿了,倒没什么感觉了。
  杜锦宁迷迷糊糊间觉查到陈氏一面哭一面用不知什么东西在她膝盖上用力搓,搓得热热的十分舒服,腿上的知觉也慢慢回来了。杜方菲用温柔的声音哄着她喝了一点粥,又喝下了一碗药,不知不觉间,她就沉沉睡去。
  再睁开眼,已是第二天早上。同屋住的陈氏已下地去了,外间住着的大姐、三姐、四姐似乎也出去了,屋子里静悄悄的。
  她爬起来,感觉到身子已没有了原先的那种沉重,站起来走了几步,腿和膝盖似乎也无碍,感慨于这具身体的年轻易恢复,心里也轻松下来。
  终于不用一穿越过来就死翘翘了。
  虽说古代的生活条件很差,杜老爹这些所谓亲人很可恶,她也舍不得她在现代的房子车子与工作,但好死不如赖活着,她是珍惜生命的人,她在现代已遭车祸死了,能在古代捡回一条命,那就好好活着,且要活得精彩。
  屋子实在太小,两张小小的床之间只有一条连转身都困难的过道,再没有活动的空间。确认自己的腿无碍,杜锦宁就在床上坐了下来,眼睛落在了床头之间那个掉了一只腿被陈氏用木柴撑起的木桌上。那里放着一个碗,碗里是半碗玉米糊糊。
  杜锦宁担忧地叹一口气。
  这一定又是母亲和姐姐们给她省下来的。母亲和大姐、三姐每日要去离村很远的地方种地,四姐除了砍柴和采猪草喂猪,还得打理菜园子。她们是一年到头不得歇的,每日清晨就出去,天黑了才回来。辛苦劳作一天,每天的食物仅仅就是早晚各一碗玉米糊糊。就这,她们还得从嘴里省下一口吃的,养活杜锦宁。否则,杜辰生和牛氏能看着她活活饿死,因为杜锦宁在这个家里是没有口粮的。
  至于为什么杜家老两口要虐待亲孙子,连饭都不给吃,杜锦宁还不清楚。
  肚子那股难受的劲儿又上来了,杜锦宁知道这是饿的,她端起碗,一口口地吃起玉米糊糊来。她吃得很慢,让自己饿过头的肠胃慢慢适应食物的流入,同时也尽量减少那种腹肌感,以极小的摄入获得最大的肠胃满足,这现代的减肥经验用在此时此地,让她觉得讽刺得可笑。
  将玉米糊糊吃完,肚子里有了东西,她精神好了很多。
  放下碗,她忽然想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