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婚嫁路/共妻守则  第8页

心性好奇她工作流程,要上楼看看。

楼上厅里都是等级不一玉器,只有后面一个靠窗屋子是颜想作为了自己专用,平日都是上着锁。他走到门前,轻轻咳了声。

里面顿时传来颜想声音来:“少君?”

她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不似平日嬉笑,带着认真和严谨。

沈少璃推了推门发现从里面插上了:“是我,开门!”

颜想一下懵住了:“哪位?”

他气得想砸门,抱臂站门口,一脚就踹房门上面:“颜什么颜想!”

声音一提高她顿时就听出来了,颜想打开门闩,他先一步推开房门,仗着比她高一头优势垂眸瞪着她。

一脸恼意。

她手上还有磨砂和水痕迹,看着他有点不知所谓。

“三公子有何贵干?”

“你……”他一肚子火不知从何而来:“你给我二哥吃了什么迷药?几天不回家了知道吗?”

几天她忘记了,不过住店里她觉得自,颜想甩了甩手上水十分无辜:“怎么了?”

沈少璃故意抬高下巴:“今天你们就得跟我回去!”

她刚才满脑子都是那块玉,刚有点想法动了手就被他打断了,完全不想理会他,颜想只盯了他片刻,随即要关房门:“别闹,你先回去吧。”

他本来是想进去看看他怎么雕玉,可惜人家完全没有叫他进去迹象,少璃顿时抵门上,口中哼哼道:“几天不见胆子大了是吧?你不怕我去告诉大哥?我知道你打什么好主意,是不是想天天缠着我二哥做那种事……”

事情事字还没说完,门就打开了,颜想一副怕了你模样,瞪眼看着他:“沈少璃,你到底想嘛?”

他拿眼角瞥着她:“我要进去看看。”

她让开,少年大摇大摆地走进,屋里子摆设简单,他见过她住地方,大多都是很简单,不像别个那般华贵。

架子上面摆着很多书籍,下面一排有几块不成形玉器。

案子上面放着不少东西,他好奇地走过去看,可惜全都是没见过奇怪东西,看起来笨重至极,一旁倒是放着炭笔和书纸,还有几样精巧说不上名字东西。

那两块玉器上面分别有了图案,尖细很精美。

他不敢伸手去碰,看了两眼,见身后人走了过来,不屑道:“我以为这里会有很多宝贝,原来什么都没有。”

颜想忙了一日,两臂发酸,甩着胳膊抖了抖肩膀还是很难受。

她见他一直盯着那两块玉器看,不由得提醒他:“千万别碰,不然我几天功夫就白做了。”

沈少璃白了她一眼:“天黑了,你俩得跟我回去。”

她有点不想去沈家:“回去干什么?”

他脸上飘过一丝不自来:“叫你回去你就回去,问那么多干什么?”

这家伙一直都能折腾人,颜想当然不想节外生枝,收拾了一下,这就跟他下楼,正好沈少君也对好了账面上账目,清风也做好了晚饭,加了少璃对付吃了一口,才一同返回沈家。

沈少君是愿意让颜想去沈家,毕竟,以后是要一起相处。尤其大哥和三弟,即使他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小心思,也是希望她点融入沈家来。

回到沈家,颜想这才知道,沈少卿也三天没回来了,据说是有了差事,出远门了。偌大府中,除了奴仆,只有沈少璃一个人。

名义上,她一直跟少君一间屋里,平时都住外间,后来沈少卿也是怕她两个人干柴烈火,一边给她安排了个单独住处,偶尔也会去那过夜。

天黑之后,这雨还没下,只是天上轰隆隆地雷声不停,少君几日未归,大夫对他进行了全面检查,并且针对他体质下了药方。

颜想这才想起,这两次欢-*都没有任何避孕,她隐约计算了下,应该是安全期。暗暗想着明日要去外面买点避孕药,她泡浴桶当中洗了个澡,其实苏少遥确是给她出了个难题,这么精美又繁琐,带着那么多镂空设计玉器里面,就连她都觉得是一个挑战。

这几天精神紧张,一回到沈家反倒放松了下来。

穿了宽松了袍子,爬了床上去还觉得这俩个胳膊抖不是自己,酸疼不已。

昏昏沉沉,疲乏让她很就睁不开眼睛了。

正是放下了所有心事,刚要睡着,房门忽然被踢了开来。颜想睁开眼睛,只见沈少璃只着中衣裤一脸苍白地站门口。

她揉揉眼睛,坐了起来:“沈少璃?”

他回头关门,雷声中大步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下了:“我大哥不,我二哥还调理身体,沈家现只有你个倒霉鬼了……”

颜想不明白:“什么?”

少年斜眼瞥着她:“我睡不着,你也别睡。”

哪有这样!

她躺倒自己,才不理会他:“喂!你讲点道理行不行?”

他一手拍她大腿上:“你别睡啊!起来!”

外面一个响雷,颜想不理他:“去去去一边去,我困死了。”

又一个响雷,沈少璃一下缩了双腿到床上去踢她:“起来!是不是等着我跟我大哥告发你呢!”

她才不管,哼哼两声动也不动。

他开始数数:“颜想?我数三个数,你试试?我这就去给他写信!”

颜想好想都打了个盹了听见他数:“一,二……”

她叹着气爬了起来:“小祖宗你吃错药了?不去睡觉作什么啊!”

他得意地笑:“小时候我睡不着,都是我二哥背着我走几圈,他病着现换你来。”

啥?

她瞪眼:“我背你?”

少年淡定地说:“三。”

哦好吧,颜想穿鞋子下床,沈少璃站了床上,等她过来给他穿鞋,然后俯身趴她后背上面。他比她高出一个头,虽然瘦但是好歹也是个男人,她哪里有那么力气背他走?

颜想苦逼地叹了口气,提气拖着他地上走:“我说,沈少璃,走两圈得了啊!”

他被她拖着,双手搂着她脖颈,偶尔还得自己走两步,外面声音好像这就听不见了,少年贴着她后背闭上了眼睛:“别说话,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她也不想说话,只慢慢地拖着,走了三四圈,实没有力气了,只得站住了:“喂,你睡着了吗?背不动了啊……”

少年松开她,坐了床上:“睡不着,你和我打牌吧。”

她将自己摔床上:“不想……”

其实他也不怎么想……他也没带,他想点睡着……外面好像刮起了大风,侧耳听了一会儿,雷声似乎没有了,雨点拍打窗上声音即可传入耳中。

眼看着女人就要闭上眼睛了,沈少璃赶紧拍了拍她:“喂你别睡啊,我还睡不着。”

颜想侧身过来面对他:“建议你去外面跑一百圈,洗个澡就能睡着了。”

他也躺好,看着她眯着眼睛一副马上就能睡着模样不由得皱眉,两手拉住她脸边两边肉肉,不由想起了个好主意。

“安眠穴你知道吧?给我按按,我不睡着你别想睡。”

“喂……”

她已经无力跟他恼火,安眠穴就他脑后,沈少璃面对着她侧身躺着,颜想伸臂半搂着他摸到了他脑后-穴-位处。

“过来点,那你闭上眼睛,”她也闭上了眼睛:“我给你按按。”

少年听话地闭上眼睛,女人散枕上长发似乎还有淡淡香气,她浅浅呼吸就吞吐脸边,脑后不轻不重几下好像真有作用了,他听着外面雨声,忽然想起了多年前那一天。那天阴沉沉,大哥带他上街买东西,一眼就看见了娘亲,她和家里画像很像很像,他跑过去,她马车旁边喊她。

马车上那个曾经是他哥哥男孩对他做了个鬼脸,娘亲却摔了车帘。

那天雷声很大很大,仿佛都砸他头上……

脑后动作停了下来,沈少璃睁开双眼,颜想手就搭他脖子上面,她双眸紧闭,浅浅呼吸,显然是睡着了。

他伸指她脸上戳了戳:“喂……”

她砸吧砸吧嘴一腿跨了过来,随后整个人都抱住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9点时候码了一千字然后太累太困睡着了,半夜忽然想起电脑还没关,等爬起来时候都1点了,一直码到现4点12分,我想我一会直接去做饭收拾屋子算了。

一天又开始了,亲们,早安。

反正也不睡了,跟你们分享一下我家亲*。

他自从出院之后一直很难过,总说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近心情才好一些。

距离做完换瓣手术马上3个月了。

作为男人总是想证明他还行,总是缠着我叫我陪他。

可惜我总没时间陪他,白天做事晚上码字,也顾忌他身体不能xx。

前两天我正码这篇文肉肉部分时候,毫无灵感。

他非扯着我叫我去睡,说给我灵感,结果灵感有了,但是我却睡着了……

因为到底是得逞了,所以这家伙这两天心情非常好。

昨天周末,我家里大扫除,他玩电脑聊天,说有个远亲哥闹离婚,原因是嫂子说他不*她不能忍受了。我玩笑拿扫把抵他脖子上面,就问他:“我问你,那你*不*我?你要是不*我话也别耽误我了。女人么成天工作可都为这一个字呢!”

他一下瘫倒靠椅上面:“亲*,我当然*你,不信把心打开看看!”

啊呸!

我笑他:“你心不是才打开三个月了吗?手术时候我也没瞧见里面有我啊,烂掉二尖瓣倒是有一个。”

他脸色非常郑重,肉麻死了:“是啊,所以我才要求将烂掉东西扔掉,大夫就给你安我心里了。”

呸呸呸呸呸……

我瞪眼:“你那里面是个金属片好不?”

这家伙没脸没皮:“那就是你啊,所以你得好好工作,不然我心就会全烂掉,整个人都会死。”

实无语,他抓着我手放他心脏处,我甚至都能听见他身体里面那个机械声音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