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婚嫁路/共妻守则  第103页

苏少遥,远远的甚至对她挑眉一笑……

这一日颜想过得浑浑噩噩的,三年前的那一天,她始终不能忘记,自己被他迷倒在船上,醒来之后虽然穿着衣裙还算整齐,可身体十分的疲乏,脖颈间还有可疑的红痕,她一度怀疑苏少遥曾对她做了什么,是为入沈家的大门,可也随着他的离去而逐渐淡忘,放在了心底,谁也没说。

这时候突然见了他,怎不恍惚?

晚上,她拿孩子做借口早早回了沈家去,沈家三兄弟只有少君跟她走了,他一向离不开孩子,每日都要给孩子讲故事,全都哄睡着了才算安心。

一闲下来,她更是闹心了。

颜想坐在大书房里面,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副超级大的双面绣品,是今年要送给太后的寿礼。双面绣自从流行以来都是以小幅而走俏,像这么一大幅的难度很大,她心里不能平静,呆呆坐了一会儿,迟迟没有下针。

正是踌躇着,外面响起了男人的笑声。

似乎还不是一个人的样子,她更觉心烦,为了平息心中的烦躁,对着绣画就下了一针,书房的房门突然被人推了开来,她手一抖,正扎在了手上,一滴血顿时晕染在了画布上面,她也顾不得了伸手捏住了。

沈少璃已经闯了进来:“颜想你猜猜谁来了?”

她正是恼,回头不耐地瞪着他:“爱谁谁,正烦着呢!”

他让开身子,露出身后的苏少遥来:“别这样嘛,看看我三哥变成什么样子了?”

天气微寒,屋内暖意融融,颜想抬眸,苏少遥就站在门口看着她,他玉冠莹润,白色的翻毛斗篷将他那张妖孽的脸衬得更加的俊美绝伦。

仿佛是为她而来,仿若隔世。

可是她知道,他只是为了回归沈家,颜想看着他不说话,沈少璃再三让他,他也未动,寒风从门口吹过来,似乎惊醒了她。

“进来吧,杵在门口算怎么回事?”

“好,”他这抬起长腿,走进屋内回手关门:“这可是你让我进来的。”

“少璃,你大哥呢?让他过来说话。”

颜想让他出去寻家主,起身道:“请苏公子坐。”

苏少遥笑,似乎已看破她的伪装:“干什么还要装作不认识我一样,不觉得这样很好笑吗?”

沈少璃本来就是过来送一下苏,大哥说要给那两个人独处的机会,要试探他们两个人的反应来着,他也就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屋内再没有别人,颜想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就像是预感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他笑得更是开怀,她顿恼:”你笑什么!”

苏少遥张开双臂,远远地看着她:“我远道而归,怎么?未曾想过我吗?”

她怒目而视:“苏少遥我问你,三年以前我上了你的船贼,你做了什么好事!”

他没脸没皮笑道:“上了我的船,自然做了美事,你过来抱抱我我就都告诉你。”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颜想本来就不会骂人,此时搜罗了一下脑海当中能会说的脏话,也只说出了一句你真是混蛋!

初冬,苏少遥回来了,颜想略显头疼。

她接受一妻多夫制度,多年生活在这里,甚至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国情。

但是下意识的,就是排斥苏少遥,那日在船上的事情,总觉得愧疚,如今他回来了,怎么能轻易的接受?

沈家并未有任何的表示,苏少遥竟也大摇大摆地住了进来,同吃同住,颜想总觉得感情上已经背叛了那三兄弟,尽量避开与苏有任何的接触。

颜正成亲之后,颜想也去了两次,苏妙语待她亲厚,她也是真心喜欢。

一空闲下来,沈少卿便开始撮合她和苏少遥了,本来共处一室的时候就觉得尴尬,可更为尴尬的是,尴尬的只有她一个人,在名义上面,沈家已经承认了苏少遥。

甚至是,沈少卿作为家主,竟然给他排了名。

不知为什么颜想特别愤怒,不过沈家并非有错,人家是兄弟,本就应该是她的丈夫之一,可感情上她接受不了。

甚至是抗拒的,沈少卿对于她这样无声的抗拒几乎是恳求的,想要她也接受他们一样接受他,颜想更恼。

她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和苏少摇住到一起的了,第一次的时候几乎是机械的,他很主动,可看似风流,这个男人却是无知的,都是她在主导这一切的,勉强才有了这一次,当两个人契合在一起的时候,颜想才忽然看穿苏的小伎俩,他存心误导她,在船上,两个人很可能是什么都没有做。

他一点经验都没有,这个骗子!

然后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还有第三次第很多次。

只不过,或许是报复的心理,颜想连续多日都留在了苏的房里,平日见了沈少卿也只是淡淡地错开目光,轻易都不开口说上两句话。

偶尔在孩子那碰见了,他想找个话题说上两句,很快她就会离开。

也不仅仅是他,那两个兄弟也都有了疏远的感觉,唯有苏少遥是一时春风得意。

颜想也忙了起来,没有过多的时间在家里和他们闲聊,想问问她吧,说点夫妻间的情话吧,还没有机遇了。

男人们总有男人的矜持和自尊,这等争宠得爱的事情,大多都是在暗地里做的,不知别人家的都是怎么做到和平共处,和睦一片的,总之沈家的那三只很懊恼,很恼火,很内伤。

又是月余眨眼过去,就在颜想也快忍不住将这层窗户纸捅破的时候,男人们终于有所行动了。

她刚从玉店回到家里,就发现孩子们都不在,据说是被苏少遥带着去颜家玩了,空落落的院子里顿时就像少了很多人一样,她也很是没趣,直接去了书房。

三个男人分别蹲守在了各自以为她会出现的地方。

她站在书房的门口,忽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当然,这种预感也立即就验证了,颜想刚一走进,回头关门的时候,一个男人忽然就在后面将她抱住了。

而这只是开始,他反剪了她的两手,动作飞快,又用丝带捆绑了。

颜想回头:“谁啊,别闹。”

男人也不说话,一块黑巾从头罩下,她双眼又被覆住。

紧接着,他又推着她坐了下来,她知道是谁了,却又装作不知:“苏少遥?快放开我。”

果然她这一声,彻底惹怒了男人,他温热的双唇立即就压了下来,颜想坐在椅子上面,口齿间被他横扫,察觉到他无尽的恼意。

他这是要干什么?

她刚想了这个问题,他的手就已经顺着她的衣领口摸了进去。

颜想很想笑:“喂……”

刚一出声,她的耳垂又入他口,这是她的敏-感处,身体立即就绷紧了些。

一切是新奇又刺激的,她和他之间,很久都没有做过了,这一次倒是激-情太多,不论是在椅子上面,桌子上面,在上或者在下,在前面或者在后面,都是在蒙住双眼的情况下完成的。

她累极,男人将她双手打开,抱着她最后将她放在了床上,颜想的身下是软褥,当眼上黑巾被拿掉,沈少卿的脸立即就出现在了眼前。

他的脸上还些红潮未去,眼底都是情-欲之色,平添不少媚色。

颜想早知是他了,此时相见,大有些小别胜新婚的意思,缠绵刚过,男人餍足的表情带着丝丝的笑意,这张脸果然还是最吸引她。

她顿时举臂盖在眼上。

沈少卿不许她躲开,伸手拿去:“怎么?不想看见我?”

颜想闭着眼睛就不肯看他,闷闷道:“走开。”

他怔住,沮丧至极。

从未有过的挫败感,让他一股脑将心里的话就吼出来了:“怎么?你真的就看上那小子了?有了少遥我们三个就是摆设了?他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点……”

她微眯着眼看他,打断了他的话:“你更好看一点。”

沈少卿目光灼灼:“你说什么?”

颜想伸胳膊又将自己的眼遮住:“我说你每次都用美男计害不害臊,不就是仗着你长得最好看么,每次都被你……”

话未说完,双唇已经被他堵住。

可能男人多了,就会有这样的烦恼,偏好谁最喜欢谁,谁又吃醋了谁费尽心思了,他低头抱住她的那一刻,她忽然就释然了。

生活还在继续,或许这才是结果,哦不,是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不负责任小番外。

苏妙语已经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她十分想学绣技,于是没事就来沈家求教。

颜想最近被男人们缠得紧,也刚好有了借口清静清静。

于是,两个人一起刺绣一边说着闲话。

苏:姐姐你猜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颜:我猜不到,不过别担心,男孩女孩颜正都会喜欢的。

苏:是么,可他似乎不太喜欢孩子的样子,我也没想到一成亲就有了……

颜:……

苏:话又说回来,有个事情我很好奇,不知道姐姐知不知道。

颜:什么事啊?

苏:自从我认识颜正开始,就没见他身边有过女人咳咳,难道是来京城之前的么?他有过女人,姐你知道吗……呀!姐你出血了!

颜:没事,就是被针扎了而已,你刚才说什么?

孕妇忘性大,苏再回想,却想不起刚才说什么了……

送走了弟媳,颜想却呆坐了半晌。

她记忆深处的那个事情,从来都刻意忘记的,突然被翻了出来。

那个晚上,他怒气冲冲闯入了她的房间,不知是怎么发生的,当他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疼痛席卷了她的每一个脚趾神经,然后昏死过去,甚至是被活埋了……

多年已经过去,颜想端起桌上的凉茶一饮而尽。从此之后,秘密将会彻底遗忘。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