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婚嫁路/共妻守则  第1页

这个世界男多女少,这个世界兄弟共妻。穿越到了这么个架空的古代去,而且还是个出身商家的土凤凰,颜想表示男人是次要的,金银珠宝才是真格的!后来她不小心睡了蓝颜,就有了三个未婚夫出来。
2蓝颜知已

楔子

天来客栈。

酒香四溢的屋里,横七竖八的酒瓶桌上地下都是,床上一对鸳鸯春光无限,女主角颜想揉着眼角醒过来时候本应该是娇羞无限,可她瞪大眼睛看着旁边的男人,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两个人一起喝了半宿酒,本来是为她践行庆功,这一单合作下来,挣了万两白银,三个多月辛劳没有白费,琉璃制品到底是打出市场去了。

结果咧!

她的蓝颜知已,知交好友兼合作伙伴怎么跑床上来了!

沈少君见她一脸恍惚,随手抄过衣衫来穿戴起来。他在余光当中瞥着她的脸色缓缓说道:“既然这样了,随我回去禀明母亲,先订下婚事吧。”

颜想吁了口气,扶了下自己发酸的腰,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初夜都是有点遭罪。她起身寻着自己衣裙,不甚在意地对他笑笑:“不必,我暂时还没有成婚的打算。”

她背过身去拿自己的肚兜,赤裸后背曲线就袒露他眼底,沈少君食髓知味,喉结微动。

“那怎么行?我沈家家有三子……”

“真不用意,”她头也不回:“我今天就走。”

第一章

飞翻着账本,颜想眉头越皱越深,账房老白见她目光所落之处,按照顺序一一解释:“大老爷包了两回名角光看戏花费一百二十两,二老爷置办了花间品种所费二百两,三老爷去庙上行善用去三百五十两,夫人自必说,大小姐家里哥儿摔断了腿送去三百两,大少爷借去五百……”

她啪地一声合上本子,揉着额头忍着头痛:“我话都白说了是吧?我要看家里正常用度,超出来借下个月给我扣掉!”

话音刚落,一个男人笑眯眯地走了进来,他五十上下,身体已经略微发福了:“女儿呀!大爹爹正要跟你说一声,你娘嫌家里闷趣,接了你姐姐过来住几天呢!”

她抱臂以对:“然后呢?”

男人笑脸很是真诚:“先支点银子?”

颜想想起老白说侄儿摔腿一事,点了点头。

男人走了之后,她继续翻看账本,出了一趟远门才回来,就看见这账目金银如流水似往外流。家里全靠她一个人挣钱,花钱可是多少个争前恐后地花,不经意一看,顿时恼怒。

“言哥儿什么时候摔的腿?怎么月月都送三百?”

“回小小姐话,”老白不敢抬头:“言哥腿也就破了点皮,大小姐回来哭一回,她家姑爷吃穿用度一月二百不够,夫人做主给添了三百。”

她特么去了三个月,不远千里才用了二百!

不耐烦地将本子都扔了地上去,颜想下定决心是要改革减度。从书房出来直接钻回了自己屋里去,不同于家人奢侈,她屋里干干净净,除了一桌一椅一台一屏一床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梳妆台前,颜想照着镜子,赫然发现自己有了一根疑似白发头发,她用力扯下,差点嚎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才二十啊!

穿越时空这个事情,她从前做梦都未想过,可还是空降到了颜家夫人肚子里来,这个世界是不历史当中个唤作越国,此地男多女少,实行兄弟共妻制度。

颜夫人算是能生,家有二女三子,所谓是大是疼,大姐颜若从小娇生惯养爹娘宠溺成性,长大后嫁给了个情投意合秀才兄弟。

颜想身下还有个双胞弟弟颜正,因为是颜家第一个儿子,所以也十分得宠。相反这个颜家二姑娘,她从来不哭不闹,长大之后也成了全家人顶梁柱。

颜正之后还要两个孩子都是儿子,分别是颜悦和颜禾。

兄弟三人俩个小一点都读书,大县衙做捕。颜想从十一岁开始发家,她家从小康开始逐渐变成了当地一富。

对外,她是有名铁公鸡,吝啬*财,做生意诚信可靠,常年外跑商。对内,她是三个爹爹好女儿,是大姐好妹妹,是弟弟们好姐姐……

嗯……当然,如果他们不是那么能败家的话,她会更爱他们一些。

颜想捂着头在床上,没躺一会儿,窑里伙计来寻,说是样片出来了。她赶紧起身,从内院走过的时候,刚好遇见姐姐带着三岁侄儿院里玩,她过来抱着亲了两口掐了两把脸蛋这才要走。

大姐颜若一把将她拉住:“干什么这么急着去?一天天就知道挣钱,连话都说不上两句了。”

颜淡白了她一眼:“我不去挣钱,你们花什么?”

颜若想起此行目,使劲拉住了要走妹妹:“言哥儿他爹有个同窗,听说品行都不错,人长得又好,你去见见?”

她赶紧推了大姐:“行行行,等我有时间啊!”

说着赶紧大步离开成功脱身。

颜想母亲和姐姐都偏爱于书生,一直以与书香门第结亲为目来找寻亲家。颜若丈夫是当地一个颇有名气秀才,他家中兄弟二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条件,除了模样清秀些,会吟诗作对,她没觉得有任何优点。

这种男人有什么用?

若是功名不成,连养家活口都不能,还得娘家接济。

偏就心高气傲,自负得紧。

颜想一心忙于生意,相比较男人,她喜欢金银珠宝。前两年家人还不着急,可眼看着都双十年华了,这一大家子就开始物色人选了。

颜若还不知道妹妹性体?

早安排好了一切等着她呢!

果然心急去看样式,结果刚出了半条街就被自己亲爹给抓个正着。他直接将人赶了酒楼去,大姑爷柳之初正带了个年轻公子楼上坐着等她。

颜想虽然不耐烦,但是也不得不敷衍一番。

正如大姐说,这书生长得白白净净符合她的审美观点,走过去坐下,就对上他的眼。楼上两边都是雅间,她们一桌坐边上,做了简单介绍之后,柳之初俩人是功成身退,坐等好结果。

男子看模样也就二十上下,颜想端起茶抿了一口:“公子贵姓?”

他如实回答:“姓罗名成。”

她爽道:“你知道我吧?颜想,今年二十了。”

罗成点头。

颜想一口气说到底:“我要是成亲话呢,夫家就要负责养我,也包括我娘大爹二爹三爹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姐夫,三个弟弟。其中我娘每月用度五十两是少,大爹爹看戏一月二三百,二爹爹养花一月二三百,我亲爹爹去庙会行慈善救济每月也要好几百,两个小点弟弟不用说了还读书,颜正做捕不挣钱吧还要到处搭钱……总之呢,一个月花费不少,不知你有没有心理准备?”

他脸色顿白:“柳兄说……”

她挑眉笑:“他说什么了?他是不是说如果亲事成了话你不用担心钱财事,我自会养家?”

罗成默然。

颜想笑:“那公子是想入赘了?让我养着你了?”

他愕然抬眸,然后脸上烧得不行了,柳之初是这么对他说,颜家爹娘都是希望颜想能找一个丈夫能入赘。

这个世界里,男人是有养家责任,可颜家生意不错,家境丰厚,颜夫人要给儿子攒钱财娶亲,又不愿意颜想嫁人远去,这才想了这个法子。

可惜颜想完全无感。

她对男子歉意地笑笑:“我还有事先走了,今天事情别当真呵!”

说完抬腿就走,可人刚一站起身子,立刻有人拦住了她。

一个侍卫模样,毕恭毕敬地迎着她:“我们大人有请。”

大人?

这县城里只有县老爷,哪有什么大人?

“你就是颜想?”

声音是从身后雅间传出来,说话间珠帘已经挑了开,露出一张俊美容颜来。

这男人有二十五六岁样子,他一身官服,显得风姿俊秀。

她走过去疑惑地抬眸:“这位大人是……”

男人审视目光她身上来回巡视,开门见山:“沈少卿。”

颜想眼皮一跳,是沈少君……哥哥?

他慵懒地靠椅背上面,一指桌面上轻轻扣着:“一个姐姐两个姐夫三个弟弟还有爹娘是吧?”

她点头:“嗯哼。”

沈少卿以目光示意她坐下:“我母亲身体不好不便远行,由我代替前来商议婚事。”

她站他身前,他脸上真能看见少君影子。

“我想沈大人你是误会了,”颜想挑眉:“我无意婚嫁,谈不上商议什么。”

沈少卿仿若未闻:“应当先定下婚事,稍后就去登门拜访。”

颜想无语,抱了双臂饶有兴致地对她笑:“你回去告诉沈少君,若是再提婚事,朋友都没得做。”

他站起身子,垂眸盯着她明媚双眼,想起弟弟在母亲跟前跪了一日引发旧疾,见她是真不愿意立时说道:“听说姑娘唯爱金银?”

她警觉地看着他,他伸出一指道:“那就这样,先假意订婚,沈家出万两白银换你一年婚期,来日等少君想通了再另做打算。”

四目相对,颜想撇嘴:“我不缺这一万两白银,再说沈少君要是一直想不通怎么办?”

沈少卿眸色如墨:“两万。”

她转身就走。

男人好听声音从身后传来:“黄金。”

颜想诧异地回头:“你疯了吧!这不值!”

他唇角微动:“就一年。”

作者有话要说:此文有肉有情节有深情有np反正是写来yy,关进金子别太较真啊,都是夸张来写着爽啊!

3两万黄金

第二章

颜想从酒楼出来先去窑里看了看样式,然后顺路街边张大娘家包子铺买了四个大包子,因为是熟人多给了一个,刚好五个,是颜正的饭量。到了县衙一看,他果然又忙着记录案件饭也不吃。

她将包子递给他,与他说了沈少卿衣着服饰,问他有没有印象,抑或是可听见了什么风声。多宝县虽然不小,但是有个什么大事小情,颜正都能知道。
他终于从高高记事薄后面走出来,先给自己倒了点水,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