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骨  第1页

简介: 原来这世上那么多的天长地久,那么多的海枯石烂,偏偏都不是属于他们的。白尔玉是妖,是注定永失所爱的妖,她和紫霄只是一段错过,紫霄最后的心血相赠,已为她倾尽所有。司望溪知道他与她的溯源,生生怕下辈子又再错过,于是拿半辈子寿命为条件,换不喝那碗孟婆汤。白紫京说我已经求过阎王掐掉我们那条交错的命线,我不要你再有任何爱上我的可能。三生有缘无份,我们亦,不必再强求。今生已饮孟婆汤,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三千红尘如风过,来世不知她是谁。

楔子
  夜黑如墨,周围飘过许多暗蓝色亮光的水母,灯笼忽明忽暗,有一下没一下的撞击着房檐。
  灯笼和水母都是不会说话的,因为他们都已经睡着了,这个世界陡然变的沉默了,好像一瞬间这世上所有东西都睡熟了。
  其实我也犯了困,昏昏欲睡。
  也许现在唯一清醒的人,只剩下他了,那个抱着我正疾步前行的人。
  我仰头看他,只看到他下巴上微微泛青的胡渣,以及瘦削的下颚骨。
  我费力的抬高了一只手,把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前襟。我说:“紫霄哥哥,不用再白费力气的,我要死了,我只求你陪我说说话。”
  紫霄身子一怔,随即更是加快了脚步,他严厉怒吼道:“我听你说,你要一直说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可以停,一定不要睡过去。”
  我强咽下那口血,点了点头,即使我明白他看不到我点头。
  越过那个雕栏玉砌的正门,我看到扶绕着着墙面生的茂盛的紫藤,心没由来的狠抽了一下。
  然后幽幽的,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既然..不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娶我?”
  那声音虽细弱蚊蝇,但他身子明显一怔。
  “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
  “没有以后了。”
  紫霄的声音冷漠中带有一点压抑:“不要说胡话,你敢死,我一把火烧了东海。”
  然后抱住我的手臂收紧,把我往上抬了一点。
  没想这一抬,拉动我胸口那把泛着青光的匕首,一股热浪奔涌上来,挤进鼻腔。
  我终于忍不住了,一口血喷了出来,染红了紫霄雪白的前襟。
  “我不是..故意..”
  说话时有点呼吸不上来,眼前更像蒙了层纱,看不真切。
  同时我尝试着拿手肘帮他擦了擦被我弄脏的衣服,没想越擦越难看。
  紫霄说:“别擦了,反正已经脏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也,很脏?”
  “不会。”
  “那你..还记得,记得那天吗?你说过,等我长大..”
  他沉默了很久,沙哑着嗓子回答我:“记得,那日你很美。”
  他沉默过后,我又沉默,我承认此刻我脑子虽犯浑,却异常清晰他曾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比如说等我长大,又比如说,既然无以回报,就以身相许吧。
  我出生那年适逢东海大乱,我爹和叔叔为争夺东海王权打的不可开交,与此同时母亲的产期将近,无可奈何的她顶着大肚子带着我大哥二哥逃到了人间避难。
  刚上岸她羊水就破了,躺在一棵桃花树下疼了足足三日,才生下了我。
  在我呱呱落地那一瞬间,一株含苞待放的桃花枝刚好砸在我头上。
  母亲带我们回东海时,向父亲隐瞒了花枝砸头的那段,后来我无意间听到她对二哥说:“枯木逢春,不像是吉兆。”
  二哥再大一点,父王有意让二哥去藏华山学艺,当时是我跟母亲一起送的他。然而在见过白方真人后,母亲望着我的眼睛里充满了苍凉与悲哀。
  她说:“薏珠,不如我送你到佛陀座下修行吧?”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提起要送我去修行,但别样认真的提起,却是第一次。
  于是因为生气而跑到人间,于是,便遇到了他。
  很久以后依然会记得那时年少无知,少有骄纵的我,紧紧抓着那个人的衣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叫薏珠,你可得把我名字记紧了。”
  恍惚迷离的,是灯火下,面具后,那张绝世容颜上挂着温和的笑。
  眉宇间散发着淡淡轻柔,虽然稍显惊讶,片刻后微启薄唇:“你叫薏珠是么?这名字挺好,我记下了。”
  那时候的紫霄,绛紫衣衫半敞,雪白的衣带上下飘摇,白胜雪,紫若烟,再配上他那精致的五官,真不像是个人。
  事实上,他也的确不是个人,只是当时我还没开眼,辨别种族只能用鼻子闻,可是他身上只有艾草的香气,毫无龙的味道。
  我甚至还犯傻的问他:“你身上有股药草的味道,难道你是大夫吗?”
  他食指扣起,发白的关节抵在下巴上,笑出声来:“当然不是,你呀,到处乱跑不怕遇到坏人么?”
  坏人不是被你打走了么?
  虽然我不明白刚才在那黑暗的小巷子里,他从那要抓我去炼药的臭道士手上救下我,刚抽走我的珊瑚钗要我以身相许后,为何会仓皇离开?也不知道他离开后不久,为何又很快出现在卖面具的摊子前?
  还好我记住了他衣服的颜色,那张面具,还有面具后那双流光溢彩的绿瞳,不然他连我名字都不知道,以后怎么来找我?
  嗯!名字都不知道,以后你怎么娶我?当时心里是这么胡思乱想,竟一点没脸红。
  我想我对人间的印象,永远只停留在那一晚了,那一晚有五彩斑斓的花灯,有造型生动的面人,还有会做好吃糕点的好心婆婆。
  我还经不住凡人的诱惑,喝了一小盏他们所说的琼浆玉液。
  那叫“女儿红”的水把我辣的热泪盈眶,晕头转向。
  他提着袖子帮我擦泪,然后把醉的快要显出原形的我提到房顶上去了。
  我说:“你功夫真好。”
  他说:“把你提到房顶就算功夫好?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啊。”
  我又说:“你虽然知道我是龙,但是你不知道我是东海的龙。”
  他表情一刹那的怪异,然后回答我说:“嗯,看出来你是龙了。”
  我还说:“我现在才一千四百岁,你等我四百年,我行了礼就立刻嫁给你好吗?”
  他揉了揉我额前的刘海,笑的很随意:“可以啊,小龙女妹妹。”
  足足等了四百年,一千八百岁的时候,如愿以偿的嫁到了南海。
  再然后,我们貌合神离,我们同床异梦,我们一直相互折磨了多久。
  四百年,说长不长说不短不短的四百年,他忘记了全部,甚至弄丢了那支珊瑚钗。
  他对我客套多于亲近,我也不止一次看到他脸上流露出的,对我的讨厌。
  他几乎不碰我,却与小妾柔情蜜意琴瑟和鸣。
  我也曾经毫不留情那份疯狂的嫉妒表现的人尽皆知,后果却是连他冰冷的目光也留不住。于是无数个良辰好景,千万个孤寂的夜晚,陪伴我的只有那爆的噼啪响的烛花,只有那一针一线,还有无数双纳完的,没纳完的鞋子。
  于是天天纳,天天纳,不知不觉的,没想竟累了整整一箱子。我和琉香整理它们时,我突然就哭了,才发现原来我这一辈子,只剩那一箱没送出去的鞋了。
  有一天他终于肯跟我说话了,是因为那个突然从假山里跳出来的男人。
  他毫不留情的杀掉他后,寒着脸追问我跟他的关系。
  我笑的很开心,泪淌了一脸,在他所谓男人尊严下,我的忠贞比我的情感更重要。
  可是他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可是他终于肯牵我的手了,虽然手腕上的淤青提醒着我,那不算是牵。
  我伏在他腿边,缓缓的说:“其实,我有个好办法,可以证明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有人说,刀走的快又准的话,是不会马上死的,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你就知道我有没骗你了。”于是似对自己恨之入骨,那把尖刀被我狠狠插进了心口。
  报复是可以让人热血沸腾的,在看着他那张惊愕,心疼,内疚,许多感情夹杂的脸,我冷了那么多年的血,一瞬间,活过来了。
  他抱住我,整个人都在发抖:“你疯了!!!”
  然后他紧张的将我横抱起,冲了出去。
  我第一次看到他那般手足无措的样子,他的下巴压在我的额头,他的音色是不稳定的:
  “薏珠,别怕,我带你去找大夫,别怕…”
  刺透我身体的凝霜剑在摩擦中不断割着他抱着我的手臂,我伸出手去摸他的眉,扶他的鼻,描画他的唇形。
  我问他:“你疼不疼?”
  “你说什么疼不疼?”他停下脚步,腾开一只手帮我撸了撸头发。
  我又哭了。
  爱恨不过是游丝般的界限,经过重重伤痛,防御的茧会越积越厚,而破掉那日积月累的茧,不过顷刻。
  我哽咽道:“每次幼莲随你的萧声起舞..你不知道…我都站在假山后看着..偷偷的看..站的腿都直了,眼睛也酸了,可是你不知道。”
  “我知道。”估计是气氛过于悲凉,紫霄的声线也变的怪异。
  我眯着眼,把头扭向一边,说话时断时续的:“我好羡慕她..真的很羡慕..以前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你那么讨厌我..后来才明白..感情的事…不能勉强。”
  紫霄低头看向我,深黑双瞳中喜怒难,隔很久才嘶哑着嗓子说:“别说傻话了,这样像是要交代后事的话,我不爱听。”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喜欢的连自己也变成一把锋锐无匹的双刃剑,没有结果的单恋,是一张无形的双丝网,它紧紧的裹着,裹得密不透风,于是你自能自己伤自己。
  “我无心..一再触犯你..宽仁的底线..”我又吸了口气,想尽量将那句话,完整的说出来:“如果有下辈子,不想再,喜欢你了..”
  “薏珠!”
  “你可不可以亲一下我..”我打断他。
  一个缠绵悱恻的吻落了下来,错觉中感受到几分柔情,几分眷恋。
  他紧紧的箍着我,似要把我揉进骨子里,我的回应相当糟糕,手指紧紧拽住他掉下的一缕的头发…

第一章 空落繁花 晓梦迷蝶
  春风上已天,逍遥谷内的桃花却是开的娇艳欲滴,坐在树上,在似下着红雨的花瓣纷飞中,心底不可追寻之处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暖意,扬起的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
  “溅血点做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为桃花结下了生死缘分。”
  那天刚巧她又被师父惩罚了,若是偷懒依旧,那受罚挨打也成了家常便饭。即便不爱读书修炼也罢,还三天两头的出乱子,要不今天就是把他的医书给偷出来撕成一张一张的纸叠小鸟叠鸽子,要不就是拿着他的毛笔到处给乱涂乱画。
  那只有四千多年修行的龟仙人,就是不知道怎么被她给从水里打捞了上来。
  刚学写字不久的她依葫芦画瓢,歪歪扭扭的在他背上写了“老王八”三个字,还兴高采烈的抱着它去给紫霄看。
  “紫霄师父,这是老王八哦,今天晚上咱们把它炖了吧,我好久都没吃肉了。”
  于是龟仙人老泪纵痕的望着紫霄,要说炖了它也就罢了,还将堂堂神龟当“王八”一般糊弄,活了这么多年的他第一次如此倍感受辱,忍不住潸然泪下。
  当时紫霄看着龟仙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