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本是同林鸟  第1页

简介: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上辈子,作为世上最尊贵的夫妻,这两口子反目成仇了!穿越重生后,这两口子竟然成了一个小山村的种田小夫妻,一转身,人生大不同啊……想要各自飞,目前看来,实在是办不到啊,那只能互掐互助了!


  ☆、第一章 掐死你

“一对懒货,还不起来干活儿!”外面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把关着的门拍的震天响。也不知道手疼不疼。
嘴里骂着污言秽语,简直是不堪入耳。
只是屋子里的两个人,却是恨不得把对方给掐死。
不得不说,世界真奇妙,竟然还让他们又在一起,还又成了夫妻。
尽管这里的地方很破,尽管这里连个像样的床都没有,可是这不妨碍两人把对方给掐死!
所以等赵婆子踹开门气势汹汹的进来的时候,就见这两口子竟然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然后很快的就又闪开了。
赵婆子气不打一处来,跳着脚骂道:“全家累的都跟狗一样,你们还有这瞎扯淡的功夫打闹!老娘今天不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娘的厉害,就不是人养的!”
说完随手就捞起一个扫帚,朝这两人打过来。
床上的两人没有躲闪过,都被打了好几下,“放肆!”男子的话很有气势,可是声音却没有那个效果。
女子讥讽的看了男子一眼,果然赵婆子一听男子说了这放肆二字,就专门对付男子了。
“放肆?老娘就是对你放肆怎么着了?你是从老娘肚皮里爬出来的,老娘就是打死你也不为过!”于是这男子又挨了好几下打,还是老赵头在外面咳嗽了一声,“闹什么闹,都赶紧的,趁着日头还没有起来,把庄稼给割出来!”
现在正是收割稻谷的时候,大白天的,太阳出来了,热的不行,庄户人家,要想凉快一点儿,只能是趁着晚上或者早上的时候去割。
晚上看不见?打着灯笼呗,这种天气,说不定啥时候,就下了雨了,稻穗在地里发了芽,那不是减产了吗?
作为一年的口粮,大家都可着劲儿的拼命朝家里收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劳累过度,还是别的原因,赵家老二两口子,一觉睡醒,竟然换成了两个别样的人,虽然身体还是那个身体,可是人却已经不是那么两个人了。
对这两个人来说,震惊绝对有,原因是,他们都已经自己已经死了。
而且两个人是一起死在了火海里,尸骨无存那,如今竟然成了赵家老二两口子,这,这,简直是不敢想象啊。
从发现对方是自己认为的那个人,只花了不到一瞬间的事儿,这能说是默契和缘分吗?
所以两个人在发现对方的那一瞬间,就相互掐起了脖子,力图把对方给消灭掉。
只是事情没有办成,就被赵婆子给搅合了,还被打了好几下。
任何一个人,从富丽堂皇的皇宫,一下子到了这乡下的土房子,能适应才怪。尤其是这吃的,连点荤菜都不带的,虽然吧,上辈子,这两个人,吃荤也吃的够多的了,那真是山珍海味,偶尔吃一下这些清粥小菜,也是情趣,可是情趣不能一直当饭吃啊,尤其还要下地干活儿。
即使吧,他们这身体继承了原主的,可是从心理上来说,让原来的皇帝和皇后干活儿,这滋味,那叫一个‘销、魂’。
所以两个人也就是第一次互掐,剩下的时间,都是忙的跟狗一样,天天吃完了晚饭,就想躺着睡不起来了,动动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想干活儿?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啊,你现在的身份,是赵家的儿子,赵家的儿媳妇,除非是想死,不然就得干活儿。
而且,两个人初来乍到,基本情况都没有弄清楚,想逃跑,可不是说跑就跑的,他们两个虽然没有操心过出行的事儿,但是呢,也知道想要跑路,得要有钱,没钱寸步难行那。还有就是,不想当流民,就得有路引,需要路引,就得有户籍,可惜户籍在一家之主老赵头身上,完全沾不上边。
作为当了十几年最大的官的楚宣,现在的赵家老二赵水生,当然知道这些规矩,他还在自己这个屋搜了好几次,钱没有发现,倒是发现了一个老鼠洞,人没有吓着,男人嘛,不怕老鼠,但是对自己现在的境况,真的是快受够了。
顶着大太阳去地里干农活,干不好,就不准吃饭。楚宣还想着反抗一番,要知道,上辈子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武力值的,但是这个赵水生天生就是身子骨不强壮,按照这赵家庄的人的说法,就是有些小白脸,在这乡下地方,干活儿不成,那可是要被人看不起的,而赵水生就是被人看不起的那个。
连家里的其他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觉得他干活儿没有几把力气,只能是个拖累。
而赵水生的媳妇李梨花就不同了,很是有把子力气,别看个头不壮,但是干农活是把好手,这也是为什么两人互掐的时候,楚宣(赵水生)觉得很费力的原因,如果是原来的楚宣,真的要掐死一个女人,那是毫不费力的,如今赵水生硬件条件不好,差点被自己的婆娘给掐的透不过气来。
用武力解决,似乎对赵水生很不利。
而对于原来的李淑贞,如今的李梨花来说,她也很是郁闷好不好!
本来想着跟初选同归于尽的,事实上也是如此了,可是谁知道竟然又活过来了,活过来就活过来吧,那个可恶的楚宣竟然也一起来了,两个人当了夫妻十年,通过一些小动作就看得出来,何况一个说了‘朕’,一个说了‘本宫’,再看那眼神,真是立刻就发现了,然后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李淑贞想的是,这个狠毒的男人,怎么阴魂不散。
楚宣想的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就如影相随?
两个人这段时间无时无刻不想着两件事,一是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地方去,就是看一眼也好;二是,怎么让对方去死!
两个人都觉得是对方在上辈子害了自己,这辈子不报仇,那就说不过去。
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在这个赵家庄,收获的时候,怎么弄死对方啊,完全没有机会好不好?加上两个人都相互防着,这身体累之外,心理上更是累。两个人都没有得手。
晚上还要在一个屋子里,不是他们非要在一个屋子里,是这赵家就这么点房间,不住在一起,那你到门外面去喂虫子去!在说了,凭什么是他/她出去睡啊,没门!
好像从重生以来,这两个人都憋着一口气,就不要让对方小瞧了一样。
不得不说,人的适应能力很强,骨子里的那个傲气,在吃不饱的情况下,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赵水生有时候想着,他现在反正也不是皇帝了,就是这么个样,谁也不知道。
因为农忙,所以他还来不及打听这个朝代的事儿,他想着,如果自己还在自己的大夏,那么现在在皇位上的,说不定就是自己的子孙。
当初皇后要让自己死,还不是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上位,那么现在如果是皇后的儿子在皇位上,是不是对皇后更有利一些?
反正,赵水生在物质条件都满足不了的时候,还打算找一条出路,走出这个赵家庄,这地方呆着,他总觉得是浪费时间。
他想着,等农忙过后,一定要好好的打听打听了,稀里糊涂的过日子,不是他一个当皇帝该做的。
而相比较起来,女人的适应性更强一些,大概是这个李梨花以前经常做农活,所以在农忙的时候,除了最开始的适应阶段,接下来就好多了,虽然心理上很不舒服,想她一个过了二三十年贵族生活的女子,一下子成了乡下的农妇,还得顶着大太阳干活儿,一天下来,脸和脖子都晒的通红,还没有养颜粉敷,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且,干这么多的活,连吃饱饭都是个问题,简直是比以前他们李家的粗使婆子还不如。
人家粗使婆子,干活儿还有月钱呢,他们这干活儿,要是稍微慢了些,就被赵婆子骂,那话难听的要命。
以前,谁要是敢在自己面前这样,绝对是仗毙的下场。哪里容得了她这样放肆?
不过,也说了,是以前了,认清了现实,她现在只是李梨花,赵婆子是自己的婆婆,大夏是以孝道治天下的,她在宫里,对不待见自己的太后,都是毕恭毕敬的,这赵婆子,还真动不了她了,不然估计下场比现在还要惨。
以前觉得大鱼大肉,吃不下去,在秋收的这段日子,李淑贞是万分的想念那些大鱼大肉,人真该惜福,不然就遭报应了不是?罚她吃不了大鱼大肉了。
至于想死?李淑贞也想明白了,她在上辈子已经死过一回了,苍天让自己用这个方式活下去,那自己还要寻死觅活的,就太对不起人了。

  ☆、第二章 躲懒

上辈子,她和楚宣同归于尽,自己的儿子是太子,名正言顺的嫡出,楚宣不在了,朝臣们自然会按照规矩,让自己的儿子继承皇位,她兄弟也从边境回来了,娘家也不算是死的没有人了。
燕贵妃那个女人,她怎么能忘了她呢,早就让人把她给绞杀了!
反正她连皇帝都给敢杀了,更何况是个皇帝的宠妃?这女人,从入宫,就给自己弄了好多麻烦,还想着把自己和太子给拉下马,她想的美。
心愿已了,没有后顾之忧,她现在好好的活着,对自己儿子就是最好的安慰了,反正那个世上,她最挂心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了,不像楚宣,心里惦记的太多,所以才不甘心呢。她就好好的当自己的李梨花好了,反正也是一个姓,不像楚宣,连姓都变了,估计是他自己作孽太多,所以老天爷罚他呢,哼!也是活该!
晚上又一次降临,这两口子还是要在同一个屋里,天气热,李梨花恨不得天天都要洗澡。可是洗澡要烧火,烧火就要费柴,赵婆子哪里肯干?把李梨花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弄得李梨花都恨不得跟赵婆子干一架。
在这种环境里,什么优雅风度,都被甩到了九霄云外,简直是逼着人变粗鲁!
谁乐意被人天天跟牲口一样的骂着?她虽然已经决定用李梨花的身份活下去了,可是也不原因被赵婆子骂。
她得看看情况,如果李梨花的娘家还算靠谱的话,她准备跟这个赵水生分道扬镳。上辈子都不死不休了,这辈子还要缠在一起,她有病啊她。
作为上辈子的贵妇,她知道娘家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这也是她在知道自己的娘家父兄是被皇上暗地里弄死的时候,决定跟皇帝同归于尽的原因之一。
如果李梨花的娘家还成,那么她和离了,至少还有个去处。
最庆幸的是,这赵水生和李梨花还没有孩子,不然就是造孽。身为母亲,自然知道和离对于孩子的伤害。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