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不能吟  第1页

简介: 镇北王燕棠作风端正守身如玉,从小到大眼里只有清纯可爱的青梅,不想马前失蹄被个妖艳贱货揩了油,从此他的人生不止有了黑点,简直已黑成了一幅山水画……


第001章 有个男人
  戚缭缭伸出手指,抚向身畔男人黑色面巾下露出的这方下颌。
  线条利落,棱角分明,皮肤细嫩而光洁,虽略略有了些许胡茬儿,但是被打理得极好,不仔细,几乎感觉不出来。
  不像是寻常杀手……
  她眉头微凝,忍不住将拇指和食指拈住布巾的一角,想要看看他整个脸。
  “想死?!”
  那紧闭的薄唇突然启开,声音冷如冰,却意外有些后劲不足。
  她眉头更紧了一点。因为这声音听起来略有些耳熟……
  她这具身子已经换了瓤。
  半个时辰前她还叫做苏慎慈,还在十年后的楚王府里下令让一府侧妃侍妾全给她陪葬。
  半个时辰后她就回到了十年前,但还不是回到她原来的身子,而是重生到了她同坊而居的邻居,靖宁侯府的小姐戚缭缭身上。
  戚缭缭被人整蛊,关到了这间破屋子里,她有胎里带来的哮症,惊慌之下被牵发,死了。
  再睁开眼,已经装着她苏慎慈的魂。
  根据戚缭缭的记忆,是同住在她们泰康坊的邻居杜若兰想害她,想把她在这里关上一整夜。
  没想到她一夜还没过去,人已经死了,而不知怎么,醒来后她身边就多了这么个男人。
  她拥有戚缭缭的记忆,但是却没有任何关于这男人何以出现在此地的线索。
  起初她怀疑是杜若兰故意安排在这里害她的,不过根据她对她的了解,她就算想要以这种事来毁她的名声,也不可能会找个这样妙的人。
  她要找,也定然是街头猪肉档里的那种粗莽屠夫。
  那么,他难道是意外闯入?不能动,是受伤了?
  她盯着一动不动的男人看了会儿,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你伤在哪里?重不重?”
  如今时期的戚缭缭还是个十四岁的少女,能力有限,如果他伤重的话,那他只能直接去死了。
  要是不重,那就最好赶紧起来,帮她一起打开门离开这里!
  她温软的掌心不经意地压在男人左胸上,纤纤玉指微微散开,完美地罩住男人那一片坚实的隆起。
  男人胸脯缓缓起伏了一下,浑身就有寒意散发出来。随着他呼出的粗气,覆在脸上的布巾也被吹起了一角,露出他大半个鼻子。
  戚缭缭暗暗咂舌,这鼻子又直又挺,挺高的角度还那么完美,简直没天理!
  但他明明这么不待见她,却还不动弹,这不合常理。
  男人以不是很舒服的姿势躺在土炕上,她刚才推他的时候并没有闻到血腥味,看来受伤的可能性是排除了。而且就算受伤,动动手脚的力气也还是会有的。
  既然没受伤,还一动不动,那就很可能是中了什么毒之类的暂且使不上劲。
  ……不管了,她得先逃出去。
  她扫视了周围一圈,下地拿起屋角的一根废弃铁棍,插进锁住两边门板的铁链之中,然后顺着一个方向扭转起来。
  如果力道够大,嵌进门板里的铁链是能够被扭下来的。
  前世里戚缭缭就是死于今夜,她承袭了她的记忆,不知道她的病症有没有承袭。
  如果万一她最后还是死在今夜里,她岂不白白重生了一回?她定然得想办法出去的。
  不过她显然低估了杜若兰他们的决心。
  靖宁侯府是大殷有名的将门,戚缭缭会武功,所以杜若兰他们防着她逃出,特意把门锁换成了铁链。
  可重生的苏慎慈不会武功,拿它竟没有办法。
  她弯腰撑着膝盖喘气,然后就把目光落到了男人身上。
  不管怎么说,他穿着夜行衣,一定是个练家子。
  想了想,她便就伸出手,落在了他腰上。
  男人肌肉陡然一僵:“滚!……”
  戚缭缭只当没听见,淡定地顺着他腰际摸索着。
  她五指在他紧实腹肌上游走着,忽略掉那股僵硬和颤栗,在指尖触碰到某个硬物时,就停了下来。
  “找到了。”她懒懒地从他怀里掏出两颗桂圆那么大小的弹丸,闻了闻:“用一颗还是两颗?”
  她知道行走江湖的人,往往都会在身上放一两颗霹雳弹之类的火器,以便在危境之中解除困局。所以虽然美色当前,但她眼下还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男人被遮住了眉眼,看不见,但却也猜得出来她指的是什么?
  他绷紧的身子在停顿了一瞬之后,不着痕迹地松下来。
  但是一想到这霹雳弹原是贴身藏在怀里的,须得接触到他中衣才能拿到,他那才刚刚归位的热血便又迅速集结到他脑门——
  “说话呀!”戚缭缭又懒洋洋地推他的胸。
  他胸肌在颤抖,后槽牙也在颤抖:“一颗就能破石门,两颗你想当炮灰吗?!”
  戚缭缭便又犹豫了。
  他们所处的位置离门不远,而且屋子这么小,如果一颗就能破石门,那么回头岂不是他们也得受伤?
  男人察觉到她的意图,也开始沉默。
  他不能再跟她呆下去了,这人简直无耻!
  他屏息半晌,说道:“我身下的砖缝里有把匕首,拿来把窗户剁开!”
  虽然拿刀剁窗是最笨的法子,可眼下她分明是个窝囊废,也不能寄予她别的希望了。
  再说有件事让她做,起码她也没空对他动手动脚!
  戚缭缭依他的话,从砖缝里摸出一把三寸来长的匕首。
  匕首拿在手里沉甸甸地,应该不是寻常物,但是刀柄上没有任何纹饰,看得出来此人行事甚为谨慎,不像是会轻易落什么把柄在人手上的人。
  她回头看了看那宛如儿臂粗的窗户栅栏,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可是一个穿着夜行衣出来偷鸡摸狗的人,还跟她装什么纯情呢?
  她扬唇,刀在他胸口轻轻一拂:“知道了。”
  男人目光阴寒,身子绷得像要爆炸。
  戚缭缭对他的能怒而不能动感到很满意,走到窗户下,猛力剁了起来。
  她有刀子和火器在手,倒不怕一只弱鸡能奈她何。
  只不过窗户是完好的,门是先前杜若兰他们锁上的,男人定是他在她进来之前就已经进来了。
  如果他是燕京本地人,那他很可能也从杜若兰他们的对话里认出了她是谁。
  但在她恢复意识之前他又在脸上仓促覆了面巾,明显是不想她看到他的脸。
  那么,结合她先前所察觉的熟悉感,难道说,这个人也会是戚缭缭所认识的人?
  他眼下最担心的是被她看到脸,他不想暴露身份,那么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她就是安全的,她笃定。
  男人听着她剁窗户的声音,也试着动了动手指头,已经有知觉了。
  戚缭缭挥汗如雨地砍掉了三根窗栏,喘息比试了一下宽窄,再扭头看了眼炕上,竟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双腿已经屈了起来,手臂也在缓慢地挪动,双手伸到脑后,正在给他自己系着蒙面巾。
  他这样抬手的姿势,便将他的宽肩窄腰全部突显了出来。
  长得美,还有副好身材,世间可少有这样的尤物……
  “刀!”
  走神的当口他竟然已经下地站稳,并将手伸了过来。
  这一站立,竟又突显出他英武的身躯,隐隐透着让人腿软的傲然气势。
  戚缭缭微顿,忽然利落地从窗口钻出去,隔着窗户冲屋里的他笑着挥了挥刀:“先帮我个忙怎样?”


第002章 这位竹马
  深夜的泰康坊此刻本该是安宁的,但是靖宁侯府方向却灯火通明,并且不时传来有急促的马蹄声。
  武宁伯府杜家的门房因为今夜的不平静,也正在往戚家方向张望。
  忽然有个小伙计小跑着走过来,到了跟前俯身一揖:“我是荣府的人,荣三爷有急事要见兰姑娘,现在前面大槐树下等待,烦请即刻去通报一声。”
  荣三爷荣望是武宁伯夫人的娘家侄子,荣望打小就爱追着杜若兰跑,门房自然知道。
  虽说这小厮有些面生,但是五十步外的大槐树又不远,何况先前兰姑娘还有交代给他,他没多想,折身进了院。
  五十步外的大槐树后,戚缭缭正环胸望着杜府门口沉吟。
  灯笼的微光与月光将她的脸庞映得如羊脂玉一般的温润无暇,但眉眼之间的寒凉也似冷月。
  身后的男人亦目光漠然,但却又气韵沉稳,毫无被动行事的浮躁。
  这静默中,杜家那边门忽然开了,伙计带着着急忙乎的杜若兰匆匆往这边赶来!
  说话间人就到了跟前,戚缭缭眼里寒光顿闪,双脚错步而立,掀起早就准备好的烂布匹兜头往她头上罩过去!
  接着又操起脚底下踩着的一根大枯枝,对着她身上扑头盖脸地便就开打……
  那枯枝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比不上门拴,至少也不会亚于手臂!
  说时迟那时快,瞬眼的工夫被蒙头暴打的杜若兰已经挨了好几棍,弓着身子不停尖叫起来!
  那伙计见状则撒腿就跑。
  而不远处正立着盯住这边的杜家门房,也惊得等到杜若兰叫了三四声才跟着惊叫起来!
  “快住手!”
  这里是杜府门口,尖叫声很快就引来杜家人的反应!
  戚缭缭又没打算杀人,打了这几闷棍,心头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看得人来,便就顺手拖起一旁咬牙切齿的男人往前跑去!
  男人也是个见惯世面的,可眼目下也不由被她这阵仗给干懵了……
  他是料到她骗杜若兰出来必定是有番争执,可绝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凶猛到直接开打!
  对方可是个女孩子……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就没心眼坏的?坏心眼的女孩子就不该打?!”
  戚缭缭放声冷笑着,拖着他逃亡!
  男人体内软筋散还没有散尽,哪里有力气跟她这样跑?
  还没有走到百步他就打了个踉跄翻倒在地下。等到跑过头的戚缭缭发现的时候回头,他已经被团团围住并扯下了面巾——
  “王,王爷?!”
  ……
  燕棠觉得自己一定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在今夜里遇到戚缭缭这只孽障!
  先前他误中迷药后跟侍卫们走散,情急之下只能临时在王府附近找了个地方缓缓,哪知道杜若兰他们竟然会把戚缭缭给锁进来!
  锁进来也就算了,可这个病秧子还又哭又闹地牵发了哮症!
  本来他是觉得不关他的事,反正那会儿他也快动不了了,可是她眼看着不好了,而偏生他又还有那么一丝力气,想想就爬了出去想救她一把。
  ……整个晚上他失策就失策在这里,而且这个失策也直接导致了他后面的连串的失策!
  如果早知道她打的是这个主意,那么他宁愿冒险让她把刀子带回去也绝不会跟她再有多一刹的牵扯!
  现在好了,不光是身子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