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君正当时  第1页

简介: 安若晨不愿屈服命运,三次逃家皆遇上龙将军。她算计着望能得贵人相助,不料卷入细作阴谋。恶毒的家人,失踪的妹妹,神秘的细作,明争暗斗的权谋。安若晨成为了破解谜团的关键,也成为了龙将军心尖上的重点。一句话简介:对的时间对的人,改变一切。

编辑评价
安若晨是安府中的异类,因不堪忍受父亲将她嫁给残暴老头的安排拼死离家出逃。三次逃家皆遇上龙将军,从此命运改变。恶毒的家人,失踪的妹妹,神秘的细作,明争暗斗的权谋。唯利是图的商贾之家因女儿出逃而卷入政治阴谋,每个人心里都有算计。安若晨奋力抗争,以己微薄之力试图守护将军,也被将军护着。文章行文流畅,人物鲜明,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

第1章
安若晨用布条勒紧了胸脯,深呼吸几口气,确认呼吸还能顺畅,于是继续穿上肚兜子,中衣,再把新买的素色衣裙穿戴好。接着她拿起了她的包袱。
包袱特意包成扁长状,不会太鼓。她将包袱绑在身后,再穿戴上一件宽大的披风,遮得正好。
安若晨仔细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看上去还不错。她满意了。深呼吸一口气,转身出门。
没有叫丫环,没有带随从,她一个人闲逛似地朝府侧门方向走去。近侧门时停下脚步假意看了看花,眼角留意到门开着,门房正帮着送菜的大娘抬筐子。
很好,正是机会。
安若晨摘了枝花一边闻着一边若无其事地往外走,出门时却碰巧门房放下筐子转头,看到她了。她对门房笑了笑,坦然大方地走了出去。
门房一时没醒过神,没问话没拦路。
安若晨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不敢回头,悄悄加快了脚步。耳里听得送菜大娘催门房去请账房先生,门房应着“行,行”。安若晨暗暗松口气,再走几步,却听得门房奔出来喊:“大小姐,你这是要到哪儿去啊?”
糟了!
安若晨装没听着,不敢跑,稳稳地继续走。只看背影那叫一个镇定自若。只是她自己知道,她希望走得快些,再快些。
竖着耳朵继续听,门房没再喊她,但安若晨知道,事情其实才刚刚开始。
所幸前头就是一拐角,一切都如计划中的那般。
安若晨拐进去,忽地开始撒腿狂奔,再奔过一个拐角,迅速掩进了一条暗巷里。
来不及喘气,她把自己贴在墙上缩在暗处。这时她听到了街口传来纷杂的吆喝和急促的脚步声。
“快,快,你俩往那边瞧瞧去。奇了怪了,怎地眨眼工夫便不见了。”
“你这废物,瞧着大小姐没带人自个儿出门,也不晓得拦她一拦。老爷知道了有你好看的!”
“那会子正忙,一时也没察觉哪儿不对。后才想起,我也叫唤了几声,又急急喊了人。”这是门房的声音,他正努力辩着,“大小姐看上去心情很不错,赏花闲逛来着,兴许只是出门走走,一会便回来……”
“少他妈废话,快找人。若是大小姐不见了,我们可都得吃鞭子。”
几个声音吵嚷着跑远了。安若晨闭了闭眼,心里默默为他们要挨鞭子说抱歉。
安若晨等了一会,估摸着他们走远了,掩在巷口仔细看了看。确定没人。她脱了披风,把包袱抱在怀里,走出了巷子。
一路疾行,小心观察,不动声色地避开路人注意。不多久,安若晨找到了她觉得合适的人选。左前方这位,打扮仔细,衣裳讲究,与她体形相似气质相仿,且看上去悠哉清闲,似要在这街铺里头一家家逛下去的。她身边带着丫环,但无妨,大家只会记得最显眼的。
安若晨四下看看,然后微笑着朝那位姑娘走去。这时候府里一定翻了天了,她父亲定是派出了不少仆役出来寻她。她须得抓紧时间。
安若晨微笑着走到那姑娘身边,把手上那件用金丝红线绣着富贵鸟吉祥树的披风递了过去:“姑娘,我家要办喜事,这披风大师开了光祈了福,嘱咐我要将福气传出去,方会有福报。我瞧着你甚有眼缘,印堂有光,眼眉喜气,定是福运之人,这披风与你再合适不过,便送了你如何?”
那姑娘一听这话,心中欢喜,再瞧那披风,质地颜色花样绣工均是上品,掩不住喜上眉梢。一旁丫环看着,也面露惊喜。安若晨见状,忙主动为那姑娘披上系好:“多谢姑娘成全,姑娘便带着这福气吧。”
那姑娘爱不释手的摸了摸披风,谢过了。安若晨笑笑,挥手告别,抱着她的包袱,穿过旁边一条巷道,朝南城门赶去。
一如安若晨所料,此时安府的家仆护卫已然在全城四处搜寻她的踪影。
家仆们于街巷里四下打听,可曾看到一位姑娘路过?她身着浅紫色披风,披风上头绣着显眼的金鸟红树。
不多时,还真有家仆打听到了。有商户指路,见到那姑娘往哪儿哪儿去了。仆众大喜,互相传话,往那方向奔去追人。一边追一边再打听,又听得路人说看到那姑娘上了辆马车。众仆呼啦啦赶紧也招呼骑了马出来的护卫速速追上。
这个时候,安若晨已奔至南城门处。
城墙僻角那停着一辆安若晨事先订好的农家马车,马车上装着一捆捆的草料。安若晨付了钱银,便钻上了车子。将将藏好,忽听得两个熟悉的声音从马车旁经过,竟是安府的总管事安平和他的贴身仆从。
安若晨的心快要跳出嗓子眼,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安管事不是出城办事吗?怎地这般快便回来了?
这个安平对她爹爹最是忠心耿耿,也正是要将她嫁给福安县那个好色恶毒恶心的糟老头的帮凶。
安平的声音似就在马车旁,安若晨屏声敛息,大气都不敢出。
此次出逃,她计划许久,每个细节安排都颇费周折,如今都已到了城门口,胜利在望,绝不可在此处功亏一篑。
可安平竟似就在马车旁站着不走了,与他的仆从叨唠叨唠说个没完。马车一直没动,也未听到赶车老伯的动静。安若晨的冷汗下来了。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安若晨咬紧牙关一动都不敢动。既怕草料没掩严实被安平发现里头藏了个人,又怕赶车的老伯不够机灵要跟她招呼走不走的问题。老伯若是一开口,她铁定要糟。
老伯什么话都没说,而运草料的马车也终于动了起来,安若晨的心跟着车子颠簸得一上一下的。
马车渐渐与安平他们拉开了距离,安若晨悄悄舒了口气。她从草料堆的缝隙看到,安平和他的仆从还站在那儿说话,想来是未曾发现她的踪迹。可这时一个家仆跑了过来,与安平说了些什么。安平顿时大惊失色。
许是在报告她外逃的事。安若晨想着。也不知那个披风姑娘有无拖延得他们一时半会。不过就算没用也无妨,她的马车马上就要出城门,他们不会找到她的。
正这般想,马车猛地剧烈一颠,车轮似是撞上块石头,安若晨差点被抛了下来。她摇晃着抓住了马车,稳住身形,可身前的一个草料堆却是滚了下去。
安若晨眼前顿然开阔,一抬眼,正对上了安平的眼睛。
两人均是一脸震惊。
安若晨大叫:“老伯,快跑!”
同时间安平也在叫:“大小姐在那!”
赶马车的老伯策马扬鞭,让车子迅速跑了起来。安若晨瞪着朝她跑过来的安平和家仆,心里念叨:“追不上,追不上,一定追不上。”
马车越跑越远,安平他们的身影渐渐变小。安若晨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竟见安平跑向了城门边的一辆马车。
车子拐弯了,安若晨再看不到安平他们的身影。但她的心慌得厉害。他们一定是要追来了,她不能坐以待毙。
安若晨把车上的草料堆整了整,然后让赶车的老伯在前面拐弯的树林路段停一停,待她下车后,请老伯继续全力赶路。
赶车的老伯应了,不一会车子停下,安若晨跳了下来,用力挥手让老伯快走。然后她躲在树林里等了会,果然看见安平带着他的随从和一名家仆驾着辆马车追了上来,他们一路追着老伯的马车而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安若晨舒了口气,转身朝着树林下方跑去。
她还不能完全放心,她的脚程不够快,那个赶车的老伯未必口风紧,待安平追上了他也许就会知道她在此处下了车,那他们还会继续追来。她得赶紧跑,从这树林往下,便到了山下的另一条路,如果她走运,也许能坐上别的马车,逃离这个虎口。
安若晨向来不是个悲观的人。
在她小时候,她爹娶了二姨娘、三姨娘,甚至四姨娘、五姨娘,她亲娘以泪流面,已近绝望。她却觉得这只是让人认清她爹没良心没情意,可是日子还该过下去。
后来她娘死了,姨娘们暗地里欺她,她的爹爹对她不闻不问。她的老奶娘天天悲苦难过,为她担心。她却觉得家里现在还不少她一碗饭,日子还能过下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她渐渐长大了,她积极地想为自己谋个出路,但好姻缘不是她想要就有的。好人家看不上她家,巴结她爹的看不上她这失宠的。自然,她也看不上他们。最后,拖到如今,前日她刚满了十八,这年纪若还未嫁,该惹闲话。
可她爹是不怕闲话的,因为他竟然想着用她讨个好处,把她嫁给福安县那个已过花甲之年的钱裴钱老爷做填房,换个生意机会。
安若晨不知道她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屎。
且不说那钱裴虽有钱有势人脉通达但名声烂得不如阴沟里的老鼠,就说钱裴那年纪,能当她爹的爹了,她爹居然还想让人家做女婿。
定亲的消息传来,奶娘丫环们哭成一片,可安若晨没有哭。她没有时间哭。她知道,是该到她行动的时候了。自十岁那年她娘去世,她便预料到她也许会有今天。所以她把握了一切机会了解城里城外的地形,她存下了每一个她能存下的铜板,她学习女子能独立谋生的手艺。她结交友人,探听路子。
日子是要过下去,可是不一定得在老鼠窝里过。
安若晨觉得,天无绝人之路。所以虽然她从未离开家宅太远,但她还是很果断地出逃了。
安若晨一路往下奔。这林子挺大,山也颇有些陡。眼前是一片斜坡草地,跑过这草地便能下山了,到了山下,她定能找到个好机会……
脑子的主意还没想完,安若晨脚下绊到了一块石头。她摔了个狗啃泥。可这不是最糟的,山陡坡斜,这跌势竟停不下来,她连滚带爬似的一路翻滚往山下摔去。
天旋地转,头晕眼花。
安若晨尖叫着往下翻滚,脑子里有两个念头。一个是石头为什么总跟她过不去?另一个是幸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