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萌宠  第9页

着已经被吓得半死的一只虎斑猫。
  而毛小花,则不停的朝着弗拉西嘶吼,做出进攻的势态。
  “殿下!危险!”郝安吓得叫了起来,他赶紧拦在罗焕的面前,同时,一群士兵也赶紧赶过来,他们抽出腰间的利剑,将两只豹子围的死死的。
  而更多的侍卫,则纷纷张弓,对准毛小花。
  刚刚的表演,大家都看到了,那只黄色的南豹,显然是一只优秀的符合标准的南豹。
  那只南豹不但优秀,还知道驱赶野猫,非常的通人性。
  而这只白色的豹子,不论它多么聪明,但很显然,拥有前科的它,看样子现在随时会攻击任何人,任何同类。
  现在,只要毛小花稍有异动,甚至他没有异动,都随时有可能被这些士兵杀死。
  人类的士兵可不会关心两只豹子之间的恩怨,更加不会去分辨谁对谁错,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罗焕。至于郝安,他需要的是像弗拉西这种听话又乖顺且聪明的豹子,而决不是毛小花这种具有强烈攻击性,甚至咬伤过人的豹子。
  “你很在乎朋友?很喜欢跟流浪猫做朋友,是么?”弗拉西的前爪在地上轻拍,但说出的话却充满挑衅,“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的话吧,是这只猫把你放出来的吧?我在它身上,闻到了钥匙的味道!今天,你和你的朋友,都要死在这里!”
  毛小花本来不想在这个训练场上,和弗拉西起正面冲突。但现在,这只豹子的行为,已经触及到他的底线。
  毛小花的声音沉稳,不容质疑:“弗拉西,你自以为了解人,但实际上差远了!如果你还想活着离开这里,最好现在就放开我的朋友!否则……你会迎来最可怕的一天!”
  ☆、击败对手
  毛小花听见那些弓弦拉动的声音,他的眼睛的余光,完全可以看见自己正成为靶子的红心。
  他看的清楚,弗拉西的牙齿正在一点点的合紧,如果自己没有任何动作,大黄一定会被咬死。
  但如果自己有任何异动,肯定会被认定为性格不稳定,想要攻击人类,那么先死的,也一定会是自己!
  毛小花没有想到,弗拉西竟然聪明到了这种地步,作为一只豹子,他真的是很不错了。
  但是,和自己相比,还是差了点火候。因为在人类的地盘,做主的不是豹子,而是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最终做主的,也不是郝安,更加不会是那些士兵。没有任何一只豹子,比自己更加了解人,更加清楚人类的社会关系。
  毛小花微微转身,朝着罗焕看去,前爪伏在地上,做出请求的姿态。
  罗焕,才是这个地方,真正能够做主的人!只要征得他的同意,其它人怎么看自己,根本不重要。
  而罗焕,也在这一刻愣住了,他看着这只自己救回来的白色豹子。这只豹子的这个动作,是在进攻前,征得自己的同意吗?
  世界上,有这样通人性的豹子么?
  罗焕不太确定,他看着毛小花的双眼。
  那双眼睛非常的纯净,其中带着恳求,以及确定和信赖。
  “殿下!快点离开这里!两只豹子打起来很危险。”郝安立刻上来,企图将罗焕拉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今天是王子殿下的生日,作为一个驯兽师,郝安绝对不希望看见罗焕血染驯兽场的事情。
  但出乎意料的,罗焕缓缓的后退了两步,并没有离这两只豹子太远,他看着场中两只对峙的猛兽,下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命令:“让士兵们回到自己的座位,弓箭手也放下武器!”
  “可是!殿下,这只豹子很有可能会伤到您,您还是赶快离开这里。”郝安焦急的说。
  此刻,国王腓力也从看台上下来,警惕的看着陷入发狂状态的毛小花,劝告儿子说:“罗焕,虽然你很勇敢,但是不要因为任性,而罔顾自己的安全。一次战役的幸运,不会庇佑你一辈子。”
  “父亲!我不是凭借自己的喜好或者幸运女神的眷顾,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罗焕非常肯定的说,“这只白色的豹子,没有任何危险。”
  “你不要不听劝告,连郝安都说过了,这只豹子非常危险!难道你比驯兽师还了解这些猛兽吗?你有养过一天的豹子吗!!”脾气暴躁的腓力,立刻对着儿子大吼起来。
  但罗焕却依旧不急不缓,声音平静却肯定:“是,我当然不会比驯兽师更了解这些猛兽,但我懂得观察。刚刚这只白色的豹子一出现,弗拉西就对他有着隐隐的敌意,在测试豹子速度的时候,或许你们都没注意,但是我却看到了,是这只叫做弗拉西的豹子,伸出自己的爪子,企图绊倒白色豹子。”
  罗焕缓缓的说出自己的观察:“白色的豹子,在刚刚的各项测试中,一再忍耐弗拉西的挑衅,它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相反,它还具有很好的品格。”
  “那现在这种情况,你又怎么解释!”腓力有些气急败坏!儿子所说的这些,他没有观察到半点,这就是这次战役,自己失败而儿子胜利的原因吗?
  罗焕对于父亲的愤怒和暴躁,并没有太大的反映,也未表现出愤怒。他只是指着被弗拉西叼住的那只猫,说:“看见这只猫了吗?我想,是因为这只猫。”
  “你是说,它们只是在抢夺猎物?”腓力将信将疑。
  “不!”罗焕很肯定的说,“我见过这只猫,当时,我准备来这里的时候,这只猫曾经向我使劲的叫过。然后,当这只白色的豹子出现的时候,这只猫也跟着出现。同样的,当这只猫受到攻击的时候,先前拥有良好自制能力的白色豹子,也抓狂起来。所以,我猜测,这只猫,是豹子的朋友。而现在,这只白色豹子所做的一切,是因为自己的朋友受到了威胁,而它想要拯救朋友而已!”
  腓力摇头,他反问:“王宫里猫很多,这种虎斑猫,我一天都会看见五六只,你怎么知道,这一只就是先前你见过的那只?”
  罗焕沉吟了一下,非常肯定地说:“因为它脸部的花纹,没有一只猫,脸部的花纹会一模一样,就像我的老师曾经说过的那样,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我见过这只猫一次,就记得它的花纹。”
  腓力依旧不肯相信儿子的判断,他甚至回忆起这一次上战场的时候,自己出兵时,年仅十六岁的儿子极力反对……
  “你怎么证明你所说的?”腓力不甘心的问。
  “白色的豹子不敢上前,又不肯退去,是因为它害怕我们的士兵。他刚刚向我求助,我不太确定他是不是那个意思。但……我可以肯定他绝对没有任何危险性。让士兵放下武器,离开这里,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对的了。”罗焕说完,朝着围住毛小花的那些士兵和弓箭手下令,“收起武器,离开这里!”
  那些士兵刚刚已经听到罗焕和国王的争论,他们没有一个人观察到王子所观察的这些细节。
  实际上,他们也不关心这些,他们的注意力放在安全守卫上,至于豹子们之间的小动作,在这些士兵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有些人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多想。
  可现在听到罗焕话,每个人都想起前不久才经历的那场战役,那场战役之所以能够被罗焕扭转,有的说是他运气好,但也有的说,是因为他的判断准确。
  “收起武器,退后!”罗焕的命令不容置疑。
  士兵们立刻执行命令,缓缓的朝后退,离开了竞技场。
  在毛小花看到罗焕双眼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赢了。他毫不怀疑这场争论的结果,在大黄那里听到的罗焕的故事,足以让毛小花了解这个少年的能力和眼光。
  况且,别人或许不会关心两只豹子之间的恩怨,那是因为他们只想要一个听话的豹子。
  但罗焕不同,自己是罗焕捡回来的,他会更关注自己。
  毛小花伏在地上,只是一直在等待。
  现在,等待的时机已经结束,在弓箭收起的一刹那,毛小花毫不犹豫的扑向弗拉西,准确的咬住它的喉咙。
  “嗷!”毛小花发出一声低吼,弗拉西万万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毛小花竟然敢攻击自己,这只蠢豹子是不要命了吧?它肯定会在笼子里关一辈子。
  弗拉西被咬住喉咙,它只能够松开口。
  “喵~~~~~!”大黄简直是一抖一抖地从豹子口中跑出去,浑身的毛都像刺猬一样竖起,声音吓得发抖,根本不成样子。
  “你竟然敢在这种时候攻击我?你死定了,野猫!快放开我!”弗拉西又是害怕,又是愤怒,朝着毛小花低吼。
  而毛小花并没有松开自己的牙齿,他的声音低沉:“我只说一次……我不是野猫,而是,一只豹子!”
  “放开弗拉西!停!停!”郝安急了,这只豹子咬死过其它豹子,郝安可不像自己好不容易的训练成果毁在毛小花的口下,不管是什么原因,弗拉西对于人类来说,始终都是一只听话聪明的好豹子。
  郝安连声下令,毛小花犹豫了一下,缓缓的松开自己的牙齿,朝后退了一步。
  弗拉西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毛小花扑去。
  刚刚是毛小花主动攻击,这次,自己就算是咬死他,也能够被人类判定为防御自卫。说不定王子殿下还会认为自己很勇猛!
  弗拉西这一击,用尽了全力。
  而毛小花并没有还手,他巧妙的避开弗拉西的这次攻击,并且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罗焕,再次低低的叫了一声。
  同样的错误,毛小花不会犯两次。
  他不会再如几个月前,懵懵懂懂认为自己是只猫,而落入一只豹子的圈套。
  他在杀戮之前,会先征求这里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人的同意。
  而罗焕,此刻也给了毛小花一个明确的答复。
  他用手,轻轻划了一下脖子。
  这个动作,给了毛小花足够的动手理由,他带着咆哮,朝着弗拉西扑去,就像一只真正的猛兽那样。
  ☆、爬床
  毛小花回头,毫不犹豫的扑向弗拉西,准确的抓住它的后背,咬住它的脖子。
  这一次,毛小花下了死手,它的捕猎技巧,虽然是大黄教的,但却非常的有效。
  弗拉西被这样致命的一击,当时就倒在了地上,毛小花紧紧的咬着这只差点害死自己的豹子的脖子,血从敌手的脖子里流了出来,沾满了它脸上的毛。
  “停!停!”郝安急的团团转,但毛小花充耳不闻。
  他不会真的咬死弗拉西,但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松开这只数次想要害自己的豹子。
  直到,那个声音在毛小花耳边响起:“停!”
  那声音是罗焕的声音,毛小花令行禁止,它松开自己的牙齿,满脸是血的看着罗焕。
  驯兽场上发生这样的一幕,早就让周围的观众感到难以置信。而郝安,更是难以忍受自己最优秀的豹子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