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萌宠  第6页

较劲吗?”
  “郝安最近在你身上的关注越来越多了,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夺走我们的光环?”
  “我还听到了王子殿下的名字,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痴心妄想?”
  “呸!王子殿下身边的守护兽,才不可能是你这种野猫!”
  随着这些豹子的逼近,毛小花越退越后,直到他的尾巴碰到了墙壁。
  他被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弗拉西走到毛小花的面前,眼中闪出凶恶而阴险的光:“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你自己退出,离开王宫,永远也不要出现!否则,我要你好看!”
  毛小花不想和任何豹子打架,如果可能,他也想离开这里,离这些豹子远远的。
  但郝安和他的助手们,看管的很严密,离开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况且自己的捕猎技巧还没有练习到足够好。
  毛小花将自己的前爪重重地拍打在地上,发出一声低吼:“弗拉西,别逼我!”
  “不肯走?”弗拉西一爪子抓向毛小花的鼻头,一条血痕留在上面,“那你就死在这里好了!”
  毛小花没有选择,他冲了过去,用前爪拍向弗拉西。
  “嗷!!”弗拉西发出一声吼叫,豹子们朝着毛小花冲去。
  它们这次和往常的打闹完全都不一样,每一招,都是真正的杀招。
  毛小花仿佛在这一瞬间,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冬天的早晨,被独眼围攻的时候。
  他开始扑咬,反击,和这些豹子们打在一起,直到……
  一个愤怒且冷酷的声音响起:“停!”
  那些豹子们都停了下来,但毛小花又被一只豹子咬住了尾巴,于是他冲上去,愤然扑杀。
  一张网从天而降,将其罩在其中。
  糟了!毛小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他被人抓住了。
  他很清楚,人类这样捕捉一只猎物,意味着什么,于是毛小花更加用力的挣扎,扑咬那些企图过来抓自己的人。
  最后,他还是没能够逃脱万物之灵的追捕,毛小花被网子紧紧的缠住,倒在地上,被关进了笼子。
  训练场的这次风波,最后由人类的介入而结束。
  结果是,那只由王子殿下带回来的白色豹子,具有非常可怕的攻击性,它一共攻击了五只幼豹,抓伤了两只,咬伤一只,咬死一只……非但如此,它还在最后的阶段攻击人类,咬伤了三名助手的胳膊。
  郝安有些遗憾的看着被关在笼子里的毛小花,他企图让这只豹子再次溶入那个群体,但除了那只叫盖伦的豹子,和本来就很有爱心的莉莉之外,其它的豹子,尤其是各方面都最优秀的弗拉西,都对这只白色豹子,流露出敌意。
  郝安叹了口气,对周围的人说:“就这样吧,这只豹子,恐怕并不适合被驯化,把它隔离开来,记得要关在笼子里,以防它再次伤人。”
  而此刻,弗拉西站在离关着毛小花不远的笼子外,眼眸中带着胜利的狡诈和炫耀:“毛小花,你输了!你已经没有资格和我在选拔赛上争!罗焕殿下,会是我的!至于你,你始终都是一只野猫,根本不会懂得我们的法则。”
  毛小花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毛,他不在乎那个什么选拔赛,更加不在乎什么罗焕。至于豹子的规则,管他一只野猫什么事?
  这样被关起来的话,没了那些豹子的骚扰,他反而觉得更加清静。
  自己只是一只野猫,对人类不会有什么威胁,他们关自己几天,应该会把自己放出来。
  这是毛小花的自我认知。
  ☆、老朋友
  但是这种自我认知,很快就打破了。
  首先是盖伦,每当豹子们放风的时候,盖伦就会跑到毛小花的笼子前跟他打招呼。
  以前毛小花和这些豹子们在一起起居生活,没什么感觉,但现在,很明显已经一两个月过去了,这些豹子也长得比较大了。
  但……毛小花发现盖伦的脚掌,和自己差不多大。
  已经四个月了吧?四个月的豹子,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比野猫大很多,可是,为什么盖伦和自己长得差不多大呢?
  难道,自己根本不是野猫?毛小花看着自己毛茸茸的脚掌,有些困惑。
  “野猫,在想什么呢?”盖伦一巴掌打在毛小花的脑袋上,隔着笼子它也能够打得特别准。
  “你说,我真的是野猫吗?会不会,其实我是一只豹子?”毛小花试探着问。
  “哈哈哈!”盖伦笑的在地上打滚,“你要是豹子,我就是人了!你和我们一点都不一样,就是一只野猫,别做白日梦了!”
  毛小花点了点头,也是……豹子还能认不出豹子么?
  毛小花耐心地等待着,他相信人类不会把一只猫关太久。
  他企图在笼子里面练习捕猎技术,但笼子一天比一天小了起来。
  毛小花在笼子里抬头看天,天空非常蓝,树上那些新发芽的叶子,都已经褪去了嫩黄,开始长大起来。
  空气中也满是温暖的花香味,毛小花有些无聊地拿爪子一下下抓着地面上的泥土,划出四道长长的划痕。
  猛地,他闻见一股熟悉的气味,这种气味让他浑身振奋,于是他站起身,朝着笼子外面叫了一声:“嗷唔!”
  “喵!”一声猫叫声响起,是大黄!
  真的是大黄的声音,毛小花又用力叫了两声,然后就看见远处的树荫处,走出来一只小心翼翼,踮着脚的大黄猫。
  大黄和几个月前没有任何区别,浑身的毛发似乎还显得明亮了些,它小心的四处探头,然后朝前挪了一小步,发出低声的询问声:“小花?是你吗?”
  毛小花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可以见到自己的老朋友,心情有些激动,他再次叫了一声:“嗷唔!”
  “喵咩~!”大黄猫的身子猛然朝后一条,浑身的毛都炸开了,它的背拱起,尾巴竖成一条铁棍一般,这是猫在受到惊吓时的反映。
  “豹……豹子……”大黄的声音都有些结结巴巴,它都快哭了,“小花,毛小花,你在哪里?快点出来……这……这里有一只可怕的豹子……”
  毛小花不知道大黄为什么这么惊恐,他知道周围有一些豹子,但现在盖伦,弗拉西它们都不在这附近,哪里有什么豹子?
  毛小花回头四处看了看,还转了转自己圆圆的耳朵,不解的说:“大黄,你怎么了?哪里有豹子?”
  大黄猫又是浑身一颤,再次发出惊恐的叫声,随后,它再小心翼翼的朝着毛小花前进了一步,试探着问:“你是……小花?”
  毛小花点头:“是啊,大黄,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是在垃圾场,我教你打猎的毛小花?”大黄猫艰难的舔了舔自己的鼻子,感到一阵不可置信。
  “是我,大黄!是我,你怎么了,为什么好像一副完全不认识我的样子?”
  “天!!”大黄这才放松下来,它身上的毛再次收拢,围着铁笼转了一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那是一只,非常漂亮,也很高大的猫科动物,它的浑身披满了白色的被毛,仿佛白雪一般,淡灰色的玫瑰装花纹,均匀地散布在白色皮毛上,就好像一朵朵盛开时雪地上的白色玫瑰。它的眼睛湛蓝澄碧,不带一点杂质,比最纯净的天空,还要蓝。
  大黄没见过这样的豹子,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只豹子,一只比那些黄色的南豹,漂亮百倍,也高贵百倍的豹子!
  “小花……你真的,是一只豹子……”大黄感叹着,他走近毛小花,用舌头舔了舔毛小花的脸。
  而毛小花则回舔大黄。
  “我们那个时候,还以为你是一只白色的野猫,原来,你竟然真的是那样高贵的生物!”大黄有些激动,“我竟然认识一只豹子!”
  毛小花觉得有些不妙了,他现在已经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大黄比自己记忆中变小了很多。
  “大黄,什么豹子?”
  “你还不知道吗?你没看到过现在的自己?”大黄跳上毛小花的笼子,它试图打开这个铁笼,但失败了。于是它跳到不远处的一个房顶上钻了进去,过了片刻,它叼着一面小小的镜子,出现在毛小花面前。
  “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吧!你不再是一只流浪猫,而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豹子!”
  毛小花朝着镜子看去,然后,被自己的影像,惊讶地合不拢嘴。
  镜子里面,是一只白色的大型猫科动物,它拥有美丽的皮毛,危险而锋利的牙齿,以及湛蓝湛蓝的眼睛。
  它的尾巴非常粗壮,而且体形威武,毫无疑问,那是一只豹子!白色的,豹子!
  自己竟然是一只豹子!这个认知,让毛小花有些发愣。
  他常年和那些小豹子们生活在一起,又没有照过镜子,对自己的成长根本没有感觉。那些豹子们说他是猫,而且他本来也是流浪猫,所以他从来没怀疑过这一点。
  而这两个月,他被关在笼子里,就更加没可能有机会看到真正的自己了。
  现在,他盯着镜子里那危险而美丽的,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肉食动物时,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恐怕不容乐观。
  人类当然不会把一只猫长期关着,但是一头豹子,还是一头曾经伤过人的豹子,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只猫对人类不会有任何威胁,但一只豹子,却足够要人的命。
  面对这样危险,美丽,而不能够驾驭的物种时,毛小花用脚趾头想,都能够想到自己的未来。
  最好的结局是就这样被关一辈子,供人参观展览。
  最坏的结局,就是在成年之后被杀死,一身漂亮的皮毛被扒下来做成裘皮大衣,而身上的肉,或许会成为好吃的野味。
  怎么办!!
  毛小花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必须离开这个笼子。
  不是现在,现在当然不行,因为这里的驯兽师看管非常严密,如果自己逃走失败,肯定会引来更加可怕而严密的看守。
  那么,必须要找一个好机会,一个……即便是逃走失败,也能够扳回一局的机会!
  毛小花舔了舔自己的鼻子,有些艰难的向自己的朋友大黄打听一件事情。
  “大黄,我记得,他们说过在罗伊斯王子十六岁生日的时候,会举行一个选拔赛,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罗焕归来
  从那天以后,大黄常常会过来找毛小花玩儿,并且带给他一些外面的消息。
  比如罗伊斯的大军,在边境差点败了,战争非常凶险,导致大黄它们现在在外面走,都要小心。
  再比如,是罗焕殿下率领的左翼轻骑兵,在关键时刻突袭敌人,挽救了整场战争的败局,十六岁的罗焕,初次随父出征,就取了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他的名字非但已经传遍罗伊斯,而且已经传遍了整个鲁纳联邦。
  听说连沙赫大王,都关注起了这个少年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