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萌宠  第5页

舔着自己锋利的爪子,故意展示出自己强壮的肌肉。
  毛小花很明白盖伦这种行为,无非就是--一只豹子在自己身上找优越感!
  如果毛小花还是人,他肯定要让盖伦知道,到底谁才真正优越!但现在,他很清楚自己只是一只野猫,所以,他默默地接手了这个设定。
  盖伦又开口了:“没用的毛小花,要我帮你弄点吃的吗?”
  “不用!”毛小花转了转耳朵,他听见一阵细微的声音。
  这些天,吃的虽然比在垃圾场的时候好,但还是吃不饱,这样下去,自己永远也不可能胜过那些豹子的。
  毛小花很清楚自己必须要找点额外吃的,才会有力气。并且,真的好饿。
  于是他弯着腰,小心的站起来,耳朵转了转,鼻子也用力嗅了嗅。
  是的,空气中有一种味道,是--老鼠的味道。
  他小心的朝前移动着,脚底的肉垫不发出半点声音。
  而盖伦,则在一旁,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毛小花。这只野猫是要做什么,这么小,就妄想捕猎吗?
  近了!近了!
  毛小花选择了下风的位置,这是大黄教的。
  这么多天的练习,以及吃到了为数不多的豹子奶,让毛小花的技巧和力量都有所增进。
  他悄悄接近那只正在东张西望的肥老鼠,然后猛然一跳,仿佛一道白色的闪电划破夜空般迅速,嗖的一下,锋利的爪子划破老鼠的皮毛。
  咔嚓一声轻响,毛小花趁着老鼠惊惧的瞬间,一口咬住老鼠的脖子,动作熟练完美,仿佛一个最优秀的猎手。
  毛小花饿了,他没有心情去戏弄这只老鼠,直接把它叼到自己睡觉的地方,开始大口吃起来。
  而盖伦,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它从来没见过有哪只豹子,能够有毛小花这种身手的。
  至少是在这间豹房里,还没有任何一只豹子,能够逮住老鼠。
  它们力气是大,长得也很壮,但绝对没有这样的技巧,这样的熟练,以及,这样潜伏的耐心。
  盖伦听着毛小花吃老鼠的咯咯的声音,心中第一次对这只弱小的野猫,产生了一丝不同的看法。它默默的走开,回到自己的窝。
  第二天的时候,毛小花感觉到浑身的力气回来了一些,他再次和那些豹子打架,虽然依旧排在最后喝奶,但已经不再像前些天那么饥肠辘辘了。
  从那天开始,毛小花每天晚上,都会想办法抓到一些东西吃。
  有时候是老鼠,甚至蟑螂,蜘蛛,一切活物。他的狩猎技巧,也在这种练习中,越来越纯熟。
  十天后,毛小花长大了一些,他第一次打赢了一只南豹的幼崽,排在倒数第二喝奶了。
  一个月后,毛小花已经排到了第五个喝奶的位置了。
  可是他也没法再前进一步,盖伦始终是最强壮的那只豹子。
  每天,他们依旧要打一架,不过那都已经变成寻常的玩闹,盖伦每次都毫不客气的把毛小花踩在脚下,大声教训:“不论你抓到多少只老鼠,你始终是只猫,绝对不是我的对手,知道吗?”
  毛小花在这种时候,就会翻过肚皮,表示臣服。他不会愚蠢到和一只强壮的豹子比谁更猛,认输和臣服,是明智的选择。
  而盖伦则心满意足的离开,跳上房间中央最高的那个石凳上,居高临下的俯视整个育幼房。
  毛小花觉得自己的生活过的还算自在,他偶尔会想起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少年。
  他叫什么名字?还会回来看自己吗?
  毛小花不知道,他只知道,寒冷的冬天已经过去,春天正在绽放。
  ☆、危机
  在毛小花开始换毛的时候,这一群小豹子第一次走出了幼豹房。
  它们最小的也已经三个月大了,可以开始接受更加高级的学习和训练。
  这个阶段的训练,决定了他们未来的去向,是聪明性格好,可以成为人类的伙伴和帮手;还是脾气极差,必须回炉重造?或者根本不适合生活在人类社会,只能够丢到山林去。都会在这一阶段决定。
  但这些事情,小豹子们完全不知道。
  母豹子莉莉开始正式传授这些小豹子们的奔跑和捕猎技巧,譬如在急转弯的时候运用尾巴保持平衡,如何猎杀一只野兔等等。
  而整个训练的重中之重,则是由郝安负责的,教这些小豹子学会人类的语言。
  “坐下!”郝安对面前的这一群小豹子发出之灵和手势。
  一群小豹子你看我,我看你,在犹豫了一会儿后,有的跑到一边去玩了,有的跳起来,只有少部分乖乖地坐下。
  “干的不错!弗拉西!”郝安表扬了其中的一只小豹子,他摸着它的脑袋,并且给他奖励了一块牛肉粒。
  弗拉西是所有豹子中,最聪明的一个,它学习的非常快,而且已经能够懂得将近五十个单词了。郝安的大部分话,它都能够听懂。
  在奖励了弗拉西之后,郝安走到了毛小花的面前。
  比起聪明的弗拉西,毛小花显得有些笨拙,但这只豹子却很用功,郝安常常看到在其它的小豹子们都在玩耍的时候,这只拥有白色皮毛的豹子,还在独自练习一些动作和技巧。
  “你也做的不错!所有的豹子中,就你和弗拉西学的最快!它很聪明,你很努力,你们是我最喜欢的豹子!”郝安伸手去摸毛小花的脑袋,但毛小花躲开了。
  毛小花不喜欢被人摸脑袋,特别是——这个整天要训练自己的人类。
  毛小花也猜测过很多次,这个叫做郝安的人类,训练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自己只不过是一只猫,和那些未来有大用处的幼豹完全不一样,根本不需要这么复杂的培训。
  他配合郝安训练,纯粹是为了这个驯兽师手上的牛肉条。
  郝安并不介意,他笑了笑:“看来小家伙对人不太友好呢,不过没关系,只要能够和其它的豹子和平相处,对人不具有攻击性就行。”
  在下定结论后,郝安又继续开始了训练。
  他这次教这些小豹子们的,是跟随训练。
  跟随训练,顾名思义,就是要求豹子走在人的身侧,并且紧紧的跟随人的脚步。
  弗拉西是第一个跟随郝安的豹子,它那身金色的华丽皮毛,现在已经初具雏形,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而炫目的光芒,仿佛尊贵的王子,在策马观花一般。步态优雅动人,让毛小花看了自愧不如。
  “毛小花,你要努力学习弗拉西的东西,紧紧的跟着郝安,这样,你才有可能在三个月后的选拔中胜出,知道了吗?”母豹子莉莉也在训练场帮助主人郝安进行训练,这只母豹子懂得比较多,她也很喜欢毛小花,所以经常提点这只看起来有点怪怪的白色的大猫。
  毛小花对于三个月后的选拔赛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他在这种训练中的成绩,也不拔尖。
  他知道莉莉口中的那个选拔赛,是选出这些豹子中,最好的一只,然后送给罗伊斯的王子当礼物。
  我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如果真的要给人当宠物,那我宁愿给当初救过我的少年当。毛小花心中默默的想着。
  郝安带着弗拉西走了一圈后,就轮到了盖伦。
  作为所有豹子中最强壮的家伙,盖伦的智商,却跟不上它的体能。捕猎,打架,追逐,盖伦从未得过第二。
  但是听人类的口令,站立,坐下,叼衔,跟随,盖伦就有点吃亏了。
  它常年把这些指令搞错,并且极为没有耐心,最终成为了一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豹子。
  郝安教了盖伦整整十遍,盖伦才勉强懂得该怎么跟随人类走路,它有些垂头丧气的跟毛小花说:“毛野猫,我说我为什么就是分不清那些口令呢?”
  毛小花想了想,说:“大概……是你天生对这个不敏感?”
  “竟敢说我笨?!看打!”毛小花被盖伦一巴掌打中脊梁骨,啪的一下趴下。
  于是毛小花改口:“大概是你练习的少?”
  “竟然敢说我偷懒?死野猫,不想活了吧!”又是啪的一巴掌,毛小花再次趴下。
  “大概……大概是因为人类发音口齿不清?”
  “竟然侮辱我喜欢的训导员?去死吧!”盖伦一脚踹向毛小花的鼻子,差点把毛小花的鼻子抓破。
  等到毛小花第四次从泥土里爬起来的时候,感叹盖伦真是一只难伺候的无脑豹子时,驯兽员郝安解救了他。
  郝安来到毛小花的面前,用牵引绳,把毛小花牵走了。
  “一二三四,停!”郝安走四步停一步,毛小花跟的跌跌撞撞。他非常不喜欢牵引绳,但他也很清楚,作为一只人工饲养的动物,明智的选择是不要和人做对。
  再来,“一,二,三,四,停!”郝安对于这只白色的豹子,还是非常有耐心的,他一遍遍的教着,很快,毛小花尽管听不懂这些人的语言,但却能够明白他们的意思,于是他尽量的配合着。
  郝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他表扬毛小花说:“不错嘛,说不定这样下去,你会超过弗拉西呢!罗焕殿下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很高兴的。说不定他真的会让你做他的守护兽。”
  罗焕?毛小花知道这个人是罗伊斯的王子。但他对于做罗焕的守护兽,完全不感兴趣。
  他更想要知道的,是当初救了自己的那个少年的名字。
  在结束了跟随训练后,毛小花就在训练场找了个角落,安静地练习自己的捕猎技巧。比起人类,他更相信自己的爪子。
  “野猫!”一个声音打断了毛小花的练习,毛小花抬头,看见原来是弗拉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面前。
  “你最好知道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一只野猫!我们容忍你跟我们一起生活,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了,你休想干一些不该干的事情!”弗拉西的前爪拍打着地面,摆出挑衅的姿态。
  毛小花没有理会这只豹子,实际上它也不想理会这只豹子。
  “野猫,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弗拉西发出一声低吼,他的身侧,立刻又多了两只豹子。
  毛小花停下脚步:“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没有想要跟你争些什么。”
  “是吗?”弗拉西围着毛小花转了一圈,它碧绿色的眼睛中充满着不怀好意,以及,深深的鄙视。
  “但是今天郝安说,你再这样练习下去,会超过我?!两个月后罗焕殿下就会回来,到时候的选拔赛上,我不准你参加,更加不准你妄想成为他的守护兽!”弗拉西冲着毛小花呲牙。
  毛小花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他看见周围的豹子越来越多,这些豹子每一个都比他要大,要壮。而且它们的眼中,都不怀好意。
  被一群豹子围攻,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一只只配抓老鼠的野猫,也敢和我们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