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萌宠  第130页

月都没有打理了。
  罗焕慢慢的走进去,他阻止了周围的人跟在他身旁,只有白色的豹子悄无声息的紧靠着主人的小腿。
  菲尔杰身边,也没有半个人,一只已经衰老的金色豹子,趴在他的脚边。
  那豹子依旧是冷冰冰的眼神,绿色的眸子,盯着毛小花,一如多年前它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弗法!”毛小花发出一声低吼,和菲尔杰的豹子打招呼。
  但弗法并没有回应这只豹子,他只是扭头,看着自己的主人。
  尽管他已经年迈,几乎走都走不动了,但只要主人需要,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去战斗。哪怕,对手是被豹子们视为神的乔恩。
  大殿的门缓缓关上,罗焕的身影亦被殿中的阴影所掩埋:“我没想到,我的哥哥,竟然是一个这样卑劣的人……卑劣到,我以你为耻!”
  菲尔杰发出一声哂笑,他的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手边的那只金杯的杯沿滑动着。
  “你说佩里克么?”
  罗焕沉默不语,他不想谈论关于佩里克的话题,可……当面对菲尔杰的时候,他不得不谈论。
  因为——佩里克那两个私生子,是菲尔杰的。
  尽管他们长得和菲尔杰半点都不像,尽管罗焕在叛乱之前,都没有去看过那两个孩子,但他就是知道。当巴伦叛乱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就前所未有的确定了。
  “我等着你,已经很长时间了。”菲尔杰缓缓抬头,看着罗焕的眼睛,他往常,总是缺乏勇气注视他的眼睛。
  但现在,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菲尔杰却感到平静无比。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也知道,如果一旦你回到科林斯,必然会明白一切。”菲尔杰缓缓的站起身,他低头,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
  “我有时候甚至想,你离开家这么远,一直往东走,是不是就是害怕见到她?你了解过你的母亲吗?”
  罗焕平静的看着菲尔杰:“你没有资格提她的名字!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过,你就用这种方式回报我?”
  “但我无法忘记腓力曾经做过的事情!”菲尔杰忽然打断罗焕的话,“一开始,只是想要报复,我知道你的母亲需要什么,知道如何跟她相处。而且,我也成功的报复了腓力!他杀了菲索,我也杀了他;他强暴了菲索的妻子,我也强暴了他的妻子!”
  “甚至还让她有了孩子?”罗焕缓缓的拔出腰间的长剑,这是他从腓力那里继承来的罗伊斯国王的剑。
  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用过这柄剑,因为它并不适用。
  但这一次前来巴伦,他一直带着它,就是为了今天。
  “呵!我没想到一向精明的佩里克,竟然会生下孩子。”菲尔杰无视罗焕手中的铁剑,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弟弟的对手,多年前在阿兰卫的神庙中,他们就已经决斗过。
  菲尔杰很难忘记那个冬天,罗焕远在阿兰卫,自己奉罗焕的命令,在远征完埃尔之后,返回罗伊斯去探望佩里克。
  但他看见佩里克怀里抱着的那个婴儿时,他被震住了。
  往常在床上的时候,他从来没觉得佩里克有多么的美丽,或者诱人,甚至是好。
  不过是那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而腓力的阴影又折磨着他,醉酒之下的肆意报复的快感罢了。
  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上前,吻了吻可以做自己母亲的女人的头发。
  这段关系足足维持了七年,他不知道佩里克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但他只知道,这一生最庆幸的,就是远征军离开巴伦时,罗焕没有带上自己,使得自己有机会,千里迢迢返回罗伊斯,可以赶上第二个儿子的出生。
  佩里克那个时候撕心裂肺的叫喊,踏入地狱门槛的痛苦,在用尽所有力气后诞下的生命,都让菲尔杰感到极大的震撼,他从未有过的体贴和温柔,都尽数用在这个女人身上。
  从那以后,他越来越害怕见到罗焕,更加不敢看他的双眼。
  佩里克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复仇,自己孩子的妈妈,罗焕的母亲,抑或是一段根本不应该存在的关系?
  菲尔杰不知道,他只知道,当那个时候,众人在穆朗分手,罗焕执意不肯回家,宁愿用生命和帝国分裂的代价,也要踏上未知的危险时,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菲尔杰刚出生不久,母亲就死了,父亲菲索也死于腓力之手。现在,佩里克也死了,弗法年迈。
  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开自己,活着的生命,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作为跟随罗焕多年的将军,菲尔杰当然知道,自己的叛乱不会成功,只要罗焕还活着,他就一定会回来。
  他从未后悔过杀死腓力,或许后悔过和佩里克的关系,但却并不视如蛇蝎。
  他只是,后悔对不起这个弟弟。
  你必须活着,当你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心中找不到家的时候,也必须活着。
  如果你还看不清这一切,那么我就让你看清。让你在活着的时候,看清你死后的帝国。
  菲尔杰平静地看着罗焕,有些话藏在心里没有说。
  也没什么说的必要了。
  “罗焕,你当初,不应该选择宽恕。你应该在阿兰卫的神庙中,杀死我。”菲尔杰举起唇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是永远的胜者,哪怕孤独地撑不下去了,只要想一想这些天你所见到的一切,就一定要撑下去。”菲尔杰慢慢地倒在地上,嘴角流出暗黑色的血。
  盛满了毒酒的酒杯跌落在他的手边。
  “杀掉我的那两个儿子……”菲尔杰的最后一句话,“他们,和我一样,不过是背德的产物,活着不过是仇恨……”
  罗焕静静的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菲尔杰,这个结果,在他踏进大殿的时候,已经料到了。
  他站在原地没用动,一瞬间,一股巨大的空虚袭击了他。
  哥哥,最后一个亲人,也背离了他。
  罗焕的眼眸微闭,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
  而在同一时刻,一直蹲在菲尔杰身边,已经老得无力的豹子弗法,忽然发出一声怒吼,朝着罗焕扑来。
  同一时刻,也一直没有任何动静,静静伏在大殿角落的白色豹子,如同一道闪电般跃起。
  当两只豹子的嘶吼声同时响起的时候,罗焕猛然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并不孤独,也没有撑不下去。
  因为不论如何,哪怕所有的亲人都已经失去,但最亲最爱的人,始终在自己身边。这一切,就足够!
  毛小花跃起的同时,死死的盯着弗法。
  十年前,他们在阿兰卫的神殿中交手,毛小花要耍赖无耻才能够在偶然的机会下,战胜比自己强大的多的弗法。
  而十年后,白色的豹子,几乎没有费任何力气,就咬住了企图扑向罗焕的弗法的脖子。
  豹子……即使曾经强壮如弗法,也正在老去。
  没有什么人,会永远的存在。
  毛小花缓缓的松开口,他没有用力,但弗法这为主人报仇的最后一击,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他已经衰老的,根本承受不了任何搏斗。
  在菲尔杰身边,弗法不停的喘着气,刚刚那一跳,已经超出了他心脏的承受度,此刻,它正感觉生命从自己身上流逝。
  最后,当弗法呼出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死在了菲尔杰的身侧,而这个时候,菲尔杰的尸体,还没有变冷。
  大殿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侍卫们鱼贯而入,迅速的将菲尔杰和弗法的尸体抬走,而罗焕始终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的豹子就蹲在他身边,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焕才摸了摸豹子的脑袋,声音一贯的温柔:“走吧!”
  豹子站起身,前爪踩在地上,屁股撅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跟着罗焕走出这间大殿。
  菲尔杰的两个私生子毫无悬念的被处死,罗焕终于将帝国的首都定在巴伦。
  他在每个城都修建了图书馆,将自己走过的道路上建出驿站,将荒芜开垦成农田,在世界尽头的峭壁上,凿开港口,无人跨越的大海从此帆船来往,而密林之中建立的城市,更是在阿兰卫学者的指导下,修出四通发达的道路。
  他所建立的帝国,前所未有的辽阔,强盛。
  但在这个早晨,菲尔杰死后的这个早晨,失去了所有亲人的皇帝,带着他的豹子,站在巴伦的城楼上,吹着清晨清爽的风发呆。
  罗焕低头,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豹子,尽管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但他却并不觉得孤单难熬。
  他眼神中除了宠溺,还有信任和依赖,以及无法化去的浓浓爱意。
  他的背影孤独的令人心碎,但神情却温柔的让人沉溺。
  而他的豹子,这个时候正如往常一样,蹲在他的脚边,又长又粗的尾巴,悄悄的绕过他的小腿,将这个拥有天下的男人,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尾巴稍还带着点得意的甩动。
  “豹子,和我一起,站在这片土地上,直到永远。好么?”
  而豹子只是抖了抖耳朵,发出一声低吼:“好。”
  旭日在东方升起,照耀这片土地,所有的黑暗已经过去,万物沐浴在朝霞之下。
  在他们背后,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的古斯托。
  他的画笔已经忘记了在纸上滑动,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迷离。
  “这就是……让我感动的瞬间。不论他身处黑暗还是光明,不论是孤独还是繁华,他始终站在最高处,而他的豹子,永远和他在一起!哪怕是拥有天下的王者,站在最孤寂的巅峰,却因为爱,而变得温馨,充满希望。”
  数千年后,曾经的故事早已被黄沙淹没,就连罗伊斯帝国的名字,也不再有人知道。
  不管是什么样的昌盛,繁华,悲伤,欢愉,最重都会化为一剖黄土,犹如星河中流逝的沙砾一般,和那些渺小,平凡,冷漠,并无二至。
  但只有一样东西,即便是时空转换,也无法淹没。
  那就是在传说中的城市,传中的神庙中,那具已经被风沙侵蚀了的雕塑。
  巨大的雕塑足足有三十米高,是数千年后,罗伊斯帝国留在这片土地上的唯一的东西。
  俊美高大的男人低头,温柔的微笑。
  他的豹子在这一刻仰头,大猫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稍稍扬起的尾巴少,显示出了它心中的愉快。
  只要看着你的眼眸,生命就是永恒。哪怕星辰变化,哪怕时间流转。
  我将与你一同站在这片土地上,直到永远。
  (全文完)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