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萌宠  第10页

,被咬地倒在血泊中,不知死活。
  他朝着自己的助手招手,那些助手张弓地张弓,拉网地拉网,准备解决毛小花这只暴戾的豹子。
  而这一幕,也被罗焕看到,他蹲下身,朝着满脸是血,刚刚才经过一场搏杀的,血液中流淌着杀戮血液的豹子,轻声说:“过来,小豹子!”
  在听到这样温柔的声音的召唤时,毛小花毫不犹豫地朝着罗焕飞奔而去。
  同一时刻,惊呼声也响起:“保护殿下!”
  “殿下,拔剑!”
  但罗焕却没有听从那些人的叫喊,他只是盯着这只白色豹子的眼睛。
  罗焕看得出这只豹子,眼中流露出的东西,是渴求、信赖、以及恳切。就像他在战场上,见到的那些被困在绝境的士兵一样,战斗者,忍受着又不放弃希望。
  当初就是这种眼神,促使罗焕带着几百轻骑兵,穿越危险之地,将那些被围困的士兵救出。
  而现在,罗焕相信自己的判断。他从这只豹子的眼中,看到了它的处境,周围虽然没有千军万马,但却有着打算猎捕它的人类,以及想要置它于死地的敌人。
  罗焕在面对一只豹子朝自己扑来的时候,没有半点后退,更没有拔剑,他甚至没有做出半点防御的动作,反而张开双臂,迎接那只随时有可能暴起伤人的猛兽。
  就连一向以勇猛着称的腓力,在看到这一幕时,都忍不住惊呼:“罗焕,危险!快躲开!”
  这种惊呼,让毛小花奔跑的步伐迟滞了一下,他再次朝着罗焕看去,却见到那个十六岁的少年,带着纯净的笑容,朝自己微微点头。
  毛小花不再犹豫的扑向他的怀抱,在同一时刻,罗焕也收拢自己的手臂,抱住这个扑向自己的豹子。
  当被罗焕抱住的那一刹那,毛小花感到一种不真实的幸福感。
  这几个月来,他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和自己的恩人重逢。
  他拿自己的脑袋,使劲地蹭罗焕的脖子,蹭完左边蹭右边,蹭完右边,又钻到罗焕的怀里打滚。
  刚刚他差点杀了一只豹子,浑身沾血,此刻,他必须用尽所有的力气,告诉罗焕,自己是无害的,是无害的。如果此刻不能够博得罗焕的信任,毛小花不敢想象自己的未来。
  所以他带着一丝恐惧,半丝担忧,以及重回这个温暖怀抱的欣喜,使劲地打滚卖萌。
  罗焕在抱住毛小花的那一刻,完全能够感受到这只豹子对自己的眷恋、依赖和不安,他轻轻的抚摸它的脑袋,用力的揉它的肚子,低声和它说话。直到它慢慢地平静下来后,罗焕才缓缓的站起身,指着毛小花说:“我就要它了。”
  “可是……殿下您刚刚也看到了,它的攻击性很强……”郝安看着快断气的弗拉西,又是心疼,又是担心罗焕。
  罗焕并不介意,他微微一笑,低头看向毛小花:“坐!”
  毛小花立刻坐了下去。
  “它很听话!”罗焕说,“很听我的话!”
  “它的其它指令都学的不好。”
  “我会教他。”
  “它不够聪明”
  “你也说过了,先前它很努力。”
  “没有任何一只性格稳定的豹子,会在六个月的死后把同类咬的半死不活的!”
  “是我让他攻击的!”
  “可是……”
  罗焕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收起:“我要他了!”
  这四个字说的掷地有声,不容置疑,也不容更改。
  郝安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毕竟罗焕是王子,而他只是一个驯兽师,他只有建议的权利,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罗焕手中。而且,如果再争执下去,显然会引起王子殿下的不快……
  郝安朝罗焕行了个礼后就退下了,他要赶紧去处理弗拉西。
  罗焕这时扭头,看向坐在看台上的父亲腓力,再次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父亲,这是我十六年来,收到的,最喜欢的生日礼物。”
  腓力想起自己刚刚对这只豹子的判断,再看看发生在眼前的事实,不得不承认,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儿子,在一些事情上,的确比自己观察的更到位。
  他走下看台,用力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刚刚说的没错!罗焕,你始终是我的骄傲,尽管,有时候,我会越来越嫉妒你!”
  罗焕的笑容更加爽朗了起来,他环顾了所有来观看这场比赛的士兵,大臣,将军,一伸手,托住毛小花的四肢,将此刻已经长到六十斤的毛小花高高举起:“从今往后,这就是我的豹子!它的名字,叫做--”
  毛小花不失时机的报上自己的名字:“嗷唔!”
  真可恶,自己不会说人话!!!
  于是,罗焕给了毛小花一个新名字--乔恩。在罗伊斯的语言中,意思为“神的恩赐”。
  “它会成为一只好豹子!”罗焕无比肯定的说。
  然后他将毛小花放下,摸了摸它的脑袋:“但是,小豹子,现在你应该先去洗个澡,然后,到我的寝宫等我!”
  毛小花很快被一群仆人七手八脚的带走了,他被丢入一个巨大的水池,有人把他浑身都涂满泡沫,将他的每个指头缝都洗的干净。
  毛小花不喜欢别人帮自己洗澡,特别是那些仆佣给自己洗澡的时候,带着戒备的眼神,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但毛小花忍住了。
  他在水池的时候,听得见远处皇宫中传来的喧闹声,他不知道那是宫里在继续庆祝罗焕的生日,他只是任由那些人把自己洗干净,然后用毛巾蹭自己的毛。
  最后,他被用厚厚的毛毯裹着,送进了一间华丽的宫殿。
  在半路上的时候,毛小花闻着被洗的香喷喷的自己,看着裹在自己身上那织着精美花纹的毛毯,简直有一种妃嫔侍寝的错觉。
  当那些仆人将毛小花放下时,毛小花忙不迭地从毛毯中跑了出来,使劲甩了甩身上的毛发。
  仆人将门关好,就此退了出去,大殿中空无一人,毛小花开始打量四周。
  宫殿中央放着一张大床,地上摆着一张薄薄的垫子。
  毛小花闻得见那床上有罗焕的味道,那应该是罗焕的床。
  他扭头,又看见四周的墙壁上挂着一些短剑,弓箭,还有一张巨大的地图,以及基本羊皮卷书。
  这里就是罗焕的房间了。毛小花心中默默地想着,房间中一个人都没有,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毛小花睡在地下,他感到地板越来越凉。或许是因为今天太累了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那些人给自己洗过澡的原因,平时很能够抗寒的毛小花,在今晚却觉得很冷。
  他试图找个比较温暖舒适的地方,但椅子装不下自己,地毯又很薄。
  于是,毛小花在纠结犹豫了很长时间后,终于跳上了房间中央的那张巨大的床。
  床很暖和,也很柔软。
  毛小花尽量把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缩在床脚。
  他知道自己不该去爬罗焕的床,但……反正罗焕现在也不在,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那就……借用一小会而吧!
  毛小花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窝在罗焕怀里的那种温暖和安全的感觉,再次袭来。
  而且,睡在床上,尽管只是占据一角,也让他想起了自己做人的那些美好日子。
  在辛苦当了六个月的豹子后,毛小花第一次觉得轻松。
  “就睡,一小会儿!”毛小花对自己说,沉入梦乡。
  ☆、捉奸(修)
  黑暗而宽阔的房间中,蜡烛一根根地点起,温暖的烛光,将整个房间都笼罩上一层犹如梦幻般的橘黄色。
  房间中央那张宽阔的床上,金色的帷幔正随着微风轻轻晃动。
  “殿下,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休息了!”仆从在点燃蜡烛,推开窗户后,安静的退到门口处。
  罗焕走进房中,目光一扫,就看见了卧在床脚的那个白色的毛绒团子。
  那家伙睡觉的姿势,完全不像一只豹子,反而和猫一模一样,四个爪子收在中央,整个身体蜷成一团,配上隐隐可见的淡色斑纹,就像一只蜷缩成一个球的巨大毛毛虫。
  豹子的脑袋埋在这个巨大的毛团里,只露出两只圆圆的毛茸茸耳朵。肚皮的侧面露在外面,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看样子睡的正香。
  罗焕失笑,回头问:“它怎么跑我床上去了?”
  房中的仆人朝着床上看去,吓了一跳,两人赶紧上前,一人抬着豹子的前爪,一人抱着它的后肢,想要将这个擅自爬床的家伙搬下来。
  可毛小花睡的正香,被人打扰也毫无自觉,它的爪子缩在肉垫里,在空中胡乱划了两下,又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咕的声音,表示自己睡觉被打扰的不满后,就身体一扭,翻了个身,直接横在了罗焕的大床中央。
  “殿下……抱歉,我马上去找驯兽师……”仆人可不敢对一只豹子用强,何况这还是一只在白天驯兽场见过血的豹子?
  罗焕笑了笑,他挥手示意仆人走开:“没关系,我来就好。”
  两名仆佣松了口气,行礼后退出房间。
  罗焕也累了,他脱了外套,也懒得把毛小花赶下床去,于是干脆就睡到了它旁边。
  毛摸起来很舒服,罗焕一边摸着毛小花的肚子,一边想着自己的事,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到早上第一缕光线照进房间的时候,大床上的一人一豹都睡的很香,豹子的前爪肉垫,搭在人的脸上,毛呼呼的脚掌,占据了罗焕整整半张脸。仿佛一只刚刚到陌生环境的小猫,在寻求心里安慰一般。
  罗焕先睁开眼,他感到自己的脸被压住了,一扭头,就看见睡的差点流口水的豹子。
  于是罗焕将搭在自己脸上的那个毛呼呼的肉垫挪开,又忍不住摸了两下。肉垫很软,摸起来的时候,就能够看见睡梦中的豹子舒服地胡子都翘了起来。
  “起床了,乔恩!”罗焕将毛小花拍醒,而刚刚醒来的毛小花脑袋还一阵迷糊,他打了个哈欠,发自本能的拿脑袋蹭了蹭面前的人。
  等到蹭完,毛小花才发现,自己睡在罗焕的床上,正在使劲地蹭着少年赤裸的胸膛。
  这个认知让毛小花有点羞愧,想当年,自己也是一个大老爷们,结果现在变成豹子后,居然向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撒娇,这种感觉简直是太不好了!
  于是他赶紧跳下床,钻到了角落里,拿爪子一边洗脸,一边偷偷的瞄罗焕。
  对方褐色的卷发在阳光下显得非常健康,身上隐隐的肌肉,显示出他平时对运动的热爱,而第一刻就摸到的腰间的佩剑,以及脸上不经意流露出的杀伐之气,证明着十六岁的罗焕,和毛小花那个时代十六岁的少年,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是一个,上过战场,拥有者决断能力,并且亲手杀过人的王子,罗伊斯未来的继承人。尽管年轻,却不容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