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星际归来  第1页

简介: 死了,活了,又死了,又活了。其实是一个少女从星际重生回来的奋斗史。从学渣到学霸。没有机甲,还有战机。目标星辰大海。

作品简评:
韩久月从蓝星第一世穿越到星际联邦第二世,考入军校,成为军人,因公殉职后,回到蓝星十五岁父母离婚的当日。她没有拯救谁,也没报复谁,只是顺其自然的生活下去。从学渣开始,成为学霸,因为怀念星际日常,努力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期间,收获了从未有过的爱情和失而复得的亲情。
作者以平静细腻的文笔,描述出一个成年内心花季少女从星际归来后的生活,行文起伏有致,叙事娓娓道来,值得一观。

第1章
  从低层爬上云端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而从云端摔到低层只需要几天。
  韩久月睁开眼时,眼前一片模糊,耳畔传来熟悉又陌生的争吵声,脸颊伴随着隐隐刺痛,慢慢抬头看向前方,宛如梦中般情景重现。
  “韩天成,这日子没办法过了,你什么时候停职调查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要不是碰上你们单位的李姐,你是不是还打算瞒着我?”一个三十出头俏丽的女人和一个三十出头英俊男人,在屋子中间餐桌旁推搡着,而他们脚下是凌乱一片的碗筷和冒着热气的饭菜。
  “没瞒着你,就算你今天不问,我也打算和你说的。”那个男人伸手制止女人的动作,平静的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女人不敢置信。
  “只是停职调查。”那个男人淡淡低声。
  “那你怎么让我和久月回京了,老爷子那边怎么说的,韩天成,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女人瞪着眼,准备去拿手机,“行,你不说,我打电话给老爷子。”
  “苏云,爸现在身体不好要静养,你别拿这些事烦他。”那个男人连忙阻止无力的说道。
  “那大哥二哥那里呢,你没跟他们说么,他们怎么可能不闻不问?”那个女人高声质问。
  “大哥让我回京再说。”那个男人有些烦躁的回道。
  “韩天成,你们韩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真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还是大哥二哥他们做了什么?”那个女人想到什么后,带着怒气的问道。
  韩久月看着两人互不相让的场景,蓦然惊醒,身体往后移了移,贴在冰冷的墙面,心中有种猜测,随即目光移到对面白墙上的挂历,2005,十二月二十九日,周四。
  “好了,这事待会再说,孩子被你吓着了。”那个男人抬手示意女人别再问。
  “孩子,韩天成,你别拿孩子说事,不就打了个巴掌吗,我养了她十几年,怎么就不能动手教育一下了,你不说清楚,我就是不松手,你们韩家是不是出事了?”那个女人连忙抓住男人的衣袖,急切的问道。
  “你从哪里听到这些的,别捕风捉影。”男人脸色有些严肃。
  “天成,你给我个实话,到底怎么回事?”女人脸色阴沉,低声问道。
  “先让久月回房间,你刚才下手太没轻重了。”那个男人看了眼韩久月,低声说道。
  “我…”那个女人这才想起什么,目光也看向墙角不吭声的韩久月。
  那个男人移开女人的手,转身走到韩久月身边,俯身,手指轻轻划过韩久月有些红肿的脸,然后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声温和说道,“给你转学是我的主意,只是没提前告诉你,你妈心情不好,你也别怪你妈,你先回房,我和你妈说点事。”
  韩久月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脸,听着熟悉又陌生的话,侧头看了眼男人身后冷眼等待的女人,微点了个头,转身往不远处一个房门走去,步伐有些僵硬,伸手开门,然后关上门,把客厅的声音关闭在门外。
  背靠着门,韩久月身体不可控制的下滑,一屁股坐到地板上,目光环视,窗外渐黑,屋内有些昏暗,可却莫名的熟悉,揉了揉脸,那微带疼痛的感觉让韩久月低下眼帘。
  回来了,经过一世后,还是回来了,可为什么回来,韩久月神色怔然,看着自己的手,纤细的十指,柔软的手掌,刚才的一幕在记忆中浮现出来,这是回到自己十五岁那年,那个令她怎么也忘不掉的开始。
  想起什么后,韩久月迅速站起转身,悄悄打开一丝门缝,眯眼看向客厅,只见那个男人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低声说着,那个女人坐在对面沙发,带着不可抑制的怒气,却侧耳倾听。
  韩久月讽刺一笑,看着记忆中的两张面孔,这就是她第一世的父亲母亲啊,心中没半点重逢的激动,幸福就像泡沫,一戳就破,前十五年,她衣食无忧,后二十年,不堪回首。
  看着客厅两人,韩久月慢慢关上房门,不用听,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而接下来,这个三口之家面临的又是什么,她一清二楚。
  韩久月没太深的触感,父母离婚而已,经过第二世的生活,韩久月现在连一点波动也没了,这对夫妻决定的事,太过正常了。
  在韩久月现在零星的记忆里,母亲一直是气质婉约型,要不然也不会让京城韩家的老三看上,可韩久月却最怕母亲,每次看到母亲那双眼睛,就知道那是多么冷清,经过这么多年,韩久月现在想想,这个家前十五年的幸福,其实也就是幻影。
  韩久月叹了口气,对于韩家出事后,母亲的选择,她真的能理解,或许在以前,她深深的恨着,可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岁月,已经没那么深的感触了,毕竟没了金钱权力基础,拿什么来谈其他,而现实就是这么回事。
  对于父亲,韩久月想了想,不可否认,父亲给予的比母亲多很多,但面对家族和他自己之间,韩久月也只能排在最后,所以对父亲,她也没什么可恨的了。
  面对韩家的最后挣扎,面对老爷子的压力和大伯二伯的说服,韩久月知道,再娶也只是早晚,而她后二十年的生活,只是和父亲渐渐远离,只是被继母渐渐隔离,只能看着继兄堂而皇之的占据整个家庭的注意力,只能看着新生的弟弟出生后上下瞩目,家里再也没有属于她的位置而已。
  韩久月垂下双肩,头靠在门后,命运其实早就注定了,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在一切已经开始的时候,再来一次,韩久月不知道对她来说,到底有何意义。
  但是,能活着,总比死了的好,能再次活着,那当然是继续活下去了。
  韩久月摇了摇头,看着外面天色渐黑,慢慢走到床边,脱下粉色格子呢大衣,随手扔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踢掉脚上的拖鞋,往床上一躺,然后伸手把床边的台灯打开,轻轻呼出一口气,双手垫在脑后,目光无神的看着前方。
  霎那的转换,从第二世到第三世,韩久月其实有些激动的,只是有过一次经历,所以现在能快速的平复心情,还能淡定的想些有的没的。
  在韩久月的记忆中,今晚母亲会和父亲谈妥离婚协议,明天两人上午去领了离婚证,再后来,好像从银行辞职,一去不复返,从此再也没见过。
  而她,明天中午会和父亲去学校办理转学手续,三年同窗离开的时候连个招呼也没打,以后也只会在记忆中浮现。
  再过几天她会和父亲回到京城,然后没多久,父亲会从临海市公安局局长成为天南省天阳市公安局副局。这就是现实,从云端到低层,每个人都接受不了,当年的自己也是如此。
  从一个学校转到另一个学校看着简单,但是重新熟悉环境,熟悉同学,熟悉教学进度,都太难了,而且是初三最后一个学期,成绩中游的她,中考直接垫底,后来,也就没什么后来了,韩久月想起那人生中最灰暗的时期,目光微冷。
  韩久月伸手拎起床上的被子盖在微冷的身上,慢慢闭上双眼,其实有时候,对未来无知一些比较幸福。
  韩久月虽然知道未来,但没有阻止自己父母离婚的打算,那是一种必然,母亲的性格,父亲的性格,这样的事情一出,注定了没办法共同生活下去。
  韩家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如此,韩久月第一世没想过,第二世早就不去想,而现在,却觉得有些不对,老爷子病退,大伯调到清水部门,二伯直接免职,而父亲调到边远地区,大堂姐被退婚,二堂哥公司破产,三堂哥从军校出来分配到边防,整个韩家沉沦。
  打击时间太快,打击度太准,打击范围太广,这事太不正常,韩久月嘴角勾起,里面如果没什么事,她一百个不相信。


第2章
  不管旧的一天,还是新的一天,太阳总会从东边升起。
  从第二世回来,韩久月第一个夜晚睡的很安稳,除了和衣睡着有点不舒服,一点也没因为时空转换环境巨变而受到干扰,只是早上醒来的时候,有少许不适应,毕竟经历过星际时代二十年,生活远比现在方便很多很多。
  起床后,看了眼时间,听到外面没什么动静,韩久月打开房门瞄了一眼,看着客厅干净的地面,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韩久月讽刺一笑,随即关上门,心中想到,这就是华夏式父母,离个婚,作为儿女的总是最后才知道,什么都尘埃落定了,通知你一下就好,反正这是大人的事,你小孩别管。
  想到待会等父亲回来还要去趟学校,韩久月走到靠墙衣柜里翻了翻,看着整个柜子淑女风格的衣服,心中了然,这些都是母亲的安排,从小到大,没有主见,言听计从,这也是后二十年让韩久月生活天翻地覆的主要原因,因为没人再给她安排生活,没人再给她解疑惑,没人真正的倾听她的需求,她便无法适应,最后的结果的确可以预料。
  现在想想,如果不那么逆来顺受,乖巧听话,她也许有机会独立自主,自由自在,而不会困在那后二十年中,走都走不出来,直到死亡把她带到第二世,但现在想这些,对韩久月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了,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从衣柜里翻出一条的黑色牛仔小腿裤,又找出稍宽松的淡灰色羊绒衣和深灰色呢大衣,顺手扔在床上,虽然现在韩久月又年轻回来了,可那么多岁月,心态早已不复当年,衣柜里粉色系的衣服,她还真没什么勇气穿出来,就比如现在身上粉色毛衣,随后又从衣柜里翻出换洗衣服走进屋里的卫生间。
  虽然不是别墅,但韩久月家还是比较宽敞,两个卧室都带卫生间,一间书房,独立客厅,独立餐厅和厨房,还有个含洗衣房的卫生间,三房两厅三卫格局,毕竟韩天成在临海市呆了十几年,这还是他刚升副局时分配的住房。
  洗完澡,吹干头发,韩久月便用黑发圈把头发扎成个球球,然后用冷水敷了敷脸,昨天睡着没什么感觉,现在照了镜子后才发现,左脸有些肿起来,可见昨天那一巴掌有多重了。
  换好衣服,穿上外套,韩久月对着衣柜上的全身镜看来看,因为刚洗过澡,脸色带着红晕,整个人带着点柔弱,皮肤白皙,一米六的个头,四十左右的体重,韩久月嘴角抽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