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事件簿  第1页

由于本文作者已上了些年纪,玩儿不来速食爱情,所以男主不会早早地出现,本文主要配角名是按出场顺序排列的,不能做为判定男主的依据。不喜欢看细水长流类爱情的亲们当心误入,小作者我的原则是:没有人一开始就能知道自己的真命天子是谁,在《白雪公主》的故事里王子也是最后才出现的。
穿越・小姐
  唔……头疼。
  没想到这次感冒竟然这么严重,所谓“头痛欲裂”就是如此吧?……早知这样还不如不要强撑,去医院来上一针,这会儿也不用受这罪了……嗳,疼,疼……不是吃了药了吗,怎么一点儿事都不顶呢……
  唔……等等,好像……我好像忘了吃了……天哪!我那从二手市场淘来的液化气上还烧着开水呐!我怎么给睡着了呢!这还不得一氧化碳中毒了嘛!
  我攸地睁开眼,四五张盘旋在头顶的脸齐齐放大了瞳孔,而后又齐齐一声欢呼:“醒了!小姐醒了!”
  小姐?那几张脸是谁?我这间租来的小破屋子一向很少有人光临的,当然,除了追着我屁股后面要房租的房东同志。
  不行……先别管那些人是谁,我得……赶紧把液化气关了去……
  头晕眼花地坐起身来,一双手扶住了我的肩膀,女孩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道:“小姐,你先躺着,绿水去端药给您吃。”
  这个……难道是我幻听?我这破房子里连电扇都不称(chen),更别说电视了,那……这熟悉的台词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再次睁开沉重的眼皮,脸们只剩了一张,眼睛里充满关切地望着我,轻声说道:“小姐……您感觉还好么?”
  唔……我真想把这一幕当成是幻觉,可真实的头痛告诉我这是现实,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儿,梳着古代丫环头,口口声声叫我“小姐”。
  转动一下干涩的眼珠儿,发现头顶上不是我那掉了不少墙皮的天花板,而是吊着鹅黄纱帐的一张古典式架子床。呵呵……这下稀罕大了……丫环,架子床……呵呵……谁鼓捣的?……呵、呵呵……
  ――不是吧?!
  “这是哪儿?”我佯装毫无察觉异状地、平静的问向丫环头。
  “小姐……这是您的闺房啊……您……头还很痛吗?”丫环头有点惊慌,“要不要叫郎中来再给您看看伤?”
  “伤?我受伤了吗?”我也有点惊慌,不会伤到了某根大脑神经,所以才会出现这不着边际的幻觉了吧?
  “您的头……”丫环头眼眶里泪珠儿打转。
  头?我伸手摸摸头部最疼的额角,触手处是厚厚的绷带。这个……没听说重感冒了要把脑袋勒起来的……除非在我昏睡时被人暗算了……呵呵,谁啊,我这么老实,从来不与人结仇,谁能恨我恨到这种程度?……房东同志?不至于的吧,不是都答应他三天以后开了工资就交房租了嘛!
  唉……自欺欺人无用……我还是老实承认了吧……我好像,好像已经意识到了现在的我……不在原来那个世界了呐……记得我是因为重感冒请假在家,开了液化气烧水准备吃药,谁知一个没撑住就睡了过去,以我那租来的小破屋门庭冷落的程度来看……没等别人及时发现,我就已经一氧化碳中毒小命呜呼了……
  于是乎,现在看起来,我大概好像约摸也许可能疑似差不多……是灵魂穿越了。
  唉……穿还穿得这么俗,轰轰烈烈的撞个车了跳个楼了坠个崖了,让雷劈了让水淹了让火焚了,哪一个不比这蔫不嘟嘟的穿越方式来得爽快?好歹也得为我那并不算幸福的前半生画上个漂亮的惊叹号结尾吧?
  罢了,玉不琢不成器,人不穿多无趣……在哪里不是活?在哪里也不缺一个没人疼没人爱、顿顿萝卜和青菜的我。……那就这样吧,老爸,老妈,虽然你们离婚后又各自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使我这个原装女儿在谁那儿住着都感觉像是多余之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们,你们善良的女儿就算穿了,也会时时向上苍为你们祈福的……爸,祝你的那位新女儿越长越胖,越胖越傻……我可没有忘记她故意把我新买的裤子用剪刀剪坏了裆的事……还有,妈,祝你的那位新儿子越长越帅,越帅越白……他曾笑话我的胸平,并且送了件男用背心给我,我祝福他被猛男相中,做一辈子小受……就这样吧,我心怀感激,无怨无恨,平静祥和的告别你们……请善待我那边的尸体,骨灰盒不必买得太贵,有玉石质地的吗?实在不行檀香木的也可以,我不挑,生生死死都是朴实无华……
  “小姐,药来了。”丫环头的声音打断了我对那个世界最后的一点点回忆。
  运气还算不错,至少我这个“上家”还是位小姐,虽然听说穿越女大部份都穿到床上,中部份都穿成小姐,小部分都穿成带伤带病的,我这穿得虽然一俗再俗,总好过穿到猪身上,太个性的东西还是不大适合我这类低调人群的。
  这个丫环头,刚才好像自称绿水的吧?她一手端着碗,一手将我扶起来,我接过碗,一气儿将药喝下,然后递回给她。又一个丫环头冒出来,用丝帕替我擦了擦嘴,轻声道:“小姐,小婢已经派人去府衙请老爷了,您再躺会儿吧?”
  府衙?老爷?唔……由此可知,这“小姐”的父亲是位当官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大概不会愁吃愁穿愁钱花呢。
  我忍着头痛坐起身来,丫环绿水连忙扯过枕头垫在我的身后,好让我半靠在床栏上。仔细打量这间古代房间,衣柜,书架,桌椅,矮几,同电视上演的大体相像,再看身边两位丫环的装扮,敞领窄袖,短襦长裙,略似汉唐的风格。唔,对了,这是哪个时代?眯着眼往墙上挂着的画轴的落款处看去,见是“天龙雷烨十二年,某某草迹”。
  “天龙”是国号,“雷烨”是帝号,就如“清乾隆十二年”,或者也有不写国号的,直接乾隆十二年也可。――注:以上是我的猜测,反正没人听见,理直气壮一些没有关系。(-_-!!)
  至少可以由此得知,我真的很幸运的架了回空,原本历史学得就不好,况我一向只对野史感兴趣,这次自己也野了一回,撞了个好彩头。
  两个丫环立在床边望着我,担心和欣喜写在脸上,虽然她们这样的忠诚也许只是出于职业道德,但是在那个世界一向少人关爱的我还是很感激,便轻声开口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除了头还有一点疼之外,身体没什么大碍了。”
  绿水大约是见我的精神状态还算不错,欣喜地双手合什道:“小姐福大命大,真是老夫人在天有灵!”
  唔……这么说,这位小姐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了?看来从这两个小丫环的口中还能打探出不少事来,我得尽快进入角色才是,新生活从此时开始。
  “绿水,扶我下床。”我掀开被子,看到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嗯,好腿,俗话说:美不美,看大腿……总之令我这个身体的第二主人比较满意。
  “小姐,您三天没吃东西,先莫下床了……”绿水和另外那名丫环忙上来搀扶我。
  “那就弄点东西来吃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挪动着步子,“躺了三天,怎么也得活动活动。那两个丫头呢?怎么不见了?”醒来时记得头上悬着四张脸来着,新生活的第一步:理清人际关系。
  “红鲤和白桥给您弄吃的去了,”绿水忙答道,“大夫说,小姐您三天没有进食,醒过来后只能喝些细粥,以免伤了胃。”
  “嗯,”我在屋当中圆桌旁的绣墩上坐下来,皱着眉缓缓道:“这次伤了头,好些事情都记不起来了。绿水,把府里头的花名册拿来,我要看看,或许有助于恢复记忆。”
  “是,小姐。”绿水答应着,快步走出房间。
  剩下那名丫头则道:“小姐,青烟替你梳梳头罢,也清爽些。”
  喔,白桥,绿水,红鲤,青烟,四个女孩儿就是一幅画呢,蛮有意境。看来这位原小姐是个诗情画意的女子,可惜,可惜了,红颜美人多薄命(顺带脚的夸自己呢吧?)……
  青烟将铜镜捧了过来放在桌上,我慢慢转过头望上去……老天保佑,可千万别是嘴歪眼斜短鼻暴牙哈……哦……嗯……还可以,清水脸,挺乖巧,眼睛蛮大,皮肤很白,整体有些清冷,虽然不大符合我灵魂的气质,好歹也比那个世界的我上档次多了。
  青烟熟练地抄起象牙梳替我梳理头发,趁她不注意,我冲着镜子做了几个高难度的鬼脸,以确保我的灵魂百分百跟这具肉体契合了,别回头本来我是想哭的,结果脸皮却在诡异的发笑,那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头也梳好了,花名册也拿来了。我翻开来细看,前半部份是府里下人的个人资料,包括姓名,性别,出生日期,籍贯,入府时间,以及一些需要注明的的事项;后半部份是这些人各自在府中的职责分工。但见管家一名,姓岳名峰,统管府内一应大小事务。嬷嬷三十几名,丫环四十几名,家丁五十几名,有伺候老爷的,大约就是“我”的那位当官的爹了;有伺候少爷的,也就是说,这个家里除了一家之主的爹,还有另外一位不知是兄是弟的男性;有伺候小姐我的,就是绿青红白四个丫头。除此以外,还有专管洗衣做饭的,有专管打扫庭院的,有专管出门随唤的,也有专管看家护院的。总体下来整个府中约有人口一百五十人左右,规模还真是不小。
  我正想着如果再要绿水去把祖谱拿来以便我查询“爹”、“哥哥”或“弟弟”,以及“我”的名字会不会令人起疑时,便听得门外有人道:“老爷回来了!”
  老爷吗……我那素昧谋面的爹。
  门开了,进来一位身着大红官袍的清癯男子,高高个子,脊背笔直,面相不怒自威,步履有力沉稳,额间少许皱纹,颌下几缕青髯,看去耿直刚正,观之亲切可敬,不由得令我好感顿生。
  “爹,您回来了。”我叫得有些生硬,晃着虚弱的身体站起来行礼。
  “爹”大步迈过来一把扶住我,满是心疼地道:“灵歌,快坐下。身体可好些了?头还疼不疼?”
  “灵歌”,我的新名字。还好不是什么莺莺燕燕的,叫起来蛮清口。
  “爹不必担心,灵歌已经没事了。”我轻声道,抬眼仔细看着面前这位陌生而亲切的爹。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爹伸出大手抚抚我的后脑勺,“爹这几日公事繁重,一直难以脱身来看你,你自己要好生修养,切莫心急啊!”
  “爹放心,女儿已无大碍,您就专注公事罢,千万别为我这边挂心,自己也要保重身体。”我大着胆子去握了握他的大手,温暖而有力,心中不禁也是一暖。
  “爹”的眼神中有一霎的错愕,转而便被微微笑意取代,握住我的手道:“既如此,你好生歇着罢,为父还要回府衙,今晚仍旧不能回来陪你兄妹俩吃饭了,你且早些休息,不要坐得太久。”
  唔……“兄妹”,又是一条信息。
  送走“爹”,丫环红鲤端来熬好的小米粥,我这肉身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尽管饿得我前心贴后背,终究也不敢甩开腮帮子大吃大喝,是以只慢慢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