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降夫记  第1页

简介: 男多女少,一家一妻。南唐新帝初登大典,急需联姻来稳定各个世家旧臣,小郡主扶摇也被赐了婚,皇帝对她说,这家三兄弟,要是能降服了,军权大大的,她斗志满满,接过圣旨才发现,这特么不是昔日的世仇今生的冤家吗?
女主:皇舅舅,换一家行不行?
小皇帝斜眼:降服不了吗?
女主内流满面:手到擒来!
男主们:……

楔子

湖边波光微漾,天气是十足的晴,长安公主扶苑出现在水榭上面,夏日炎热,身后小厮给挥着扇子,扇着些许暑气,近日总觉疲乏,她实在不爱出门。
不消片刻,相约的人出来相见,她一身的白裙,柳肩细腰,走得很慢。
扶苑神色淡漠,却是没有丝毫的耐心:“你是何人?”
来人屈膝一跪,仰脸看着她:“民女姓白名淑宁,自幼与君正青梅竹马,若不是突然的变故,早与他结为夫妻。”
苏君正,正是长安公主的驸马,她垂眸看着地上的女子,见她顿了下来淡然说道:“继续说。”
白家女柔声道:“因君正家中变故,他不得不谋出路,这才投了公主,并且成功翻案还苏家一个清白,如今他大仇得报,也势如中天,淑宁恳求公主殿下成全我原本的姻缘。”
扶苑瞥着她,她微微扬着脸,虽然是跪着,但神色不见半分的卑微。
这几日苏君正的确是有点不对劲,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低头看着这突如其来约见她的女子,半晌才道:“哦?成全你?”
白淑宁嗯了一声,规规矩矩地磕了一个头:“合该就是我的东西,请还与我。”
扶苑笑:“知道本公主平生最厌恶什么样的人吗?”
她不觉冷了声音:“那就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贞洁坊的人,他苏君正为了权势宁愿弃了你,与我何干?别说的好似是我拆散了你们一样。”
眼角的余光当中,能看见他脚步翻飞,已经跑了过来。
显然,白淑宁也看见了,她站起身来,凑了她的身前:“公主何必在意那些是非对错呢?我只想让你知道,君正在意我,那就真的就足够了。”
扶苑抿着唇,他二人夫妻一场,心中凄凉。
可两年夫妻,她仍旧坚持说道:“我不信。”
白淑宁勾起双唇来,低声说道:“那你猜他是信我还是信你?”
说着她尖叫一声,往后一退就掉入了湖水当中……
扶苑一回头,正对上苏君正怒不可遏的眼,他大喊一声随手推了她一把,飞身就投了湖里去救人。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想自己要不要也跳下去算了,看看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可惜她两世为人自来娇贵,是半点罪也不愿遭,只冷眼看着他在湖里起起伏伏。
晚霞点点映着湖面,长安公主犹如一塑泥雕,不多一会儿,苏君正将人托出水面,放在水榭上面,他力气用尽,在水榭边上看着她,微微喘息。
“是我错,是君正欺骗在先,公主不必殃及她人……公主有气尽管对我使就是了,淑宁从小娇弱……”
“的确是你的错,”扶苑笑,打断了他,她见他苍白的手指就扳在水榭的边缘,顿起恶意:“苏君正,我成全你们,成全你们。”
说着一脚将他踢翻,让他又掉入湖水当中。
如此不日,公主府一纸休书,进面首无数,又待数月,扶摇降生。

第一章 及笄大礼

十五年后
“聆听教诲!”
随着一声高呼,跪在地上的扶摇顿时站了起来,今日是她满十五岁的及笄大礼,座上宾客无数,母亲最后教诲两句便是礼成了。他们的目光都看着这位永乐小郡主。她长发绾在脑后,一支孔雀金步摇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晃动,少许流苏从耳边垂下,身上一袭烟青长裙,裙摆上尽是精美的细纹锦绣,整个人看起来与平日淘气模样十分不同,娇俏十分。
座上的长安公主扶苑也很是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刚要开口说话,忽听院内喧哗起来。扶摇十五岁的及笄大礼,这种场合也不知是谁这般大胆过来闹事,正是疑惑,那沈家的老太太拄着拐棍就冲了进来。
她后面跟着几个小厮抬着个少年,哼哼唧唧的躺着。
看这架势竟是来者不善呢!
长安公主眯起双眼,那沈家老太太在众位宾客面前一拄拐杖,是气愤非常:“敢问公主,可还记着与沈家的恩恩怨怨?”
“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本宫早就不在意了,怎么了?”
“那既然旧事已经过去,现在得有多大的仇啊,小郡主竟给我家悦言打成这个样子!”
她话音刚落,孙儿沈悦言哀嚎出声,配合得紧。
长安公主叫人搬来椅子让坐,沈老太太只站着不动,她如何不知是小郡主及笄大礼,想必就是故意做法非要找个说法罢了。
扶苑看向女儿:“扶摇!怎么回事?是你给悦言哥哥打成这样的?”
她故意咬着哥哥的字眼,扶摇也不回答,只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担架旁边,上面少年敞胸露怀地躺着,能看见身上青青紫紫,都是痕迹。
沈悦言还抱着条腿,看模样伤得不轻。
扶摇抱臂以对:“沈悦言你还是不是男人?我还没去你沈家告状,你还敢倒打一耙,在我大礼的时候过来捣乱!”
少年拿眼色瞄着自己的祖母,沈老太太扑腾一下就是跪下了。
“还请公主给老身做主!”
“夫人请起,”扶苑看向扶摇:“扶摇,你缘何打人?”
“回母亲的话,”她昂首道:“一早我出去请皇舅舅观礼,回来的时候遇见了他,”扶摇一指点在沈悦言的脑门上:“这小子出言不逊,张口问我是哪个爹给主持,你们说我是哪个爹生的?世人皆知我是私生女,凭白的拿我耍戏,我当然气不过,这就扭打了起来。”
长安公主的脸色顿时变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她生扶摇的时候的确是私生,饶她怎么不在意世俗的眼光,可触及女儿的身世仍是恼了。
可一身怒气无处可发:“当街打架,成何体统!”
扶摇对着那沈家老太太一扯衣领,作势要脱衣裳:“沈老夫人只知沈悦言挨了打,却不知我身上也尽是伤处,要不要当场见见?”
她动作也快,脖领处一下扯了开来,露出些许雪白的肌肤,别个还未反应过来,沈悦言也顾不得腿疼了一下跳下了担架,两手一拢,一下又给她脖子捂得严严实实的了。
扶摇一动不动,只倔强得杵着,她脸色倨傲,像极了当年的长安。
众人心中也都明白了七七八八,沈悦言脸色通红连忙跪下认错,说自己也不是故意戏耍小郡主的,本来所谓打架,也就是扶摇打他,他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借此混进来能观她的及笄大礼才是目的,要是闹大了可是不想。
当然,别人也都是这么想的,愿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日子特殊,扶苑也不愿意多惹是非,重新安排了座位,将沈家祖孙两个人安排了一边,才算了事。
别人及笄,都是爹爹主持。
扶摇怎能不委屈,她的母亲扶苑出身高贵,是先帝唯一的女儿,是幼帝的亲生姐姐,自小在权势中长大,世人都知,她从小聪慧,是火药兵器之母。及笄之后订婚与沈家,后来婚事未成,又嫁与苏家独子苏君正,是真正的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谁知又不知怎么的就休夫了,不久后公主有了面首无数,形同陌路,偏偏这个时候生下了女儿扶摇,至今不知谁是生父。
念及往事,扶苑也是感慨万千,当母亲的,本应该在及笄大礼上面好生教诲她一番,可女儿神色倔强,却是委屈无比的。
明明是她的嫡长女,明明应该享受宠爱无数的。
她眸看着扶摇,言语轻柔:“你也想知道你爹爹是谁?”
扶摇一愣:“是谁?”
一干人等都竖着耳朵等着她开口,扶苑想起那人模样,笑道:“你爹爹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男子,可惜福薄没见着你的面就去了。”
说着像是安慰她一样说道:“没错,他早在十五年前就死了。”
扶摇丝毫不信,可是扶苑脸色一变,又是正色道:“若说教诲,爹不在娘也是一样的,你只记得娘的一句话,记牢了。”
她连忙跪下,听见母亲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扶摇你记住了,但凡能失去的东西,那就不是你的,什么都是次要的,唯愿我儿一生肆意。”
扶摇叩首:“谨遵母亲教诲!”
旁边的人刚要喊上一句礼成,忽听外面一声高喝:“皇上驾到!”
众位宾客立即下座迎接圣驾,不消片刻,幼帝扶婧在侍卫的拥簇下走了进来,他一身便服,背着手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堂内顿时跪了一片,只长安公主仍旧端坐上首,目光就落在他身后的男子身上,动也不动。
扶摇本就跪在地上的,这会只是转了个方向,连头都没抬:“给皇舅舅请安。”
幼帝扶婧年仅十岁,此时看着姐姐脸色不好,顿时笑道:“朕来迟一步,皇姐是不是恼了?”
扶苑收回目光,淡漠道:“岂敢。”
幼帝也不看她脸色,只叫众位起身,然后笑道:“朕也知道迟了,所以特意备了一份礼,算是赔罪吧,太傅。”
他唤了一声,随即让开身子,让身后的苏君正过来,示意他上前。
幼帝的太傅,只有一个,那就是当朝的首辅大人,苏君正,扶摇一愣,顿时抬起头来。
眼前的男子一身白衫,虽年近四十却仍是清俊十分。
公主府上上下下都知道,母亲与他势如水火,更何况扶摇。她的及笄大礼也是不曾请他前来,这会见了他,一怔之下随即起身,却被已经到了跟前的苏君正按住了肩头。
长安公主脸色又沉了三分,小皇帝已经金口玉言了:“朕是扶摇的皇舅舅,她既然无父,就当朕是爹爹一样吧,这支簪子太傅替就我给扶摇绾上吧。”
他才十岁,拿他当爹爹,这话说地……
扶摇看着平日还曾对自己撒娇讨贱过的皇舅舅,正是怒目以对,她头上一沉,便多了支琉璃白玉簪。
苏君正后退一步,朗声说道:“愿小郡主一生安康,礼毕!”

第二章 顾家若善

“他算什么东西!”
扶摇一把将头上的琉璃白玉簪扔了出去,她十分用力,甩得很远,刚好一人来回走过伸手一捞,两指堪堪夹住,就那么提在眼前细细的端详。
这个男人十指秀美,他一抬眸,双目妖媚而风情,他伸手将簪子送到她的面前,满眼的都是笑意:“哟,这东西小郡主可摔不得,很稀奇呢!”
她神色不耐,一把拂开了去:“你稀罕给你,看拿去我娘面前不恼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