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悟  第7页

冬至过去没多久,万顺三十一年的春天终于姗姗来迟,而顾虹见和林思泽第一次真正认识彼此的时候,顾虹见怎么也没想过,两个人的关系会变成后来那样。
  如果知道的话,她想她不会在某个半夜还被奴役扫地的时候,偷懒跑去无人的宫殿,结果碰上了突破重围,翻墙而入的孟先生。
  但当时的顾虹见自然是无法预料之后的所有事情的,所以已经在宫里待了快两年的,快要满七岁的顾虹见,还是放下了扫帚,溜去无人的冷宫的墙角,躲在树后面偷懒休息。
  然后她看到一个人像福贵人养的那只波斯猫一样轻巧敏捷地翻墙而过,而后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地上,那人身形颇为高大,一身黑色衣裳,看起来很有点鬼祟,顾虹见看见之后吓了一跳,不慎碰倒了旁边的扫帚,那人几个闪身便到了顾虹见身边,目光冰冷,仿佛随时要取顾虹见性命。
  但见顾虹见只是个缩成一团的小女孩时,那人动作一顿,随即才道:“你是宫女?”
  顾虹见吓的眼泪直流,不敢去看他,而后紧紧闭上眼睛:“是。但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不要杀我。”
  对方大概觉得有趣,道:“如果我非要杀你呢?”
  “那,那我就大喊,如果你被人发现……”顾虹见不着调地说着威胁。
  那人却似乎颇为赏识,道:“年纪这么小,胆子和心眼倒是不小。可惜是个女孩。”
  可惜是个女孩这句话,顾虹见已经听过太多次了。
  她从小就很聪明勤奋,会帮父母做事,然而总有人似有若无地叹息,说“可惜是个女孩”,弟弟出生之后,这句话出现的频率就更高了,直到涨水之时,父母为了弟弟,干脆地放弃了她,她看到母亲含泪,说了句“可惜是个女孩”。
  顾虹见心里十分难过,但也无可奈何,男子尚可以自宫变太监,她能如何?
  进宫之后,她倒是渐渐不觉得有什么了,毕竟要进宫,男子可是要变成太监的,而她却可以安然无恙,真是非常幸运……
  然而此刻被这个黑衣人这么一说,顾虹见莫名地又生起一股怒气,道:“女孩又如何?!你,你娘难道不是女的?!”
  顾虹见年纪太小,见识也少,说的反驳都惹人发笑,那人忍俊不禁,而后道:“嗯,说的对。小姑娘,我很喜欢你。我问你,你想不想比男子更强?”
  顾虹见傻了傻,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忽然这么问,但还是耐不住诱惑,老实道:“想。”
  那人满意点头:“那你想不想学功夫,保护自己,也保护其他人?”
  “想!”
  那人目光在顾虹见旁边的扫帚上扫过,继续道:“那,你想不想将来权势滔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有人都不能再欺辱你,不能再决定你的生死,相反,都得唯你是从,生死由你掌控?”
  这是顾虹见未曾想过的状况,但她还是忍不住热血沸腾地说了句“想”,而后又疑惑起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谁之下?”
  那人笑起来:“还真聪明。那个人嘛……我一会儿就带你去见他。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顾虹见。”顾虹见老实道,她那时候,已经被这个很会给人幻想的黑衣人给弄的服服帖帖了,也没管对方是不是在空许承诺。
  “虹见?好名字。我姓孟,将来大抵要教你许多东西,你喊我孟先生便是了。”
  孟先生笑着,将小小的顾虹见一搂,而后肆无忌惮地用轻功翻了一座墙,顾虹见惊的快昏过去,却又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和期待。
  总有一天,她也可以这样,不是在别人的臂膀中,而是凭着自己的力量!
  然后她发现,孟先生带着她去了另一个人迹更为罕至的地方——白孚殿。
  那里,是林思泽的小宫殿——这个小,是切切实实的描述词,白孚殿是之前林思泽生母被分的殿,小的可怜,林思泽母亲死后,这个白孚殿便归了林思泽。
  在宫里待了好歹快两年,顾虹见自然知道自己是来了那个倒霉鬼林思泽的地盘,她惊愕万分,却见林思泽已经在白孚殿附近等待了——大半夜的,他的白孚殿外也没有任何守夜的人,只有他自己一个,孤孤单单的。
  见孟先生来了,林思泽先是露出个欣喜的表情,热后他看到孟先生抱着的顾虹见,又露出了个见鬼的表情。
  孟先生把顾虹见放下,而后拍了拍顾虹见的脑袋:“你认识他吗?”
  顾虹见怎么也没想到孟先生说的“一人之下”居然是指林思泽,又想到万顺三十年的那个冬至,顿时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但她还是老实地点头:“嗯,知道。”
  顾虹见向林思泽行了个礼,道:“六皇子好。”
  林思泽没有理她,而是直接看向孟先生,道:“孟叔叔,她是?”
  “哦,路上碰到的小宫女,我说过,你必须要有人帮你,我觉得她挺适合的。”孟先生道。
  林思泽当时的表情颇为微妙,但还是点了点头:“谢谢孟叔叔。”
  再很后来,顾虹见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思泽的母亲虽只是个宫女,然而在她入宫之前,其实早有婚约,据说是她们村中的私塾先生——那私塾先生不止文采斐然,武功更是高强,倒像是是什么绝世高手——正是孟先生。孟先生在宫外得知林思泽母亲的死讯,悲痛万分,跑来宫中寻林思泽,又见他生活苦处至极,心疼之余决定带林思泽离开。
  但林思泽直接拒绝了。
  后来顾虹见问他原因,他说,因为与其被带走过平凡的生活,他更愿意韬光养晦,报仇雪恨。
  那时候的他偏执又疯狂,恨宫中所有人,活下去的目的不过是有朝一日惩治那些人。
  惩治宠幸了母亲,却将她弃之不顾,任她惨死宫中的先皇,惩治欺辱他,瞧不起他的兄弟和下人。
  顾虹见虽然也很想站在高处,不过倒没有林思泽这样极端的想法,但她问出这些的事情,已经对林思泽唯命是从了,所以根本没管林思泽偏激不偏激,反而夸他想法很棒,搞得林思泽都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林思泽不愿走,要报仇,要登上高位,于是孟先生决定帮他,可他是宫外之人,又是个男人,虽然武功高强,但频繁出后宫也到底不便,尤其白孚殿还在颇为里面,虽然位置偏僻,但要经过很多位置不算太偏僻的地方。
  因此,遇到顾虹见之后,孟先生心思一动,决定让这个和林思泽年纪相仿,看起来经历也相仿的小丫头成为林思泽的帮手。
  顾虹见心想,我还救过他的命呢,看来一切都是天注定,她要帮他,从很早就开始了。
  不过,实际上虽然林思泽当时像是答应下来要让顾虹见帮他,实际上却对顾虹见很不满,一方面来说,他并不太想要一个所谓的帮手,另一方面,他觉得眼前这个瘦小还有点呆的女孩怎么看也不像能成为自己帮手的样子。
  那时候的林思泽还不够委婉,于是在后来不久,顾虹见就晓得了林思泽的意思,顾虹见先是大怒,随即反而生出一股好胜的念头,她一定要林思泽明白,她可以做的很好。
  不过出于种种考虑,顾虹见并没有告诉林思泽还有孟先生,两人在冬至那一晚的瓜葛,她的直觉告诉她,林思泽不是那种喜欢被揭伤疤的人。
  孟先生教了顾虹见一两次功夫,都是很基础的东西,但顾虹见经常要在极冷或极热的天气里干活,动不动被罚站罚跪,居然也有了不错的身体和强悍的忍耐力,因此孟先生颇为满意。
  而不知道是孟先生和林思泽用了什么手段,顾虹见很快被调到了林思泽那里去当差——林思泽那儿一年四季都被克扣银两,且地位最低下,谁都不想去,顾虹见要换过去,真是轻而易举。
  对于顾虹见来说,在哪里生活都很艰苦,而跟着林思泽的话,还更加自由了,因此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但是林思泽对她的态度倒是不怎么好。
  实际上林思泽对顾虹见态度也无所谓好与不好,他只是不信任顾虹见而已。
  但当时顾虹见却只是认为林思泽不喜欢不打扰,因此见他不怎么搭理自己,便干脆也不搭理林思泽。
  反正她也是孟先生带来的人,而林思泽又很听孟先生的话,只要孟先生让她在这里,她就可以在这里——年幼的顾虹见已经思路清晰,条理分明了。
  她原本对林思泽还是有几分忌惮的,但是见林思泽永远只会无视自己,顾虹见先是有些愤愤,之后反而平静下来想,既然林思泽不理她,那她也可以不理林思泽。
  不但不理林思泽,有时候还欺负林思泽。
  她像以前的宫女的一样,故意不帮林思泽送衣服去洗,不帮林思泽领衣服,领被子领饭,而林思泽居然也很淡然地照旧自己去领也没跟她说一句话。
  顾虹见气个半死,又想出个办法,有时候吃午饭,按理来说她是要吃林思泽的剩饭的,但她故意和林思泽平起平坐,和林思泽一同吃饭。
  就这样,林思泽居然也只是瞥了她一眼,眉头都没皱一下,继续吃起饭来。
  顾虹见气的嘴都歪了,每天都在发明让林思泽生气的办法,然而很可惜一直没成功,林思泽每天对她说的话依然最多只有“让开”,或者“你下去吧。”
  不过林思泽倒是从来不曾对孟先生告状,即便孟先生几乎每两晚就会来一次,会教两人功课与功夫。
  只是林思泽毕竟是皇子,比起几乎不识字的顾虹见水平还是高了太多太多,因此顾虹见每次听孟先生和林思泽聊功课方面的问题,都是一派茫然。
  好在顾虹见果然有点学武的天分,林思泽却不算是个有天分的习武之人,而平日里顾虹见没事就会自己蹲马步练拳,这样下来,不到一个月,顾虹见的下盘居然就比林思泽稳了不少。
  ——某一次,御膳房端来的菜里居然有肉,已经习惯和林思泽平起平坐一起吃饭的顾虹见眼睛都亮了,伸筷子去抢,而素来冷静的林思泽大概也很想念肉味,居然也伸出筷子去抢那块最大的肉。
  两人的筷子在空中交汇,顾虹见往林思泽那儿看了一样,随即毫不犹豫地反手打开林思泽的筷子,林思泽终于露出个不爽的表情,手臂一翻,也用筷子去敲顾虹见的筷子,而后牢牢地夹住了顾虹见的筷子。
  顾虹见几乎要气死,也不由得认真起来,手上的力气随之加大,整个手臂一扬。
  然后,林思泽居然就整个人翻到,坐在了地上。
  两个人都愣住了,同样不可置信地看着彼此。
  顾虹见傻了半响,第一反应也不是把好歹是自己台面上主子的林思泽扶起来,而是赶紧把大肉夹起来吃了。
  林思泽眼睛瞪的更大了。
  这倒是顾虹见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