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犯罪  第1页

简介: 一艘满载着全球金融大鳄商业巨头的豪华游轮“女神号”神秘沉没;两天后距离沉船地点16海里的荒岛上发生两起离奇命案;“女神号”幸存者被恶意洗脑,获救后却选择亡命天涯;带着邪恶气息的一撕两半的扑克牌黑桃J出现在闹鬼的阴森小镇……警方在调查过程中遭遇了一系列“不可能犯罪”,真相扑朔迷离,离奇命案却接踵而至。种种推理或被证实或被推翻,这出惨剧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可怕阴谋?神秘莫测的黑桃J是谁?又是谁完美地操纵了这一切?

  序章
  【1】
  暗,不断地在眼前蔓延
  冷,像一把锋利的刺刀从头顶直贯而入
  血,似乎只有滚烫的鲜血,才能与之抗衡
  时间,在此刻犹如静止
  ——我要死了,你一定要活下去
  (是谁的声音?)
  ——杀死黑桃J,还有,剑飞就托付给你了
  (我也要死了)
  世界,从此被黑暗湮没……
  【2】
  冯剑飞僵硬地坐在椅子上,面部肌肉也同样僵硬。
  “紧急救援刚结束了!”秦伊妮闯进了刑侦办公室。
  “发现了没有?!”冯剑飞的身子像弹簧一样直了起来,睁圆了眼睛直瞪着她,吓了她一跳。
  “只有……一个人确定生还……”秦伊妮调整了一下呼吸,“不过他好像已经失忆了……”
  “就一个人?”
  “是的……”
  “我去看看,你给我待在这里不许走!”话音未落,冯剑飞已经像风一样刮了出去,办公室里只剩下了秦伊妮孤零零的一个人。
  老实说在她眼中,冯剑飞是蛮英俊的一个男生,特别是1米8的个头散发出一种使不完的活力,就像旷野里飞奔的豹子一样热力四射,脸蛋也被熏得微红,对异性而言更增添了几分魅力,真想让人轻轻地捏上一下。可是他的独断独行和不可一世(也许用自以为是更为恰当),却一直让她看不顺眼。说起来他比她还晚进刑侦队一年,现在的职位充其量也就是和她平起平坐,凭什么整天嚣张跋扈,对她吆五喝六的?破案子也只知道抢风头,还整天把“推理”挂在嘴边装腔作势,其实别人还不是因为他的二叔冯鹰是刑侦总队长,还有一个被誉为M市第一神探的表哥才一直让着他嘛。
  “哼,我最看不惯这种靠关系往上爬的人了!”秦伊妮下意识地咬紧嘴唇并生气地跺了一下脚,皮鞋也似乎体会到了主人的心情发出短促的低吼。与此同时,她才意识到一件事,身子不由得轻颤一下,“难道说……那艘客轮上有什么重要的人?难道会是……”
  【3】
  “怎么?”冯剑飞把双手重重地落在负责救援指挥工作的老张肩上,眼角迸出泪花,一种撕裂似的声音从咽喉深处发出,“快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老张的身板形同枯树,经他这一拍立刻就像要折了似的。他慢慢地抬起头,凝视着冯剑飞的双眼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冯剑飞注意到不止他眼睛已经失去光彩,微黑的眼袋也明显凸出,在脸上不停地抽搐着,但就是一句话也吐不出。
  “说啊!”急得冯剑飞又大吼了一声。
  (不管怎样,你倒是快说啊!)
  “只找到一个年轻人,不过他已经面目全非。他是被倒着从海里拎出来的。我们原本只是想辨认一下尸首,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老张终于开口了,声音比平时更苍老了十倍,“也许是个奇迹吧,拎起后没多久他的嘴里开始往外吐水。我们就马上把他送医院抢救了……”
  “那冯鹰和冯云霄呢?!”冯剑飞厉声喝问道。
  这句话如同晴空霹雳般打断了老张的话语,他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低下了头。
  “那你告诉我,‘女神号’遇难的原因是什么?!”冯剑飞仍旧对他肆无忌惮的大吼,浑厚有力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扭过头来。他们的眼神多是诧异,因为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头儿被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喝问。老张对四周的表情不为所动,只是沙哑地回答:“具体还不清楚,仍在调查中……”
  “对了,好像有个失忆的人?”冯剑飞想到秦伊妮前面说过的话。
  “就是前面我说的那个生还者,医院来过电话了,他失忆了,记不得自己是谁。”
  “这怎么说?”
  老张忽然神色一变,他把嘴凑到冯剑飞耳边压低了声音:“经检查他好像被喂了‘妮默辛’。”
  此言一出,冯剑飞倒退了一步,连声音都似乎有些发抖:“哪家医院?我要去看看!”
  “你跟我来。”老张煞有介事地瞅了冯剑飞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4】
  医院的长廊死一般静寂,冯剑飞故意把鞋跟踩得咚咚作响。一个大夫迎面走来,表情不苟言笑,只是在经过老张身边时微微颔首。这种压抑气氛让冯剑飞心里很不舒服,这是军队医院所特有的严肃导致的。
  来到2015病房前,老张直接打开了门。可两人的表情瞬时僵住了,只见病房里空无一人!
  凌乱的床铺上有一个微微塌陷的轮廓,证明曾经有人睡过。地上散落着几许撕碎的布条,这景象让冯剑飞感觉似曾相识,彷佛是藏在记忆深处的某个闪动画面。
  “他小腿骨折了怎么还会乱跑呢,会不会是去上厕所了?”老张茫然地问。
  “不对,这布条有问题!”冯剑飞一个箭步冲到窗前,果然不出所料,只见一根用布条拧起来的“绳子”正垂在窗外,窗下的草丛还有被物体压过的痕迹。
  “他跑了!”冯剑飞怒道,“你们怎么看守的,这还算军队医院啊?”
  老张急得无言以对。
  不过追也许还来得及!
  冯剑飞无奈地拍了一下大腿向外冲去,老张勉强地跟在后面,他也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那个幸存者为什么要开溜呢,他不是失忆了么,失忆了又怎么会要溜?难道……失忆是一个幌子?中了“妮默辛”的症状是他伪装的?看来只有这么解释了,他现在逃走明显是做贼心虚!因为认定被服下了“妮默辛”,才会疏于防守,犯下了这个致命的错误!
  医院门口守卫的军人立得笔直,老张冲上前去大声询问,可是军人果断地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老张急得抓耳挠腮,冯剑飞此时却冷静了下来,好像对此早有预料似的:“他即使腿折了,也不可能从大门走的。医院的走廊走动的人本就很少,可是他还是大费周折翻后窗逃走,说明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又怎么会再冒险走这里呢。”
  “你怎么不早说?”老张也发急了。
  “因为他从后面跑铁定追不上,那里紧接着后墙,2米来高,手一伸就能翻出去,再穿几条弄堂就是闹市区,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坐在出租车上逃亡了……”
  “我马上给所里打电话通缉他!”老张怒吼一声。
  “……”冯剑飞没有回话,只是用手捂着嘴在思索着什么。
  就在这时,两个年轻的护士叽叽喳喳地从远处走来,她们脸上神采飞扬的表情与此刻紧张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刚才病房里那个人真有趣!”
  “是啊,真是笑死我了!”其中一个护士掩面而笑。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表情与正常人完全相反的男人呐!”
  “也许他是从海里被倒着捞上来的原因吧,连表情都颠倒了……”
  “你真坏,哈哈。”
  “啊,就是他!”老张大声喊道。但当他转头找冯剑飞时,他的身影竟然已在十米开外,他正以大步流星的速度朝医院后门狂奔着。不明所以的老张有点纳闷,嘴里嘟囔了一句:
  “不是刚才还说来不及了么?”
  【5】
  “表情与正常人完全相反的男人……”
  护士的话语依旧回响在耳边,冯剑飞用最快的速度蹿出小巷,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口,在心底狂声呼喊着:冯云霄,你究竟想干什么?!
  与此同时,一辆飞快开往火车站的出租车上,司机对后座的乘客时不时瞟上一眼,他第一次看见这么狼狈的人,甚至可以用古怪来形容。而后座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司机的异样目光,但此刻他已经无暇顾及,只是尽量装出一副不在意的神色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过往人流。
  (我是谁?我怎么会记不起自己是谁了?)
  突然腿上撕裂的疼痛又一次打断了狼狈男子的思绪,汗一滴滴地顺着脸颊两侧滑落。不知为什么,痛的时候脸上却会不自觉地浮现笑意,形成一个诡异的表情,看得司机背脊发凉。男子却浑然不觉,只是在心里不断地默念着一句话来分散对疼痛的注意力。
  (黑桃J,我一定会杀死你的!)
  ……


  第一章 小镇的招魂
  【1】
  阿牛坐在屋外的台阶上望着小镇的入口,揉了一下眼睛后长叹了一声。他生活在葛新镇的年头可谓不短,但这个小镇已经让他深感厌倦。这里不止地处偏僻,而且人大多也性格孤僻,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单调乏味,爷爷说是这地方阴气重的缘故。
  (阿牛,这就是小镇的命,也是你的命,一个人的命运是不可能改变的!)
  爷爷的话总是回荡在耳边,阿牛从来没有怀疑过。
  不过枯燥的生活似乎偶尔也会迎来改变,这是自从那个奇怪的人来到这个小镇之后阿牛开始体会到的。具体为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当那个瘸腿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着实吓了一跳。刚开始觉得他的表情显得有点诡异,但当得知他已失去记忆时不禁怜悯了起来,同时还伴随着一种奇特的感觉。他分不清这是什么,就是有点纳闷,似乎一个失去记忆的人不应该有那种眼神。失去记忆还能坚持什么呢?你不是已经被命运抛弃了么?阿牛只是帮他把腿上打上石膏,跌跌打打他会治,记忆他可帮不了他。对了,他自称阿益,这肯定是他自己给起的,不知是坚毅的谐音,还是失忆?
  “又吸完了!”阿牛瞅着烟屁股又叹了一口气,然后习惯性地把它重重地揿在地上再碾上几下。也许是那个人的到来,让他思考的次数变得频繁了。思考是件好事还是坏事他却不明了。当抬起头时,一个陌生的身影映在他的视野里,这好像是梦中的画面。
  她是一个皮肤白腻的年轻女子,甚至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在乌黑飘逸的长发下是一张鹅蛋型的甜美脸庞,虽然穿着朴素,但却掩藏不住一种带有灵气的美和眼里的笑意。虽然葛新镇从未出过如此美女,但让阿牛感到惊讶的是她手上正拎着一个与她身形非常不相称的黑色长形大皮箱,两个组合在一起顿时产生了一种格格不入的魅力。这里面会装着什么呢?他的好奇心立刻被勾起来了。当确定这不是幻觉的时候,他站起身,走上前搭讪:“你是来找谁的?”
  “胡鑫,你知道胡鑫住哪儿吗?”她看起来一点也不畏生。
  “啊,胡鑫啊,离我家很近的。我带你过去吧,你是他媳妇吧?”
  “不是,我是他妹妹。谢谢你哦。”她的声音带着磁性。
  阿牛顺手接过她的大黑箱子,朝胡鑫家走去。说起胡鑫,他是一个深居简出的人,平常不苟言笑,整天窝在家里写小说,脸上刻着自由职业者的落魄。
  “你叫什么?”阿牛问,“这大箱子里装的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0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