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武装爱红装  第1页

简介: 自小在国外长大的豪门千金,从21世纪意外穿越到了80年代的军旅世家……
性格乐天独立自我的她又会与这里的人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简单说这就是一个臭美自恋有时爱抽抽的穿越女与一位严肃别扭的冷面军官的爱情长跑……
正所谓人在江湖漂……时刻要挨刀……挨得了一刀,还有第二刀,刀刀砍下来……不死就成仙……
自然我的目标是成仙的……祝愿各位每天都开心幸福……
嘿嘿……本文属轻松搞笑文……


  老天不带这样玩人的!

  这世上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在苏夏即将过去的十八年人生中,她一直没有深刻体会过这句话的含义,因为她一直过的平淡甜蜜幸福,兴许是连老天都嫉妒她了吧。

  于是那天当她从学校西门外的咖啡馆喝完咖啡,准备回自己在绿苑小区居住的小套房的时候,一辆失去控制的公交车就这么横冲直撞的朝她驶了过来,于是悲剧便发生了。

  苏夏感觉自己身在云端,四周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任何景物,除了棉絮般的白还是棉絮般的白,耳边隐隐传来一阵嘤嘤的哭泣声。苏夏的意识慢慢汇聚,她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还活着,没死。

  没死?妈呀!那可是辆体型庞大的大客车啊。自己没死?那自己在哪?还是躺在大马路上等待救援?不知道自己现在被撞的样子难不难看,那可是自己大学的西门。来往的同学一定很多吧。平时她可是极臭美的一个人,果然臭美久了事要遭报应的。

  要不还是在医院准备做手术?亦或是手术已做好,上了呼吸机,身上乱七八糟的插了十几一二十个管子,等待奇迹?难不成自己成了植物人?

  植物人!就是吃喝拉撒全在床上,请个护工或自己妈妈伺候着,给自己擦身洗漱,这对于爱干净爱漂亮的苏夏来说。简直无法忍受啊……

  关键是自己还是意识清醒的!亦或许她已经沉睡了很多年,自己被车撞伤,已经是三年、五年,甚至一二十年前的事了,等自己现在醒来,沧海桑田,自己从一个二十岁的妙龄少女已经变成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了!哎呀,我那不曾经历,却已逝去的青春年华啊!!!

  嗯!即使没成植物人,那自己也一定是残废了,锯了胳膊砍了腿,或者毁容了,总之,万恶的公交车啊……不死便是重重重伤,都怪自己太心急,没扣好安全带就急着往下蹦,体验刺激……

  虽然在面临死亡的前一刻苏夏还在拼命的呐喊‘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上还有父母,我还没有交过男朋友,没结过婚,我亏呀!我不能死!’但她死命呐喊祈求上苍的同时也忘了,如果自己不摔死,也不会有好下场的,这比死还让她难受啊!

  苏夏的内心在拼命的挣扎,可是悲哀的她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清晰,甚至她听到了爸爸重重的叹息声,“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多大的事啊!”虽然是气恼的语气,可苏夏也听出了爸爸浓重的鼻音。

  “多大的事?这孩子自小就脸皮薄,学校里同学老是欺负她,你也不管管,就你还有理撺掇我一起不管她,说什么鬼话让她独立!她还是不是你女儿?你就一味的责备她,怪她不争气,丢了你的脸!是,苏师长,是我夏琴没教好女儿,我性子懦弱,自卑,把女儿教育的也胆小怕事,见不了世面,可你想过没有,女儿没出世,你就忙国家建设,自卫反击战去了,我们孤儿寡母容易吗?那些年都传你死在战场上了,是,我们是烈士家属了,村里给些补贴,可女儿从小没了爸爸,被人欺负。我含辛茹苦带大她,你打了胜仗,立了战功,风光了,接了我们母女到城里享福,可这福我们享不起,我们就是从农村来的乡下妇、农村娃,比不上城里养大的大小姐上的了台面,可你没见着女儿多努力吗!小时候穷,她没读什么书,现在到了城里怎么跟的上人家,呜呜呜呜……女儿这要是醒了,我们娘儿俩就回乡下去,再也不受这城里人的窝囊气,要是她醒不过来,我也随她去了……”

  夏琴拥有农村妇女所有美好的品质,勤劳、朴实、坚韧,但同时也懦弱、逆来顺受,这么些年她一直活的忍气吞声,可以说苏师长走后她一直活的很苦,但女儿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为了女儿,为了能等到据说已死的丈夫回来,就算再苦再累她也忍着,直到五年前苏师长找到她们母女,但是生活的好转,并没有给她们带来多大的幸福!

  关于苏美丽

  苏师长与这个女儿嫌隙极大,许是长年军旅生涯的原因,即使苏师长内心火热,面上仍是严肃刻板的样子。苏美丽极其害怕这个父亲,父亲稍微大点声,她都会吓的发抖,对此苏师长很是无奈,想他战功赫赫,杀敌无数的民族英雄,怎么会生出这般懦弱的女儿。

  女儿来城里后,苏师长给她找了个重点公办学校,指望着她多读点书,可以多接触人,乐观开朗些,可这孩子,许是根基太差,三天两头,老师就会找家长谈话,苏师长丢不起这个脸,就将这个艰巨的任务回回都丢给了自己赤胆忠心的警卫员了,每次看见警卫员小李灰头土脸的回来,苏师长也不好意思,但没办法呀,苏师长是军区有声望的人,虽然他也没多少文化,可就因自己没多少文化,所以想让女儿弥补自己的遗憾!

  他也知道女儿在学校会受欺负,每次回来眼圈都红红的,要不就趁他不在时,撺掇她妈给她退学,回农村。这让苏师长不满意啊,革命儿女哪个不是迎着困难而上的,哪有遇到点挫折就打退堂鼓的。

  再说这孩子间闹的矛盾,他堂堂一个师长大人也不好插手呀!再说孩子要独立,家长是不可能一辈如母鸡保护小鸡般护在身边的,他自己不帮女儿出头,自然也是不许老婆什么事都护着孩子的,苏师长自小是贫苦出身,也是被自己老父亲给打大的。

  在这个铁血苏师长心中,带孩子也如自己带兵般,要狠的下心,他总想着严师出高徒,慈母多败儿,女儿的困难该由她自己克服,谁曾想女儿却一天比一天孤僻,一天比一天的寡言少语,最近这一个月简直就像个哑巴一般,想苏师长一生带兵,哪个刺头兵不被他带驯服了,唯独这个女儿生生难住了他。

  苏师长心想着让女儿独立,可在苏美丽心中就不这么想了,她看班里同学经常提到父母欢欣鼓舞的样子,再想到父亲那张刻板严肃的脸,就认定父亲不喜欢自己,她也讨厌自己的不争气,可自己脑子不好使,自己能有什么办法!本来母亲还是很疼爱她的,现在妈妈听了爸爸的话,也不关心自己了。苏美丽觉得自己太孤独了,这世上就没有一个人真正爱自己,关心自己。

  班上凌晓玲一伙同学又欺负自己,她知道她试属于学校有名的梅子帮的,自己又根本惹不起。苏美丽知道自己虽然成绩不好,可长的随母亲,皮肤白皙,眼睛大而水灵,很是漂亮。班上一些男生都暗暗地喜欢她,可她害怕呀,她不要他们一点点的好感,而招来凌晓玲的嫉妒,她已经很努力的把自己扮丑,刘海留的长长的,几乎盖住了半张脸,平实也低着头走路,穿着深蓝或灰色的衣裳,挤在人堆里,平平无奇。

  可林小玲她们仿佛欺负她就是人生一大乐趣,本来任何事只要时间一长,一切成习惯,就如家常便饭般,都没什么感觉了,苏美丽总是对自己说,忍忍再忍忍,等高考结束,她挤能摆脱林小玲等人的魔爪了,到时她让妈妈托人随便找个工作,到时混混日子,等岁数一到,结婚生子,她这一辈子也算圆满了。

  她知道爸爸这辈子后半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女随父志,考上军校,将军人家庭传承下去,可不能怪她,她试真的考不上啊!她知道即使她不考军校,父亲也会想尽办法让她进文工团,最不济让她当义务兵服兵役。

  但她真的不喜欢,那些女兵如豺狼虎豹般,她怕啊,她再也不愿过这种被人看不起,和人攀比的日子了。到时她一定求妈妈,让,妈妈求爸爸,她不要参军,死也不要。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到时一定会死在操练场上的,她已经打定主意了,如果爸爸非逼着她参军,她就不吃不喝装病。她就不信了,爸爸暂且不说,一直疼惜她的妈妈会看着她饿死渴死,不管不顾!

  关于一封情书

  话说苏美丽关于她的人生是计划的好好的,可谁知有一天名声在外的陈一梅竟带人拦住了她,从她包里搜出一封情书,那是给重点班高三(1)班左振军的一封肉麻兮兮的情书。

  左振军啊!那是什么人?他是本市副市长的公子,头脑聪明,身形高大,是她们学校众多女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但也藏得紧紧地。可是苏美丽知道,陈一梅和左振军是住一个市政府大院的,陈一梅喜欢左振军,那也是全校皆知的事!苏美丽就算再傻,对左振军再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也犯不着拿自己逐渐安稳的生活开玩笑。

  再说同桌谢小芳一直在她耳边感慨左振军是陈一梅从小立誓要嫁的对象,她就更不敢有非分之想了,即使脑袋被驴踢了,她也很肯定自己不可能有这种不要命的想法。话说回来,她苏美丽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左振军长什么样,因为她总是低着头,弯着腰走路,见到人就像个受惊的小老鼠般,四处躲藏。

  那天陈一梅许是被这封肉麻兮兮的情书给刺激到了,当时就一把将她掀翻在地,唾道,"我道是哪个狐媚子勾引左哥哥,原来是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真不要脸,左哥哥根本都不认识你,你还厚颜无耻的一封接一封的往他书包你塞情书,要不是我前几天去他家从垃圾筒内捡到,还真不知道,你表面装可怜,背地里尽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好!很好!要不是我查到谢小芳,她告诉了我,我还被你这表面清纯,与世无争的摸样给骗了!”

  苏美丽当时就懵了,她不明白,这陈一梅好歹也是高干子女,怎么吐出的字眼这么粗俗。而且小芳……这关小芳什么事?她苏美丽清清白白对陈一梅喜欢的人如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怎么会谈的上喜欢。陈一梅后面的话她没怎么听进去,只余了,那伙人一人给了她一脚,凌晓玲更嚷嚷着好像是不能就这么算了,要揭穿他狐狸精的真面目。

  然后事情的风生水起,陈一梅居然用校广播将她那封肉麻的情书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声情并茂的读了出来,末尾还恶狠狠的唾弃了她一番。她的那群忠心的梅子帮的女人们,更是又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下她们内心的愤慨,及对苏美丽这种表里不一,媚颜祸世女人的极度瞧不起。此事一出,全校哗然,可怜苏美丽多薄的脸皮,羞愤难当呀。但是我们可敬的苏师长与此同时正忙于军区会议,军事演习什么的,全然不知他这独女已处住水深火热之中。

  原本当时苏师长托关系将女儿弄进重点高中的时候,就怕女儿因自己的威名而骄纵,或怕学校领导卖自己的面子,而给女儿开小灶,便一直瞒着女儿的身份。因家长会他一直派自己的警卫员去,导致大家都误以为苏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19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