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美人如蜜  第1页

简介: 在人生过半今生注定一事无成的时候,得到消息,当年的那场高考她考了一个好成绩,本来可以去首都上大学。她被人冒名顶替,被人篡改了人生。为了查清真相,她找了如今已经飞黄腾达的昔日同乡萧胜天,因为萧胜天当年说过,有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打通电话后,已经是风云人物的萧胜天二话不说赶来,帮她调查尘封的真相。就在一切即将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她重生了。回到了十七岁那年,那个时候,她是十里八村的村花,是闻名公社的才女。而萧胜天,只是一个野性难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少年。他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扬着浓眉,用黑亮而放肆的眼睛盯着她笑:“高中生放学回来了?” 重生一世,顾清溪想重新来回,想纠正自己被人篡改的人生,也想问出那句一直想问的问题。所以她歪头,轻声问他:“你是特意在这里等我吗?”于是平生第一次,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萧胜天脸红了。

第1章 半生飘零一事无成
  顾清溪意识到自己高考可能被人顶替了,是那天她看到早已经退休的王老师过来学校办手续,早在顾清溪还上学那会,王老师便过去了外地儿子那里,最近才回来办当年的组织关系。
  王老师已经很老了,走路拄着拐杖,因为脑血栓,半边脸瘫了,说话不太利索了。
  “你当时考得好,你那个分数,上啥大学不成,你怎么就没去上?”说着这话的时候,老人家摇头感慨一番。
  顾清溪听到这话,有些疑惑了。
  “我考得好?”
  “是啊,你考得好,我还和人说呢,你这娃娃,最有出息,怎么就没去上学呢!可惜了,可惜了!”
  此时的顾清溪已经将近四十岁,没什么想头了,丈夫去世得早,又没留下子女,现在连再嫁也不想,就这么一个人过日子。
  现在猛地听到这个,无异于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来。
  现在的顾清溪已经没有当年的水嫩,但是当初的顾清溪,也是公社里的一朵花,更是一朵人人都夸才女的花,她学习好,家里虽然穷,但砸锅卖铁供她,人人都说她是考大学的料子。
  但是她没考上大学,名落孙山。
  为了这个,她受了不小的打击,闷头在家里一个多月没出门。
  过了一个月,她写了一封信给考上大学的高中同学孙跃进,之后就开始下地干活,开始参加县里的招工,招工了几次,人家都是要关系户,她家里穷又没门路,哪里能找到,只能准备着嫁人了。
  二十多年前的那场高考,是她不愿意想起的失败,是她命运的转折点。
  特别是她看到当初的同学企鹅群里,几个昔日的室友晒晒自己的成就,她更是觉得,从高考的那场失败后,她这一生就已经奠定了失败的基调。
  但是现在,王老师的话,让她整个人都懵了。
  她回到家,愣了一个多小时后,拿出来手机,打开同学群。
  她看到她的同学在聊天。
  顾红英说,她家儿子准备出国读书了,申请到了国外常青藤名校的奖学金——虎父无犬子。
  顾秀云说,她最近中了一个基金,不算太好,不过也说得过去。
  胡翠花说,她家男人公司最近可能要升官了。
  眼前一排排的赞叹从眼前飞过。
  顾清溪有些眼花,她懵懵地想,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她得问明白啊。
  虽然就算问明白也白搭了,但是不能明白事情真相,她死不瞑目。
  ******
  顾清溪走过了很多部门,吃过了许多闭门羹,花光了大半生的积蓄,她多少有些明白了。
  她知道,当年有个人靠着她的成绩去上了大学,冒名顶替了她,那个人应该就是她的同学,她认识熟悉的人。
  至于那个人到底是谁,她不知道。
  那个人到底怎么操作的,她也不知道。
  那怎么办,事情就这么算了?
  顾清溪走投无路,她不知道该找谁,她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来说明自己的情况,可是喧嚣的网络,哪里有人理她,没人看到。
  顾清溪想到了窦娥,想到了小白菜。
  最后终于,她想到了一个人——萧胜天。
  萧胜天这个人,是她家当年隔壁村的,不过人家可和一般人不一样,人家当年早早地下海打工,之后干出很大一番事业来,现在更是上报纸上新闻的主儿。
  她这辈子认识的最有出息最有能耐的人就是他了。
  最关键的是,他不是自己的高中同学,绝对不可能是利益相关的人,也不会恰好和那个冒名顶替自己的人熟悉,所以不用避讳什么。
  这么想好了后,其实顾清溪犹豫了下。
  上次见到人家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十年前了吧?
  当时她丈夫去世了,他恰好回到家乡参加一个政府会议,好像是要在家乡搞一个投资项目,恰巧碰到过她。
  他当时还问自己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说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她,还给她留了一个手机号码。
  十年了,他比原来事业做得更大,人也更加有名了,这个时候自己给他打电话,他还搭理吗?又或者手机号码都换了吧?
  顾清溪犹豫了老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打这个电话。
  她从抽屉里翻出来笔记本,从那些发黄的纸页找出当年誊抄的那个电话号码,然后一个个地按出来,最后下定决心拨出去。
  电话那头响了好一会,最后她以为也许根本没人接的时候,一个低沉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来了。
  “你好,哪位?”
  “我是顾清溪,你还记得吗?”顾清溪心里有些忐忑,她知道萧胜天现在是比县里的县长还要大的人物,其实上次来的时候县长见了人家都毕恭毕敬的。
  “清溪,是你?你现在怎么样?”对面的声音很随意,好像他们是经常见面的朋友。
  “我还挺好的。”顾清溪不知道怎么开口自己的事,毕竟这件事说来话长了。
  “哦,那就好。”对方这么说。
  电话中陷入了沉默。
  细算起来,顾清溪关于萧胜天的有些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
  萧胜天和她同岁,是隔壁村的,从小就是那种不干正事的“混小子”,顾清溪这种乖乖的女生见了那种人都是躲着走,因为听说他很坏,他会欺负人,他还会用土疙瘩去投人,一投一个准。
  她和萧胜天并不熟。
  直到那一次,她高考落榜后,背着竹筐去山里割猪草,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堵住了她,一双乌黑的眸就那么盯着她看。
  她吓到了,印象里他这个人很坏,他这样看着自己要干嘛,他是不是要欺负人。
  不过他并没欺负人,他只是问她,为什么要答应和陈家村的婚事。
  他盯着她,一字字地问,你什么时候相亲的?为什么要相亲?
  顾清溪更加吓到了,过了老半响,才蹦出一句:他家里光景好,能给不少彩礼。
  这是大实话。
  她是一个女孩儿,但是家里并不重男轻女,那两年在高中读书,为了供她,哥哥和嫂子时常拌嘴吵架,但是她爹娘坚持,说是她有出息,怎么也得供她,指望着她考上大学走出农门,结果她到了关键时候洒了汤,没考上,这个时候能怎么着,嫁一个家里条件好的,好歹能多拿点彩礼,也能给家里捞补一点,让家里儿子好过。
  萧胜天嘲讽地笑了声,之后就走了。
  后来还是她结婚后,有一次回娘家,隐约听说萧胜天这个人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不见人影了。
  她偶尔间会想起来这个人,会猜想一番,但其实也不是太在意。
  再后来就是那次,他回来县里开会,搞投资,轰轰烈烈的。
  顾清溪面对着这让人尴尬的沉默,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错了,不该找他。
  “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就在顾清溪犹豫着放弃的时候,她听到对方这么说。
  “是有点事。”顾清溪鼓起勇气,借着这话头说出来了。
  “嗯,你说。”
  已是四十不惑的男人,声音沉稳宽厚而沙哑,气势沉稳从容,昔日那个乡间少年的锐气和锋芒仿佛已经尽数沉淀和收敛。
  只是简单三个字而已,却让顾清溪觉得温暖而包容,甚至让多日来奔走无门几乎绝望的顾清溪眼睛里泛起湿润来。
  “我想求你帮我查一件事,可能有点麻烦,不过我真得没办法,我也不知道该找谁——”说到这里,顾清溪声音哽咽了。
  二十多年啊,岁月就这么流过,曾经带给她莫大耻辱挫折的那次失败,她都差不多已经忘记了,但是现在,她知道,她没失败,她被人顶替了,她的人生被人篡改了。
  知道这件事后一直没哭过的她,突然想嚎啕大哭,她想把自己的委屈说给人听。
  哪怕她和这个人并不熟,但她依然想说。
  “你别急。”对面的男人显然感觉到了,忙安慰道:“有什么事,你尽管告诉我,我来想办法。”
  “我——”越是这样,顾清溪越是委屈,委屈得哭出了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都二十多年了,我去哪里查,有人顶替了我的高考成绩,我没落榜,我没落榜……”
  她想起来在接受那个失败后,她闷在被子里哭了整整一个月,她当时没脸见人,她对不起倾尽一切供养自己的家人,对不起熬去的灯油!
  有人升官了,有人发财了,有人当了大教授出国了,有人当了悠闲阔太太旅游去了,但是她,却依然在这小小的镇上,挣着一个月三千块的工资,熬油一样地熬着,从顾嫂子熬成了顾婶子。
  “你现在哪里?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家……”顾清溪抽噎着说:“我找了好多部门,他们都说那么久了,历史档案,很难查到了,说那个年代的很多资料本来就没保存下来。”
  “你在家,不要出门,等着,我这就过去。”
  顾清溪是哭了好一场,才挂上电话。
  挂上电话好久后,她才想起来萧胜天说的那句,他说,这就过来?
  她擦了擦眼泪,心想,难道他又来县里开会了?
  


第2章 他爱了她二十多年
  顾清溪再次见到萧胜天的时候,很有些意外。
  她是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出现了,她特意打听了打听,县里没有会议,也没有投资项目,更没有新闻说他来县里了。
  结果现在,他就出现在了镇子上,出现在了她家门前。
  她看着眼前的人。
  这是电视上报纸上会出现的风云人物,穿着昂贵的西装和皮鞋,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站在那里,是上等人的沉稳和气势,儒雅从容,和这小镇上的大杂院一点不相衬,以至于周围好几个人都好奇地打量着他了。
  “不请我进去?”他望着她,这么问。
  “好,你请进吧。”顾清溪低头,连忙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她迅速而忙乱地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又赶紧拿杯子要给他倒茶:“我家太小了,你别笑话。”
  他那么有钱,一定是住别墅住豪宅见多识广的人,自己这个小小的家,寒碜到就不该在他眼前出现。
  “我不喝茶,你不用倒了。”萧胜天这么说,当这么说的时候,他打量着这小小的房间。
  “哦……”顾清溪猜着,养尊处优的他,一定不习惯喝自己这廉价茶水,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倒了一些,礼节性地放在他手边的桌子上。
  注意到他的目光,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这里太小了,也挺乱的,你可能不习惯。”
  他望着她,却笑了下:“不乱,一点不乱,你收拾得很好,很温馨,挺有家的味道。”
  顾清溪当然明白这是礼节性的夸赞,他人真好。
  也许人有钱
回到顶部

没有书签
内容由网友上传,版权归原作者
© 2022 aishu.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