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敌她千娇百媚  第1页

简介: 落魄士族出身、无血缘关系、心机婊想嫁勋贵之门的表妹VS嫌弃她的黑心肠表哥.
罗令妤:我父母双亡,家族无势,寄人篱下。我只是不够善良,想嫁一个疼我爱我的夫君,我有错么?
陆昀:没错。但想嫁给我以外的人,就错了。
郎心似铁,不敌卿千娇百媚。



作品简评:
出身落魄士族的罗令妤来到建业,想要嫁入顶级豪门。她投奔的陆家正是顶级豪门之一,无奈她看中的三表哥陆昀从一开始就窥得她的虚伪与心机,颇为鄙视她。 全文分为三卷,明线是罗令妤和陆昀的爱情,暗线是陆二郎做的可以预测未来的梦。双线并行,相辅相成。
文字优美,新奇风流。



第1章
  时值元朔十四年。
  此船形阔而短,机动轻快,便于泛舟。船中只有一舱,一翁一媪划船。比起时下的奢靡之风,此船朴素了许多。行在水上,已入建业水路,当无贼寇敢骚扰,划船的老媪松口气。她拨桨时,不禁踮脚眺望,透过船舱的窗格子,看向舱中那神仙一般的女郎――
  一身月白、水青二色,那女郎披纱帛、着衫裙,腰间素带落地,裙尾散花至足。头梳凌虚髻,乌蓬似云;额心用金粉金箔点五瓣花,流光溢彩;皓腕戴一段翡翠绿镯,雪净竹青。美人正跪坐于长榻上,面前几上摆满了书籍、木匣。桃腮泛粉,凤眼剪水……她凭窗而望、目中清愁的模样,如月下浓浓绽开的火焰兰。冶艳中,神情娴雅。
  老媪心中惊艳:真是一位无时无刻不动人的美人。
  汝阳罗家算是没了,但凭罗家大娘子这般相貌气度,入了建业城,只怕惹得郎君们争抢求爱。如此,罗氏女即便带着一个小孩子,即便寄人篱下,日子也定过得不错。比起他们这些风来雨去的贫苦人群,父母双亡的罗氏女已何其幸运。
  染着绯红丹蔻的玉手轻快地拨着算盘,罗令妤念道:“老君侯身在交州,听闻交州是险恶之地,我求了平安福,到建业就让人给老君侯送去;这双绛地丝履是我亲手所做,轻若云雾,质地坚实,送给老夫人;这十盒玫瑰酥给几位伯母,大伯母在汝阳时最好此酥;这本字帖是明大家的生平得意之作,送给衍哥哥;未曾见得两位表哥,不知表哥喜好,送湖笔徽墨总是没错的;还有香囊,书籍,旧画,羊裘……”
  侍女灵犀忙着照娘子的吩咐整理案上这些物件,她动作快,罗令妤说的慢。主仆相处多年,侍女灵犀看一眼自家优雅可照月的娘子,再听她那黄鹂一般的声音婉婉道来……灵犀小小翻了个白眼:“娘子,我们还未进建业城,未进陆家大门呢。船上只有我们主仆几人,无外人时,娘子不必这般做样子。”
  “好歹歇歇。”
  罗令妤凤眼飞起,嗔了侍女一眼:“何谓做样子?我本就是这般。”
  罗令妤:“饿着吧。看看书,饿过去了就好了。”
  灵犀走神的功夫,罗令妤已经念到银钱的开支了。听罗令妤说道:“……再有两日就到建业了,送完这些礼,我们还能剩下二百多两银锭子。下了船把船资给了,到陆家先给老夫人百两,作我们借住的钱;还剩下百两,打赏给侍女婆子等下人,参与各类宴游……平时省着点花,大约可以撑上半年吧。半年时间,若我能嫁一位夫君,我们困局便可解了。”
  此言令人听之落泪,闻之心酸。
  罗令妤手支下颌,怅然望向窗外水上青山峻岭,对自己到建业后的命运有些担忧……
  “饿呀――!书里没有颜如玉,书里没有黄金屋――饿呀!”
  一声比一声拉长,一叠高过一叠,吵得罗令妤无法再扮忧郁美人。
  罗令妤只好道:“……那让船家先停下,我们钓鱼试试看。”
  美人长裙翩跹,立在船上惊鸿动人。如此纤细美人提着笨重鱼竿,那鱼竿都垂到地上了。老媪心里一颤,连忙过来拦:“使不得使不得!娘子快坐下歇着,钓鱼这种粗事,交给我们来做――呃!”
  美人看着柔弱,实际上好像并不柔弱――
  没有鱼饵的情况下,半个时辰,她钓上了一条小鱼。
  “好了,先这样……啊!”
  船忽然震了一下,一声“咚”后,所有人齐齐向后退。但手里握着鱼竿的罗令妤却觉手腕沉重,被向前趔趔趄趄拽去,眼看就要被扯下水去。众人疾呼“娘子小心”,罗令妤被拉地绊倒,扑在木板上。鱼线飞快向下沉,罗令妤一只手抓着船不敢松手――
  她全身贴着船板,腿软无力,还被鱼线勾住裙裾向船外扎。罗令妤尖叫道:“快快快救我――”
  天灰蒙蒙,几人衣服上都湿漉漉的。女的合力拖着罗令妤向外拽,罗令妤周身被勒得发麻,抖着唇说不出话;老翁出力,扯着鱼钩,真的摸到了一个人。老翁一招呼,众人都去看鱼钩扯着的人。罗令妤雪白着脸,被众人簇拥着,隐约看到一个人奄奄一息地从水下冒了出来。宽大直?湿了水,棉布袍子沾着鱼籽、飘絮、浮萍,一股脑,混着滴着水的黑发,裹着爬上船头的这个人浮起来。
  隐约是个男人。
  穿着褴褛,是穷人。救一个又穷又落水的男人的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无人知,这人是建业陆家三郎,罗氏二女的表哥陆昀。多年以后,陆三郎已位高权重,他回忆起自己和夫人的初见,冷笑连连――
  夫人心狠手辣。当真是刻骨铭心啊!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了~这篇文会尝试日常风,剧情在嗑瓜子聊天中飞。我要放飞自我,走酸爽路线。男女主都不是什么好人设,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去留随意,不要指导我改文就行~
  哦对了,依然不要跟我讲名节贞操。这文架空背景还是参考唐朝以前。


第2章
  陆三郎,那是建业赫赫有名的世家郎君。容止出众,万女相逐,人赞其“玉人之姿”。然一朝遇难,虎落平原……竟是随便一女子,嫌弃他――
  “污臭不堪!”罗令妤斩钉截铁,非要把这个救上船的人重新扔下去。
  陆昀浑身剧痛,神志不清,只模模糊糊听得有人因他的去留而大吵。他费力睁眼想看情况,这一眼,见得仙气渺渺,美人惊鸿。外人只看到被水泡得发臭的、衣衫褴褛、脸青似煞、长发似藻的男人,眼勉强睁开了一条线……水鬼一样吓人。罗令妤用袖子掩住口鼻眼睛,后退三四步。她表现得厌恶无比,唯恐双眼被污。
  罗令妤:“不行!”
  侍女灵犀和船夫二人也帮腔:“这位郎君伤得很重,在水里不知泡了多久。我们若是不救,他便要死了。”
  遭众人一致反对,罗令妤声音温和了些:“再过两日就到建业了。我是女子之身,船上多出一个男子来。我救了这个男人,下船后碰到陆家人,我如何解释?”
  “再说他衣着这般破烂,还受伤。恐不但是穷人,身上还有命案。这么危险的人……”
  罗令妤:“我们几个人在船上,衣食本就不够,还需节俭。再救一个男的,我们吃什么……”
  罗令妤一怔,睫毛如羽般扑开翅,其下乌黑美眸微空,失神地看着妹妹的小脸。她退得离那受伤的郎君很远,根本不想看那污秽的人。但妹妹的话让她目中一黯,喉口干涩,说不出反驳的话了。
  金光垂江,月落满湖,红日破水。
  离到建业不过剩下两日船程,船中其他人忙着照顾那个救上来的郎君,自始至终,罗令妤没有去瞧过一眼。将船舱中唯一的榻让出去,罗令妤主动搬去了角落里,翻着账册继续算在陆家的日常用度。她噼里啪啦地拨算盘,碧纱窗下,浮光水影一层层照在她面上。
  昏迷得断断续续的陆三郎,数次混沌醒来,哪怕九岁的小娘子和疲惫的侍女一直照顾他,他第一看到的,也是那窗下坐着的、侧容美艳的女郎。
  苦于她们船上没有男袍,只好作罢。
  众人皆睡了,罗令妤广袖长裙,腰束帛带,提着裙裾蹑手蹑脚地绕开床榻沿睡着的妹妹和侍女。她靠近床榻,离得越近,越是抬起袖子,捂住鼻子,把大半张脸,也挡在了袖子后。
  她推床榻上的人,床上没有光,罗令妤根本看也不看,只拿手指轻轻戳了下。她动作极轻,不想床上的病人郎君身子猛一僵,睁开了寒眸,看向床头的美人。美人掩袖拂面,眼神随意地瞥过,示意他跟她出船舱。
  陆三郎风采韵秀,容色极佳。但一则夜里无光,二则打扮粗陋,三则这个美娘子目露厌恶色,也根本不看他。陆三郎生来,从未被人嫌弃至此――
  陆三郎从来只有被女郎递纸条、约他表情的经历。
  陆三郎手按住自己受了重伤的后腰,无声地皱了下眉,将压抑的嘶痛感掩下去。在船上躺了两日,他的精神恢复些。罗令妤娉娉袅袅地行在前方,他目光从后扫过此女的颈、腰、身段,收回目光,他下了床。脚步略沉重,陆三郎还是跟了出去。
  这位女郎把他喊出去后,到了船头,指指白雾弥漫的水。依然离他三步远,女郎声音却轻妙悦耳,如鹂儿清歌:“明日晌午,我们船便到建业了。如今已入建业水路潮沟,离建业主城已是不远。随时可到。”
  摸不清此女套路,只观此女身段之美。此女面向水面说话,看都不看他……陆三郎态度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然后呢?总不会因为救了他一命,就要他以身相许吧?
  此时代男女无大防,民风开放,名门女子更是彪悍。但陆三郎……非常的,格外的,不吃这套。
  陆三郎会错意了。罗令妤声音温温柔柔:“郎君,我们孤女入建业,乃是投靠亲戚,实在不方便带你一同下船,我亲戚问起来,我不方便回答,”何况一个有仇人的穷人,救来麻烦多,对她前程无助益,“郎君,我们就此别过。你便在这里下船吧。”
  陆三郎:“……”
  立在月色阴暗处,他的衣着和面容都被藏得很深。罗令妤粉面直对清湖,为了表示自己不想和他建交的态度,她自始至终,头都没转一下。唯恐知道了他相貌,唯恐和他日后不巧相遇。美人一眼也不看他,迫不及待地赶他走……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陆三郎不动声色,声音清冽含霜:“此地离码头还有数里,敢问娘子我如何下船?”
  罗令妤:“跳水,游走……郎君之前落在水里未亡,想来水性颇好。跳船游回建业,当不致死。郎君,我也是无法。请郎君为我名誉考虑。”
  ……不致死,但陆三郎养了两天的伤,便相当于白养了。
  沉默许久,美人始终不转身。
  陆三郎语气忽然变得轻柔:“娘子当真做此打算,不反悔?若是娘子有困难,我也可相助。我在建业,还是说得上话的。娘子……想好了啊。”
  罗令妤并不相信他的话。她蹙着眉,只觉这个穷人要赖上自己了。她心中紧张,警惕心前所未有的强。
  陆三郎笑意加重。若是熟悉他的人,当知道此时他已反常至极。然罗令妤不知,觉此人语气轻佻暧昧,爱她美色,说不得是登徒子……引火上身,罗令妤往旁边挪得更远了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