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杂货  第1页

简介: 一开始,沈茹茹想得很简单。接手外祖父的店面,利用自己的特殊技能开家鲜花铺,养养花,种种草,日子美滋滋。事实本来也是这样的,变化出现在无量祖师爷给她托梦之后——她不仅成为香烛店的继承人,还要面对各种奇奇怪怪的顾客与需求,不分白天黑夜。沉迷麻将的邻居上门→求招财符;半夜饿死鬼敲门→让她烧点吃的;不请自来的道士→要与她进行学术交流;体弱多病的富家少爷天天过来串门 ……沈茹茹表示:我只是个做小本买卖的生意人!


第1章
  暮春时节,草长莺飞。
  暮源这座古老的城镇在小桥流水环绕中苏醒,河边石板路上有山里的农夫挑着担子走过,赶着去小镇东边的集市摆摊。
  河道旁有三三两两的妇女聚在岸上洗衣服,一边洗一边扯着嗓门说些家长里短,手上棒槌敲的梆梆响。
  河道对面,隔着一条石板路的老房子里,年轻女孩纤瘦的身影正在小屋里来回擦洗。
  老房子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建筑,白墙黛瓦,前边临街的是商铺,穿过天井,后头带一栋两层高的住房。
  沈茹茹一早天没亮就开始忙活了,直到大中午太阳升到头顶上了,方才收拾好一前一后两间屋子,外加一个小厨房。
  中间天井里头堆积的枯叶和旧家具还没来得及处理,天井不大,东西一多,就显得格外局促。沈茹茹站在天井边扫视了会儿,实在没顶住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往屋里缩了回去。
  她决定等下午太阳下山,热气散了,再收拾天井。
  沈茹茹回屋去厨房拿了罐冰可乐,然后往新买的烟粉色懒人沙发上一摊,开始翻朋友圈的最新动态。
  翻了大概十几二十页,都没看到心里期盼的那个人,沈茹茹叹了口气,哭丧着脸把手机丢到一边。
  果然是她自作多情,人家或许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怎么可能会留意她去了哪里。就算她跑去沙漠定居,人家根本无从知道,更不会有任何反应。
  想到这点,沈茹茹十分沮丧。她丢开手机,利落拉开罐装可乐的封口,冰凉的液体划过喉咙浸入心扉,把刚冒出头的一点儿烦躁不安浇灭。
  沈茹茹是个忘性大的人,一瓶可乐下肚,心情已经恢复过来,她重新捡起手机打开饿了么点外卖,结果纳闷的发现附近只有三家外卖可送达。
  沈茹茹从小在魔都长大,大学是在首都读的,在大城市生活惯了,猛地一下回归朴素的小城镇,还真有点不适应。她把三家外卖都看一遍,最后点了份东池便当。
  外卖小哥很快就来了,沈茹茹踩着拖鞋到前面大门拿外卖的时候,小哥惊奇地打量她几眼,“美女,很眼生啊,这家香烛店被你买下了吗?原来的老李头哪去了,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
  “我是他外孙女,外祖父三个月前去世了,现在我来接管店铺。”沈茹茹解释道。
  外卖小哥很意外,“老李头身子骨那么好,怎么突然就走了?那你这儿以后还开香烛店不?”
  沈茹茹不想多提外祖父的事情,摇摇头说:“我准备开个花店。”
  外卖小哥露出遗憾的神情,“这一块儿就老李头这一家香烛店,关门以后大家都得跑老远去下面村里买,怪可惜的……”
  送走热情的外卖小哥,沈茹茹关上店面大门,穿过天井回到后头的住处,打开笔记本电脑找了部美剧一边看一边吃饭。
  微信这时候弹出一条信息提示,沈茹茹瞄了眼,是死党王西雅,发了一连串感叹号过来。沈茹茹放下筷子,给她回了一排句号。
  下一秒,语音聊天请求蹦出来,王西雅三个大字显在手机屏幕上,透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
  沈茹茹喝了口东池便当送的菜汤,这才不紧不慢接通语音聊天,王西雅的御姐音立即透过话筒传过来:
  “沈茹茹,你还有没有点骨气,就因为一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而放弃学校的留学名额,医大才女跑到乡下去种田,你脑子进水了?”
  沈茹茹认真纠正她,“就我这五谷不分的德性还是别祸害人庄稼了,还有,这事儿和余璧没关系。我是因为继承了外祖父的店铺才放弃留学,现在待在一个叫暮源的小镇,这儿挺美的,你有时间过来玩呗,都没开发过,原汁原味的水乡小镇。”
  王西雅知道沈茹茹外祖父三个月前得了一场急病去世了,她作为沈茹茹的死党兼发小还去参加了葬礼,这会儿听着有点愣,“什么铺子啊值得你放弃大好前程弃医从商,叔叔阿姨没有反对吗?”
  沈茹茹轻笑了一声,“外祖父的遗言,他们不好意思反对,再说了,他俩巴不得我和我哥走远一点,享受二人世界。”
  沈茹茹的家庭状况有点复杂,当年她母亲和她父亲不是明媒正娶,两人家庭条件悬殊,典型的富家小姐与穷小子组合,外祖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然后两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年轻人一气之下,携手私奔了。
  这一奔就是十多年。
  沈爸是个头脑灵活的,早年下海经商,在魔都挣了第一桶金,现在已经成为身价上亿的老板。他对沈妈倒是一往情深,夫妻俩先后生了沈辰辰和沈茹茹两兄妹,两人恩恩爱爱那么多年也不见嫌隙。
  直到七年前,沈爸沈妈才鼓起勇气带着两个孩子回家乡找外祖父相认。此时木已成舟,外祖父就算再生气,也说不出什么。他对一走就是十几年的女儿女婿没什么好脸色,对沈辰辰沈茹茹两兄妹倒很喜欢,经常带他们去乡下玩耍。
  外祖父一直待在暮源经营着这家小小的香烛店,不肯随女儿女婿去大城市。唯一一次踏步魔都,却是因为一场急病。
  他临走前,躺在病床上,拉着沈茹茹的手,把一枚发黑布满锈迹的铜钥匙放在她手心里,当着女儿女婿的面说:“我的香烛店,以后就交给茹茹打理,她很有灵气,和这家店铺有缘。”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就离世了。
  沈爸沈妈都没把最后那句话当回事,只是将那家店铺记到沈茹茹的名下,让她出租也好放着也好,随她处置。
  唯独沈茹茹上了心。
  确切的说,是“她很有灵气”这句话,让她上了心。
  沈茹茹有一个小秘密,连最亲密的死党王西雅都不知道。
  她天生对花草树木有独特的亲近感,不管什么植物,到她手中,随便养,都能长得鲜活精神。
  ***
  总之,不管外祖父那句话是无心还是有意,沈茹茹背着她的大小行囊来到暮源安定下来了。
  傍晚太阳下山,天井里阴凉许多,沈茹茹抓起袖子开始处理杂物。她把老旧的家具统统搬出去送给收废品的许老头,许老头开心得合不拢嘴,跑进来帮她一起搬。
  “丫头,”许老头从一张破烂桌子底下翻出一尊雕塑,“这是什么?”
  雕塑上布满灰尘,看起来脏兮兮的,许老头把灰拍掉,露出雕塑真容。这是一尊人形雕像,且是个男人,他披散着头发,金锁甲胄,脚下踏着五色灵龟,按剑而立,眼如电光。
  即使雕像十分迷你,只有半截手臂高,依旧无法掩盖此人的威武霸气。
  许老头仔细看了会,眼睛霍的瞪大,惊呼:“这是无量祖师像,不能乱丢啊!丫头,快拿回去供起来!”
  沈茹茹一脸懵逼,作为一个学医的人,她从没接触过寺庙道观。虽然沈爸有时候会请风水师傅看看家里风水什么的,但是家里从没供过任何神像,她对这些一无所知。
  不过入乡随俗的道理她懂,许老头既然那么看重,她就按照他说的,把无量祖师的雕像放回屋里。
  许老头带着废弃家具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嘱咐一句:“记得给祖师爷赔罪!”
  沈茹茹连声答应,“一定一定,您放心。”
  送走许老头,沈茹茹回天井里把枯叶子扫到一堆,装进篓里拿去丢了,一通忙活下来,天井里焕然一新。
  沈茹茹拍拍手,回屋把下午刚送到的木制置物架和十来盆多肉摆到天井里,挨着墙放,上头有屋檐遮风挡雨。她去水井边打了半桶水,装进喷壶,给植物们喷点水。
  被水喷过后,原本看起来蔫耷耷的多肉们立即恢复精神,连颜色都鲜艳许多,青翠欲滴。
  ***
  沈茹茹到屋里找了一圈适合供奉神像的地方,最后在二楼发现一间小巧的静室,里头摆着供桌和香炉,供桌上还有水果面包之类的贡品,只是放的时间太久,早已经腐烂变质了。
  供桌后有个神龛,里头空荡荡的,沈茹茹把无量祖师像摆进去,大小刚好合适。看来外祖父生前就是把无量祖师爷供在这里,也不知道雕像怎么跑到楼下去了,要不是有许老头提醒,她还真会把雕像当垃圾丢掉。
  沈茹茹第一次接触这些迷信的东西,有点好奇,绕着供桌把静室仔细打量了一下。静室太久没有打扫,积了不少灰,走几步就能激起一地灰尘,满房间飞舞。沈茹茹被呛了一下,赶紧捂住口鼻,快步退了出去。她决定等明天把二楼收拾干净,再给无量祖师爷上香赔罪,反正已经在角落吃了三个多月的灰,也不差这一晚。
  晚饭又吃了一顿外卖,饭后,沈茹茹搬了把躺椅到天井里靠着看美剧。这才刚看完一集,突然就哗啦啦下起了雨,这场雨来的又急又大,把她兜头浇了一身。
  沈茹茹慌慌张张抱着平板跑回屋檐下,连躺椅都顾不上收。湿答答的刘海贴在脸上,她郁闷地回屋拿毛巾擦水,然后撑伞去把躺椅给收回来。
  她呆呆地站门口看了一会儿,就见雨越下越大,一时半会没有停的意思,干脆回屋里洗澡换掉湿衣服,躺床上刷朋友圈去。
  或许是今天大扫除太累了,又或许是刚洗完热水澡太舒服,躺下没多久,就有一股浓浓的困意涌上来,挡都挡不住。沈茹茹的眼皮不受控制的往下耷,她强忍着睡意翻朋友圈,一条条看下来,依旧没有余璧。
  正当她放弃抵抗退出朋友圈,准备安心睡觉的时候,她看到朋友圈那个选项上刷新了余璧的头像。
  他发朋友圈了!
  沈茹茹瞬间清醒,快准狠点了进去。
  第一条就是余璧的最新动态——
  余璧:蓦然回首 [图]X9
  沈茹茹看到蓦然回首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就是一个咯噔,等发现九张照片都是同一个漂亮女生的时候,心更是沉了下去。她点开照片一张一张看过去,仔细揣摩照片里隐含的信息。
  背景很熟悉,就是首都的故宫博物院,她去过好几回,这个角落她也拍过照。休息日,孤男寡女相约在博物馆游玩拍照,余璧还发了这么一条动态……
  是个猪都能明白,人家这是恋爱了!
  沈茹茹呆愣许久,竟然有种不出所料的感觉,胸口闷了好几个月的那股气,瞬间像找到了排放口,烟消云散了。


第2章
  彻底绝了单恋的心思后,沈茹茹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头睡觉。
  她实在太累太困了,丢开手机沾上枕头的下一秒,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小城镇的作息时间与大城市不同。在城市里,七八点才是夜生活的开始,但在暮源古镇,七八点的街头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
  河道边的石板路被淅淅沥沥的雨水冲刷,沉积在石头缝里的泥沙顺着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