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  第1页

简介: 林静笔下的女主,都是白莲花属性的。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妹的!再写白莲花,剁手!这是一个我与白莲花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一章 还好,是个姑娘

林静睁开双眼眼,下意识的眨眨眼,再眨眨眼。
嘟囔一句:做梦了。
然后翻个身,继续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静睡到毫无睡意了,再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猛的坐起来。
见鬼了!
这梦还不醒了是吧?不就是最近卡文,合着这场景剧情都卡梦里了。
随后脖子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她伸手摸了摸,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做梦梦穿越了?
怎么都是清一色的红木桌椅?
这时,门外走来一个挺适合眼前场景的一个小姑娘。
身上穿着半旧的银绿色比甲,连头饰也是一支素银簪子,斜插在脑后的云鬓上。容貌清丽,身姿苗条。唯一美中不足,便是那双眼,里面本该流动着的灵气,却像贼一样的畏手畏脚。
按常理说,第一个出场的,一定是万事知晓的。不管她是丫鬟,还是姐妹。
看她这穿着,应该就是万事通丫鬟。
这丫鬟穿着也太寒碜了吧,如果是贴身大丫鬟,带出去也忒丢面子了。
难道是”自己“不受宠?庶女?小妾?
那丫头进门看到林静坐在床上,紧张的四下看看,忙把门关上。走到床边,一副紧张的模样欲扶着林静躺下。
“哎呀,我的好姑娘。咱得把戏做足了,可不能让人看到您还怎么精神的样子。”
林静心想:还好,还是个姑娘!
随后,林静被自己的想法雷出一头黑线。
之后那丫头咋咋忽忽的话,说的林静有点懵。
不该是“小姐你终于醒了。。”吗?怎么还盼着自己躺床上半死不活的?
林静感叹一声:梦就是梦,总是不按常理来的。
林静考虑着要不要来一句:“我失忆了。”配合着她把这场梦做完,就看到那小丫头一脸窃喜的附在自己耳边说:
“姑娘,我听翠儿说,大姑娘昨儿没跟姑爷回去,在太太房里哭了一宿。早上起来的时候,眼圈都是肿的。”
说完那小丫头抿唇笑着,她抬头看着自家的姑娘一副呆愣的模样,心里有些纳闷,不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做做假把戏,没把人吊死,倒是把人呆傻了?
“姑娘,你不高兴吗?”
林静看着那丫头一脸的幸灾乐祸,如果告诉她自己不明白情况,不知道哪里值得高兴,估计那丫头会以为自己傻了。
生生扯了一个笑,说:
“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就是脖子疼的我笑不起来。”
林静心里想着,估计皮笑肉不笑就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那丫头扶着林静躺下,安慰她说着:
“姑娘忍着些疼,如果不弄出些真章来,怕是姑爷心里膈应姑娘做戏,以后看轻了姑娘。姑娘现在这个样子,姑爷以后定会心存内疚,心生怜爱。”
说完这番话,没有看到本该出现在自家姑娘脸上的娇羞,反而看到她愈加迷茫的双眼。
姑娘这是真的傻了?那丫鬟不禁苦闷的想。
林静心里纳闷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梦的原因,这丫头的一番话,句句能听懂,连在一起说了,自己反倒听不懂了。
这姑娘、姑爷、大姑娘的,到底谁是谁,林静很想揪住那丫头问问,这一个姑爷,娶了几个姑娘?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林静听到了,那丫头自然也听到了。
随后出现让林静跌破眼镜的一幕,只见那丫头抽出怀里的手帕,马上泪眼盈盈的俯跪在床前,豆子大的泪珠马上夺眶而出。
艾玛,人才啊!
这要是进了演艺圈,还不逼得各路女星没饭吃。
这脸跟翻书似得。
随后,门被推开,林静看着门口,门外射进来的眼光有些刺眼,一个女子,就在这阳光中走了进来。
林静心里琢磨着,这大概就是女主气场。
自己做个梦,这么有气场的活儿都让别人揽了,自己还要半死不活的躺这里装死,摊上的这叫什么事。
随着那女子走近,林静觉得刚才的惊叹跟这会的惊叹,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模样,啧啧,女人也得流口水。
面似芙蓉,眸似繁星。如玉娇姿,袅袅婷婷。
这就是林静梦寐以求的模样身段,气质高华,亭亭玉立如青莲。原来这一场梦是来饱眼福了,回去得继续自卑。
这样的美人,搁演艺圈,演技再好都得靠边站。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美人眼圈肿肿的,纵然脸上敷着粉也掩盖不住她神色憔悴。林静心里可惜,这是谁这么狠心,舍得欺负这么个大美人呢?
在林静还没有回过神儿的时候,床边趴着的丫头,一个转身抱住了美人的腿。一番痛哭流涕的说着:
“大姑娘,您劝劝我们姑娘,就算不为自个儿着想,也得想想我们老爷夫人的在天之灵,就留我们姑娘一个人在世上,如果我们姑娘再有什么好歹,奴婢也就不活了。”
那美人似乎没听到她的这番“肺腑之言”,目不转睛的看着床上的林静,林静自她进来眼里就没有装第二个活物,看到那美人这么“深情款款”的看着自己,林静脑子里考虑着要不要来点什么表示,那丫头都把自己说的那么惨了,怎么着也得挤吧点眼泪吧。
这想归想,真到做的时候就不那么容易了,不由得她不信,自己真不是那靠演技吃饭的主。
那头,那丫头看这两个正主都没啥反应,自己琢磨了一下自己的一番话,觉得大约力度不够,跟着又说:
“奴婢知道大姑娘心里苦,昨个儿是大姑娘三日回门,竟发生那样的事情,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她说着拿起手帕擦了擦眼角,继续说:“可是,大姑娘,我们姑娘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给男子看了身子,这男子还是自己的表姐夫,这让我们姑娘情何以堪,也难怪她想不开,悬了三尺白绫。”
林静听了她的一番话,浑身顿如雷击。
忍不住闭上眼,心里大声呐喊:你还敢不敢再狗血一点,这么惨不忍睹的桥段都敢往梦里钻,林静,你是卡文卡傻了吧?
等等!
有点熟悉,这么狗血的桥段很像是自己笔下傻不啦叽的风格。
没等林静理清头绪,那头美人就发话了。
“玲珑,你下去吧,我有话跟你们姑娘说。”
玲珑止住哭声,抬头看看那美人,回头看看林静,正欲说什么,那美人一个眼风扫来,她便乖乖的闭上了嘴,起身告退了,临走前还不忘对着床上浑噩出神的林静使眼色。
待玲珑出去,那美人坐在了床侧。
“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
嗓子还是不舒服,所以听着声音极其虚弱。
不知道美人要问什么,林静有些紧张,随后想着是一个梦,劝慰着:这是一个梦,慢慢的就不紧张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会劝夫君,以贵妾之礼纳你进门。”
林静听完她的话,睁大了眼睛。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在美人眼里,她的这一番表情就成了另一种解释。
美人幽幽的叹息一声:
“玉瑾,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早之前就喜欢沈远宁了?”
听完这句话,林静如五雷轰顶!
玉瑾、沈远宁,这不是自己现在正在写的那本小说的脑残女配跟深情男主么?
合着眼前的美人就是自己笔下那纯洁无辜的白莲花陈月乔。
这是闹哪样?
不就是睡个觉,怎么就睡成这个样子。
你妹的,知道自己会处在这么纠结的情节,当初就该大笔一挥,上吊吊死你个丫的!
没你的戏,看你还怎么出来蹦哒!

☆、第二章 还好,一切待定

玲珑不知道那日大姑娘与自己家姑娘说了什么,之后姑娘就一直发呆,整整三天了。
偶尔几次说话,也都是惊疑不定。看人的眼光,都透着探究与怀疑。
姑娘这是怎么了?如果是大姑娘不;同意那件事情,姑娘也该是伤心的神情,怎么反倒是这样的反应?
心里想着,不由的跟另一个大丫鬟嘀咕了起来:
“琥珀,你说姑娘是不是中邪了?也不出门,也不说话,天天躺床上发呆。”
琥珀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
“当初我就说那法子使不得,姑娘还小,我们应该劝着她。你倒好,给想出那么个馊主意,现在姑娘闺誉有污,除了去侯府做妾,就只能去庵子里了。堂堂将军府嫡女,凭着我们老爷的名声,什么人家嫁不得,怎么就非沈家不可?”
玲珑听她抱怨,也是怪里怪气的说:
“姑娘看上沈世子了,找我出主意,我能怎么办?懒得跟你说了,我去找舅太太院里的翠儿说话了。”
玲珑甩着手帕走开,不跟琥珀争论,心里不禁轻蔑的想:你老子娘如果不是姑娘的奶娘,早被姑娘赶走八百年了,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以为自个儿是谁!
院子里的对话,林静听得真切。
这时,她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蒙在被子下面,看能不能闷死,然后就“嗖”的一下,回去了。
在经过这三天几次醒来睡去,睡去又醒来。林静才深深的体会到,这不是一个梦!
自己是真的成为了自己笔下那个悲催的韩玉瑾了。
林静闭着眼睛,仔细想想自己生前。(目前处在韩玉瑾的身体里,林静的那一辈子,只能用生前了。)
从小身体健康,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年年定期检查身体也没有任何隐患疾病。
父亲是跆拳道教练,哥哥姐姐包括自己都是在父亲的锻炼下成长。功夫不说好坏,就是身体,除了比一般女子强壮些,也没有任何不同。
怎么就睡一觉的时间,把自己睡到这里来了?
怪不得哥哥姐姐都嘲笑自己是个蛇精病,整天的胡思乱想。现在自己都觉得好像真得了蛇精病,活在了幻想空间里了。
她脑子里一团杂乱,一会想着林静生前的事,一会想着韩玉瑾的处境。
那个名叫琥珀的丫鬟说得话敲醒了她的思维。
如果这是真的,自己真成了那个二货韩玉瑾,就得打起万分的精神面对眼前情况。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