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少年郎  第1页

简介: 宛遥有这么一个青梅竹马。他十八封将,意气风发,满身桀骜不驯,还沉迷于打架揍人。她的日常就是跟在他身后收拾无数个烂摊子。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成功的把自己作到了家破人亡、流放边疆。正所谓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宛遥深以为然。 但尽管睡在四面漏风的破茅屋,这个少年仍然固执地问:“洛阳和长安,你更喜欢哪儿?” 她不解:“什么?” “你喜欢哪里,我今后就把它抢过来,送给你。”


作品简评:
少年封将,意气风发的项桓,曾一度桀骜不驯,目中无人,朝堂上下皆对他颇有微词。
最终因为他的狂妄导致家破人亡,流放边疆。而在众叛亲离的时候,一直默默跟在身边的。是从小到大替他包扎伤口、奔走说情的姑娘。
本文行文流畅,人物饱满,讲述了一个青梅竹马乱世小儿女的故事。


第1章
  咸安元年的春天,自惊蛰以后,雨就没有停过,缠绵淅沥的下了十几日。
  早起推,晨风中还有一些微凉,满世界都是湿意。
  宛遥在斜风细雨里撑开一柄青花油布伞,带着婢女走上街。
  尚未行至坊门,遥远的钟鼓声便涟漪一样的荡漾开来,万籁空灵,沉睡了一夜的长安城在熹微中逐渐苏醒。
  来往的大多是急着出坊赶路或办事的人,匆匆在烧饼铺买了两个胡饼揣在怀,边吃边走,间或响起几阵轻咳。
  大概是春暖花开的缘故,宛遥姑母家的药堂近来上门的病人络绎不绝。
  这时节患上湿热风寒的不少,再一传十十传百,极容易引发一场疠疾。
  听说南边就起了罕见的瘟疫,从昆明往北纵贯了整个剑南道,来势汹汹,所经之处几乎寸草不生。
  幸而疫病还未蔓延到京城,此处尚能维持一方太平盛世的景象。
  宛遥跟着学医有些年了,打算去药堂帮帮忙,但这事儿得避着她爹。
  好在宛经历上朝雷打不动只走正街,要同他错开并不难。老父前脚刚走,她后脚就悄悄绕了道。
  坊内的十字路穿插交织,她知道在成衣店后有条小巷,连着怀远和崇化两个坊,平时人迹罕至,过了一个冬,地上铺满了厚厚的落叶。
  逼仄的巷子里安置着一张石桌和石凳,一边是坊墙,另一边则是一座巍峨的府邸。
  青砖绿瓦,门扉紧闭,探出来的树枝一直跨过了头顶,形成一抹天然的屋檐。
  她还知道这座宅院的主人姓项。
  宛遥仰首看着看着,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身后的婢女正提着篮子在出神,这一停险些撞上,连忙刹住脚,有点莫名其妙地跟着她一块儿转头去打量旁边的房舍。
  宛遥对这个地方太熟悉了。
  她平日其实并不喜欢在长安坊间瞎晃,然而之所以对这个小径那么了解,是因为年幼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在这座宅院的后门处捡到那个人。
  宛、项两家是世交,彼时她才七八岁,或许和项家长辈有过几面之缘,但记得不算真切。
  大概是在八年前,项家长子殁了以后,宛遥便时常听到府邸中鸡飞狗跳的打骂声。
  那会儿但凡她半夜偷偷溜出去,准能在这巷子里瞧见一个跪得倔强又笔直的身影。
  偶尔是顶着一尺来宽的铜盆,偶尔是抱着半尺高的竹简书册,到后来可能是屡教不改,慢慢地变成了顶水缸、抱官房,跪于算盘之上岿然不动,罚得五花八门,层出不穷。
  少年长她四岁,十一二三的年纪已经生得颇高,握着大刀在巷子里上蹿下跳的时候像头精力旺盛的小豹子,没有片刻消停。
  每每也就只在上药之际方能安静半晌。
  宛遥的医术便是从那时打下的底子,她在姑母家拿了药草,两个人坐在石凳上,借着月色清理伤口。
  他身上多是棍伤和鞭伤,纵横交错,尤其以后背最为密集。项侍郎是武官出身,下手狠得简直不像亲爹,他却时常不以为意地摸摸鼻尖,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有时伤得厉害了宛遥也会问:“你爹为什么老打你啊?”
  少年咬着布条给伤口打好结,随口回答:“他不想我上战场。”
  她听了奇怪:“你不是还没上吗?”
  对方信誓旦旦:“总会上的。”
  她那会不明白,后来也依旧不太明白:“可你爹要打你啊,打仗有什么好的,不去不行吗?”
  宛遥随口一说,少年的却反应颇为激烈,“那怎么行!”
  “我今后是要当大将军的,当将军怎么能不打仗。”
  他语气里有万丈豪情,“我不仅要建功立业,还要平定西南,当名垂青史的大英雄,受千人膜拜,万人敬仰……说了你也不懂。”
  讲到最后他可能感受到些许不被人理解的悲哀,于是闷闷地转过身,以肘为枕躺在地上一言不发。
  宛遥突然觉得很过意不去,挪到他背后,小心翼翼地去拽他的袖子,少年不耐烦地甩开,继续盯着墙面生闷气。
  她只好不招惹他了,两个人一躺一坐,在寒风萧瑟的夜里各自发呆。
  约莫是沉默太久,少年磨磨蹭蹭地偏头开始往这边看,月下的女孩子抓着一把草药不做声地垂首打包,声音窸窸窣窣。
  他忽然没来由的失了底气,说:“……你要不要放风筝?”
  宛遥手中顿了顿,诧异地看向他:“已经入夜了。”
  “入夜怎么了,入夜就不能放风筝吗?”
  她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被武侯发现怎么办?”
  少年从地上坐了起来,双腿盘着思索道,“那去摘果子吧?我前天看到龚掌柜家的桃树结果了,旁边还有一棵柑橘落得满地都是,再晚几日估计没有了。”
  尽管干的是缺德事,在他嘴里却好似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宛遥近墨者黑,黑得义无反顾,当下被他说动了,“……可院墙很高,我爬不上去。”
  “那不要紧,我背你。”
  两个小孩子一拍即合,猫腰偷溜上街,在坊中的十字巷间乱窜,为了不让龚掌柜家独自寂寞,一连祸害了好几家的果树。屋内的灯火渐次亮起,主人家挽起衣袖拎着棍子推开门。
  “项桓快跑!快跑!”
  宛遥骑在他肩头,双手搂住一大捧瓜果紧张地低声提醒。少年的反应极其敏捷,饶是带着一个人,足下也生风似的,掉头奔得飞快。
  背后一连串的犬吠,大人们怨声载道,而在甚为严厉的家风管教之下她居然觉得挺有趣。
  到了春天还能摘花,夏天上河边摸鱼虾,秋天偷果子,冬天看烟火。大魏的民风平和,种着花木的人家嘴上骂归骂,可也不便对小孩子发作。
  但总在河边走,也不是没有例外的。
  龚掌柜生意折本那年脾气就特别的大,又常喝酒,抓到他们摘枣子,拎柴刀追了一路,杀气腾腾地像是随时要吃人。
  项桓拉着她驾轻就熟地在街巷中逃窜,饶是如此他也没张嘴喊救命,宛遥气力不足,实在跑不动了,项桓便三两下将她背起来。
  龚掌柜据说年轻的时候是个打铁的好手,刀上功夫了得,两个孩子被逼在墙角里,他酒没醒,满口胡话扬刀作势要砍。
  柴刀生了绣,刃上红斑像极了鲜血。
  那日的画面凌乱又模糊,时隔多年,宛遥也只记得项桓把她往后拉了一下,抬手抄起墙边的木杆狠狠地刺过去。
  柴刀哐当落地,长杆应声断成了两截。
  后来龚掌柜在床上结结实实躺了一月有余,两家的大人不知登门赔了多少回不是。
  她是个姑娘家,顶多也就受些责备,关几日的禁闭;项桓则挨了好几顿打,若不是皮糙肉厚,估摸着也要在床上同龚掌柜遥相呼应一个月。
  及笄前的那段时光,宛遥差不多就是这样度过的,她好像把自己这一辈子最坏的事都做完了,还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感觉。
  然而项桓仍旧是三日一小罚五日一大惩,在练武从军这件事上他倔得像头驴,连累她也要被殃及池鱼地挨不少骂。
  年少大多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梦想,原以为上阵打仗是他嘴上说说,怎么想都离自己很远。
  直到元熙十八年。
  西北大旱数月,贫瘠的草原许久终于难以为继,突厥在寒冬来临前举兵南下,皇城到处都张贴出征兵的榜文。
  当天夜里,项桓便收拾好了行李,带着他那柄枪偷偷溜了。
  甚至连封书信也没留。
  等项侍郎第二日发觉,他人早已不知去向,兴许知道家里人不会应允,索性把告别都省了,出走得无牵无挂。
  从此以后就是万里阳关路,归期无定数。
  宛遥在生机勃勃的树荫下感受着又一个乏善可陈的春和景明,垂头自言自语道:
  “四年了……”
  从巷子口出来,两边的点心铺渐次开门营业,热气腾腾地往外冒白烟。
  余音未绝的晨钟刚敲过最后一波,按理城楼该是时候消停,不承想却在钟声落下的瞬间,另一道沉闷的巨响接踵而至。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震颤,起初虚怀若谷,不露锋芒,到后来愈来愈近,愈来愈响,铺天盖地。
  巍峨的皇城外好似有何物踏地而来,其势头如波澜荡漾,锐不可当,连地面的石子也随之隐隐振动。
  宛遥看了一眼脚边莫名颤栗的碎石,背后的人群却先一步骚乱,你推我攘地往前跑。
  “出什么事了,那么大动静?”
  “快快快,过去看看……”
  不明真相的百姓们在本能的驱使下接二连三地跟出去瞧热闹。
  只有人边跑边扭头喊:“季将军的大军回来了!在城门口呢!”
  回过味来的众人发了半刻的呆,紧接着是如潮水一样的呐喊和喝彩。
  “咱们北伐的虎豹骑班师回朝啦!”
  欢忭鼓舞的人群擦肩而过,宛遥被拥着往前走了几步,讷讷地怔忡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重复道:“北伐的大军回来了……”
  等她意识到了什么之后,眸中的神色骤然晶亮,当下提起裙摆跟着人流地方向疾行。
  婢女很快与她冲散两端,隔着人山人海呼唤:“姑娘,姑娘!”
  长安城近百坊间几乎万人空巷,朱雀大街左右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整齐的马蹄声从嘈杂中传来,宛遥在数重百姓之外,压根连条马尾巴也瞧不见。
  “季将军,是季将军!”
  “还有宇文中郎将!”
  对面的人一垫脚她就只能望着一堆后脑勺兴叹。
  季长川乃国之大司马,又是战功赫赫的名将,故而颇得百姓爱戴,大魏居民素来热情,此刻难免群情高涨。
  眼见势头不对,京中的金吾卫忙赶着上前清道,站得最高的那几个被呵斥着拽了下来,几乎是一抬眼,宛遥便在虎豹骑的大军中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埋在记忆深处的身影。
  雄骏的战马上,年轻的将军昂然端坐,战袍肃穆,玄甲明光,手中的长.枪一片清寒,在晨曦下,斜指向天。
  

第2章
  “项桓!”
  尽管知道他听不见,宛遥还是不自觉地唤了一声,等喊过了自己都没听清自己的声音。
  这混世魔王四年了未曾寄回一封家书,连她也疑心或许是看错眼。
  沿着面前高矮胖瘦的百姓一路往前追,凯旋的大军畅通无阻,越行越远,再后面就都是随行的士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