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物理系男友  第1页

简介: 孟晚在Z大附近开了一家拉面馆,生意不错。孟妈妈很骄傲,直到对门的陆朝清留美回来,孟妈妈又开始念叨:“人家朝清就大你两岁,现在在Z大当物理教授,多体面,再看看你!”后来,孟晚与陆朝清在电梯里亲得忘我,电梯门突然打开,门外的孟妈妈惊呆了!

 
  作品简评:
  孟晚是个学渣,毕业后在Z大附近开了一家拉面馆,生意火爆。邻居陆朝清从小就是学霸,27岁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Z大当了一名物理系教授,两人久别重逢,美女老板娘与机器人教授从互相嫌弃到试着相亲,展开了一段甜蜜又欢乐搞笑的恋爱。
本文文风细腻,人设新颖,主人公互动爆笑有趣,机器人般刻板的物理教授爱上隔壁活泼自立的拉面馆老板娘,智商与情商的碰撞,生动形象地展现了一对儿性格截然不同的欢喜冤家的爱情,轻松甜蜜,是一篇休闲时值得阅读的佳作。


第1章
  孟晚一走进餐厅,就吸引了无数视线。
  这家西餐厅在江城十分有名,来这里吃饭的多是讲究逼格的富二代高级白领,经常有俊男美女出入,前台与服务员们都司空见惯了,但当孟晚身穿黑色露肩长裙走进来时,众人还是不约而同地被她惊艳。
  孟晚正要询问席位,忽然看见里面有位西服绅士起立朝她招手,孟晚便笑着往里走去。
  吴律师站在椅子旁边,金丝镜框下的眼睛几乎灼热的看着渐渐走近的相亲对象。
  他已经见过孟晚的照片,但很显然,真人要比照片漂亮一百倍。
  二十五岁的孟晚,今晚长发高束,露出光洁的额头与修长的脖子,在灯下白腻莹润。她有双漂亮又自信的大眼睛,被那么多陌生的顾客打量,她毫不在意,面带微笑大方从容。她个子不算高,去掉高跟鞋估计应该只有一米六,但她双腿修长,胸大腰细,黑色长裙包裹的身体对男人充满了诱惑力。
  这是一个年轻又成熟的女人。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迟到了。”孟晚停在吴律师对面,笑着说。
  “我也刚到,坐吧。”吴律师风度翩翩,帮孟晚拉开了椅子。
  孟晚瞥见他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香槟盘镶钻,律师的手白皙修长,也很养眼。
  就第一印象而言,截至目前,孟晚对吴律师都算满意,她从大学毕业后就被老妈催着相亲,一年平均相亲五次,吴律师算是里面颜值最高的一个,用老妈的话说,吴律师家里有钱自己也有本事,是老妈能为她联系到的最优秀的相亲对象了。
  作为一名律师,吴律师非常擅长与人交流,语言也很幽默。
  晚餐前半截气氛愉快。
  “听说你在Z大对面开了一家拉面馆?”话题终于转移到了女方身上。
  孟晚点点头。
  吴律师笑:“孟小姐这么漂亮,怎么会想到开拉面馆?”
  孟晚心里警钟一响,笑着反问:“拉面馆不好吗?”
  吴律师放下手中的红酒,推了推镜框:“那倒不是,只是我印象中街边的拉面馆都很乱,顾客什么档次都有,不符合孟小姐的气质。其实Z大那边商业环境不错,孟小姐如果改开西餐厅或咖啡馆,生意也许会更好。”
  说出去也有逼格,吴律师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他的亲戚朋友都是有体面的人,吴律师很满意孟晚的容貌与气质,他不介意孟晚普通本科的学历,也不介意孟家相对他们较差的家境,但吴律师无法想象亲朋询问孟晚的工作时,他说出“拉面馆”后亲朋的反应。
  孟晚明白吴律师的意思,毕竟吴律师并不是第一个嫌弃她开拉面馆的相亲对象。
  “我曾爷爷、爷爷都是开拉面馆的,我也喜欢拉面馆的氛围,并不想改。”孟晚保持微笑。
  吴律师当然知道孟家的情况。孟晚曾爷爷祖籍北方,年轻时候来江城开拉面馆,就此在江城定居。两位老爷子的拉面馆生意非常火爆,虽然很俗,但攒了很多钱,轮到孟晚爸爸,孟爸爸终于不开拉面馆了,卖了两位老爷子的八家拉面馆,开了个商场,如今已经是江城的大品牌了。
  所以说,孟晚也是天生的白富美。
  只可惜,这位白富美放着好好的富家小姐不当,非要去开什么拉面馆。
  吴律师觉得,拉面馆是他与孟晚继续交往的唯一阻碍。
  他尽量委婉:“西餐厅更有品味。”
  孟晚很直接:“我更喜欢拉面馆的生活气。”
  她是吃爷爷的拉面长大的,孟晚自己做不来拉面,可她就是想开一家拉面馆。
  气氛有些僵硬,吴律师看看孟晚那张不比当红明星差的美丽脸庞,决定先搁置拉面馆,当两人交往一段时间了,他再想办法说服孟晚改开别的餐厅。其实,他也看过孟晚的拉面馆照片,装饰的古色古香,环境优雅,但“拉面”二字就象征着俗,他不能容忍的俗!
  按照计划,晚饭结束前,吴律师拿出两张小提琴音乐会的票,邀请孟晚一起去。
  孟晚笑着答应,却悄悄按了一个电话。
  于是两人刚到地下车库,孟晚就接到拉面馆的电话,说有事需要她回去处理。
  “抱歉,我必须过去一趟,今晚不能陪你去听音乐会了。”孟晚晃晃手机,笑容无奈。
  吴律师表示理解:“我送你过去?”
  孟晚摇摇头,指着停在附近的一辆宝马说:“我开车来的。”
  吴律师一路将她送进宝马。
  孟晚系好安全带,朝车外的西装绅士摆摆手,开车离去,一眼都没往回看。
  现在的男人啊,管天管地,孟晚宁可变成老妈口中嫁不出去的剩女,也不想给自己找个枷锁。
  已经快晚八点了,拉面馆生意好好的,孟晚没有再过去,直接回了香樟小区。
  与周围新盖的高档住宅楼盘相比,香樟小区有些年头了,不过孟晚从小在这里长大,加上小区离Z大近,走路十几分钟就到,所以老爸老妈都搬去新家了,孟晚仍然住在这边。车子开过来,孟晚一眼看到自家灯亮着,顿觉头疼。
  停好车,孟晚拎着包包走进电梯,电梯停在十六楼,孟晚机械地跨了出去。
  她刚打开房门,孟妈妈就从客厅赶过来了,满脸八卦地问:“怎么样怎么样,今天这位够帅吧?”
  孟晚一边换拖鞋一边撇嘴:“帅有什么用,人家嫌弃我开拉面馆没有格调。”
  孟妈妈听了,瞪着女儿道:“我早就说让你换个生意,你非学你爷爷。”
  孟晚回瞪老妈:“去年我赚了钱,谁夸我能干来着?还有谁经常去我那边蹭饭不给钱?”
  孟妈妈顿时心虚,女儿的拉面馆装潢漂亮,做面的两个拉面小伙年轻帅气,客人多是Z大的大学生,其中不乏小鲜肉,她与几个牌友都喜欢去那边吃。
  微信叮叮响,孟妈妈先看手机,看完乐了:“小吴阿姨说,小吴很喜欢你呢,愿意继续发展。”
  孟晚靠到沙发上,抱起果盘吃葡萄,含糊不清地道:“算了,我跟他不合适,他喜欢的我都没兴趣。”她懒散惯了,跟一个喜欢讲格调的男人在一起,要么对方迁就她,要么她迁就对方,彼此都累,没意思。
  孟妈妈劝了女儿一晚上都没用,第二天早饭都没给女儿做,气呼呼走了。
  拉面馆上午十点开店,孟晚一觉睡到早上八点,躺着点了个早餐外卖,孟晚才起床洗澡。
  今天外卖来得早,孟晚刚从浴室出来就接到了外卖小哥的电话,孟晚飞快套上一件短袖短裤,然后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去开门。开了门,发现门口没人,孟晚猜外卖小哥应该在电梯里,索性站在门口等。
  电梯数字变得很快,转眼停在了十六楼。
  孟晚习惯地露出微笑,未料电梯门打开,走出来的居然是个穿白衬衫的干净男人,他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拎着一个大大的购物袋子,看到她,男人脚步微停,看了她几眼,跟着认识般淡淡朝孟晚点点头,然后便从孟晚身边经过,最后停在了孟晚对面那家门前。
  孟晚皱眉,对面是陆教授家,陆教授一家三口早就搬去美国了,好几年没回来,这个男人是租客吗?可是陆家的房子好像从来都没有租出去过。
  “是你的外卖吧?”
  孟晚还在盯着穿白衬衫的男人,紧跟着男人走出电梯的外卖小哥出声了。
  孟晚回神,接过快递,向外卖小哥说了声“谢谢”。
  外卖小哥走了,孟晚往回走,注意到白衬衫男人一直在翻口袋,好像是在找钥匙,孟晚忍不住问他:“你是陆家的租客?”
  如果是,两人要对面住着了,孟晚当然要简单了解下。
  陆朝清像是听了什么笑话,转过身,皱眉问:“你不认识我?”
  陆、孟两家一直对门住着,虽然两家没什么来往,但出门碰见,都会简单寒暄下,陆朝清对话唠孟妈妈的印象尤其深刻。而陆朝清记忆中的孟晚,是个喜欢穿裙子的小女生,除了长得很漂亮,与其他爱撒娇的女孩子没有太大区别。
  陆朝清高中毕业随父母移居美国,那时候孟晚应该读高一,按理说一个高中生,记忆不该这么差,即便通过孟妈妈常年对女儿考试成绩的抱怨可以推断出她智商不太行。
  孟晚确实不记得陆朝清了。
  她只记得陆家有个学习超级厉害的男生,高她两个年级,据说那个男生是个书呆子,很少出门玩,孟晚没见过他多少面,对他的了解更多来自老妈的那张嘴,今天说人家朝清又拿了什么什么奖,明天说人家朝清科科成绩满分……
  后来,陆家三口都搬走了,孟晚最大的感受,就是老妈终于不再夸别人家的孩子了!
  “你是?”孟晚盯着对方清俊的脸庞,如何都搜索不出与他相关的回忆,这么帅的人,如果她真见过,肯定能记起来啊。
  陆朝清看着女人迷茫的眼睛,终于确定,她不但智商不行,记忆大概也低于正常水平。
  “我是陆朝清。”他不太耐烦地说,手继续摸索明明放在口袋中的钥匙,一抬眼,就见孟晚夸张地捂住了嘴。
  那样子更蠢,陆朝清转了回去。
  孟晚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身高至少一米八的男人,她对陆朝清最后的记忆,是个高高瘦瘦的高三学生的样子,好看归好看,但,今年陆朝清该二十七八岁了吧,就像一棵小树苗长成了挺拔的大树,他的整体轮廓都变了样,气质更是不同,她如何认得?
  “你,你回国了?”孟晚呆呆地问。
  陆朝清不想回答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男人侧脸清冷,一副懒得搭理人的样子,孟晚终于想起自己刚刚居然没认出他,太不礼貌了,下意识地解释道:“对不起,太久没见,你与高中时候变了很多,我一时没认出来。”
  陆朝清嗯了声。
  他不怪她,有些人天生笨,他理解。


第2章
  孟晚见陆朝清把购物袋放在行李箱上,翻来翻去的,问:“你在找钥匙?”
  陆朝清点头。
  孟晚猜测道:“会不会落车上了?”
  陆朝清动作一顿,回忆从机场到小区的一路,好像是掉了什么东西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