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军官的童养媳  第1页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她成了孤儿。葬礼上,她没有哭,只因为父母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而她,已学会照顾自己。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放荡不拘,整个一贾宝玉的翻版。军区大院里称王称霸,班级学校里横行无阻,童年恣意潇洒。却不想,父亲忽然领回来一个小丫头,“石头,贝贝以后是你的小老师,也负责‘照顾’你。”
男孩气的跳桌子,“我石磊落光明磊落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直,我不要一个黄毛丫头监视我!”
“喂,茹小贝,你不怕我欺负你?”男孩挑着女孩的羊角辫,痞痞的问。
“不怕,你打不过我。”女孩头也不抬。
“喂,茹小贝,听说我爸领你回来做童养媳?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男孩自恋的问。
“不会。”女孩脑海里浮现一个斯文俊秀的脸庞,“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时间荏苒,曾经的小孤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昔日的小痞子修炼为军区的年少英雄;一路争斗,一路戏谑,是他塑造了她的美丽,还是她成就了他的辉煌?

------------

第一卷


------------

第一章 领养(一)

石荣光一路紧赶慢赶,可仍然没能见到战友的最后一面。车子开到离小区老远的地方就已经进不去了,不宽的街道上,停满了轿车,哀伤沉重的气氛笼罩很远。

“首长,到了……”警卫员下车开门,石荣光一行人步行进去。

进到小院,里面的灵堂已经搭好了,黑白的装饰,素雅庄重。战友的遗像挂在正前方的墙壁上,一身军装,威武庄严。两边吊唁的人缓缓前行,哀乐低沉的回荡在灵堂里。

守灵的位置上,一个身高一米四左右的小姑娘,一身素雅的黑裙,头发上别着一朵白色小花,稚嫩清秀的面孔没有表情,却也看不到很多悲伤的情绪,吊唁的客人过去问候,她礼貌的鞠躬,清甜的嗓音低低的道,“谢谢您。”

石荣光看着战友唯一的遗孤,戎马半生的汉子一下子心头一紧,眼眶已是泛红。才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就孤身一人了;而让人震惊的是,这样的场合下,她不是嚎啕大哭,而是端庄稳重的立在灵堂一角,透露出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沉稳大方。

石荣光一叹息,古人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果真不假。战友家虽称不上贫穷,可是妻子早逝,战友一人拉扯女儿,工作忙碌,哪里会有过多的精力照顾女儿,这小女娃难怪早熟,这么小,就懂事的让人心疼。

随着吊唁人群走到了茹贝面前,石荣光扶着小姑娘的肩膀,弯下高大的身子,“贝贝,还记得伯伯不?”

茹贝清亮的眼神看着石荣光,一秒种的光景而已,忽的一亮,清秀的小脸有一丝欣喜,“石伯伯,是您!”

石荣光腮帮子抽动两下,压下心里的难受,按按小姑娘的肩膀,“是我……”

小姑娘一下子动容了,低下头,呐呐的道,“伯伯,我爸爸不在了……”

“伯伯知道,爸爸是因公殉职,为国捐躯,死也是光荣的!贝贝要坚强一些。”石荣光发现这番话跟一个半大的孩子讲,有些不合适,可是这样的场合,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安慰。

谁知,小姑娘懂事的点头,“我知道!爸爸妈妈都是为国捐躯,他们的死重于泰山,我虽然伤心,可也引以为荣。爸爸一辈子的心愿就是献给部队,我想他也不后悔的……”说到后来,女孩的声音越来越低。

或许是因为遇到了一个较为亲切的人,小姑娘强撑许久的意识终于软弱下来,说着眼眶红了一圈。

石荣光站在茹贝的身边,陪着小女孩一起同吊唁的宾客致意,低声安慰道,“贝贝,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小姑娘却一字一句坚定的道,“不……我不哭,爸爸走了,肯定是去了天堂,妈妈一个人在天堂好孤独的,现在,爸爸妈妈终于可以团圆了。”而她,她已经九岁,小学四年级,已经是小大人了,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

新文求收藏。推荐影子的完结文《高干:市长的初恋爱人》以及《女人,军婚如山》,在作品页“其他作品”栏有链接,请大家多多支持!
------------

第二章 领养(二)

茹强因公殉职,被追认为一等功烈士,家里除了一个小女儿没有亲人了,后事自然是有相关部门全权负责。负责人见军区的石首长过来了,便上前来汇报一些事情,最后就谈到了烈士遗孤抚养问题。

石荣光深沉凝重的一叹息,“你们这边是怎么安排的?”

工作人员答道,“茹家还有亲戚在,但都是远房的,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收养,我们这里想的是先到孤儿院,如果以后能找到合适的收养家庭,再做打算。”

石荣光没说话,沉思片刻,眸光看着大厅里还守在灵堂一角的小姑娘,小小的背影透露出孤独,可也隐约可见一种坚韧不拔气息,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你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这小姑娘,我收养了吧。”

“首长,这――”工作人员显然比较惊奇。

石荣光淡淡一笑,起身道,“就这样定了,这小姑娘我收养着。茹强是我战友,照顾他的遗孤也是应该的。这小女孩懂事乖巧,我也喜欢,呵呵……这辈子不能再生一个,如今能收养一个,也不错!”

工作人员明白石荣光与茹强的关系,当下想一想,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安置,“行,那稍后请首长签订一些手续。”

“好。”

***

茹贝以为爸爸妈妈都不在了,自己就会被送进孤儿院。其实她已经做好了打算,心里安慰着孤儿院也不错的,那么多小朋友在呢,肯定很热闹,却没想到,石伯伯居然说要收养她。

“伯伯,我自己真的可以生活的。”小姑娘不想连累别人,虽然伯伯家里条件不错,不在乎多养一个人,可总觉得自己会给人家添麻烦。

石荣光了解这个小女娃,小小年纪,自理能力强,自尊心也强,肯定是不想寄人篱下的。于是从另一个方向劝,“可是伯伯一直很想要一个女儿的,但是这辈子也没有机会了,如今贝贝正好也没有亲人了,跟伯伯一起生活不好吗?”

“……”

“其实,伯伯是想让你帮忙来着。”

“帮什么忙?”小姑娘沉思的脸颊抬起,眸光一亮,立刻问道,显然来了精神。

“是这样的,伯伯有一个儿子,很调皮,很不懂事,经常气的我拿马鞭抽他!贝贝这么小就这么懂事,我想让你帮我管教一下那个混小子!”石荣光也真是这样想的,他想让家里那个小霸王看一下,人家这小女娃,小小年纪是多么懂事成熟,懂得为大人分忧解难!而不是像他那样,十二岁了成天就知道打架胡闹。

茹贝没想到伯伯是让她帮这个忙,顿时为难了,“可是……小哥哥怎么会听我的话?”她还是很小的时候去过石家一回,对那个长的不错,脾气火爆的石家少爷有点印象。她觉得凭着她的能力,怎么可能管得住那样的霸王?!

“也不是要他听你的话……就是――”石荣光心里一瞬间有了另外的想法,当下更是高兴,想了一下解释道,“这样说吧,你跟他一起上学,一起做功课,把他每天干什么跟伯伯说,这样我就可以抓住他的把柄了,教训他时他就不敢抵赖了!”

茹贝懂了,炯亮的双眼一下子闪着亮光,可秀气的眉随之一颦,“伯伯……你是要我天天打小报告?!”

石荣光尴尬的轻咳一下,“呃,算是吧。”其实,他想给儿子找一个榜样,更想他们进来能有进一步的发展。想着这么乖巧懂事又性格坚强的小女娃要跟自己成为一家人,石荣光就兴奋的热血沸腾!

“那……那好吧――”发现自己跟着石伯伯,是可以为石伯伯分忧解难的,茹贝思考一下,小脑袋瓜一点,答应了。

********************

新文求收藏。推荐完结文《高干:市长的初恋爱人》以及《女人,军婚如山》,在作品页“其他作品”栏有链接,请大家多多支持!
------------

第三章 初到石家

军区大院里,一群半大的孩子在玩着什么游戏,只见身形修长的少年坐在一个高台上,头顶着一个二十多公分的木板,正襟危坐的模样俨然古时候的帝王,一抬手一低头都充斥着一股子大气与凌厉。高台之下,一群男孩女孩像模像样的分成两派站着,一个个面对着那少年,还有人一本正经的向前迈出一步,鞠躬,扬声道,“启禀皇上――”

“石头,你爸回来了――”那台下的小男孩正要“启禀”,忽然大院里一条路上奔过来一个跟那少年差不多大的男孩,急匆匆的喊道,“真的,车子都进大院了。”

那高台上的少年闻讯,一扔头顶的东西,一个箭步从高台上窜下来,“都是你们!喊我玩这么这么幼稚的游戏!我家老头子回来了,我功课没做完呢,又得挨揍了!”

少年一边愤愤的喊着,一边迅速的一路小跑,抄小路回了一个大院。

听见车子开进来的声音,石磊落从窗户里瞥了一眼,赶紧回身做好,拿起笔,打开课本,装作正在认真做功课的样子。

“贝贝,下来吧,到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石荣光下车,叫着车里的小女孩。

茹贝应一声,跳下车,看看眼前的两层小楼,院子里还种着花花草草,她一下子喜欢了,“伯伯,您家里真好!”

“呵呵,贝贝喜欢就好。”

家里的警卫员上来,说夫人今天不在家,只有少爷一人在。石荣光点点头,拉着小女孩进去,洪钟般的声音喊道,“石头,下来!”

几秒钟后,楼上传出一个声音――

“什么事,我在写作业呢!”

“你小子别装了,给我滚下来!”石荣光哪里不了解儿子,平日里他在家那个霸王都没有这么听话过,如今他出门两天,那小子会乖乖写作业?

茹贝静静的站着,小脸上一派恬静。在陌生的环境里,她有一些拘束,一双乌黑的眸子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听见楼上的声音,她收回目光,知道那就是那个小哥哥。

一分钟后,石磊落从楼上下来,茹贝听见有人下楼声,眸光转过去,只觉得一个黑影闪过,人已经站到了面前。

“爸,什么事?”石磊落凌空跃下最后四五级台阶,站在石荣光面前,立刻恭恭敬敬,老老实实的,敛声问道。

对于这个一向好动的儿子,石荣光已经懒得跟他灌输“行如风、坐如钟”的观念,见他来到面前站定,他扶着着茹贝娇小的肩膀往前带一下,与自己的儿子面对面,沉声介绍,“石头,这是茹贝,你以前见过的,现在你茹叔叔殉职了,贝贝一个人没人照顾,我就把她接过来了――以后,贝贝就是你的妹妹,也是你的‘小老师’,跟你亦师亦友亦兄妹,你不能欺负贝贝,知道吗?”

石磊落随着父亲的动作和声音而眸光下移,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只见对面站着个只到自己肩窝的小女孩,大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