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情说案之与子偕刑  第1页

简介: 程安玖,大龄女汉子,是二十一世纪重案组刑警队的一姐,在一次出勤 缉捕毒贩的过程中壮烈牺牲了,意外穿越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大夏朝,成了俩包 子的单亲母亲,还遇到了被黑道组织谋杀于与自己相亲路上的白法医,这是要 再续前缘的节奏么?好吧,谈谈情破破案顺带养养包子啥的,这日子可不要太 美好哟!


正文 第一章 娘

好痛!

程安玖本能的出拳防御,拳头打在一个硬邦邦的物事上。

耳边传来一道低哑的闷响,紧接着好似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滚到了地上。

“哎呦,我这把老骨头要散了……”一个身穿葛布麻衣的老者手捻着一枚一寸长的银针,被程安玖一拳打坐在地上。

“徐大叔,您老没事吧,快起来,您见谅,玖娘不是故意的。”赵妈妈急忙将人扶了起来,面上带着歉疚,可声音里却有掩饰不住的欣喜。

阿弥陀佛,针灸后,人总算是醒过来了!

程安玖眼皮子跳了跳,正要努力适应从黑暗到光明的巨大反差时,耳朵里就传来了两道软糯糯的声音。

“娘!” 娘?

喊谁呢?

程安玖幽幽睁开了眼睛,正四顾茫然,头顶上方忽然出现了两张圆润润白嫩嫩的小包子脸,眉目清秀,约莫只有三四岁,长得一模一样。

“娘,您终于醒了……”两小屁孩的声音难掩惊喜。

这次程安玖终于意识到这俩娃娃是在喊自己,倏然间瞪大双眼,简直被吓坏了!

她虽然是大龄女青年,可好歹也是清清白白的老处女啊,什么时候竟还有一对这么大的儿子了?

等等,这是在哪儿?

她依稀记得自己正与那伙贩毒团伙开火枪战呢,然后有个急功近利的傻逼下属,竟然不听指挥,被毒贩团伙抓捕扣押当成人质,因那货不日就要结婚,程安玖不想红事变白事,就拿自己换回来下属。本来她以为凭自己的机智和身手,最后安然而退不是问题,哪知道她还是高估了自己,在与匪徒斗智斗勇的最后关头,还是出现了意外。

大切在高速公路上失控,冲出了防护栏,连人带车坠下了山谷。

那么惨烈的事故,她就是不死也得残啊,怎么会在这里?

程安玖将视线从俩小包子脸上错开,环顾了一圈后,傻眼了。

屋内昏暗,只有一盏如豆的油灯照明。身下是一通铺着炕席的火炕,炕梢放着两个掉了漆的褐色炕柜,炕柜上面摆着枕头被褥,花花绿绿的,已经有些年头,浆洗得褪色发白。

炕边有个木头做的高几,几上放着一副陶制的茶壶水杯,再往边上是一个落地木柜。炕对面的北墙上,杂七杂八的挂着晒干的辣椒、玉米棒子,黑乎乎的腊肉干,地上有块木板,放着两个麻布口袋,估计是米面之类的粮食。

再往近看,俩小包子穿着青色的棉布交领服饰,袖口和裤脚都扎着束带,头上绑着总角,那俏皮可爱的模样让程安玖不觉想起了庙里财神爷座下的招财童子。

随着程安玖的打量,她面前须臾就站满了人。

最前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面容慈祥敦厚,眼角还有些湿润,梳着只在电视上看过的发髻。而她身边另外一个老者,半头霜花,应该就是刚刚被她出拳打中的人,此刻还捂着胸膛,喘着粗气瞪着自己。

再后面,是三个清一色穿着湛蓝色公服的年轻男子,看模样打扮,也不难猜出身份,电视上看到的衙门捕快,差不多就是这样的装束。

还没等程安玖搞清楚状况,那中年妇人便率先开口了。

“谢天谢地,玖娘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可把老身给吓死了。你现在感觉如何?”

“娘,您也把武哥儿给吓死了,我好怕娘您一直睡,醒不来……”靠左手边的小包子伸出一双肉呼呼的小爪子,一边撒着娇,一边往程安玖的怀里扑。

“呸呸呸,武哥你不懂别乱说话,容叔叔说娘吉人自有天相,才不会有事呢!”说话的是小包子文哥儿,瞧这孩子说话的小大人样儿,就知道是个懂事成熟的。

“可不是,文哥儿说的对,阿玖是吉人自有天相,不过这次也幸好有徐大叔,昨天那庸医竟然一张口就说阿玖挨不了两日,让他开个方子,还狮子大开口,索要一两银子。银子给了要是方子能起效果那也值得,可阿玖却是迟迟不醒,如今看来这人根本就是学艺不精,就他那德行,也配学人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我呸!”

说话的是捕快范霖,年纪不大,也就十七八岁,是个性格冲动的。

这叽叽喳喳的声音一一入耳,程安玖有些头大,一时间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接茬。她内心一阵煎熬,对如今的处境感到纠结迷茫。

她这算是穿越了吗?

这样的认知,简直让她匪夷所思,可眼前的情景却让她不得不接受现实。

上辈子她除了在大学时期谈过一场短暂的恋爱,连婚都没有结过,被这样两个小娃娃扑在怀里一遍遍的喊娘更是破天荒头一遭,这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

程安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深紫色的棉布袍子穿在身上有些宽松,身板看着很是纤细,但却并不羸弱,这从四肢紧绷柔韧的线条可以感知。

这原主是个四体勤劳的人!程安玖如此想到。

俩小包子见娘亲一直不说话,不由仰起小脸,带着担心和探究看着她。

程安玖心想,既然她占了原主的身体,那么,她就有责任和义务,照顾好原主留下的两个孩子。只是她脑中并无原主残留的记忆,对如今的家庭情况、人际交往等讯息茫然不知。

她该如何应对呢?

难道要装失忆?

“娘,您怎么不说话?”小包子文哥儿小心翼翼的问道:“您还头疼吗?”

赵妈妈也瞧出了不妥来,适才放松的眉头又紧蹙起来,转头对老者道:“徐大叔,您看玖娘她……”

老者轻哼一声道:“好好的姑娘家,学人当什么捕快?那一棍子敲在脑袋上,只怕是颅内还有淤血未散,所以神志尚未完全清醒,还得多扎几次针,幸运的话淤血散去,人完全恢复,不幸的话,以后只怕……”

“只怕什么?”

赵妈妈拔高音问道,而在场剩下的几个人,也是一脸紧张的望着徐大叔。

程安玖此时却是一阵狂喜,不等徐大叔开口回答,就扶着太阳穴嗫嚅着小声道:“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正文 第二章容叔叔

赵妈妈和俩小包子搂着程安玖抱头痛哭一场之后,众人的情绪才渐渐恢复平静。

徐大叔和范霖几个人先回去了,赵妈妈到院子里的小厨房做晚饭,屋内就剩下依偎在一起的母子三人。

“娘,您会好起来的!”文哥儿紧握着程安玖的手,仰起一张稚嫩童真的小脸看着母亲说道。

程安玖虽然没有当过母亲,不曾体会过舐犊情深的感觉,可这俩小娃娃的言行却让她那颗女汉子心都要融化了。

多懂事的孩子啊!

她抬手摸摸俩孩子的脑袋,微笑道:“嗯,会好起来的!”

她刚想说娘会好起来的,然或许是刚开始还没有适应的缘故,‘娘’这个自称,怎么也无法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娘,等您好了,不要再去当捕快了好吗?”武哥儿眼睛红红的,想到娘流了好多血,闭着眼睛,不管怎么喊她,她都不理自己的情形,他吓坏了,真的好害怕。

文哥儿没有说话,只是也用同样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母亲。

程安玖鼻子有些发酸,眼眶热热的,目光在两个孩子清秀的小脸蛋上来回流转,伸手搂住了他们。

这么小的孩子,就懂得心疼人了呢!

程安玖虽然是现代人,可她也知道,古代捕快这样的职业,比不得现代警察受人崇拜尊重,社会地位更是天壤之别。捕快在古代地位看似重要,可身份却犹如贱民,但凡家中有一人入了这一行,三代不能参加科举。

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很多人之所以选择当捕快衙差,也是生活所迫,为了养家糊口。

这个大夏朝的律历是否跟自己所了解的有偏差,程安玖暂时不得而知,但原主一介弱质女流竟也入了捕快这个行当,让她颇为意外。

是跟大部分人一样,生活所迫么?

程安玖再一次扫视了周围的环境一圈,心下了然。

原主的家庭环境并不宽裕,这从衣食住行可以看出来,再加上两个正在长身体、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程安玖在现代是干刑警的,除了查案抓贼,并无其他长处,这次意外穿越到原主身上,成为一名女捕快,又拥有相同的姓名,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她不能放弃这个职业,因为她不知道,除了捕快这唯一能彰显她本色的职业,她还能干什么。

“这次是意外,以后,娘……娘会小心的!”程安玖低声说道,脸颊随着那声自称,不自觉的烧红滚烫起来。

看来,娘亲这个角色,她还得努力适应才行。

武哥儿似乎还是很担心,仰起小脸,清澈黑亮的眸底含着一包泪,撅着小嘴撒娇喊道:“娘……”

文哥儿却担心弟弟的纠缠会让娘不开心,赵妈妈在娘离家当值的时候,常常跟他们兄弟俩说,娘为了他们,牺牲了很多,以后要好好孝顺娘,听娘的话,不要忤逆她。

娘刚刚这么说,言下之意就是不会放弃捕快这个差事,娘要挣钱养活他们,宁愿自己辛苦劳累,他们不应该再给娘增添烦恼的。

“武哥儿!”文哥儿拉住了弟弟的手,朝他轻轻摇了摇头。

武哥儿委屈的眨了眨眼,却是不敢再缠着母亲说不要当捕快的话。

兄弟俩的小眼神儿哪能逃得过程安玖的眼睛?

她心里觉得安慰又温暖,这俩小包子,实在是太懂事了。

谁说只有女儿才是妈妈的小棉袄?这小棉裤们一点儿也不比小棉袄差,贴心着呢……

母子三人叙叙说了一会儿话,直到赵妈妈端着吃食进来,小兄弟俩才收住话头,招呼着娘亲吃饭。

因程安玖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赵妈妈就在炕上支起了炕桌。

菜式很简单,可以说是粗茶淡饭。

大白菜炖豆腐,还有一小碟咸菜,炒茄子,不见半点儿肉星子。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