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嫁  第1页

简介: 赵芃重生三次,嫁了秦书淮三次,他十六岁还是质子时,她以公主之身嫁给他,他把她害死了;他二十岁当了皇子时,她以女将之身嫁给他,他把她暗杀了;他二十五岁成为位高权重的王爷时,她以丞相千金身份嫁给他,他把她毒死了。她发誓她绝对不再嫁他。等再睁眼,赵芃成为了辅佐幼弟登基、守寡十年、小叔子很牛逼的痴情长公主,也是如今摄政王秦书淮唯一看得上、不敢动的劲敌。面对这个身份,赵芃激动得痛哭流涕。这一辈子,终于不用嫁他了。而抱着赵芃牌位六年的秦书淮发现,这个寡妇长公主,很像他的早亡妻。



作品简评:
北燕公主被丈夫秦书淮毒杀,重生两次都成为秦的新婚夫人,直到第三次重生,她变成守寡十年的齐国公主秦芃,这一次她决心和秦书淮斗争到底,却逐渐揭露当年死亡真相,知道少年丈夫,当年到底几多深情。本文故事情节曲折复杂,高潮迭起,作者设计严密,情节常常出乎意料又顺理成章。加之情绪感染得当,故事风格甜虐交加,节奏紧凑又不失流畅,使得文章引人入胜,开卷难释。


第一章
  齐国皇宫之内,经过了一夜厮杀,终于归为了宁静,宫门一点一点打开,带着吱呀之声,仿佛一场正在开场的折子戏,拉开幕帘,让人窥见那舞台上的场景。
  满地鲜血流滚,尸体横七竖八躺立,一直躲藏着的太监们被士兵赶出来,开始冲洗这片血腥的战场。所有人不敢出声,于是台上人来人往,却寂静得可怕。
  所有人都在忙碌,唯独有一个人,他身着华服静立于高台之上,眺望远方。
  那人身着玄衣华袍,外披白狐大氅,手中抱着带着兰香的暖炉,清俊精致的面容上一片冷漠。朝阳拉长他的身影,犹夹杂着大雪寒意的狂风垂得他广袖招摇,他长身而立,远远望去,仿若谪仙入世而来,又将羽化登仙而去。
  淮安王,秦书淮。
  八岁北燕为质,弱冠归来,却在九年后重登权力顶峰,手握重兵,权倾朝野的前太子。
  这样的人让人无法忽视,所有人来来往往时,都忍不住小心翼翼往那人身上投上一些目光。
  而那人却仿佛谁都不在意,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远处宫门落满朝阳光辉,朱红房檐与朝阳映照,庄严古朴,却又宛若新生。
  昨夜的一切,现在的一切,甚至未来的一切,人与人之间的厮杀争夺,与这座城似乎毫无关系。
  它屹立于此,仍凭你厮杀半生,它仍旧风姿如初。
  “大人,”一位穿着军装、满身带血的俊朗青年急急走来,正是如今南城军的领军江春。他走到身着玄色广袖华服的青年身边,压低了声音道:“皇后将所有皇子关起来,一把火烧了。宫妃和皇子都在。”
  江春心里是有些怕的,他小心翼翼打量秦书淮,不知该如何处置,如今的情况,一个不小心,秦书淮就要被扣上谋反的罪名。
  毕竟……朝里一大批老臣,都觉得他要谋反很久了。
  秦书淮乃先帝秦靖的独子,秦靖残暴荒淫,搅得国家民不聊生,齐国上下对秦靖多有怨言。秦书淮八岁时,齐国与北燕交战,后来齐国投降,割城赔款后,还将太子秦书淮送了过去,在北燕当质子。
  秦书淮去了北燕后不久,秦靖暴毙而亡,因为没有子嗣,齐国为了继承人的问题争了很久,最后群臣举贤,让秦靖的远房堂弟,文王秦文煊继承了皇位。
  秦文煊是一位集高尚品德与才能于一身的好皇帝,他励精图治,在他的带领下,风雨飘摇的齐国终于重新站起来,成为了一个强国。
  这时候,秦书淮也已经二十岁了,齐国也有了新的太子,作为秦书淮的“叔叔”,品德高尚的秦文煊向北燕施压,用了十万金将这位“前太子”迎接了回来。
  秦书淮回来后,也颇为争气,直接去了军营,而后南征北讨,立下赫赫战功,最后成了如今权倾朝野的淮安王。
  他与秦文煊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叔侄关系,秦书淮感念秦文煊的恩德,而秦文煊赞赏秦书淮的才能。
  没有君臣隔阂,秦书淮的日子也算过得不错。唯一不顺心的,大概就是婚事。
  他一共娶了三任妻子,第一任是北燕的公主赵芃,结果在回齐国的路上,水土不服病死了。
  第二任是当年出了名的沙场女将姜漪,姜漪乃姜家独女,秦文煊也是靠着和姜漪的姻亲关系,在军队站稳的脚跟,结果姜漪一嫁给他就开始重病,三年后,又死了。
  第三任是董丞相的女儿董婉怡,董丞相想和手握兵权的秦书淮结盟,就将自己那貌美温柔的女儿嫁给了秦书淮,谁知道董婉怡一个大家闺秀,居然干出了逃婚的事情来,爬墙的时候不小心摔成了瘫痪,在秦书淮后院熬了两年,也死了。
  从此以后,秦书淮克妻之名整个齐国都知道,也就没有人再敢触这个霉头。
  好在当事人也不在意,知情的人都说,淮安王府里摆着一个牌位,秦书淮每天都和牌位吃饭睡觉,根本就不想娶妻的问题。
  于是乎,连这唯一不顺心的问题也不是大问题,秦书淮的日子也就过得很是惬意。
  他一心就想当好自己的王爷,外界却从来不这么想,那些皇子和保皇派的大臣,每天都虎视眈眈觉得,秦书淮一定别有居心。
  为表忠心,战事了结后,秦书淮就回了封地,结果回封地不到一年,宫里就给他来了信。
  秦文煊不行了,皇后的儿子联合着皇后造反了,封了宫城,扣了皇帝,太子直接被斩了。
  秦书淮没办法,马不停蹄赶了回去,结果刚把皇宫打下来,就得了皇后带着所有人自焚的消息。
  江春看着秦书淮面色不太好看,俊美的眉目微微皱起,他不由得道:“大人?”
  “还有一个。”
  “嗯?”
  江春愣了愣,秦书淮转身往外走去,冷声道:“淑美人带着十六皇子,还在皇陵。”
  听了这话,江春瞬间反应过来。
  虽然宫里的皇子贵妃都死了,但是宫外还有一个宫女出身、宫斗失败后被贬了去守皇陵的美人和皇子啊!
  虽然这个妃子品级低了点,这个皇子年纪小了点,但始终是秦文煊的血脉。
  这个皇位秦书淮是做不得的,他坐了,十张嘴都说不清楚秦文煊是怎么死的了。到时候齐国又是一场内乱,秦书淮不想当皇帝,更不想为了当皇帝搞得国家大乱。
  于是这个唯一的皇子,就成了秦书淮如今唯一的希望。
  秦书淮匆匆走了一段路,突然想起来。
  “淑美人是不是有一个女儿?”
  江春想了片刻,点头道:“对,嫁给了卫炀……”
  “看着她。”
  秦书淮说完,便翻身上马,打马冲了出去。
  太阳已经彻底出来了,化雪让空气中充满了寒意,秦书淮抬头看了一眼这冰雪山河,加快了马鞭。
  
  赵芃梦见了大雪。
  北燕的大雪向来凶猛,从来都是风雪交加,下雪时出去,能感觉风如刀刮一般锋利划过双颊。
  这种天气,赵芃小时候体会过很多次,那时候她带着弟弟和母妃住在冷宫里,冷宫没有炭火供给,每年冬天,总要冷死几个人,她算是幸运,因为她在这里拥有母亲和弟弟,每一年冬天,他们三个人挤在一起,虽然仍旧会觉得冷,但是至少逃脱了冻死的命运。
  她已经很久没感受过这样的寒冷了。
  从她帮着母亲走出冷宫,从她一步一步转身成为北燕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从她辅佐弟弟成为一个正儿八经的皇子到弟弟夺嫡之战中胜利成为北燕的帝王……
  等等。
  赵芃突然意识到,弟弟赵钰已经成为皇帝了,可是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早在十九岁时,就离开了北燕,然后死了……
  赵芃意识有些恍惚,耳边听见了有人叫她的声音。
  无数记忆涌上来,赵芃慢慢睁开眼睛,熟悉的陌生感铺天盖地,她轻叹一声。
  她又活了。
  是的,是“又”。
  这已经是赵芃第四次重生了。
  作为北燕的公主,赵芃当年下嫁了齐国留在北燕的质子秦书淮,在她十九岁的时候,秦书淮的远方堂叔也就是齐国当时的皇帝秦文瑄,用了开通商贸的条件,换取秦书淮归国。
  作为秦书淮的妻子,赵芃不得已只能跟着秦书淮回到齐国。但才刚入齐国国境,赵芃就被人毒死了。
  死了三次,如今醒来,赵芃已经记不大清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她跟着秦书淮回了齐国,然后秦书淮把她毒死了。
  是的,是秦书淮毒死的她,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记得自己拼命挣扎,而秦书淮把她抱在怀里,带着甜味的毒药被他灌进她的嘴里,她挣扎,她打他,然而他却只是颤抖着,将她抱在怀里,俊朗的面容上满是绝望,他死死压住她的动作,让毒药滚入她喉间,哭着道:“芃芃,不疼的,喝了就不疼了。”
  “芃芃,别怪我。好好上路,好好去吧……”
  她不想死,她也忘了自己为什么不想死,但她深深记得,那时候她不想死,于是她死命推着他。可他一贯那么顺着她一个人,却真的一点都没放手,让她死了。
  赵芃死得不甘心。
  她还挂念着自己那还在夺嫡之争中的弟弟赵钰,还没过过一天安心日子。可能执念太深,她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叫做“姜漪”的女将军,这个女将军是齐国名将姜诚的女儿,在齐国颇有声望。她还没适应自己这个叫姜漪的身份,她就再次见到了秦书淮。
  秦书淮是来娶她的。
  而此时距离赵芃死去,还不到四个月。
  于是赵芃就明白了,秦书淮为什么要杀她了。她死了,秦书淮才能正大光明在齐国娶一个高门贵女,才能在齐国站稳脚跟。
  对此赵芃很感慨,突然觉得自己当年真是瞎了眼,居然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此时已经是在成亲的路上了,赵芃没有办法,只能成亲当天就开始装病,这病一装三年,秦书淮也很配合,三年都没来问过她的死活。两人虽然一个在内院,一个在外院,竟然就整整三年里没见过面。
  这三年,秦书淮在齐国混得风生水起,以军功立命,拿到了整个北方军权。而赵芃就默默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就琢磨着等哪一天赵钰那边安稳了,她赶紧跑回北燕去。
  结果赵钰才刚刚登基没多久,她的人手也才规划好,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作为姜漪的赵芃在院子里吃葡萄,就被一群突然冲进来黑衣人捅死了……
  这次赵芃死得莫名其妙,她怀着对真相的探究之心,再一次……活了过来。
  一睁眼,赵芃发现自己成为了齐国丞相的女儿,董婉怡。
  而且,此时董婉怡已经和秦书淮有了婚约,而秦书淮的前岳父姜家也已经败落,秦书淮成为了当朝手握重兵的王爷。
  于是赵芃又明白了姜漪是怎么死的了……
  岳父没有用了,这个媳妇儿还留着干嘛?要赶紧娶下一个有用的啊!
  赵芃总结了一下,秦书淮有毒,当他老婆必然不得好死。
  于是赵芃在结婚前一天,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打算翻墙逃婚,一路逃到北燕去找正在清理朝堂、铲除异己的赵钰。结果这位娇小姐体质太差,爬墙爬到一半就不行了,手上一个打滑,她摔了下来,摔成了半身残疾……
  但是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