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庶得正  第1页

简介: 微表情能破案,但,能宅斗么?
傅珺有些无所适从。侯府的日子说易且难,嫡出姑娘的尊荣似有还无,没有一种生活是容易的,无论是前世当警察,还是今生做主子。不想囿于后宅,却不得不在宅门里步履维坚。暮霭沉沉也好,水阔天长也罢,她,只想做自己。
简单说来,这是一个古代版《别对我撒谎》+《记忆神探》的故事。


第001章

 五月的榴花尚未开尽,青雀湖上的田田荷叶里,已有小荷尖尖,初露头角。
  青雀湖位于大汉朝都城金陵城外七十里处,背依栖霞山,水泽清澈、八面来风,自大秦朝起便因风物秀丽而闻名。其青碧如玉的湖水与一旁栖霞山烂漫似火的红叶各成风景,历来便有“夏青雀、秋栖霞”的美号,是京中达官显贵们的避暑胜地。举凡大汉朝一等的公勋世家,皆以在此处建造别业为身份的象征。
  平南侯府的别庄便建在这青雀湖的北岸。庄院建得精巧,引了青雀湖水进入庄中,堆土造桥,将水势分成几股,再于花园中汇成一面小湖。其回廊曲折、花径盘绕,皆是万般讲究,颇有几分姑苏地方的婉约风情。而这整个庄院,便就着这一弯脉脉水势回环盘旋,转折出一段又一段白墙黛瓦的心事来。
  此时寅正未过,别庄里的各房各院都还安静着,不闻一丝儿响动。院门口的羊角灯笼静静悬垂,偶尔在盛夏的晨风里轻轻晃动一下,微晕的灯光便在这黎明前的黑暗里,留下几许光影来。
  不过,这庄子里却也不都是安静的,这不,西北角的一所小偏院儿里,此刻便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穿着赭黄色衫裤的粗使小丫头们,一个个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在管事妈妈的指挥下,或提壶打水,或领取扫帚布帕等物,没头苍蝇似地乱转,不时便得来一声低低的训斥。
  而在一旁的大厨房里,着石青色褙子并豆绿裙子的二等丫鬟们,带着院子里使唤的小丫头子,轻轻巧巧地行来,与相熟的人打着招呼。女孩子们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微暝的曙色中,为这间忙乱的小院带来些许朝气与活力。
  每天的这个时辰,陈富贵家的都是最忙的一个。
  身为大厨房的管事,她既要盯着厨下的婆子们上灶不许偷懒,又要防着小丫头们不懂事摔着碰着弄坏了物什,更要跟各院的丫鬟或管事妈妈们打招呼搞好关系。她原就是八面玲珑的性子,在大厨房管事这些年来,从没见得罪过谁,为人又颇肯吃些亏,因而内院里大大小小的主子丫鬟们,倒也都不曾为难过她。
  此刻,她方送走了大房的二等丫鬟香草,转首便见一位穿着湖绿色裙衫的俏丫头,袅袅婷婷地走了来。陈富贵家的认出是三房的大丫鬟怀素,忙不迭迎上前道:“今儿个怀素姑娘怎么亲自来了?这些小事不拘叫谁来一趟便罢了,这天儿也怪热的,姑娘别热着了才是。”一面就叫小丫头挪了方竹凳子来让怀素坐。
  怀素忙摆了摆手,客气地道:“陈嫂子快别忙了,也没什么。我们屋的盈香昨儿肚子疼,姑娘身边儿的青蔓也中了暑,我便留了人照应她们。那些小丫头们毛手毛脚的我不放心,总归这天时早也不算热,我便自己来走这一遭。”
  陈富贵家的便啧啧笑道:“怪道人都说三太太会调理人,往日里看着还不觉得,今日这一番话下来,便知道姑娘侍奉主子真是尽心尽力的,我们瞧着都敬服。”
  怀素浅浅一笑道:“哪里就这样好了,不敢当嫂子的夸奖。”
  陈富贵家的却笑得更殷勤了,道:“姑娘也太谦了,谁不知道三太太身边的丫头个顶个的好呢。”一面说,一面亲热地拉了怀素的手,到底让她坐在竹凳子上,又道:“厨下里烟熏火燎的,可别熏坏了姑娘。姑娘且在这里侯着,我去替姑娘取了朝食过来。”
  怀素忙道:“不用了,嫂子如何这样客气。”一面便站了起来。
  陈富贵家的却笑着将她按回到凳上,只说:“姑娘且稍待。”便自进了厨房。怀素见拦不住,只得站起来在她身后道:“劳动嫂子了。”
  片刻后,陈富贵家的便走了出来。她先是将食盒交给了小丫头子,随后便将一只瓷碟递到了怀素面前,笑道:“这是给姑娘的,姑娘别嫌弃粗糙。”
  怀素一见这碟子便先哟了一声,口中赞道:“好精巧点心。”便凑过去细看。却见白底梅花片墨纹的哥窑碟子里,呈着四只捏做荷花样子的面果儿,色泽粉嫩,剔透可爱。
  陈富贵家的便笑道:“这是我们新想出来的面果儿,用了姑苏送来的新鲜莲子磨了粉并菱角粉做成的。姑娘带回去尝尝味儿,回来再告诉我。若果然可口的话,明儿便给主子们换个点心花样。”
  怀素微微一怔。从进门到现在,若是再看不出陈富贵家的是在巴结她,那她真是白在王氏身边待了这么些年了。只是他们三房自来在府里便不是那名牌儿上的,什么好事也轮不着,却不知陈富贵家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心中狐疑,怀素的面上却不显,只笑着道:“难为嫂子想着我,倒叫我怪不好意思的。”
  陈富贵家的笑眯眯地道:“这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都是为着服侍主子们,快别这么着了。”说罢便将点心碟子塞进了怀素手里。
  怀素情知这份人情不好推。陈富贵家的在府里也算有头有脸,当着这么一院子的人向三房示好,她若坚辞不受,倒像是打人家的脸了。况且,陈富贵家的行事一向有章法,今儿这一出必有缘由,总不是坏事就是了。
  这样一起,怀素便定下心来,又再三道了谢方接过碟子,领着小丫头们从偏院里出来。出来后便觉得后背上粘粘的,却是出了身细汗。陈富贵家的突然示好,她一时没防备,应承得倒有些吃力,好在没堕了三房的颜面。至于后面的事如何处理,却是要等夫人的示下了。
  怀素心里思忖着,脚下却不慢,沿抄手游廊转过花园,向西过一道小小竹桥,自竹林幽径里穿出来,便是三房所住的宜清院了。她轻轻推开房门,招呼着小丫头们进来,一行人转去了东厢不提。
  现在,这愿望倒真实现了。天一擦黑她就得上床,睡眠不止十小时。没有考试论文,没有工作压力,整天吃吃睡睡、养尊处优。虽然周遭的一切都很陌生,她却适应得很好。甚至连穿越者通常会有的伤感与想念,她也鲜少能体会。
  在最后的黑暗来临之前,她才知道,她的人生原来并非只有灰暗与孤单,也有许多明亮温暖。只可惜,她放弃得太早,醒悟得却又太迟。
  她带着淡淡的怅惘闭上了双眼,再睁开时,便来到了这里,这个处于异时空的叫做大汉朝的时代。
  然而,有些事情却是注定不会改变的。
  

第002章
更新时间2015-5-26 11:01:30 字数:3168

  此刻,王氏正斜倚在宜清院正房窗边的凉榻上,看着小丫头们收拾东次间的桌椅书藉。
  宜清院正房的格局颇为特别。明间与东、西次间全部打通,只以两架透雕竹纹的挂落飞罩相间,通透阔朗。王氏平素起坐皆在西次间,东次间则布置成了书房。若是傅庚在此,此时应是在书房端坐了。
  “太太,茶凉了,婢子给您换一盏。”侍立一旁的怀素轻声地道。
  王氏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示意不用,一面将茶向桌上一放。茶盏磕在桌上,发出“托”的一声响,几滴水珠溅出来,王氏只觉得指尖微凉。
  怀素忙上前两步,拿了绢子替王氏擦手,又暗向东次间的兰泽看了一眼。兰泽瞧见点了点头,带着小丫头们无声地退了出去。
  “太太可是有什么心事?”怀素觑着王氏的面色,轻声问道。
  王氏的面色有些郁郁,语气却是略显急促,压低了声音道:“查了这么久都没个头绪,我这心里跟着了火似的,偏这天儿又热,我真是……”说到这里便顿住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怀素便劝王氏:“那件事爷说要亲自去查,必能查个水落石出的。爷是什么样的人,太太还不清楚么?那是天底下最最聪明能干的,太太只静心等着便是,若急坏了身子可怎么好呢?”
  王氏便苦笑了一下,道:“我知道急不得,也知这事并不好查。那日府里来的人太多,我们也暗地里查了好些日子,竟是无从查起。你不知道,那天棠姐儿湿淋淋地被人抱回来,小脸儿白得跟一张纸似的,我那心里就跟刀割的一样,恨不能我替了她去。”说到这里,王氏的眼圈儿已是红了,掏了帕子出来按住眼角。
  一旁的怀素也是红了眼眶。
  “太太莫想前事了,”怀素拿了帕子印印眼角,上前替王氏重新倒了碗茶,柔声道:“姑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连侯爷都说姑娘‘宅心仁厚,必有福泽’呢,太太且放宽心。”
  王氏原是姑苏世族王家嫡支的庶女,单名一个晴字。姑苏王氏不算显赫,当年侯府上门提亲时,任谁都没想到,最后定下的会是王氏。以庶女的身份能够高嫁进侯府,且还是嫁予当年名动一时的探花傅三郎,想来,这王氏也很该有些心机与手段才是。
  那是她第一次知晓,被母亲疼爱与珍惜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温暖,这样令人安心。而一个母亲对子女的好,又是怎样的全情全意,毫无保留地全心付出。
  王氏笑着伸出手,道:“棠姐儿乖,到娘这儿来。”
  她的肤色极白,如同牛乳一般,泛着莹润的光泽。双眉若春山横翠,红唇似秋露含丹。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安静时,如秋水凝魄、寒烟深翠;欢喜时,又像是揉碎了漫天的月华;温柔时,则宛若风吹过春天的湖水,其中的美丽,真真是难描难画。
  她这里正不自在,丫鬟兰泽却适时走了进来,轻声问怀素朝食摆在哪里。王氏听见了,探头看了看明间檀木桌上的座钟,便道:“就在这屋吧,时辰也不早了,快着些儿摆上来。”
  今天的朝食跟往常差相仿佛,也是两样粥、四样点心。粥是莲子银耳粥与香米雪糯粥,盛在天青色的汝窑瓷碗里,很是赏心悦目。四样点心两咸两甜,分装在细白瓷碟子里,一样素菜包子、一样蟹黄馅儿的蒸饺、一样糯米蒸糖糕,还有一样是松籽莲茸卷儿。
  平南侯府虽非世家大族,规矩上却也极是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那一套更是被奉为圭臬。此时便只闻轻微的碗筹声响,四下里静悄悄的,连一声咳嗽也无。
  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一切。谢谢。
  

第003章
更新时间2015-5-27 9:41:40 字数:3205

  便在此时,却见怀素挑帘走了进来,手里提着只藤编的小篮子,见了王氏却不作声,眼睛往四下扫了一扫。
  见屋里再无旁人,怀素便上前两步,从篮子里取出一碟荷花糕来,将早上在小偏院里发生的事情向王氏禀了一回,末了将点心搁在妆台上,退后两步,静待王氏示下。
  王氏亦不多言,转过来看着怀素,问:“这事儿你怎么看?”
  “婢子觉得,陈嫂子是在向咱们示好,想来是有事儿。”怀素垂首道。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