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三娘子 - 作者: 蓝艾草 aishu.online在线阅读

林家三娘子  第1页

简介: 母女分离的郡主本以为十几年后,自家闺女会长成个温柔淑女,却不曾料到软萌闺女最终长成了一枚励志女汉纸,这真是个伤感的故事! ╮(╯▽╰)╭ 作者君告诉你:市井生活很热闹啦,林三娘子表示她木有适应不良,水土不服啦,她一直有茁壮成长啦,只是……不小心长歪,这真不是故意哒!


编辑评价:

市井商户女林三娘子自幼丧父,承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任,却在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并非林家亲生女儿。抽丝剥茧最终真相大白,此后几经波折,她终于回到亲身父母身边,面对着市井与贵族生活的截然不同,生活环境的天差地别,且看林三娘子如何应对?面对痴心竹马与少年将军,又如何抉择?作者用平实的笔触着力描述了一名被政治斗争波及,父母不得已寄养市井人家的小少女一步步成长的经历,情节轻松有趣,故事曲折温暖,背景以小见大,从市井到朝堂,个人命运起伏颠沛,身不由已,但面对波折却永不肯放弃信仰的精神气。全文温馨治愈,值得一读。
==================

卷一: 沧海遗珠,微露胭脂一点红

☆、1 心结

  封丘门大街上,开着个蜜饯果子铺,两间的铺面,雇着一个年轻的小伙计,后面是个两进的小院子,住着掌柜一家。这果子铺主家姓林,名保生,因此铺子就叫林家果子铺。这样的铺子,在这上京城里,最是寻常不过。
  林保生娶得妻房何氏,生了三女一子,最小的一双儿女乃是一对龙凤胎。
  林家大姐儿名唤林碧云,二姐儿名唤林碧月,三姐儿名唤林碧落,与林碧落同胞的哥儿名唤林楠。
  林家夫妻和睦,四个孩儿皆是聪明可爱,林大姐儿今年已经十三岁了,眼瞅着已经有好几家媒人上门,二姐儿十一岁,最小的林三姐儿与大郎林楠也已经八岁了,不出意外,林大姐儿便会在这一两年之内择婿,及笄之时嫁出门去了。
  为此,林保生与何氏私下里已经商议着,要给林大姐儿慢慢置办嫁妆。
  小户人家,不比大户人家,从女儿一出世开始就准备嫁妆,出嫁之时十里红妆,端的体面。林家的生活水平还没达到那种地步。
  这日,林保生与何氏在房里商议的时候,便提到了一件事儿。
  “大姐儿的嫁妆,当初那笔银子再不能动了……那是三姐儿她亲娘留给她的,总要给她留点儿……”
  林保生亦同意了,就家中现有的银子如何支出更细致的计划,不防林碧落却闯了进来。
  夫妻两个给唬了一大跳,再看林碧落,一头的汗,小脸蛋儿红通通的,笑嘻嘻偎了上去撒娇:“阿娘,楠哥儿又不听我话了!”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只道她小孩子家家,心慌意乱跑进来,哪里还管这些头尾,况两人说的声音又小,一会林楠追了进来,淘小子扑到他三姐身边就要拖她,“三姐你输了还耍赖!快将你房里那个砚台给我!”
  原来是姐弟两个在院子里踢毽子,定了赌约,林碧落输了又想赖帐,这才误打误撞闯了进来。
  何氏忙拿帕子替林碧落擦了汗,又拉过了林楠来擦汗:“大郎是男孩儿,怎么也不让着你三姐一些?”
  林碧落听了这话,一扬小下巴儿,笑的极为得意。
  林保生见她这小模样儿,跟朵鲜花似的,又感慨又好笑,拧了下她的小鼻子:“三姐儿怎么淘的跟个小子似的,一点也不似姑娘家?再这样儿,小心长大嫁不出去!”
  林碧落一点也没被这话羞臊,转头从何氏怀里将林楠拉出去,又挤进了何氏怀里,得意的笑:“那我就一辈子陪着阿爹阿娘,将楠哥儿嫁出去得了!”
  林保生与何氏被这话逗笑,林楠小脸蛋儿涨的通红:“三姐,我再也不跟你玩了!”让他一介男儿嫁出去,这是什么话?太欺负人了!
  林楠涨红着脸蹬蹬蹬便跑了出去,林碧落眨巴着眼睛很是无辜的小模样:“哎呀呀楠哥儿生气了?阿爹阿娘我拿砚台去哄哄他……”说着人已经朝外面跑了。
  林保生与何氏面面相窥,不禁松了一口气,看这情形,三姐儿压根没听到那句话。
  这里林碧落出了房门,方才脸上的笑意便一扫而空,小肩膀也跨了下来。她跑回房去,将输给林楠的那方砚台拿过去,又笑着哄了几句。林楠眼馋她这方砚台,并非因着这方砚台有多名贵,乃是因为这砚台是塾馆里先生奖给林碧落的,他眼馋了许久。
  林楠也不是多爱记仇的性子,拿了砚台又跟林碧落合好如初了。
  晚饭的时候,林家一家五口人外带丫环迎儿一起吃完了饭,大姐儿二姐儿都回房去了,林碧落被林楠拉着在父母房里写大字,足写了三篇,才跟他手拉手回房。
  林碧落与林楠的房间相邻,迎儿是双胞胎出生的那年来到林家的,对外只道何氏一个人照管不过来双胞胎,便买个小丫环来侍候。为此何氏的婆婆冯氏数落了儿媳妇好几次,找了好几次借口,想让迎儿过去侍候她,又或者教唆林保生将迎儿卖了,变卖几个钱。
  林保生护妻,对冯氏的话充耳不闻,迎儿便在林家住了下来,从当初的十一岁的小丫头长成了十九岁的大姑娘。
  迎儿分别替这姐弟俩端了洗脸水来,盯着他们分别上床歇息了,这才带上房门,悄悄出去了。
  林碧落的房间并不大,摆着一张床,一个书桌,还有衣柜桌凳之物,空间便被占去了一半。
  房间里黑漆漆的,林碧落睁着眼睛,看着床帐,有些呆滞的想:当年的事情,果真不是她的细想?
  投胎这种事情,有人运气好,有人运气差,特别是二次投胎。林碧落就是个极好的例子。
  她在林家生活了八年,有时候还会梦到高楼大厦,车水如龙,怎么来到这世界的,她比别人还糊涂,坑爹的是她还是个胎穿。
  穿过来的时候,婴儿视力还不好,看不清周遭环境就算了,最坑爹的是,她还没看清亲生爹娘的模样。
  只知道周围有许多的婆子丫环,各种声音都往耳朵里灌,有人称她娘为“郡主”,她还曾经被塞到一个男人的怀里,被男人粗砺的指腹抚摸过眉眼脸蛋儿,在心里狂吐槽:这都是什么没教养的人呐?不知道婴儿的皮肤嫩的吗?当时就哇哇哇哭了起来,只慌的那个男人急忙撤了手。
  旁边也不知道什么人在凑趣拍马,大意是,将军身上军威太过,大姐儿都被亲爹吓哭了!
  ——这么说,她亲爹原来是名将军?
  林碧落大致知道了自己在封建社会的地位似乎还不低,可是没过几天好日子,就在某一天醒来之后,到了林家。怎么到林家的,比她穿越还离奇——她依旧一无所知。
  只知道一个柔柔的女声抱着她喂奶,还指着旁边一个闭着眼睛的丑猴儿一般的孩子道:“三姐儿可知道,这是弟弟大郎……”
  林碧落一直搞不清楚,她是睡了一觉又穿了一次呢,还是遭遇了穷摇阿姨的梅花烙一书里女主角的经历,又或者只是做了个梦,原本就是林家的小孩。反正林保生与何氏待她跟待林楠并无区别,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待她还更要好一些。
  于是当初自以为投了个好胎的念头很快便被她抛到了脑后,老老实实做起了林家的小孩。
  林家大姐儿二姐儿生的皆是寻常,唯独林碧落,小小年纪,肤白眼大,唇红齿玉,眉目如画,一看便是个美人胚子,甚至与她同胞的楠哥儿都不及这位姐姐。不及就算了,姐弟俩个长的也并不太像,不知道的人谁也看不出这是亲姐弟。
  外头人议论起来,只道许多龙凤胎生的本来就不甚像,也没什么大出奇的。可是落在林碧落耳中,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若不是今儿误闯了进去,听到林保生与何氏的一番话,她还当自己真的是林家小孩呢。


☆、2 偏心

  无论是遭遇了偷龙转凤的狗血戏码,还是别的什么变故,那都是婴儿时期的事情了,对于整个林家包括林碧落自己来说,都是急于掩盖的秘密,因此第二天起床,她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做回她高高兴兴的八岁小萝莉。
  毕竟,现在的父母待她十分的好。
  就拿上学这事来讲,林碧云林碧月可没有这福气,轮到林碧落跟林楠了,林保生便提出来:“这俩个小家伙见天在一块儿,楠哥儿要是上学去了,丢下三姐儿,可不急坏了这小疯丫头?不如让他们一起去上学?”
  林碧云性子柔,说话也是柔声细语的:“若是小妹不想去,横竖家里有我跟二妹妹带着她呢。”
  何氏手巧,针线茶饭皆很精致,林碧云跟林碧月一直跟着她在家学,也没人提起过要送她们姐妹俩进学堂,因此林碧云便想当然的认为,林碧落小女孩子家家,学堂又不好玩,也没必要去。
  林碧落那会只有五岁,对自己生活的这个时代尚有许多不了解,没想到这个时代也很是开明,女子原来也可以上学堂识字的,立即拉着林保生的手不放:“阿爹阿爹,我要跟楠哥儿去学堂!”实则内心喜极而泣:原来她也有机会摆脱文盲的身份啊!
  “小丫头片子,你去什么学堂!”林碧月不干了,她自小就是个掐尖要强的,这会哪里肯退让:“楠哥儿上学堂就算了,小妹上什么学?家里有钱供小妹上学,怎的不供我跟大姐上学?阿爹你就惯着她?!”指着林碧落,很是不满。
  林保生将林碧落抱了起来,搂在怀里,朝林碧月一笑:“你也没招个弟弟回来啊。”
  林碧月被这样公然的偏心眼给刺激了,大哭着跑掉了…
  小丫头才八岁,还没经历过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哪想到林保生别有隐情,招个弟弟回来此语,纯属逗闺女玩的。别的借口……难道要他说,三姐儿亲娘早给了她上学堂的银子,咱可不能亏了她?
  那时候林碧落还当自己是林保生的亲闺女,满心眼里觉得这阿爹真是又开明又慈爱,偏心眼儿这种事情做的光明正大,又有点想笑林碧月,小脸儿绷着,怪模怪样的,被林保生在额头弹了一下:“心里想什么呢?笑的这般古怪?”
  林碧云也是抿唇一笑:“小妹这是能上学堂了,高兴的。”
  林碧落连连点头:“对!对!我高兴的!”回头又去找林碧月:“二姐,我要在学堂里认了字,回来教你?”
  “谁稀罕!”林碧月哭的很伤心。
  不过等到林碧落真的从学堂里回来了,教林碧云跟林碧月认字,林碧云只学了几日便放弃了,比起识字来,她更喜欢绣花打络子。
  林碧月虽然别扭,但学的倒是极为认真,只是她慢慢就发现,林碧落在学堂里认字似乎特别的快,连林楠也比不了,自己跟着学就更为吃力了,断断续续跟着林碧落学了一年多,勉强认得些字了,拿起笔来写的还是一个个墨团,东倒西歪,不比林碧落,已经能写的工工整整,听林楠说,在学堂里,连先生也赞她,林碧月也不肯学了。
  她觉得林碧落学的这样快,自己当姐姐的反倒比不上她,心里始终憋着股气儿,学针线茶饭倒越发用心了,还给林保生做了个荷包,被林保生夸了好几回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