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兴家  第1页

简介: 一朝穿越,三代单传,爹还死了?
奶奶宠溺,娘亲疼爱,姐姐依赖, 为了他们,章元敬不得不奋起努力!
士农工商,那就靠科举发家,一步步成为家里头的顶梁柱!



1.投胎是门技术活

“祖宗保佑,是个男孩,是个男孩!我章家有后了!”

这是恢复意识之后张文听见的第一句话。然后一双说不上粗糙,但绝对不年轻的手小心翼翼的捧起了他,他努力的想要睁开眼,却只感受到滴落在脸上的泪珠,耳边是女人们低沉暗哑,似乎满是悲伤又带着一丝希望的哭声。

那哭声压抑的让人难受,张文自嘲了一下,原来他累死了还会有人伤心吗,不管是谁,他都想要抬起手来安慰一下。

婴儿的手一动,旁边的李婶就立刻说道:“老太太,快别哭了,你看孩子都心疼了,这是在安慰你呢,现在有了孙子,你可得撑起来才行,不然以后他可怎么办?”

这话的作用立竿见影,老太太立刻不哭了,擦把了一下眼泪说道:“可不是,这可是亭儿留下唯一的根,我得给他养大,看着他娶妻生子。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我也要对得起亭儿,对得起他爹,对得起地下的祖宗。”

李婶一看老太太打起精神来,连忙说道:“这就对了,老太太要是不打起劲来,咱家的产业都要让人抢光了,以后咱小少爷还得读书识字,这钱从哪里来?”

老太太抱着孩子双眼一瞪,冷笑道:“哼,想要抢我乖孙的东西,除非我死了。”

张文听的云里雾里,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这会儿眼皮子却像是千斤重似的,费劲了他吃奶的劲头才终于张开了一些,却只看得见迷迷糊糊的影子。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变成了一个小婴儿,正被人抱在怀中!

“快看,我的乖孙居然就能睁眼了。”老太太惊喜叫道,似乎孩子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老太太距离张文很近,但他依稀只能看见模糊的身影,确定自己的处境之后,他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他容易吗,从毕业开始就每天努力每天加班,好不容易赚了钱买了房,结果一朝猝死成了婴儿,也不知道遗产便宜了谁。

一听见婴儿的哭声,老太太立刻紧张起来:“这是怎么了,我的宝贝乖孙怎么哭了?”

李婶连忙提醒道:“怕是饿了,送回去让太太喂奶吧。”

看着老太太似乎有些不情愿的样子,李婶心中叹了口气,劝道:“这孩子啊,还是吃自己娘的奶好,将来身体好,长的也快。”

老太太也是一时没收起以前对媳妇的厌恶,听了这话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好歹她也是我孙子的娘,如今我还能给她脸色看吗。”

虽说如此,走进产房之后老太太的脸色还是不好看,撇了一眼桌上一脸紧张的人,小心翼翼的把孩子递给去:“我孙子饿了,快给他喂奶吧。”

跟轻柔的动作截然相反的是老太太硬邦邦的语气,但床上刚刚生产完的年轻妇人不但没有任何的怨怪,反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伸手就把孩子接过来,二话不说就解开了衣襟。

张文其实什么都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啊,那被塞进嘴巴都不就是那啥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摇头想要吐出来,下一刻却听见老太太带着几分不悦说道:“怎么不吃?是不是你弄痛我乖孙了?”

年轻妇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要哭出来了:“娘,我,我也不知为何……”

意识到自己的挣扎会让这辈子的母亲难过,张文很快就放弃了挣扎,毕竟已经变成了小婴儿,他总不能把自己饿死了去拼一个穿回去的几率吧,再说了,上辈子没爹没娘的,至少这辈子有亲人了啊,听起来似乎还很受宠爱。

到底是孩子,吃饱之后张文就扛不住昏昏沉沉的睡去,有心打探自己的处境奈何身体不给力。

看见孩子吃饱睡了,几个围观的大人倒是松了口气,尤其是那个当妈的,带着几分讨好说道:“娘,孩子睡了,您辛苦劳累了一夜,不如也先回去歇一歇吧。”

老太太是不舍得把孩子留下的,但如今家里头的处境也请不了奶娘,再说了,奶娘的奶能有孩子娘的好吗,想了想,为了乖孙的身体,她硬着嗓子说了一句:“好好照顾孩子,别的不用你操心。”说完摸了摸张文的小脸颊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等老太太跟李婶一走,屋子里头的空气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原本战战兢兢的小丫头翠儿也敢说话了:“太好了太太,有了小少爷您可算是熬出头了。”

刚出生的孩子不算好看,看起来像一只红彤彤的猴子,但孙氏的眼中带着慈爱:“是啊,我可算是有儿子了,只可惜相公他没能看到这一天……”

眼看着孙氏就要落泪,翠儿连忙说道:“老爷泉下有知若是知道,恐怕也开心的很,太太,您可不能哭了,到时候哭伤了身子,小少爷谁来带,谁也不比亲娘好啊。”

孙氏虽然还是伤心,到底是没跟以往似的落泪,收了眼泪笑道:“有了这孩子,以后我跟招娣也算是有了依靠,对九泉之下的相公也有了交代。”

翠儿是真心为了这位心软的太太高兴,笑着说道:“可不是吗,瞧我们小少爷长得可真好。”

孙氏笑了笑,刚生了孩子又一番心惊胆战深怕婆婆抱走儿子,这会儿见孩子睡了她的精神头也落了下去,翠儿连忙扶着她躺下:“太太,您睡吧,有我看着小少爷呢。”

熟睡的张文砸吧砸吧嘴巴,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奶味,梦中的他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孤儿出生的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靠着奖学金好不容易读完了大学,那几年他可是真拼啊,什么赚钱做什么,三百六十行几乎跑遍了,最后倒是真给他赚了一大笔。

谁知道没等他好好享受,也没能找到个合心合意的女人生儿育女,他就因为过劳死穿到了这个世界,感情大半辈子都白忙活了。

再一次醒来,张文也顾不得避嫌了,该吃吃该喝喝,反正他现在吃喝拉撒都得人服侍,亏待自己才是大傻子,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他已经用生命实践过这条真理了!

因为张文的良好心态,他成功的在三天内把自己从红猴子吃成了发面馒头,还是特别宣特别白的那种,这一点从老太太姜氏每次看见他亲亲抱抱的频率大大增加可以看得出来。

原本以为穿越到古代,他能体会到一次洗三活动,却不料家里根本没有人提起。

很快的,他就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譬如偶尔孙氏会爱怜的摸着他的脸颊,说:“这眼睛和鼻子长得像相公,好看,只可惜他狠心抛下我母子三人走了,也不知道如今投胎了没有。”

怪不得不做洗三,感情没出生就在守孝了。

又比如其实他还有个亲姐姐,比他大了大约六七岁的样子,看起来总是怯生生的,名字很诚实的叫做招娣,一听就知道当年起名字人的希望。

招娣似乎很喜欢他,每次都是弟弟弟弟的叫着,但每次都趁着老太太不在的时候才来。

家里头爷爷从未出现过,大概也已经过世了,当家作主的人是姜氏,就是一开始抱着他喜极而泣,每日必定要过来看很多眼,叫他心肝宝贝的那位老太太。

对他,姜氏确实是疼到了骨子里头去,但对着媳妇和长孙女却并不如此,重男轻女从章招娣的名字就能看出来。

章家不是大户人家,但能用得起下人,看着日子也还是过得去的。

可有一次张文被抱着在老太太房里头玩耍,却听见姜氏对身边的老人李婶抱怨:“族里头就是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自从亭儿死后,他们越发不把三房放在眼里了。”

李婶也时常忧心忡忡:“老爷那时候看病花了一大笔钱,如今家里头入不敷出的,也不知道那点薄产能不能熬到少爷长大成人。”

“可惜太太娘家清贫,还不如咱家,不然还能帮衬帮衬。”

张文差点没吐出一口奶来,看见大院子的美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感情院子是大,家里头却早已经是个空壳子里,据说他爹死之前治病还欠了不少外债!

原本以为投胎到了富贵人家,这辈子不用为了吃喝拉撒忙碌,临到头却发现一切重启重来,不奋斗恐怕不用长大就得饿肚子!

没等张文忧愁几天,一日只有他跟老太太在屋子里头的时候,老太太姜氏忽然想到了什么,神神秘秘的翻起床垫子,从床里头的夹层拿出一个红色木头的盒子来。

看着那个盒子,姜氏眼中满是怀念,好一会儿才微微叹了口气打了开来。

盒子里头放着一对金镯子,没什么花纹,却很有重量的那种宽面镯子,听镯子发出的碰撞声音就知道是实心的,简直就把值钱两个字写在上头了。

姜氏摸了一会儿,才又放了回去,回头抱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乖孙,笑着说道:“我的乖孙,你可要平平安安的长大,将来跟你爹一样读书考功名,奶奶就是卖了嫁妆也得供着你。”

2.改嫁

张文心里头担心家庭处境,如今作为婴儿口不能言脚不能行的也毫无办法,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儿,这会儿也是使不出来。

幸亏虽然从老太太到丫鬟都有些许担心,但章家的日子还是暂且过得去的,为了宝贝孙子,姜氏还大方的给厨房加了半两银子的家用,单单给孙氏买鱼催奶的。

孙氏年纪原本也不算大,只是怀孕的时候经历了丧夫故而没养好,这会儿有了儿子日子有了盼头,看着比怀孕的时候更添了几分朝气,至少在鱼汤的滋养下不说容光焕发,但也丰腴了一些,一开始她抱着孩子的时候,张文都觉得硌的慌。

大概是鱼汤催出来的奶水确实是好一些,张文觉得自己的劲道一日比一日好,慢慢的看人看物也清晰起来,他简直恨不得蹦跶几下,庆祝自己终于摆脱了半瞎的处境。

虽然视力恢复了每次吃奶的时候有些尴尬,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他能看清楚这辈子的家人,也能弄清楚家里头的情况到底如何。

婴儿的活动范围有限,不过姜氏和孙氏都是养过孩子的,太阳好的日子每日必是要抱着出去晒一晒,张文对此项活动十分配合,每次走出房间就咿咿呀呀的高兴。

凡是孙子喜欢的,姜氏就没有不说好的,抱着孩子停留在外头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