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四小姐  第1页

简介: 一场车祸葬送的不仅仅是她的人,更是她的心;
一场飞来横祸断送的不仅仅是他的家族,也断送原本属于他的人生。
人生如戏,就得慢慢演着才好。演得快了,长夜漫漫,如何打发这几度春去秋来!
人生如棋,总要讲究个排兵布阵,等各个棋子落到他该落的地方,方能一招致胜!
她就是那千年狐狸,尽看着别人上演好戏,着实无耻!
他就是颗倒霉的棋子,尽被别人捏在手里,着实可怜!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第一回对峙


南燕国,天顺十四年。

冬日子时,万籁寂静。

苏州府,蒋府。

正房堂屋内灯火通明,房内西北角的铸铜鎏金虎兽熏笼上袅袅生烟。

上首坐着一位形容俱憔、面露悲色、头发花白的灰衣男子。下首是位身着绛红色缠枝牡丹团花褙子,灰紫色鹤纹马面裙,手持念珠的老妇人。堂下跪垫上跪着两个青年男子。

稍长的男子抬首道:“父亲,事已至此,再不可增加人力物力去寻,徒惹事端,还是保重身体要紧!”

“我打死你这个不忠不孝的畜生,那是你亲弟弟!”灰衣男子倾身而起,怒目相对。

“父亲,母亲只生我与二弟两人,哪还有别的兄弟姊妹!”蒋府大爷蒋宏建略有些委屈的说。

一身青衣的二爷蒋宏生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大哥,欲言又止。

“孽子,你这个孽子……”蒋老爷激动的走到大爷身边,忽又转身,双目喷火,狠狠的看向老妇人:“还有你,你这个毒妇,我一定要休了你,休了你啊!”

老妇人持念珠的手一滞,怒急反笑。

“老爷,你要休了我,为了那两个贱人,哈……哈……,想我周氏,堂堂安南侯府千金,富贵荣华,金门玉户。当年带十里红妆下嫁于你,上为你孝顺二老,下为你教养两个儿子,顺带着还要养活你们蒋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我何错之有,你要休了我?蒋振,你可是忘了,当初娶我之时答应过我什么。”周氏面色狰狞道。

“是,当初娶你时,我答应你不纳二色。可锦心不是,若不是飞来横祸,若不是你父亲暗中指使,她现在就是我蒋振堂堂正正的妻。”蒋振似乎有些不忍的微微闭目。

“我感激你在蒋家最困难时嫁给我,也感谢你这些年来的付出。当年我为什么娶的你,你比谁都清楚,你的那些个下作手段……”他咬了咬牙,长时间不语。

“我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都忍了。可你不应该对他们下手,他们何曾威胁到你一分一毫。宏远未上族谱,将来不会跟你两个儿子挣一分家产,你还要怎样,还要怎样!太狠毒了,你这妇人……太狠毒。”蒋老太爷声嘶力竭的叫着,双眼中布满了血丝。

“感激,我嫁于你三十多年,你说你感激我。她是你的妻,那我是什么,我是什么……休想……哈哈哈……这辈子都休想!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蒋振,我就狠毒了,你奈我何?想休我,量你也没这个胆量。当初若不是我安南侯府,你蒋振能有今日,她徐锦心能苟活到现在?”

蒋振跌坐在椅子上,脸上满是伤痛。

周雨睛眉头高挑,冷笑连连道:“事情是我做下的,那一双贱人是我卖掉的,那又怎样?实话告诉你,安南侯府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弄死两条贱命,轻而易举。我不过是看着咱们夫妻几十年的份上,放他们一条生路。”

蒋振咬牙切齿道:“你这叫放他们一条生路,他们孤儿寡母,身无分文,你让他们怎么活!”

周雨睛拿起手边的青花茶碗,狠狠的缀上一口,左手的佛珠转得更快了些。

“我若不卖了他们,难不成还等你蒋振有朝一日把人迎进门;等着你宠妾灭妻,忘恩负义。”

蒋振只觉得寒彻心骨,扶着椅背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淡淡道:“你欲何为?”

“我欲何为?蒋振,我嫁给你三十多年,我要什么,你心里难道会不明白。若不是你逼我至此,我又怎会痛下杀手。”周雨睛眼中含悲,转过脸对着大儿子道:“宏建,跟你爹说说吧!”

蒋宏建清了清嗓子道:“父亲,母亲的意思,老祖宗们早都不在了,这家也该分分了。二叔一家子上上下下十几口人,依附我们多年,您如今已经致仕,再养活他们一大家子人,银钱上不济。母亲把柳口胡同的宅子给了二叔,五进的宅子,还带个大花园,一家老少住也尽够了。

蒋宏建边说边打量父亲脸色,略迟疑了会,道:”宅子里的家具,摆设,日常所用茶碗杯碟都是母亲掏了私房新买的,丫鬟,婆子,小厮,管事也是从府里拿了卖身契过去的。蒋家的祖田不能分,每年租子的一半给二叔家。老祖宗留下的铺子庄子当年也都卖得一干二净,咱们府里现有的都是母亲嫁妆,无甚可分。”

蒋宏建见母亲锐利的目光朝他看来,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母亲把她嫁妆里西郊的一处小庄子给了二叔,算做补偿。余下的翠玉轩,是父亲您的私产,也是年年亏损的紧。二叔那儿,母亲折了五千两银子给他,又私下贴补了五千两算作安家费,虽说不能大富大贵,但过日子是尽够了。”

“母亲已经跟二叔谈妥,地契,银钱什么的,都交接稳当。蒋家库房里的东西先尽着二叔拿走了一半,二叔昨日已迁新居。”蒋宏建一口气说完,只觉得背上冷汗涔涔。

蒋振颓然往太师椅背上一靠,双目紧闭,手紧紧的抓住椅子的扶把,青筋暴出,恨道:“好,好,好……好个侯府千金,好个富贵荣华,周雨睛,这些年我竟忘了,你身上流的也是那安南侯府的血。”

周氏拨动佛珠的手突然顿住,缓缓起身,走到蒋振身边,神色温柔的道:“老爷,我逼着你致了仕,逼着二弟分了府,这般行事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咱们的两个儿子。这些年,二弟一家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咱们大房供着。老爷一年的奉禄,仅够供二弟一家子一年的嚼用。这会分开,也是为了老爷以后能轻简些。”

周氏长吁口气,目光轻柔道:“现今宅子空出许多,过了冬日景致也好,你不是最爱那梅花吗,就在院子里种上成片的梅树,我们啊,看看花赏赏景,逗弄逗弄孙儿,好好过几年清静日子。只要你愿意好好跟我过日子,你要什么,我不满足?”

蒋宏建,蒋宏生对视一眼,复又垂下了头,心头不约而同的叹出一口气,堂屋内顿时一片静然。

蒋振始终闭着眼睛未曾看周氏一眼,似乎已经睡着,唯有起伏的胸膛泄出一丝情绪。

良久,周氏得不到回复,尴尬的回到坐椅,看向地上跪着的两个儿子,说道:“我老了,这个家也当不动了,趁着还有几年活头,就想跟你父亲好生过日子。明日起,就让宏生家的管家吧。”

蒋宏生猛得抬起头,忙道:“母亲,这如何使得,她……”

周氏抬了抬手,止住小儿子说话:“顾氏知书达礼,秀外慧中,是你父亲为你看中并求来的。他看得上的人,不会差,这个家交给她,我是最放心不过。”

周氏边用余光打量蒋振的脸色边说道:“你大嫂虽说贤惠,到底读书少些,不识得几个字。欣悦、欣愉两姐妹也都不小了,慢慢也要相看起来,元青的婚事更是马虎不得,这些都是府里的大事,够她忙活几年的了!”

蒋宏生难掩心中惊喜,却又顾忌着一旁跪着的大哥,谦和的点了点头。

蒋宏建嘴角轻轻一撇,到底没有发出声来,仍低眉垂目的跪着,一动不动。

周氏抬了抬眉,续又说道:“宏建是长子,虽说文不成,武不就,于生意上倒有些长处,这些年打理家中的铺子辛苦的紧。母亲手上有个米铺,也不挣钱,就给了你罢。”

蒋宏建心中暗喜,只脸上不动神色。

“宏生熬了这些年,如今总算是熬出头了,你父亲这一致仕,你一个知州是跑不到掉的,到时候母亲托你舅舅在京里帮你打点一下,花些个银子,寻个富庶的地方呆两年,再慢慢往上升。”

兄弟俩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喜色:“一切都听母亲安排!”

周氏满意的看着两个儿子,叹道:“行了,你们都下去吧,夜了,明日还有正事。”

“等一下”蒋振突然睁眼道:“既然你们母亲万事都已安排妥当,我也无话可说。我就蒋兴这一个亲弟弟,你们兄弟二人日后看在我的薄面上,多照顾着些,也不枉我们父子一场。明日起,我搬回青阳镇蒋家老宅,四丫头不会说话,身子又弱,陪着我到乡下休养一阵,既解了我的闷,也省得碍了你们的眼。”

“父亲!”兄弟俩异口同声的叫道。

“也好,老爷喜欢清静,我就陪老爷到老宅住些天去,虽说偏是偏了些,倒还清静。”周氏欣然作答。

“哼,担不起你的陪。周雨睛,我跟你几十年夫妻,对你向来敬重,府里诸事均由你作主。如今你逼我至此,心机狠酷更胜当年,我却休你不得。你没有说错,我蒋振没本事没胆量,安南侯府位高权重,从前我惹不起,现在我一样惹不起!”

蒋振惨然一笑,眼中俱是哀伤:“罢了,罢了,惹不起,总还躲得起。从今往后,我也不愿再见你,省得我一看到你,切齿腐心,夜不能寐!”说罢,冷哼一声,甩袖扬长而去!

“蒋振,你就这般恨我,一点都不顾念几十年来的夫妻情份?”周雨睛大惊失色地喊道。

蒋振顿足,并未回头,一字一句道:“周雨睛,我从来不恨你,我只恨我自己!”

言毕,脚已踏出房屋,背后传来一阵清脆的巨响,蒋振恍若未闻,反倒走得更快。月色下高大的背影微微弯曲着,显得无比的落寞与孤寂。

“母亲……”兄弟俩看着一地的碎渣滓,不约而同叫出声来。



第二回往事


谁的叫声,这般歇斯底里。

又是谁的哭声,这般撕心裂肺。

云雾淡薄如轻。

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看不清尽头,寻不找终点。

耳边,有风!眼底,有泪!

无边的暗色袭来,涌动着鲜红的血腥,绽放成一朵朵血色的花。

她猛的睁开眼睛。

浅黄轻纱的帐子,檀香袅袅似烟。

眉目如画的女子紧紧拥着她,轻轻拍打后背。

“不怕,不怕!我儿不怕!”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又浅浅的闭上。

一滴清泪划落,无声无息。

梦又醒了!

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她还是没弄明白,她明明是踩了刹车的,为什么还会撞上。她常常在想找不见妈妈的囡囡,该哭成什么样!

……

“奶奶,周姨娘来了!”

冬梅掀了帘子进来在顾氏耳边低语。

一阵风动,帘子被一把掀开,夹杂着阵阵寒气,屋里走进来一人。

周姨娘昂头挺胸,胸前的那副雄伟几欲将玫红色的袄子撑破。

冬梅只看了她一眼,便把脸偏了过去,眼中的不屑喷涌而出。

周姨娘欣欣然走到床前,未曾开言,嘴里哼出一股冷气,挑眉道:“**奶,二爷让我会你一声,老爷明日要带着四小姐回老宅,二爷让你替四小姐收拾收拾!”

顾氏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死命的咬着嘴唇,不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