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生子 - 作者: 李好 aishu.online在线阅读

家生子  第1页

简介: 所谓的家生子,就是指奴婢在主家生下来的子女,一出生就是奴才秧子,没有人身自由啊。而李竹青就是成为了这样身份的人。家生子的路不好走啊,李竹青握拳!怎么着也得把生活改善改善不是?要是运道好,说不定也能脱了这奴才的皮呢。


☆、1大嗓门的娘

  “海棠她娘,我听说府里面又要选人进去伺候了,你有什么打算没有?”一个容长脸的四十来岁的妇人对另外一个圆脸的妇人问道。  
  那圆脸妇人也是四十来岁,穿着青色的襦裙,听了容长脸的女人说话,就说道:“有打算能咋办?我们那口子老实巴交的,在府上也没有人缘,要不然也不会给发配到这个庄子上来。要我说,谁不想去府里当差?有这个能耐也不会在这个犄角旮旯。”  
  容长脸的女人笑道:“话也不是那么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好闺女吗?我听说海棠在大小姐那边很是受器重,让她说上两句话比别人都顶用。”  
  圆脸的女人忙摆手:“不中用!大小姐怎么可能会管这样的闲事?有些事你我都知道,说出来也没有意思了。”  
  那容长脸的女人见没有说动这海棠娘,只得是败兴而归。圆脸的女人见那女人走的见不着了,方在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我呸,想要我去冒这个头,瞎了你的狗眼了,打量老娘是好欺负的?”  
  又看这炉子上的水都烧开了,也没有人管,不由得大喊:“死竹青,水开了都看不到啊!赶紧给我滚出来倒水!”  
  没一会儿从屋里跑出来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梳着双丫髻,穿着蓝布衣,看那眉目和这圆脸妇人倒是有三分相似。  
  “娘,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大家伙儿都听见了!”竹青小丫头埋怨的说道,手上也没有停,把烧开的水利索的倒进了盆里。  
  海棠娘直接吼道:“还嫌弃老娘了啊,老娘就是这个样,你就是嫌弃也没用,你说说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干什么洗个头发那么勤?三天两头的洗,这烧水不要柴火啊,我看府上的主子们都没有你这么折腾的。”越说越心疼,这个死丫头,也不知道是发了啥魔气,从几个月前就这样了,以前也四五天都不洗一次的,突然就这样勤快了。还道理一套一套的。这洗头不要水啊,不要皂角啊,这什么不要钱啊。就这个浪费劲儿,你要是个千金大小姐,也就罢了,偏偏你就是个奴才秧子,还这么讲究。  
  李竹青忙哄道:“娘,你看我这也不是为家里着想吗?要是不这么勤快的洗头,到时候长虱子了,那买药水不花的钱更多?还有,说不定我这头发都要被剃了,要长长还得那么长的时间,上次姐回来不是说了吗?我这样才好呢。”  
  “屁话,你以前不这样,也没有长虱子,我说是不是你姐背地里给你钱了?你自己给藏起来了?”  
  李竹青忙笑道:“娘,你说啥呢?我要是偷偷藏钱,还瞒得过你?”这位娘以前可是暗地里会翻东西的,小竹青以前藏的一文钱都被她给翻出来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私房钱。  
  海棠娘这才满意,“那是,你娘我可是火眼金睛,所以你别给我搞鬼。”  
  “娘,这水要是再过会儿就凉了,你看。”李竹青知道自己的这位娘是一点儿也不许人浪费的,所以肯定会同意她洗头,果然海棠娘说道:“那你还在这里杵着干什么?赶紧的,浪费了你赔啊。”  
  李竹青赶忙去洗头去了,唉话说以前的自己,可是至少两天一洗头的,而且还不用烧水,直接热水器一打开,哪里像现在,还辛辛苦苦的烧火,记得最开始还弄得到处都是浓烟,害得自己被揍了一顿,到现在想到都疼呢。  
  自己现在的这个娘吧,嘴巴厉害,嗓门也大,而且重男轻女,对女儿没有对儿子好,倒是自己那个爹,还时不时的给自己买点糖什么的,算了,想这么多干啥?虽然自己也想过办法回去,但是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李竹青不是那种钻牛角尖的人,那么既来之,则安之。好好过日子呗。  
  说不定就有一天醒来,自己就回去了呢,不然整天的要死要活的,这日子过的也没有意思。  
  话说现在的李竹青是家里的老三,前面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姐姐叫海棠,是老大,哥哥叫林木,排行老二。哥哥这个名字据说是因为他五行缺木,所以才起的,不过这下子,补得木是不是多了些?  
  到了晚上吃饭的点儿,李竹青的老爹李满贵回来了,给李竹青带了一捧野果子,把李竹青给高兴的。  
  海棠娘见了就说道:“你就惯着她吧,到时候别弄出个娇性子,连府里头都进不去。”  
  李满贵说道:“孩子小呢,也就这几年能惯着了,到时候去当差了,我们想要惯着都不行了。”  
  李满贵和他婆娘都是家生子,所以对于这年纪到了去府里当差,都觉得理所应当。李竹青听了却心里不舒服,这不给人当差的时候吧,不觉得自己是个奴才,可是一旦有了差事,那可不就是实实在在的奴才了?  
  人家要打要骂都可以,你还不能反抗。不是说进府里的人都够了吗?为什么爹娘今天会这样说?
  只是有些话问了他们也不会说,自己的哥哥姐姐现在都去当差了,如今自己也已经十岁了,还在家里,也不像话,李竹青想着,当差就当差吧,到时候混几年出来也就好了。最好能攒点钱。只是到底还是奴才啊,不过要是在庄子上弄个差事就好了,山高皇帝远,也没有那么多麻烦事不是?  
  而且想要进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看看,自己的姐姐海棠那是机缘巧合,人家主子是突然来了兴致,过来这个庄子上了,偏偏姐姐入了大小姐的眼,给要回去了,这事在这庄子上都是美谈呢,自家娘说起这个都很得意,但就是这样,自家哥哥李林木还不是只能在庄子上弄个差事?  
  所以李竹青倒是不太担心自己会进府去。她很放心的睡去了。哥哥是白天给这庄子上的管事去府里送出产去了,他被当成了劳力,和几个别的小伙子一起。  
  所以晚上没有回来。这个庄子吧,主要就是产出瓜果蔬菜,外带还养鱼,当然也有养鸡的,庄子上的人家也不少,得有二十来户呢,平时就是伺候这瓜果蔬菜,等出来了,由管事的带人送到府里尝鲜去,当然,你也可以自己出钱弄点鸡养养什么的,前提是保证主子那边不能少了,管事的一般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  
  李竹青家也养过,不过有一次姐姐海棠回来了,说这养鸡气味难闻,还脏,就不准娘养了,反正她在大小姐身边,打赏啥的都能买好多鸡蛋和鸡了,也不在乎这些。  
  李满贵家的也就不再养鸡了。李满贵家的对自己的大女儿还是有点小小的怕的,因为家里就李海棠每个月弄得钱最多,还是在府里干活,比大家都有体面,加上李满贵家的以前对李海棠也不怎么好,所以这气势上就那么矮了一截。生怕惹了这个大女儿生气,到时候就不拿东西回来了。  
  所以说,这经济地位决定家庭地位,真的是至理名言。
  

☆、2进不进去是个问题

  “木林他爹,我说我刚才问你的,你说句话啊。”李满贵家的不满了,自家男人怎么是半句不吭声啊。  
  李满贵翻了个身,“这庄子上能进府的丫头那么多,怎么会轮到我们竹青?我看还是算了吧,直接给她在庄子上找个活计就好了。海棠现在都不在我们身边,这竹青要是也去了,就我们自己了。”  
  “你个没用的!到这庄子上有啥出息?一个月就那么点钱,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说起来,也是你那大哥不顾亲情,自己在那府里做管事,对自己的亲弟弟倒是不闻不问了,什么东西!连亲戚都不拉扯一把,我看他能得意几时!”李满贵家的坐起来,“难道你想让咱儿子以后娶媳妇都没有两钱?你儿子今年可都十四了,过几年就要娶亲了,你不想想法子攒钱,倒是说这丧气的话。咱林木也不是在府上伺候的,到时候也不会被主子给婚配了,赏钱更不用想了,咱们当爹娘的不去想办法,难道让咱儿子打光棍?”  
  一般在府里当差的奴才,主子们在他们到了年纪,都会给他们婚配,还会赏下许多赏钱或东西,有些好的,这娶媳妇不是花钱,完全是赚钱呢。总之一句话,在府里,这前程是大大的,在庄子上,那就是前途渺茫,除了这些管事头头,谁会乐意给一个庄子上的小的不能再小的奴才婚配啊,所以庄子上的人一般就是请示后自行婚配,当然这范围也不会广,像李满贵这样的家生奴才,娶儿媳妇也只能是在奴才堆里找,门当户对很重要。  
  什么?你说外面的庄户人家?那好啊,你要想嫁给人家,你得把户籍弄到这主子府里,哦,那你就是从自由身变成了奴才。试问,有人乐意吗?那乐意的,人家不会把闺女给卖给主人家,还能多弄点钱呢,犯得着嫁给一个奴才秧子?  
  所以李林木以后的媳妇十之八九也是奴才。还得是李满贵他们自己出钱办起来。  
  “海棠那丫头不是给了你钱了吗?”海棠每次回来都会把月钱还有赏钱带回来,这两年自己的婆娘也攒了不少了。  
  李满贵家的说道:“那哪里够啊,海棠虽然是在大小姐身边伺候的,但是也才是个二等丫头,每个月六百文钱,这还要她自己花掉的,还有送人情的,就说这赏赐,又不是她次次都能得到。大小姐又是前头那位的,说不得就不受夫人待见,而且大小姐身边还有好几个丫头呢,也不是每次都让海棠出去。这七算八算的,哪里还有什么钱?我们也就是驴粪蛋子表面光,内里也没有啥。  
  竹青那丫头也不小了,要是再添了她的进项,不说别的,这一个月的嚼用不用我们出了吧,每个月还能拿到钱,你要是把她留在庄子上,还不是在家里吃喝?我可告诉你啊,你就林木这一个儿子,你不为他着想为谁着想?到时候娶不到媳妇,你可别埋怨我。”  
  李满贵想了想,说道:“就算是让竹青丫头进府,咱也没有门路啊。”  
  “你不会想法子啊,我跟你说,可不是我们一家有这个想法,今天香草她娘还跟我探口气呢,我可没有入套。她家的香草和我们竹青一样大,肯定也想进府里去。还说啥让我们海棠和大小姐说,打量我不知道轻重是不是?要是真这样做了,说不定海棠的差事也给撸了,多恶毒的心肠!明知道大小姐不是夫人亲生的,还这样说,要是夫人真的听了大小姐的话,还有好脸子?”任何一个后娘都不希望前妻的孩子插手自己的事吧,别打量我不知道。  
  人都说现在的夫人也不是那么的和善,对大小姐也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所以我呸,想要我闺女出丑,那是做梦。  
  “成了,大家都住在一起,别瞎说,伤了和气。”李满贵道。  
  李满贵家的准备回嘴,不过她想了想说道:“不说就不说,那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9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