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古代当兽医  第1页

兽医秋叶红穿越了, 寄居于大富之家, 旁观繁华醉人的生活, 等待自己的真命天子

正文 楔子

腊月十五,绍兴府最好的地段,安置的是富家的祖宅,夜色降下来时,这一处层层叠叠绵延不尽的房屋像是披上了一层帐子。

富家的正门白日里都极少开,今日天不好,连两边的角门都关了,大大的灯笼已经点亮,隐隐可听见里面谈笑声。

“说了又该打你们的嘴!信不信的也该去传一声,大老爷不在,几位管家大爷又不是没在,让人家傻等!”伴着一个啐声,角门咯吱一声开了,走出一个须发尽白的老汉,穿着打扮干净整齐。

他站在门首,眯着眼往外看,果然见在正门口的大石狮子下缩着一个身影。

“下了半日雪珠子了,这都等了一天了,又带着个病着的孩子,快些进来歇歇。”老汉快步过去,手里的灯笼在雨雪混杂的夜色里照出一片橘黄,也照出眼前这个人影。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打满补丁的薄夹袄已打湿一片,他蹲在那里,怀里护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娃,女娃闭着眼,面色孱白。

看到有人来了,那男人便抬起头来,青白消瘦的脸,大约有三十七八岁,青青的胡茬、黑黑的眉毛上都挂着雨珠,让他显得十分狼狈。

“啊,老伯,可是大老爷有话说了?”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沙哑着嗓子问道。

“告诉你一声,大老爷一家子都出门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这雪下起来了,你们到门房里避上一避吧。”老汉说道,一面转身带路。

“多谢老伯。”男人连声道谢,一手抓起身旁的包袱,一手将依旧沉睡的女娃抱起来,紧跟着老汉走进角门。

看着这男人进来,正围着炉子吃酒的几人顿时不满的嚷起来:“张大爷,你老人家在大老爷跟前有脸,我们可比不得,随便让人进来,少不得我们挨骂…”

“…哪一天不来个三四个这投奔来地。行好也行不过来……”

那男人听了便有些拘束。但也没就此缩手缩脚的,捡着那角落蹲下去。小心地护着怀里地女娃。

那老汉也不理会他们,就茶壶里倒出一碗水递给男人。

看着男人一口灌了水,显然渴急了,老汉心里有些发酸。他常年在这门房里行走。前来投靠的人海了去,什么惨状地都有。肉做的心看多了也硬了。

只不过今日这个男人却不同。老汉似乎不确定地又问了一句:“你果真是二太老爷那一支?”

男人还没回答,一旁就有人嚷道:“张大爷,你信他的!二老太爷那一支早死绝了……”

老汉回头啐了他一声,将注意力又放在眼前这个人身上,低声道:“……你果真是被带走的那一个?”

一碗热茶喝了,男人脸色好了几分,听了这话便微微一笑,那先前的落拓之形顿时消了一半,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门外车马声雷雷响,更有杂乱的跑动声。

“大老爷回来了。”门房里的人忙忙的停了吃喝,一窝蜂的涌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清净了,此时安睡在男人怀里的小女娃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动了动。

“慧娘,乖,别怕,这就有地方给你好好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男人忙忙的摇动手臂,一手轻轻拍抚。

怀里的女娃得到安抚,动了动嘴角,又一次陷入沉睡,而男人望着房内跳动的烛火陷入沉思,风吹起门帘,可以看到外边大门处灯火辉煌,有许多衣着华盛的男人说笑走动,在他们身后,更有数位盛装丽服珠光宝气的妇人姑娘们走下马车。

正文 第一章 富家寄居添新女

江南的雨真是奇怪,淅淅沥沥缠缠绕绕的下不干净,纵然此时身处这花团锦簇布局精巧的小院子里,秋叶红也忍不住产生恶趣的联想,并且因为自己的联想,而咧嘴笑起来,笑过之后,她很快又叹了口气,可怜自己如今也只有从这个联想中,突显于这个时代的不同罢了。

事情发生已经将近半年了,她还有些如在梦中的感觉。

明明上一刻她在为意外得到外出考察的名额而欢呼雀跃,怎么下一刻,她就成了这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里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对于刚从基层爬进市动物园的兽医科的新人来说,能得到外出考察的名额,那绝对是千年等不到一回的事。

外出考察,说白了就是公费旅游,单位论资排辈本来是轮不到她,偏她的顶头上司发了急病去不了,让她捡了漏。

当那道闪电撕裂飞机时,秋叶红真想爬回去质问科里羡慕她的那些人,你们算出来新人外出考察的几率是千年一回,那怎么算出来遇上飞机失事是多少几率!

可怜她秋叶红白白活了二十三年,从一个基层民间小中专兽医,奋斗进了市里的铁饭碗单位,那是多么不容易啊,还没来得及享受高起点的有质量生活,就被传送到古代时空旅游来了,并且有生之年再没返回的机会,老天爷,我谢谢你全家。

“慧娘。”站在一旁的丫鬟小菊猛地戳了秋叶红一下,脸上带着几分不满意,“我喊了你几声可,你都听不见!你想什么好事呢!”

上天可证,她可没想什么好事,只不过对于现如今使用的名字还不习惯而已。

叫了二十三年的秋叶红,突然改成富慧娘,鬼才会习惯呢!

“……你也真傻,得了云儿什么好处,替她站着半日差,告诉你吧,别以为收拾个盘碗容易,磕了碰了就是一顿好骂,还得用月钱赔上,你以为来这里能捡到好吃的不成?”小菊瞧着眼前这个细胳膊细腿的人儿就没好气。

一到这几个姑娘们聚宴的时候,云儿那蹄子就托滑。谁不知道,姑娘们聚宴用地都是精细地好器具,她不过是怕摔了不好交代!就是找个替死鬼也不知道找个粗壮的。瞧那样子,一阵风就能吹到!

秋叶红撇了撇嘴,不理会她,好处自然得了。不得好处她才不来做这个!不管怎么说,论起来她也是这富家大院里堂堂正正地主子姑娘。只不过。没人论而已。

“快,宴散了!”小菊突然说了声。颠着小碎步就从回廊下奔出来。沿着墙往正厅里去了。

秋叶红不敢耽搁,忙忙地跟了上去,抬眼就看到珍珠帘子被挑开。富家三个姑娘正依次走出来。

小菊和她忙紧挨着墙根站好,低着头让她们先行。

鲜香扑鼻,环佩叮咚,软软的布满缠枝梅的绣鞋,随着走动隐隐从橘黄高腰儒裙中露出来,着黄色的必定是大姑娘,已经成亲两年,就嫁到京城一官宦人家,据说跟某位王侯还有亲戚关系,丈夫去年中了举人,这个月归省来了。

被风卷到秋叶红眼底下的绿萼梅刺绣压边的青色纱披风,一定是二姑娘的,这个时候也戴着披风,自然是身子弱些,小厨房里三天四天不断的药香味,就是为她熬制的。

一只戴了三只红玉圆手镯的小胖手俏皮的晃来晃去,同时伴着咯咯的轻笑,这是才十四岁的三姑娘了,因为年幼格外娇养,自小便圆润,到现在也瘦不下去。

紧跟着姑娘们过去的,都是清一色的束腰红儒裙的丫鬟们,不同的只是束腰的颜色而已。

一众人穿过旁边的月洞门,便被一大株六月桃遮住了身影,渐渐远去了。

姑娘们走远了,自然也没人给她们打帘子,秋叶红自己掀开帘子,跟着小菊忙忙的进了屋,这还是她头一次进富家的内宅来,以前都是在内宅几个姑娘们的小厨房里混,最多也是在花园子匆匆走一遍,替哪个丫鬟采些鲜花来,好让她们分送到各房里去。

这是一间不大的花厅,布置的淡雅干净,最里摆着大大的书桌铺设纸墨笔砚并累累书架,落地的大瓷瓶插着半开的荷花,雕花横梁隔断,正当中一圆桌,上面的摆着各式点心果脯,酒杯精细,盘碟雅致,只不过略动了些。

秋叶红的手捻起这些,心内热血澎湃,古董啊,真的古董啊,弄一件回去就够她买处房产了,再看那些精细点心,闻着香看着美,她忍不住咽了口水,趁人不注意往袖子里扫了四块。

“这些点心攒了盒子,送姑娘们跟前的姐姐屋子里去。”一个十六七岁的丫鬟突然掀帘子进来,瞪了正馋望这点心的二人。

小菊忙点头含腰的应了,拎起随身带来的食盒,忙忙的装了,那丫鬟接过便走了,只留下一桌子的碗碟。

小菊叹了口气,压下肚子里的馋虫,拉着脸收拾碗碟,能看不能吃,是她们这些粗使丫头最大的不幸。

回到厨房,交给管事婆子点收,秋叶红这趟的小时工算是结束了,在外便看了半天弄虫蚁的云儿此时才慢慢的走回来,拉着秋叶红低声道:“钱算好了走时你拿上,连带上个月采买的瓜果的抽头,并这个月零支的工钱一共两贯钱。”

秋叶红抿嘴一笑,将袖子里拢下的点心往云儿手里掉了两块,道:“多谢姐姐照顾,替我谢谢你婶娘。”

云儿只低头看了眼,不由嘿嘿笑了,低声道:“梅花饼,就知道你手快,只是要小心些。”

又说了两三句话,秋叶红便告辞走了,转过一条长长的夹道,就看到一处小门,门从内插着,秋叶红熟练的从头上拔下一根铜簪子一拨,门咯吱一声便开了,眼前便出现一个宽阔的院子,院子里有一排紧紧相连的矮房。

这扇门隔出了两个世界,相比于富家内院的幽静,此时整个大院子里如同热闹的集市。

家家门前生着炉火,散放着木柴,光着身子或穿着破褂子的孩童们赶猪一般,在院子里追打笑闹,穿着青布衣裳背着各种货担的男人们进进出出,站在自家门前洗涮的妇人们大声的说骂。

这里没有石板铺的路,全是泥地,被雨水浸泡了一天,又被无数的人踩踏了一日,泥泞的无法下脚,就在这泥泞中,不知被谁摆了一溜的下脚料石板,弯弯细细的通向了一处房门。

秋叶红抿嘴一笑,将剩余的两块点心在手里捏了捏,蜻蜓点水一般,沿着石板跳向那处房门。

才走到中间,冷不丁就从一旁的屋子里冲出一个肥胖的妇人,唰了一下,将一盆水泼过来,秋叶红今天为了接这份短工新换的雪青衫并淡青长裤都溅上泥水。

“贼奴才死王八,老娘一天到晚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