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童  第1页

简介: 林观生因为深爱着的人选择了结婚,离乡别井放逐了自己。然而一次无意的许愿,却让他变回了稚龄儿童。因缘错会,他不得不以另外一个身份回到前男友身边。 似乎可以重新开始的全新人生,以及因为失去他而自我惩罚的爱人,他应该如何选择?


编辑评价:
林观生因为深爱着的人选择了结婚,离乡别井放逐了自己。然而一次无意的许愿,却让他变回了稚龄儿童。因缘错会,他不得不以另外一个身份回到前男友身边。似乎可以重新开始的全新人生,以及因为失去他而自我惩罚的爱人,他应该如何选择?
本文讲述了一对恋人因为现实不得不错过,却因不可思议的奇遇,生命重新有了交集,最终得以重拾前缘的故事。文章构思新颖,人物形象丰满、生动,感情自然而真挚,描摹细腻,文章突出了人物之间深沉而纠缠的感情与现实的巨大冲突,情节环环相扣,文笔流畅。



  ☆、第 1 章

  我和萧恪自幼熟识,然后相知,相恋,最后走到分手,也说不出是谁的错。
  我只知道,我无一刻不想回到儿时,那时候我们都还小,家庭、责任、荣耀,这些东西都还没有落到我们身上,我们可以出去玩到天黑,手牵着手一起回到大院,爬树,钻山洞,拍纸牌,弹弹珠,推铁圈疯跑,在大院的假山池子里头钓虾,草丛里头抓蚂蚱,冬天提着炭火盆到处走,拿着春节的鞭炮一个一个的点着听响,晚上甚至时常睡一张床上,我们形影相随,不肯分开须臾。
  但是就好像草木循四季发芽茂盛然后凋零,候鸟临冬飞走,人生的福祸也总是相依。
  我所有最幸福的时光都在十岁前,那时候双亲俱在,家境优渥,更重要的是,和萧恪是邻居,从拖鼻涕开始他就和我玩在一起。十岁后父母车祸身亡,我由姨丈阿姨抚养,结果六年后一场飞机失事让我失去了最后的亲人,从此,再也没有人要求我什么。
  从这一方面来说,我其实羡慕萧恪,他父母俱在,叔伯齐全,弟妹皆好,他有慈爱的长辈、亲切的手足,他身上寄托着家庭的荣光,家人的期望以及与之相应的责任,他享受了家庭对他的衣食无忧的抚育以及精英教育,所以他理所当然要回馈家人,所以,他当然要结婚,生子,走上他的家人殷殷期待他应该走上的道路,万众瞩目。
  我理解他,我尊重他的最后选择,我从来没有想过爱情应该凌驾于家人、责任、义务之上,如果他为了我,抛弃培养他长大的父母、与家庭决裂,我也会怀疑当激情淡去的时候,他有朝一日会后悔和怨恨我――谁知道那些几乎能愿意为对方死的激情,是不是只是年轻时候的荷尔蒙影响?
  萧恪重情,无论对他的父母家庭,还是对我,所以最后他选择放开我,让我去找更好的幸福。可是没有萧恪的幸福,还叫幸福么?
  所以,走到这一步,我其实很不甘心。
  因为不甘心,所以我放逐了自己,我辞职,没有告知任何人,应聘参加了一个到南美洲哥伦比亚的水利工程项目,一去就是五年。因为不去,我一定忍不住要去看萧恪,我一定会忍不住去破坏他的家庭,我一定会怨恨他,仇视他的妻子,然后渐渐面目可憎,两厢生恨,终于磨平最后一点爱意,两人终于交恶。
  一想到萧恪会恨我,我们多年的感情走到最后走向不可收拾的场面,我就心如刀割。
  所以我选择离开。
  报酬非常丰厚,只是常年在热带雨林内,杳无人烟,我渐渐学会了沉默。我注销掉所有的微博、朋友网、QQ、私人邮箱,重新申请了工作邮箱,换了手机号码,然后刻意远离了国内的网络,我本来就是个微不足道的人,没有亲人,在刻意斩断联系以后,我终于感觉到了宁静。
  然后我开始逐渐让自己学会忘记。
  但是如果你一直提醒自己要忘记什么,偏偏就忘不了什么。
  因为过去的一切都理所当然的美好,以致于之后一切的离弃分别都好像是理所当然的偿还。
  往事似一把小锤子,日夜捶击,而忧伤一天天侵蚀。为了填满我荒芜到极点的生活,为了避免到每一夜我抽烟到天明,我收养了一个孩子。
  黑发黑眼黄皮肤,和我血型相同,都是A型,也不知是哪一个华裔抛弃的孩子,似乎是先天心脏有缺陷,被遗弃在福利机构门口,那边的孤儿非常多,他这样身体有治不好的病,又明显不是本地印第安族裔的长相,没人会收养,我看到他明亮的眼睛和微微发青的唇,忽然觉得自己和那孩子一样,被全世界都遗弃和放逐,静静等待死亡,为了这一点,我收养了他。虽然手续很麻烦,毕竟我拿的是工作签证,但是因为公司出具了证明,这孩子又先天有疾病,官员也颇为怜惜,哥伦比亚到底是小国,总有能疏通的地方,到底还是办成了手续。
  我给他起名萧芜。
  萧恪的萧,我想为他生一个孩子都快想疯了,就因为我是男的,我不会生孩子,所以我永远都没有正大光明站在他身边的机会,我们这样相爱,就因为我不会生孩子,所以我就失去了资格。
  荒芜的芜。我的人生无法经营,乱草丛生,却依然苟活着,如同野草一般,一粒种子不小心漂洋过海,于是落地生长,不想以后,不想未来。
  收养他的时候才三岁,却已会清晰的吐字说话,举止谨慎,会怯生生的看大人的脸色,为了他,我戒了烟,改了熬夜的坏习惯,陪他三餐准时,每天散步,带他去医疗机构检查心脏,教他认汉字,说中国话,夜晚揽着他讲故事,白天亲手为他做饭,请了个当地保姆照顾他。
  即使是这样,他到底没有过完他的六岁生日,他的生命是这样短暂,他陪我度过最苦闷心碎的日子,我已习惯夜里有个热烘烘的头拱着我的身体,小脚丫蹬在我的肚子上,细软的呼吸有规律地吹在我的脖子,他却匆匆告别了我,重新将我扔回冰冷孤寂的人生。
  我很伤心,虽然他的心脏缺陷注定了他本来就不能长命,我已尽我最大的能力让他每一天都欢笑快乐,但是,他走的时候,我还是深深的感觉到了心碎,你看,萧恪的母亲没有说错,我这人亲人缘淡薄,犯天孤,性情凉薄,亲近不得。
  所以天命我这般孤独,像萧恪这样整个人如同太阳一样的人,给所有靠近他的人都带来温暖,叫我怎么不贪恋他?
  因为难过,所以我一直没有和同事说起萧芜死去的消息,执着着不去注销他的身份证件。他们都知道我收养了个孩子,时不时还问我孩子怎么样了,我搪塞过去了。天知道我多么想回家推开门的时候,看到那可爱的孩子,小短腿欢快地从屋里噔噔噔跑出来,然后仰着小脸拖长了声音奶声奶气地叫我:“你――回――来――啦。”
  然后我就抱起他软软的小身体,问他:“今天乖不乖啊?”
  他就会大笑着将热乎乎的头靠在我的颈窝,大声叫:“乖~”
  每次想起这些我就想落泪。
  工程竣工,合约完毕那天,我领了丰厚的最后一笔奖金,看着自己存折上丰厚的数字,我很迷茫,不知何去何从,来哥伦比亚这些年,我收养了孩子,却又失去了他,我把我最宝贵的记忆和情感深深埋藏,最后除了钱,一无所获,准确来说,我这一辈子,两手空空。
  因为迷惑,在同事们陆陆续续都回国以后,我依然徘徊着,不想回国,因为一回国就意味着那些回忆铺天盖地的回归,我怕,怕极了。
  工作签证还有一段时间才到期,我一个人去旅行了,因为这些年忙于照顾孩子和工程,其实这个国家我并没有怎么观光过。进入雨季后一直大雨滂沱,我心情抑郁,依然买了车票出行,并没有刻意选旅游景点,随意而行。
  当地有个寺庙,寺庙里头供着羽蛇神,据说很灵,我拜了拜,从前我从来不信这些虚无的东西,我没有信仰,没有归宿,死后大概就会完全化为虚无,但是那天我入乡随俗拜了拜那神像的时候,正想着孩童时候没有责任没有义务无忧无虑的时光,说了一句:“如能回到儿时便好了。”
  我如果知道那神像居然懂外语,我一定不会嘴贱。
  下山的时候我便遇到了山洪,山体滑坡,陷入冰冷的水中的时候,我唯一的想法是,好想再见萧恪一面,好希望好希望能和他再有一世的缘分。
  醒来的时候我在岸边,衣服想必被大水冲走,因为我小手小脚,个头不过到人半身,衣服挂不住。
  我真的回到了小时候。

  ☆、第 2 章

  这简直是荒唐,我是想到儿时,但是我想回到的是那个高堂俱在,良友在侧,最幸福最不需要考虑未来的儿时,不是现在这样,仿佛初生的孩子,赤裸裸看着兵荒马乱,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没有身份。
  救灾的军人将我送回了公寓,我装作受了惊吓,说话含糊不清,谎称父亲带我出去旅游失踪,政府那边联系了我的同事暂时照顾我,等待“我父亲”的下落。
  同为中国人的同事刘强还没有来得及回国,接到通知的时候赶过来很是惊诧,理所当然的把我当成了我收养的孩子,好在我一向孤僻,和同事不太来往,他们都没有见过萧芜。
  三天后他们在玛格达莱纳河下游找到了我的衣服和包包里头的证件钱包,这次洪灾死亡失踪数百人无法统计,280万人无家可归,而我也成为了那些失踪数字中的一个。
  刘强想带我去他公寓住,我不肯,一离开房子就装着大哭,他没办法,看我能自己煮饭照顾自己,没办法,只好也在房子里住了下来,但是他的签证时间也快到了,我知道他还想着回去和妻子儿女团聚,心里十分着急。
  刘强和公司的人事部门的职员不断问我是否知道国内有什么认识的亲人?
  萧芜的证件虽然我都没有注销,但是只要认真查,是能查到他的死亡记录的,不过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无聊去查这个。他的死亡证明书以及那些看心脏病的记录我悄悄泡湿水然后细细的撕开,全部冲进了马桶里,毕竟我身体很健康,只是变成了孩子模样,这鬼身体也不知道到底还能不能回复……趁刘强不在,我上网查过这次洪灾的情况,那古寺庙也被冲毁了,我指望不了那神灵听到我的祈祷回复我的身体,如今我只能先假装自己就是萧芜,好在我没有和外人说隐私的习惯,同事们并不知道我收养的孩子有先天心脏缺陷。
  钱都在存折里,我知道密码,估计他们会给我找一个监护人,多半是先要查我的亲属,这需要一段时间,我需要尽快给自己找一个稳妥的监护人,然后顺利把钱都拿到手,把个人生活安稳下来。
  我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萧恪。
  我已无人可托,唯有他,绝对不会用我的“遗产”一分一毫,这么多年下来,我对他的品行绝对信得过,他一定会妥善安置我,替我找一个合适的家庭,他的家庭在国内有权有势,办理这些轻而易举。
  最后,我不得不承认,其实我,非常想知道他知道我
内容仅供免费学习交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 2018 aishu.onli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